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报名长跑比赛

很长一段时间,熬夜和睡懒觉,在不规律的生活中变得像一只树獭。终于决定改变一下了,每天早上8点起床,认真的吃早饭,然后踏着自行车去学校里作 RA 的研究所上班——其实本没有什么硬性的时间规定,即便是不去也没有什么问题,只要把简单的 coding 和统计回归工作做完即可。但是,想借这个机会,把作息时间调整过来,以前日上三竿才起床,每天都昏昏沉沉,分不清楚是梦是醒。时下流行复古怀旧,每天早上按时到学校也算一种复古吧,像个规规矩矩的中学生一样。

今天看到研究生院的群体邮件,要举办长跑比赛,于是就报名了。一共 5k,没有给单位,开始默认为是 5km,但是中午脑子犯糊涂,自作聪明的想美国都是用英制而不用国标,不会是 5k miles 吧,还和别人说起,要去跑 5k miles,结果语惊四座,这样的距离差不多是从美国到中国了。5km,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不管怎样,努力的锻炼一个月,争取不做倒数第一。

古人伤春,但是身处塞外苦寒之地(呵呵,按纬度来算),春天几乎没有,倒是夏天惊艳的美丽,所以可以伤夏了,但是想想,也没什么好伤的,毕竟明年还会准时再来:)

Blog分类: 
Free Tags: 

下太平洋捉蟹

几年前,一位佛州的同学回国路过芝加哥,和 LD 请他到 Todai 吃饭,大嚼螃蟹之际,这位同学说他们那里很轻松就可以能钓到碗口大小的螃蟹,听得我和 LD 心向往之;几天前,LD 的同学去附近钓了一次螃蟹,“整整三大桶啊” LD 一边和我说,一边眼睛闪烁着蓝色的光芒。于是,我们也去钓。

买饵。听说螃蟹喜欢吃腐烂的鸡腿,但是我们却不能在窗台放着一只鸡腿等它变质,因为在变质以前肯定会被房东扔掉,所以决定买鱼 —— 我和LD讨论认为螃蟹在海里,应该按照自然规律正经的吃鱼。可是不了解螃蟹,不知道它喜欢吃哪种鱼,就买了最便宜的 Largemouth Bass。准备了吃荔枝时剩下的网兜,向房东借了一个巨大的桶,向同学借了网和鱼线,起了个大早,直奔 LD 在地图上标记好的位置。

但是好事多磨。到了 LD 指定的位置,却发现是在一座小山的山巅,在这里钓螃蟹,真的可谓“缘木求鱼,升山采珠”了。赶紧又打电话给同学询问方位,几经周折,到了正确的地方,已经是日上三竿。据说,钓螃蟹要赶早,最好是早晨。而当我们准备开始钓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不过第一次撒网还是很快就有了收获,很容易就钓到了一只巴掌大小的螃蟹。首战告捷,看着桶里的螃蟹,流下了喜悦的口水。

继续钓。运气时好时坏,终于发现钓“整整三大桶”对于我们是不可能的了。耐心等到下午,一共才钓到11只。总算够做一大盘的了,赶紧收工回家准备下厨。

LD做的香辣蟹极好。把螃蟹放回家,又急急忙忙去买调料,生怕螃蟹早死而不新鲜。一切就绪,LD 掌勺,我打杂,忙活一个小时,香辣蟹上桌。这时,终于明白了这螃蟹为什么叫做 Rock Crab ,不仅是因为它生长在礁石边,它的壳也像岩石一样坚硬,吃这种螃蟹是个体力活!:)

Blog分类: 

Berkeley 的 Brewpub

到“丰年”吃烤鸭,据说是附近最地道的北京烤鸭,别无选择的吃惯了粤式明炉烧鸭,北京烤鸭的味道早已淡忘在记忆里了。烤鸭的皮很脆,葱丝与面酱的味道还是胜过粤式的甜腻。饭饱而感叹酒未足,所以在LD的领导下到了 Berkeley 学校里面的一间 pub,没错,是在学校里面。

不同的学校看来氛围还是有差异,Northwestern 的校园里不仅没有 pub,学校旁边的一座小楼还恰好是美国 Woman's Christian Temperance Union (WCTU)的总部。大约90年前, WCTU 积极参与推动了美国宪法第十八修正案的制订,在美国全国范围内施行禁酒令。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Evanston 的 pub 都相对平和,没有重金属的喧嚣,倒是常能碰到同学在那里讨论问题。Berkeley 则迥然不同,离 Bear's Lair 还很远就能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和人群的嘈杂。进门先在手背上盖了图章,证明到了合法的年龄,买酒的时候还要把手伸出来给“酒保”看,确实很有校园的感觉。

和 LD 一人一个大 picher,我要的苦苦的 Amber Ale,LD 要的淡淡的 Bud Light,划拳猜枚,顶着震撼的让人战栗的音乐肆无忌惮的大声交谈 —— 一切都很畅快,唯一的问题是上厕所需要排长队:)

Blog分类: 

优胜美地惊魂夜

以前编过一个关于 GPS 的恐怖故事——由于GPS的错误而误入密林深处。没想到这个故事居然变成了现实。

去优胜美地国家公园旅行,行前计划好了路线,从北门入,东门出,到住的地方,最后一天从南门回三藩。做了功课,知道北门外和东门外的山路非常险恶,特别是是东门到 Lee Vining 的 Tioga Pass,12 英里陡峭曲折狭窄的山路,因此对北门和东门的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同时,几乎所有的游记和 blog 都说南门的路最好走,所以就没有太仔细的看过南门的路,这后来证明是第一个失误。

在优胜美地玩了三天,住在东门外的 Mammoth Lakes,每天都要走 Tioga Pass,觉得并不像别人描述的那么糟糕,难行固然难行,但也不过尔尔。既然 Tioga Pass 不过如此,自然也就没有再把南门的路放在心上。最后一天,在 Valley 里走了好几段 hiking trails,又开车上了 Glacier Point 看了日落,等到下 Glacier Point 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山路虽然曲折,但是除了脚因为不断的踩刹车有些麻木的感觉外,一切正常,到达南门大概晚上 9 点左右,天已经黑透了。因为 GPS 本来的路线设定的是从 Glacier Point 到公园南门,所以在南门重新设定了到三藩的路线,于是噩梦开始。

我开车,LD负责看 GPS (租的车没有架 GPS 的地方),使用的 GPS 是 Pocket PC + GPS Receiver,用的是 Mapopolis 的软件,因为以前对 Mapopolis 一直都比较满意,所以设定完路线之后没有仔细看路线的细节 —— 这是第二个失误。另外还有一个小问题,我们玩了一整天了,有些累了—— OK,所有噩梦的元素都具备了,故事的主角 GPS,准确的说 Mapopolis 要上场了。

先看地图:

Map

从公园南门回三藩,通常的是先向南沿着 41 号路到 Oakhurst,然后转上49 号路向北途径 Ahwahnee 到 Mariposa,也就是图中黄褐色粗线条的道路,网上给的地图都是走这条路,但是 Mapopolis 给的却是图中蓝线标注的路线:先走 Miami Motorcycle Trail,再上 Miami Mountain Road,然后走好几条没有名字的小路,通过 Worman Rd 直插进 49 号公路。如果是在白天,这条路也许还不错,但是现在是晚上九点多,四下漆黑一片。

如果是铺好的公路,这倒也无妨,但是这条路全部是土路,准确的说,一边是长满红杉树的峭壁,一边是悬崖,路上没有任何标识,路边也没有护栏,路非常的狭窄,刚刚容的下一辆车。下山的41号和49号公路之所以会兜一个大圈子,就是为了减缓下山的坡度,而这条路这么短,其坡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刚上这条路,因为是土路,所以感觉有些不对,但是安慰自己,可能是在修路吧,所以就继续向前了,越走路越险,陡峭的下坡,急剧的转弯,山风吹动汽车扬起的尘土使得能见度极低,转过一个弯,突然发现一处塌方,路只有1/2的宽度了,但是又不能急踩刹车,因为在土和小石子的路面上会打滑,只好颠簸着冲过去,险些掉下山去。

这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只好在下坡路上停车,拿过 Pocket PC 来仔细看地图。四下死一般的沉寂,隐约听得到风穿过山谷的声音和不知名动物若有若无的啼叫 —— 美国公路恐怖片发生的典型场景。

终于看到了完整的地图,知道这条路不算太长,又因为路上根本没有转弯的地方,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

路变得更加的坎坷,以前的雨水把路冲刷出了一道道的沟壑,几次汽车都险些陷在沟里动弹不得(租的是一辆 Intermediate 的小车),还有几处被雨水冲跨的路段,尽管不信神佛,但是此时也不断默念菩萨保佑。

时时刻刻都有冲下悬崖的危险,正规的公路因为路中间有黄线指引,路边有反光杆,所以可以清晰知道路的转向,但是在什么都没有的土路上,一旦出现弯道,根本分不清哪里是正途,哪里是悬崖的边界。只能瞪大眼睛仔细的辨识。毫无越野能力的小车甚至几次因为道路的不平而险些翻车。

终于看到一个路牌,送了一口气,开近了却写着 Entering Private Land 的字样,但是也只能继续前进,担心会被人用枪打,总算有一段平整的路面,以为熬过了险境,正待长出一口气,转过一个弯,心又凉了半截,又是同样崎岖的山路,看来菩萨在考验我们的神经。

接下来的路面似乎在雨天被大轮子的越野改装车碾过,不断的有深深的车辙,但是那辆车比我们的宽,它的车辙不断的给我们布下陷阱。

就这么走着,路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看到一只大鹿带着一只小鹿欢快的跳过路面,更觉一丝悲凉。

突然路的中间出现两个动物,我以为是狼,但是LD看出来是狗,瞬时间不知道从那里冲出来十几条狗朝我们狂吠,一盏昏暗的灯光下有一处简陋的农舍,而我们不得不从他的院子里穿过,又是一处 private land,担心碾死他的狗,不敢开快,又担心出来奇怪的人,着急离开。。。

终于 GPS 指示快到了 Worman Rd,因为 地图上 Worman Rd 有门牌号,所以觉得应该是条柏油路,但是转上一看,还是土路,再此跌入冰冻的深渊,但是这次只是菩萨的一个玩笑,马上就看到了稀疏的农舍和铺好的公路,于是跌跌撞撞的赶紧爬上 49 号公路。。。终于脱险。

没想到这次优胜美地之行会有这么一个尾声。

Blog分类: 

爱树草

grass芝加哥的夏季短暂,虽是六月份的天气,但前几天才十几摄氏度。这两天天气不错,在附近超市买东西的时候顺便买了一盆草回来种,迎接夏天。这种大叶子草的名字叫做 philodendron,查了字典,是喜林芋,一种南美洲的植物。买它的时候看到这个名字并不认识,只认得 philo 这个词根是“喜欢,爱”的意思,譬如 “爱智慧” 的 philosophy (哲学);dendron猜测大概与 dendri “树木”这个词根有关(呵呵,GRE 词汇留下不多的记忆),所以马上喜欢上了这个名字--“爱树”。

回到家才知道它是“喜林”,意思差不多。养花最大的忌讳就是猫,所以种了“爱树草”以后,每天都要教育蛋花不要欺负这个家里的新成员,但是收效甚微,猫的天性就是与植物无敌,蛋花居然企图去吃爱树!无奈之下,只好祭出了喷壶,守护在爱树旁边,蛋花的记性不错,看到喷壶就收敛了很多。同时喷壶放在爱树旁边也可以提醒我记得浇水,原来的养的仙人掌就是被生生的渴死的,呵呵,希望爱树茁壮成长:)

Blog分类: 

管理好时间:SlimTimer

虽然整日都在忙,却也难免磨洋工。简单的一点儿事情,做起来歇歇停停,停停歇歇。一眨眼,天黑要睡觉了。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帮助管理时间的网站:SlimTimer。在那里,你可以创建自己的 Task List,把要做的事情写下来,每开始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只需要点击一下那个 task 就可以自动开始计时,想要暂停切换任务再次点击即可,如果完成,直接购选 checkbox。一天下来,可以自动生成报告,看看这一天的时间都用在哪里(譬如可以把玩游戏,看闲书也列出来纪录时间),方便你对自己的时间安排有个更清楚地认识(呵呵,自己的估计往往是不准的)。另外,每个task都可以方便的加上 tag (用[]即可),这样可以把不同的task 分为:工作,学习,休息等等类别,生成报告的时候也可以按照这个类别进行统计。这样一来每天的效率就一目了然了,如果哪一天效率比较低,也可以方便的找出时间消耗在了哪里。呵呵,用了一段时间,觉得挺有帮助的。

另外,SlimTimer 还可以不打开浏览器通过 Bubbles 运行。Bubbles 是一个使用户可以在本地运行网络程序的软件,也非常的有用处, 譬如除了 SlimTimer,你还可以在 Bubbles 里运行 Gmail, Flickr, Yahoo Mail 等程序, 以 Gmail 为例,不仅可以实现web下Gmail的全部功能,同时还有"来信显示" ,不错的工具:)

Blog分类: 

国内的书真便宜

家里那边正好牡丹花会,又赶上五·一的假期,所以有不少打折的书卖。老妈打电话问我要不要买什么书,想了想,书太沉,买了也不好带过来,还是择其精要吧,原来的简装本《资治通鉴》已经翻破了,于是就让她和老爸去书市买一套硬皮的《资治通鉴》和《曾国藩全集》,这样耐磨一些,我看书和穿鞋一样,破坏力太大。

爸妈买了这两部书,厚厚的十六开大本,一共10本,又给姥姥买了一套大字的《四书五经》,有四五本的样子。姥姥今年已经 87 岁了,眼睛虽然看书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字太小,看久了还是吃不消,现在大字版本的书不好买,可巧碰上了。一共三部书,厚厚的精装十几本,尽管标价加起来4000多元钱,但是实际上一共才只花了 400 元钱,没想到会这么便宜。记得高中时买过一本盗版的《穆斯林的葬礼》,纸张的质量很差,盗印的错别字也很多,竟然还要25块钱(呵呵,记忆犹新啊),现在的精装书却这么的便宜,是一件好事儿。

买了新书是一件很兴奋的事情。记得十二岁生日的时候,老妈的一个同事送了我一套89年版的《辞海》,按照90年代初的生活水平,一部《辞海》着实价值不菲,拿在手里,激动的一夜都没睡着:)

Blog分类: 

周王陵·凌波路·富贵花

老妈又买了一处房子,在市郊的一处森林公园,离洛河不远,当然,这个“郊”恐怕也只是个时间概念了,按照现在城市发展的速度,两三年的光景,估计又成了市区。那里不仅是一处很大森林,还有四座高大的土山,据说是东周的四座王陵,风水好得很(呵呵,周天子还要阴阳家们看风水?),查了《水经注》,有这么一段:

洛水又东,枝渎左出焉。东出关,绝惠水,又径清女冢南,冢在北山上。《耆旧传》云:斯女清贞秀古,迹表来今矣。枝渎又东径周山,上有周灵王冢。《皇览》曰:周灵王葬于河南城西南周山上,盖以王生而神,效谥曰灵。其冢,人祠之不绝。又东北径柏亭南,《皇览》曰周山在柏亭西北,谓斯亭也。又东北径三王陵东北出,三王,或言周景王、悼王、定王也。魏司徒公崔浩注《西征赋》云:定当为敬,子朝作难,西周政弱人荒,悼、敬二王,与景王俱葬于此,故世以三王名陵。《帝王世纪》曰:景王葬于翟泉,今洛阳太仓中大冢是也。而复传言在此,所未详矣。又悼、敬二王,稽诸史传,复无葬处。今陵东有石碑,录赧王以上世王名号,考之碑记,周墓明矣

《水经注》说的应该就是这里,不过时间久了,成了一笔糊涂帐,到底是不是周灵王、周景王、周悼王和周敬王的陵墓也已经不可考。以前看过一个考古报道,说这四座土山,并非自然形成,而是人力所为,其下确有东周贵族墓葬,但是没有挖掘所以不知是否是王陵。不管怎样,这一切到了售楼小姐的嘴里,都变成了天花乱坠,她一口咬定这四座土山下埋了姜子牙、周武王、哪吒和托塔李天王:)呵呵,我倒是希望下面埋得是妲己。

对这片地方不是很熟悉,虽然从一生下来就在这座城市直到上大学,但是活动的范围仅限于自行车可以达到的区域,至多加上101路电车。Google 现在提供了中文地图,于是刚才去查询,找到了周山森林公园,离洛河也不远,旁边有一条路,叫做凌波路,肯定是和曹子建的洛神有关了,再不远处有一条芳泽路,怪怪的,一直看下去,然后是一条合欢路,呵呵,这些名字是怎么起的?:)

现在正是牡丹花开的时节,小时候写作文,没少写牡丹,刘禹锡等人的几句不知名的诗也被背得烂熟。想起了很早以前的一处房子,算是工厂里分配的房子,那时才刚有商品房的概念,大家一起评分排队,排名靠前的有优先购买的权限。房子后面是一座土山,没有什么传说,也没有什么故事,名字也很土,叫做南山,山上开满了牡丹。(现在写到这里,倒是想起了一首强加给河南的民歌《编花篮》:“编,编,编花篮,编个花篮上南山,南山开满红牡丹”,不过和这座南山应该没有关系,鬼知道《编花篮》是哪个地方的民歌^_^)。那处房子现在还留着,前几天老妈和小外甥女女到那里玩,拍了一些照片,牡丹还是一样的国色天香。呵呵,好久没有看过牡丹了,去年一记,今年又是一记。

Blog分类: 
Free Tags: 

蛋花的靓照

好久没有贴蛋花的 pp,蛋花又俊了不少。 去了加州以后,蛋花跟着我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不过这显然为她瘦身提供了很大的帮助,看现在多俊俏的瓜子脸啊:)

还有这张躲在玩具里的 ,飞入芦花都不见:)

Blog分类: 
Free Tags: 

族谱的八卦

看到族谱讨论的这么热烈,贫两句族谱。前两天有人在民族版说李自成是党项人,虽没有具体说理由,但是证据不外乎《明史·李自成传》上李自成把李继迁认为祖宗,其实,这就好比南北朝时的候景把自己的祖先认到东汉三公候霸那里去一样,攀附名人而已。不仅做了皇帝的如此,自家修族谱的也是如此,所以龚自珍说,明朝的文士修家谱,动辄就平白的追溯八十代,并且一定要称汉郡,姓李的一定要追溯到陇西(呵呵,代隋而立的李唐还要攀附陇西,一般人家自然是趋之若鹜了),姓陈一定要追溯到颖川等等。各个姓氏都或多或少的有这个问题,比较小的姓氏噪音要小些,但是像“张、王、李、赵”这样的姓氏,由于来源复杂,人丁兴旺,追祖溯源,难免会有附会牵强。

譬如,宋代的三槐王氏,其先祖很难追溯到琅琊王氏去。《宋史·王祜传》只记载他是大名莘人(现在的山东莘县,另外他的名字应该为“祜”而非“祐”),范仲淹给王祜的后人王质撰写墓志铭,也只是说“其先太原人”,追溯不到琅琊去,如果要强认,也只能认到太原王氏。后来虽然有“三槐王氏”出自“琅琊王氏”的谱系,所著人名也于史有载,但是他们之间是否有关系就不可知了,并且参照宋朝当时人纪录,也多有不合,所以很难说三槐王氏就是王羲之的后人,更何况三槐王氏本身也没有去攀附名族呢?

这个倒是让人想起来宋人《梦溪笔谈》里的一则故事:

狄青為樞密使,有狄梁公之後,持梁公畫像及告身十余通,詣青獻之,以謂青之遠祖。青謝之日:「上時遭際,安敢自比梁公?」厚有所贈而還。比之郭崇韜哭子儀之墓,青所得多矣。

呵呵,宋人还是比较有风节的,再比如宋朝的“临川王氏”,王安石追溯先人时,也不过称:“王氏,其先出太原,今为抚州临川人,不知其所以徙。”也没有去攀附名族。而他的朋友姻亲曾巩在为临川王氏写的一则墓志铭中,也只是仅仅提到,王氏出自太原而已,不像魏晋南北朝时的墓志铭,非要向汉代的三公以及魏晋的世家大族上靠。当然这个可能是门阀政治衰落的结果吧。

到了明代,向上追溯名族的风气大盛,王世贞把自己的家世追溯到东晋王导,王阳明的家世也到王导,呵呵,真真假假就不可知了。

不过有趣的是没有人把自己的家世往王莽那里攀。王莽自称出自妫姓(而非太子晋的姬姓),是齐国王族的后代,并且直接追溯到了黄帝,参见《汉书·元后传》,其实王莽一支也有忠烈的后人,在东汉仍被封侯,但是后世好像很少有人自称祖上是王莽的。

呵呵,随便八卦一下,并没有不敬别人祖先的意思。其实看俺们自己家的族谱,也有生疑的地方,第一次读家谱,从黄帝起,到夏帝禹,再到夏帝少康,到少康封次子烈曲于鄫,这一段不管真假,《史记》上有记载,但是自先祖烈曲封于鄫之后,到申侯、鄫伯联合犬戎灭西周这之间的千年历史居然都也都写得滴水不漏,不禁让人疑窦丛生了。从这以后又很自然的接上《春秋》的信史了,虽然很衰,某个先人因为开会迟到,被宋襄公杀了当人牲祭神,但是一直都还算于史可考,纳闷的是从夏代到西周这么长的谱系是哪个祖宗写的:)

Blog分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