生活

[双调] 沉醉东风·元夕感怀

<

p>

元日阁间看花,
灯节檐下吃瓜。
共几个迂博士,
说几句陈腐话。
孤灯边章句生涯,
心底乾坤大,
任它窗外尘嚣喧哗。

在BBS上给才子佳人们洒扫祗应,也被逼着作诗,随手写了一支散曲小令。年过得平淡,初一到朋友家吃饭,他家里瓶里插的玫瑰很漂亮,吃的火锅,饭后西瓜很爽口,pplp 惦记着,所以上周买菜也买了个大西瓜,一人切了一半坐在窗下捧着吃。互相走动的一些朋友,大多也是郁闷的Phd们,两三句话多半就聊到了自己的本行。又碰巧春天正是各种各样会议繁多的时候,这几天熬夜写paper,随便发些感慨,

Blog分类: 
Free Tags: 

案头的绿色

发芽的豆子吐出了第一片绿叶,放在案头,生机盎然,虽然不知道豆苗最终能不能长出豆荚来(哈哈,痴心妄想了),但是每天看到豆苗努力的生长,还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白乐天曾经写过“手种榆柳成,阴阴覆墙屋”的乐趣,我这也算得上“瓶栽豆禾发,芳翠压案头”了,只可惜看不到“兔隐豆苗肥”,也听不到“鸟鸣桑椹熟”。还是老老实实的一手抓着猫(防止它去吃豆苗),一手举着书,对这窗外的积雪看paper了。

Blog分类: 

我的豆子发芽了

 这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只有被大雪堵在屋子里的人才会做。我就是。昨天晚上下大雨,和 到沃尔马买东西,因为天气预报说马上就要下雪了。本来,地上的草由于最近天气渐暖,已经有了吐绿的痕迹,但是这一场雪下来,那一点绿色肯定又要被盖上几周了。原来在家里种过花,有小玫瑰,也有仙人球,但是总是忘记浇水(这点不如蛋花,蛋花饿了会叫),再加上蛋花的摧残,很快就凋零了。昨天在沃尔马看到几十分钱的小花瓶,又想种些东西,放在案头,每天都可以看到绿色,于是就买了回来,想了阵子,买花籽太贵,家里有绿豆,就种豆子好了。一夜的功夫,就发芽了,呵呵,看来小学《自然》课上的知识还是挺有用处的。。。正在考虑,是它长成了豆芽就吃掉呢?还是再等等,等它长成豆苗?哈哈,开个玩笑,不知道它能长多大?:)

Blog分类: 
Free Tags: 

2006年的最后一天

 以走马路的形式来欢送2006年的最后一天,坐轻轨到 downtown ,沿着 Michigan Ave 的 Magnificent Mile 走,宛若在国内新年逛王府井。街上的人挺多的,店铺也挤得满满的。逛了一下午,晚上到一家叫做 Fogo de Chão 的巴西饭店吃饭,这家饭店的口碑不错,似乎还被评为芝加哥最受欢迎的饭店,慕名而来,虽然是地道的巴西烤肉,但是不很合胃口,虽然能吃肉,但是还是习惯加了各种中式调料的,所以对于“乏味”的烤肉还是有些失望。酒不错, 点了一种葡萄牙语名称的鸡尾酒,我要了 Melon Martini,颜色很好看,绿色的琼浆加红色的樱桃。吃罢饭,看他的 desert 的单子,好奇它的 Spanish Coffee ,点来一尝,郁闷,白兰地加咖啡,没有 creme,喝起来像小时候的清热解毒液或是双黄连口服液,疑心居然会有人喜欢这种奇怪的口味。不是很尽兴,但是满足了好奇心,所以还是很高兴。这家管子的生意很不错,走的时候外面排起了等待的长队。呵呵,可能是口味的差异吧。新年前夜,本来打算熬夜去看烟花,去年就看了的updated: 前年其实也看了,才发现),但是已经看了五年了,兴趣也减了,还是家里睡个安稳觉,静静地等待新的一年吧!

Blog分类: 
Free Tags: 

地震,通讯中断

早上起来看新闻,读到台湾地震,所幸在外海,没有太大的人员的伤亡,可能未来一段时间会有海啸,希望不要像印尼海啸危害那么大。似乎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隔着太平洋,因为震中在海中,对于陆上的亲友故知们的影响也不大。但是,国内的网站突然都无法访问了。不知道这算不算全球化的一个注脚:千里之外的地震导致联接中美的海底光缆中断,于是眼前就无法浏览国内的网站了。不过还好有全球化,起码通过 feedburner, bloglines 还能读到国内对于地震的纪录。希望灾害早日过去。

Blog分类: 
Free Tags: 

溜冰记

 下午我们和朋友夫妇一起到 Navy Pier 溜冰,有了暑假滚轴的锻炼,今年感觉溜冰的技术应该长进一些,不会像去年一样连滚带爬。下午3点多出发,好事多磨,车因为忘记关里面的小灯,将电池的电全部耗光了,幸好的朋友的车在旁边,又和路过的好几位物理学 PhD 们研究了一下两辆车如何相互充电,幸好有一位非物理学的 PhD 同学比较有实际经验,最终没有正极接正极,负极接负极,不然就麻烦了。发动了车,今天的路上没有多少人,到底是快过节了,节日的气氛就是冷清的街道,这一点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是一样的。高高兴兴地杀到 downtown, 结果错过了路口,于是只好在附近打转,顺便看了一下节日里的芝加哥。到了冰场,朋友夫妇先去吃东西做准备,我和 开始排队领冰鞋,然后冲向冰场。我的技术果然精进了不少,省了不少力气,去年基本上是她像拖着一个麻袋一样拖着我走的。顺利的溜了两圈,感觉还好,只是偶尔平衡还是有问题,一次正好遇到侧前面有一个小女孩在那里摇摇晃晃,看得我也摇摇晃晃,于是一把揪住她,结果她摔了个四脚朝天,我却顺利的平稳的滑了过去,心里好生内疚,但是我的技术又没有好到可以转身去扶她-_-.. 过了一会儿朋友夫妇也来了,他们也是女生滑的比较好,男生逊一些,朋友的冰鞋还是比较专业的花样滑冰的冰鞋,可以跳跃的,呵呵,不过她在我们跟前跳跃的时候差些摔个跟头。但她还是滑得挺好的,可以一只脚滑,望尘莫及啊。还是不放心我,像个 safe guard 一样在身边。玩了几个小时,还是挺过瘾的,然后又到 downtown 的一家泰国饭店大吃了一顿,那里的一种叫做 Red Passion 的鸡尾酒很不错,可惜回来还要开车,所以没能开怀畅饮。呵呵,应该感谢 Christ,就像感谢 Dr. King 一样,没有他们就没有假期了。

Blog分类: 
Free Tags: 

柯南,源氏,中国与日本

昨天周末,晚上陪 在家里看《名侦探柯南》剧场版,2003 年的《迷宫的十字路口》,故事发生在京都,历史背景是《义经记》,讲述了一伙以源义经、武藏坊弁庆等为化名的盗贼偷盗佛像的故事。源氏是日本历史上很有名的一支贵族,也是几代天皇的后裔。依稀记得源氏的来源和中国历史有关,应该是借用了北魏时赐姓源氏的典故,想确认一下,顺手查了一下中文维基中“源氏”条目的注解,上面说“[源氏]其名字的由来于北魏的皇帝元姓,取其同音的字。”这个解释显然是错误的,因为解释不通,日本源氏怎么可能和魏孝文帝改姓后“元”氏扯上关系。点开了日语维基“源氏”的词条,虽然不懂日语,但是看到“秃发破羌”“太武帝”,于是大致确认了先前的记忆:这个源氏是从北魏赐姓秃发氏为源氏而来的。(日文词条里有一句:“そのことの由来して、太武帝は「元」に音も意味も似ている「源」の字を選び与えた。”似乎是说“源”与“元”有些关系,但是拓跋焘的怎么可能知道孝文帝会改姓“元”呢)

南凉的秃发傉檀败于西秦的乞伏炽磐,投降后被乞伏炽磐毒死。秃发傉檀的儿子秃发破羌以及以前的部下逃奔北凉的沮渠蒙逊,后来又投奔北魏。魏太武帝拓跋焘非常赏识秃发破羌的才干,又因为拓跋氏与秃发氏同源(其实“秃发”就是“拓跋”的同音异译,本来就是同一个称呼),所以就对秃发破羌说:“卿与朕源同,因事分姓,今可为源氏。”于是秃发破羌就成了源破羌。后来打凉州的时候,拓跋焘认为人的名字应改与事实相符,所以对贺破羌说:““人之立名,宜其得实,何可滥也?”于是就赐名“贺”。这就是北魏首屈一指的大将“源贺”姓名的由来。

日本到了嵯峨天皇时期早已国库空虚,而嵯峨天皇又有五十个左右的子女,负担庞大的皇族开支成了一个大问题,于是下诏“臣籍降下”,陆续将还没有亲王或者是内亲王封号的子女全部脱离皇籍,降为臣籍,赐姓源氏,用的就是北魏拓跋焘赐姓秃发破羌的典故,以“源氏”来表明这些降为臣籍的贵族乃是与天皇同源。这段历史记载在日本的史书《日本後紀》,可以非常方便的查阅,因为日本的史书都是用汉语古文书写的,完全模仿中国的史籍。嵯峨天皇的这篇诏书见于《日本後紀·卷二十三》(这个链接需用IE打开,Firefox对于文字竖排的支持不好),摘录如下:

甲寅。詔曰。朕当揖譲、纂踐天位、徳愧睦迩、化謝覃遠。徒歳序屡換、男女稍衆。未識子道、還為人父。辱累封邑、空費府庫。朕傷于解、思除親王之号、賜朝臣之姓。編為同籍、従事於公、出身之初、一叙六位。但前号親王、不可更改。同母後産、猶復一列。其余如可開者。朕殊裁下。夫賢愚異智、顧育同恩。朕非忍絶廃体余、分折枝葉、固以天地惟長、皇土逓興、豈競康楽於一朝。忘凋弊於万代。宜普告内外、令知此意。

诏书下了以后,大臣们有人觉得不妥,又进言:

若除親王之号、叙庶人之位、託封邑之費、卑枝葉之曹。恐後世之有識、謂前時之不穏。枉言聖択、不敢不奏。以申聞。

大臣觉得如果因为费用的问题将皇子脱籍为庶人觉得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怕被后人嘲笑,所以想请天皇三思。而天皇的看过这篇奏章之后的反应,史书只记录了三个字“不许之”。-- 这个倒也挺有中国史书的味道。

一个小小的姓氏,足见中国文化对日本的影响。

Blog分类: 

生日

12·4·生日。

Blog分类: 
Free Tags: 

感恩节的疯狂

疯狂从周四开始。以前从来没想到过去凑感恩节的热闹,往年都是在睡梦中度过黑色星期五的。今年却不同。周四的晚上,朋友夫妇来家里吃饭,顺便带来了当天厚厚的 Chicago Tribune,上面全是周五的广告。于是一边吃饭一边开始商议要不要一起去做 early bird,最后决定要做就要做最早的:当天晚上12点(也就是周五的凌晨零点)一起到附近的一个 Mall 买东西,清晨回来的时候还可以顺便路过 Fry's,Staples 等店,计划周详之后,开始一起挑拣广告,不知不觉到了晚上11点多,正待同时出发之际,朋友的老公偶感不适(^_^),所以他们临时决定不去了。于是我和 一起去做 early bird。

子夜的街道很是清冷,路过 Staples,门前有两个睡睡袋排队的人,又路过 Best Buy,门口人头攒动,队伍已经排了很长。上了高速,车不是很多,但是换到通往那个mall的高速时,第一次堵了车,本来以为是出了交通事故,否则无法解释凌晨12点的塞车。耽搁了近一个小时,一步一步蹭到前面才知道原来是一个收费站。一个收费站都堵成这样,有些不详的预感。

过了收费站,一路飞驰,到距离 mall 三英里的地方,车又堵死了,寸步难行,等了一个小时左右,大致猜到mall的停车场已满所以前面的出口肯定被车堵死了,于是心生一计,从左边的快车道驶过mall门口那条公路顺行的出口,到紧挨着的逆行出口下高速,然后找了个加油站掉了头,又赌了一把信息不对称,猜测mall距离高速稍远的一个入口肯定车少,果然被猜中,顺利进入mall的停车场里,很容易就找到了停车位。下了车放眼朝高速上望去,车龙已经排了4-5英里的样子。第二天从电视上得知,去那个mall的人普遍在路上等待了五个小时左右,这样算来我们在路上节省了2个多小时的等待时间:)

排队进店铺,排队买东西,排队付钱,其实也没有买什么东西,不过是凑个热闹,感受一下过节的气氛。逛了五六个小时,饥寒交迫,准备打道回府。此时的交通状况已经大有改观,一路风驰而过,回家以后蒙头大睡。直到下午5点多方才起床,晚上要到同学家吃饭,梳洗停当,匆忙出发,五六个人欢聚一堂,觥筹交错,把酒言欢。啤酒,scotch,泸州老窖,rum,几瓶下肚,愈聊愈乐,师兄杯酒饮尽,大谈:“兄弟我如果当了国家主席 blah blah”,师姐巾帼不让须眉,畅谈治国方略。。。 不知不觉已经凌晨3点多,虽是意犹未尽,却又不得不告辞。于是回家又蒙头大睡,直到今天下午方才起床,“梳洗停当,匆忙出发”,又奔附近另外一家 shopping mall 而去,转战至店铺打烊,方才班师回朝。。。呵呵,昼伏夜出的疯狂感恩节:)

Blog分类: 
Free Tags: 

上庭记

今天上法庭了。呵呵,第一次去法庭,开了眼界。起因是一桩小交通事故。大概一个月前一个周六的早晨,早起帮同学搬家(其实也不早了-_-),顺利去载另外一个同去搬家的同学。等他上了车,我们还聊起开了三年多的车还没有出过事儿,结果就出事儿了 -- 可见不能乌鸦嘴。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路过一个十字路口,因为对那里的环境不是很熟悉,又加上没睡醒,见到了我这边的 STOP Sign,就想当然的以为那是一个 4-way Stop sign的路口,因为附近一带都是住宅区,小路居多,所以就没有仔细确认。结果犯了一个错误:只有我这个方向有 Stop sign,垂直方向没有,所以我在停了一下以后,就径直左转了,结果 passenger side 的车头撞到了一辆 SUV 的后轮上。因为我在左转前是停过的,所以速度不快,只是轻轻的蹭了那辆车一下,那辆车没有什么伤,我的车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只是把我的前转向灯给震下来了(这个灯以前就有些小问题)。于是我打电话叫了警察,警察很快就来了,救护车也来了,开 SUV 的是一个黑人老奶奶,虽然车祸并不严重,但是警察还是建议她去了医院急诊。然后留下我问了问题,还来了事故专家,检查了撞痕,责任在我,但是当时没有给我罚单,只是通知我今天上庭。那个警察挺友善的,临走时告诉我,那个黑人老奶奶非常可能不来上庭,这样我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于是今天上午就到本地的巡回法庭。进法庭大厦前还要安检,我的钥匙上有一个大概 6cm 长的瑞士军刀,被安检收走了,开始还担心会被没收,后来出来的时候又还给我了。交通法庭就在大厦一楼离入口很近的地方。大约早到了10分钟,门还没有开,和门前一同等待的一个老太太打了招呼,攀谈了两句,然后看到有来了一个人,正要打招呼,仔细一看居然是我们系的一个教授,冲他说了一句 nice to meet you,他笑笑说:not so nice in such a place。我还不开窍的问了一句是不是要到法院来做 field research, 结果他有些沮丧的说也是来上庭的。

提前5分钟交通庭的门才开。进门是几排椅子,前面是书记员,庭警,法官的位子。书记员先喊大家把警察给的条子交上,因为以前没有经验,所以就跟在我们系教授后面第三个交了条子,然后和他一起坐在了第一排的听众席上聊了几句他的research,然后书记员就冲我们大喊说第一排是留给律师坐的,就把我们给轰到第二排了。给我开法庭传票的警察也来了,便服,坐在法官席左手处,还冲我打了招呼,没想到他还能记得。到了正点法官才来。大家按照交条子的顺序接受法官的询问,第一位是那个和我在门口聊过的老太太,她的证人没有来,所以延期了;第二个是我们系的教授,他来了两个证人,然后好像就认罪去交罚款了。下一个就是我。

我背着书包走到法官面前。法官读了我的传票上的“错误记录”:Failure to view at intersection。我正打算认罪,I 字都说出口了,但是突然想不好该如何体面地表达认罪这个意思(//blush 主要是没有经验),法官打断我,告诉我先不要说话,然后开始喊一个名字,听上去应该是被我撞的那个黑人老奶奶的名字,喊了三次,没有人答应。然后法官告诉我说:“你可以走了。”

然后就结束了,前后不到一分钟。呵呵,又长了EXP值。另外被撞的黑人老奶奶也没有联系我的保险公司,可能确实也没有什么撞伤吧。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开车要多加小心了。

Blog分类: 
Free Tag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