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第一场雪

哈哈,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下雪了,才十月份啊,农历不过八月。想起来《西游记》上的一段故事,第四十八回, 魔弄寒风飘大雪 僧思拜佛履层冰。因为妖怪施法,所以八月间下起了大雪,于是唐僧就问:

“老施主,贵处时令,不知可分春夏秋冬?”陈老笑道:“此间虽是僻地,但只风俗人物与上国不同,至于诸凡谷苗牲畜,都是同天共日,岂有不分四时之理?”三藏道:“既分四时,怎么如今就有这般大雪,这般寒冷?”陈老道:“此时虽是七月,昨日已交白露,就是八月节了。我这里常年八月间就有霜雪。”三藏道:“甚比我东土不同,我那里交冬节方有之。”

呵呵,甚比我东土不同,我那里交冬节方有雪。不过只是一场快雪,很快就放晴了,所以特找来一幅王右军的《快雪初晴帖》,以志纪念。

Blog分类: 
Free Tags: 

中秋节

前阵子看《东京梦华录》,恰巧有一节关于北宋汴梁城中秋节的描述:

中秋节前,诸店皆卖新酒,重新结络门面彩楼花头,画竿醉仙锦旆。市人争饮,至午未间家家无酒,拽下望子。是时螯蟹新出,石榴、榅勃、梨、枣、栗、孛萄、弄色枨橘皆新上市。中秋夜,贵家结饰台榭,民间争占酒楼翫月。丝篁鼎沸,近内庭居民,夜深遥闻笙竽之声,宛若云外。闾里儿童,连宵嬉戏。夜市骈阗,至于通晓。

到了过节的时间,店铺里都开始卖新酿的美酒,门面也整饬一新。普通百姓人家也纷纷饮酒为乐。又恰值螃蟹肥美的季节,还有各色的新鲜瓜果。到了晚上,官宦富贵人家便在自己的台榭上赏月,而普通百姓则涌入各家酒楼看月亮。此时还有音乐助兴,住得离皇城比较近的人还能听到宫里传出来乐曲,宛如天外之音。而小孩子们则通宵达旦的玩耍,夜市也热闹非凡。现在看来还是让人羡慕啊!

呵呵,我们的中秋过的冷清多了,两个人一起到了湖边,就月亮吃了月饼,湖边稀稀落落的立着几个人,肯定都是中国人,也是这个时候来看看月亮,算不上赏吧,在家时的中秋,天气还不是很凉,而现在我们这儿已经有阵阵寒意了,所以湖边也不能久立,过了一会儿便回来了。呵呵,还好现在电话、电子邮件都方便,可以一解佳节倍思亲之苦:)

Blog分类: 
Free Tags: 

开学了

欢送第20个暑假,迎接第21次开学,不过毕竟不用上课了,Qualify也已近考过,所以放假与开学的差别也不是很大,基本上还是在干同样的事情。这个学期无缘继续做比较钟爱的一门世界历史的TA了,因为新来的一位校长认为教“国际研究”专业的本科生世界历史是一种浪费,于是很切合实际的裁撤了“国际研究”专业的历史课,取而代之的是比较实用的国际经济、国际金融之类的课程,所以我也回到我们系做概率统计的TA,同时要TA一门本科生的课和一门研究生的课,还要给今年新来的研究生单独讲几节数学和统计软件的基础课,不过因为数学、统计的作业要好批改很多,工作量估计和以前也差不多,可惜的是没什么有趣的人和有趣的书可读了。上个学期听大胡子俄国老师在讲台上意气风发的为苏联辩护还是挺有趣的,期末考试写paper,教出来一班的布尔什维克,呵呵,也有可能学生也只是在迎合老师的兴趣而答题吧。

今天拿到了本科那们课的一本TA用书,标题是 Teaching Statistics, 副标题是 A Bag of Tricks,这个副标题挺有趣的:“一口袋的花样”,让人想起了机器猫:)

Blog分类: 
Free Tags: 

大笑的曹操

人都会有沮丧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想起大笑的曹操。《演义》中的一段故事,不是正史。

当晚王允设宴后堂,公卿皆至。酒行数巡,王允忽然掩面大哭。众官惊问曰:“司徒贵诞,何故发悲?”允曰:“今日并非贱降,因欲与众位一叙,恐董卓见疑,故托言耳。董卓欺主弄权,社稷旦夕难保。想高皇诛秦灭楚,奄有天下;谁想传至今日,乃丧于董卓之手:此吾所以哭也。”于是众官皆哭。坐中一人抚掌大笑曰: “满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还能哭死董卓否?允视之,乃骁骑校尉曹操也。”(《三国演义·第四回》)

虽然曹操的行刺没有成功,但是于危难中仍能抚掌大笑,不愧是命世之才,呵呵,抚掌大笑的曹操:)

Blog分类: 
Free Tags: 

周末去看图坦卡蒙

 Field Museum 的图坦卡蒙展览从5月26日就开始了,一直要展出到明年的1月1日,正常的门票是 $25 ,但是芝加哥本地游客会打折(不知道埃文斯顿算不算芝加哥本地居民),学生游客会再打一次折,这样下来大概只需要 $19 。从这个月的26日到31日,还会有一个短期的打折计划,学生票只需要 $15,很便宜了。因为以前在纽约看过比较详细的埃及文物展览,所以这次 Field Museum 的展览一直也没去,不过既然从这个周末的门票这么便宜,打算去看看图坦卡蒙它老人家了,同时也取感受一下他著名的“诅咒”(呵呵,去以前会记得带着一个开了光的菩萨护身符^_^)。

Blog分类: 

漂亮的居里夫人

小学与中学的走廊与教室里常挂着古今中外著名科学家的画像,用来激励学生刻苦学习。印象里,其中的女科学家只有两个,一个是居里夫人,另一个是黄道婆。黄道婆我们就不强求了,反正她长什么样儿也没人见过,只是画作一个老奶奶的模样。但是一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要把居里夫人画的那么丑,乍一看像个干瘪的老头。也许画的作者想借此说明居里夫人废寝忘食的进行科学研究吧,但是这样做的负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从小大家就一致认为女科学都是恐龙一类的人物,严重影响了大家投身科学事业的热情。其实居里夫人长的挺PP的(小学时读梁衡的《科学发现演义》,其中提到居里夫人是美女,让俺错愕了许久),画居里夫人画像的人真是当代的毛延寿,吓跑了多少有志青年啊。

Blog分类: 
Free Tags: 

最后的"工厂一代"

继续怀旧的话题。细细算来我们这一代可能是最后的“工厂一代”,因为小的时候,工厂不仅仅是一个工作的地方,它更是生活的一部分:住的是工厂的家属区,上的是工厂的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吃的是工厂的食堂;看病去工厂的医院,洗澡到工厂的澡堂,看电影到工厂的俱乐部,甚至过个元霄节看个花灯都是各个工厂扎的。大家都住在工厂附近的家属区,早上6:30准时放《运动员进行曲》,告诉大家该起床了,7:30放《咱们工人有力量》告诉大家要上班了,中午11:40响起《五星红旗高高飘扬》这是该下班了;下午也是一样。

更有趣的是当地的地名儿,我们那个区工厂密集,每当提到一个地方的时候,不是说 xx街或是xx路,而是说 N号(N是非负整数),譬如零号,八号,十一号。这样的称呼在外地人看来仿佛是秘密的代号,其实,这是各个厂家属楼的编号,我们厂在最西边,所以从零号开始编,编到五号,然后是第一拖拉机厂的,然后继续编到轴承厂,铜加工厂等等。

不仅家属风格统一,各个厂矿的大门也几乎一摸一样,清一色的厂前广场,大花坛,举着一只手的毛主席像,迎着大门的是苏式厂房。工厂有自己的火车,自己的铁路。每个工厂的周末都互不相同,以免出现人流高峰。我们厂有四个小学,一个中学;隔壁的拖厂有五个小学,三个中学。尽管我们中学与拖厂的中学只有几步之遥,但是还是要建两所中学,为的是各自的子弟。

学校里孩子们流行穿的是家长的工作服,“第二课堂“就是到工厂里参观,熟悉各个工种,因为一部分同学初中毕业要考工厂里的技校或是职高,成为新的工人。我们分厂是生产发电机的,所以老妈当时对我最大的期望就是能考到我们厂附近的一所普通大学,学习电机;后来又把希望升级了一下,希望我能考到西安交大的电机系(西安交大是离我们最近的最好的学校);而老爸周末加班总带着我,本着“教育从娃娃抓起”的思想从小就让我学习修理发电机-_0 先开始只是帮忙递个钳子,拿个扳子什么的,后来就可以作一些简单的活儿,譬如拿万用电表耐心的一格一格测发电机转子接线处的短路,或是在床板上画了图钉了钉子布线。

当时升学也没有什么压力,子弟小学念完念子弟中学,子弟中学念完念子弟高中,没有别的选择,所以也不会有别的麻烦。

厂里有自己的闭路电视,每天都很敬业的播报新闻,女主播是我同学的姐姐,每天重复的就是 A 分厂提前完成任务,B 分厂提前超额完成任务,C 分厂大干50天实现产量翻一番等等,然后就是疯狂的播放当时全国流行的片子,譬如《射雕英雄传》、《天涯月明刀》,并且还和学校有协议,考试前不播,暑假加倍播。

暑假厂里还有夏令营,四年级以前,工会的阿姨带着玩;四年级以后厂里组织“好学生”到比较远的地方玩,于是五年纪去了连云港,六年级去了普陀山,杭州,宁波,上海等地;初一去了三峡;初二的时候,厂里的效益开始不好,没什么钱了,所以只去了附近一个县里的水库。再往后,江河日下,工人开始下岗,厂里的房子开始卖给个人,学校陷入窘境,医院不再看病,俱乐部卖给私人做了台球室和录像厅。

于是,一个时代就终结了。

Blog分类: 
Free Tags: 

70年代生人的动画

Flash.jpg 一个挺不错的Flash动画,一共上下两集,上集比较短,大约有5~6分钟,下集比较长,有半个小时,下载的速度挺快的,强烈推荐观赏,动画的主题是关于70年代出生的人的散碎记忆(内容就不仔细说了,不然就没了惊喜),或者更准确的说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出生的人的记忆。虽然习惯上把整个70年代出生的人作为一代,80年代出生的是另一代,但是这样的划分其实没什么道理,就经历记忆而论,觉得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到80年代中出生的小孩差不多算是同一代的,也就是从1979年到1985年左右(呵呵,就是我们这一代),因为这差不多是第一代的独生子女,又生在文革与改革开放之后,共同的经历多一些。那时候还不是特别的开放,所以全国小朋友们看的电视连续剧与动画片都大同小异,而这部 flash 动画就是一段不错的回忆:)

Blog分类: 
Free Tags: 

两小儿辩日

sun.gif吃罢晚饭和MM一起到湖边散步,湖上初升明月,因为是农历十六,所以又圆又大。于是就想起了《两小儿辩日》: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日中,则如盘盂,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儿曰:'日初出沧沧凉凉,及其日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早上与中午的温度不同,这个好解释,主要是因为直射与斜射的缘故,同时大气也有保温的功能;但是为什么早上太阳大,中午太阳小呢?难道是因为视觉上的错觉?

Blog分类: 
Free Tags: 

鬼节

昨天是鬼节(公历8月8日,农历7月15),按照传统道教称之为中元节,佛教称之为盂兰节,与目莲救母的故事有关,也有地方把农历7月14作为鬼节,印象里香港是这样,因为看过一部叫做《七月十四》的鬼片。其实我也是在大学和寝室的同学一起看这部鬼片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在南方,最重要的鬼节是中元节,因为在我们那里,鬼节是农历十月一日。小时候每到农历十月一的时候,老妈都要带着我到楼下烧五色纸 (老爸从来不参与,因为他说自己是共产党员,不信神鬼)。通常是找一个十字路口,然后拿粉笔画一个圈,留一个缺口,然后把所有的五色纸都烧尽。有的时候,也把五色纸剪裁成衣服模样的,主要是为了祭奠先人,所以在我们那里,鬼节没有任何恐怖的含义,相反却是缅怀先人,寄托哀思的时候,而中元节基本上是不过的,因此默认的鬼节就是十月一日。后来知道按照中国的传统,十月一日其实是"寒衣节",是为亡去的先人寄送冬衣的日子。也有牵强上孟姜女的传说的,但是在我们那儿倒是没有这种联系。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是,不过白天天气如何,我们那里农历十月一日的夜晚必定下雨,上百年如一日,从来没有失信过,更为这个特殊的日子平添了几分凄楚。记得以前的十月一,家家户户都烧纸,第二天早上起床,大的十字路口尽是烧纸的痕迹,不知道这两年情形怎样了。

Blog分类: 
Free Tag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