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LD 的毕业典礼

DSC_0400

前天(周五)是 LD 的博士毕业典礼。其实一年前差不多这个时候 LD 就已经答辩了,但是没有来得及跟上去年的毕业典礼,所以只能顺延到今年。本来 LD 懒了一下,不想参加了,但是在我的劝说下还是来了(咳咳,圣人之命礼有三:曰经礼也,曲礼也,制度之礼也 …… 制度之礼所以治名物——名不正则言不顺 ^_^),当然最关键的是她来以后俺们可以痛快的玩几天,芝加哥的夏天,昙花一现。

不巧的是周五一天都倾盆大雨,只在午后晴了片刻,赶紧穿着博士袍照了几张相,到体育馆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天又阴了下来,于是一切从简,这次的 Speaker 是 Wynton Marsalis,一个很有名气的黑人爵士乐者,听介绍说,他得过四次格莱美奖和一次普利策奖,还有很多其它奖项,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因为对爵士乐不太关心(对外国人名更是彻底没有记忆)。想起06年我参加学校硕士毕业典礼的时候,对台上那个演讲的黑人也不是很熟悉,只觉得他挺精明的,话讲的也不错,特别是不断的引用罗斯福和肯尼迪的话(譬如 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 以及 Ask no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后来这位很精明的演讲者作了美国总统,他的名字现在妇孺皆知了,Barack Obama。

因为担心再次下大雨,所以很多繁文缛节都省略了,大概一个小时的工夫,毕业典礼就结束了,LD 名正言顺的物理学博士了,尽管她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再作物理了。今年她们系同时有三个老教授退休,大约也算得上一个时代的尾声吧,他们那一代人都是芝加哥大学毕业作凝聚态和超导的。

毕业典礼结束,又是瓢泼大雨,时间控制的刚刚好。趁着雨去了煉瓦亭,一家日本饭馆。“瓦亭”是一个很古朴的地名,印象里它应该在宁夏,离西安不算太远,是古长安的一个门户,紧挨着萧关,王维那首“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大概就是那附近的景色。不过这家“煉瓦亭”和“瓦亭”没有丝毫的关系,“煉瓦”在日语里是“砖”的意思,所以是“砖亭”,但是瓦亭是古关隘,而炼字却又给人一种战火纷飞的感觉,所以完全按照汉字来理解,也不错(当然是胡思乱想的胡言乱语)。

晚上回家,在 LD 的强烈推荐下开始看 《NANA》,远藤章司 长的和《White Album》里的 藤井冬弥 很像,看到第14集,发现不仅是长得像,作风也很像,哈哈。

P.S. 突然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Obama 2006年来我们学校作的 Commencement Speech,他前一年的 Speaker 恰好是 John McCain,在 Obama 开始演讲的时候,他曾经转述一个学生对他的期待:I should be better than John McCain。结果,一语成谶,两年后 McCain 在总统竞选中败下阵来:)

Blog分类: 

食、色、苏东坡

百度国学有《苏轼集》,闲暇时读一读《东坡志林》,很解闷儿,譬如一下两则:

○ 措大吃饭
有二措大相与言志,一云:“我平生不足惟饭与睡耳,他日得志,当饱吃饭了便睡,睡了又吃饭。”一云:“我则异于是,当吃了又吃,何暇复睡耶!”吾来庐山,闻马道士嗜睡,于睡中得妙。然吾观之,终不如彼措大得吃饭三昧也。

○ 养生难在去欲
昨日太守杨君采、通判张公规邀余出游安国寺,坐中论调气养生之事。余云:“皆不足道,难在去欲。”张云:“苏子卿啮雪啖毡,蹈背出血,无一语少屈,可谓了生死之际矣。然不免为胡妇生子,穷居海上,而况洞房绮縠之下乎?乃知此事不易消除。”众客皆大笑。余爱其语有理,故为记之。

第一则很早以前看过,讲的是两个穷酸读书人的志向,一人说若是他日得志,当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又吃;另一人说如果是我,就吃了又吃,哪有功夫睡觉? 这阵子天天吃菜叶子,因此读起来很有同感,与这两位前辈措大(或者叫做醋大,更有趣)不同的是,我梦中亦吃饭:)

第二则是八卦苏武。东坡说人欲难除,同游的伙伴附和着举苏武做例子,因为苏武被囚于匈奴的时候,没东西吃就吃雪咽毡毛,被逼时甚至举佩刀自刺都没有投降,可是还是禁不住娶了胡妇,生下一子(苏通国);苏武被扣,穷居于北海之上时,还想着这事儿,更别说人在温饱之时了。苏东坡觉得这个例子举得很有道理,所以就记录了下来。

其实这则故事以前在另一部宋人的八卦笔记《鹤林玉露》上也看到过,除了援引这则故事,《鹤林玉露》里在同一篇笔记中还提到了胡铨的故事:此公因为反对秦桧被流放于岭南十几年,后来遇赦北归的时候,与爱妓黎倩饮于湘潭胡氏园,高兴之余,题了一首诗,其中两句云:“君恩许归此一醉,傍有梨颊生微涡。” 后来这两句被朱熹看到了,也写了一首绝句:“十年浮海一身轻,归对黎涡却有情。世上无如人欲险,几人到此误干生。” —— 所以吃饭的时候一定要看《东坡志林》,不能看《朱子语类》,否则还要费神想一想,自己吃的这顿饭是“天理”还是“人欲”(朱子云:“饮食者﹐天理也﹔要求美味﹐人欲也。) —— 不过吃一棵 $1.29 一袋三棵的生菜,应该算天理不算人欲吧:)

P.S. 其实朱子还好,虽然鼓吹天理存则人欲亡,人欲胜则天理灭,但是起码还承认饮食是天理;他那位精神导师——程颐大人,被问到:“或有孤孀贫穷无托者,可再嫁否?”时,说出来那句著名的:“只是后世怕寒饿死,故有是说。然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近思录》卷六);所以,也难怪苏东坡喜欢挖苦他:

司馬溫公之薨,當明堂大享,朝臣以致齋不及奠。肆赦畢,蘇子瞻率同輩以往,而程頤固爭,引《論語》「子於是日哭則不歌」。子瞻曰:「明堂乃吉札,不可謂歌則不哭也。」頤又諭司馬諸孤不得受弔,子瞻戲曰:「頤可謂鏖糟陂裏叔孫通。」聞者笑之。

大乐:)

Blog分类: 

Kindle DX · 金刚经

五月初的时候,曾经问过“可以看扫描 PDF 电子书的阅读器”:

有没有什么特别好的 Solution?
已经排除的:
[1] 各种 PDA,Smartphone, Ipod Touch, Iphone:打开文件没有问题,就是屏幕太小
,即便是高分辨率的 VGA 的屏幕,看起来仍然非常吃力 (尽管俺在 Touch Pro 上硬是
看完了一本《白夜行》,实在是太费眼了)

[2] Tablet PC: 太沉,即便是不带键盘的 12 寸 Tablet 仍然很沉,抱着一本 2 lb
+ 的东西,一会儿手就软了,更别说散热了;

[3] Netbook: 沉,且不方便;

[4] Kindle 2: 现在政策改了 15 cent per MB,上传一部70 MB 的《李商隐诗歌集解
》要 10 刀了,抢钱啊

[5] Sony 505:似乎对于 scanned pdf 的处理也不尽人意,并且据说翻页的速度很慢

还有什么可选的? @@

说来也巧,当时发帖子的时候不知道 Kindle DX 要上市,发完帖子自己去搜索的时候才看到 Amazon 要推出 Kindle DX,几乎完全符合我的要求,9.7 寸的屏幕,1200 x 824 的分辨率,看扫描的32开书应该绰绰有余了(在手头的 eee PC netbook 大致估摸了一下,netbook 的屏幕是 8.9 寸,分辨率 1024 x 600 的分辨率,旋转屏幕,扫描的 PDF 已经算可以看了),并且 Kindle DX 用的是 e-ink,省电,看书的时候也不刺眼,重量 1.18 lb,比起手头的 12.1 寸的 Fujitsu Stylistic ST5030D 平板电脑,轻了2 lb 多,拿起来应该不算吃力吧,当初买平板电脑一个目的就是为了看书看paper方便,所以才买了没有键盘的 Slate,但是发现没键盘非常不方便,同时看书看paper拿在手里又太累,而且烫手。Kndle DX 应该会好一些,并且这个版本的 Kindle 对 PDF 的支持非常的好。

唯一的问题就是价钱了,$489,这样的价钱购买一台大屏幕主流笔记本电脑了(前两天 Lenovo IdeaPad Y-550 比这个还便宜)。唉,抢钱啊,据称,一台 Kindle 2的成本不过 185.49$,可是Amazon却要卖 359$ ... … 虽然 Kindle DX 大后天就要正式的发售了,但是还是决定不跳这个火坑,等等看吧,希望能很快降价:)

其实一些通俗读物,譬如流行的中英文小说,在智能手机上看也挺方便,毕竟可以随身携带,需要排队或者等候的时候,掏出来就可以看,但是这些读物往往都是文本格式的,可以按照屏幕的大小调增字体,重新排版,可是一些扫面的 PDF 就不可以了,网络上有大量扫描的经典中文书籍,譬如中华书局翻印的 57 册的《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大多还是繁体竖排,在小屏幕上是无论如何都看不了的。

jgj

又譬如上边这部永乐年间内府刻本的《御制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集注》,写刻具精,清明朗润,就是能够转化为文本,重新用宋体或者微软雅黑显示出来,也会缺少了原书的味道,所以还是希望有一个能够直接显示扫描原本的阅读器。提到《金刚经》,也想再翻翻了,以前匆匆扫过,从未深究,如今又读了片段,感觉大约和彼时不同,呵呵,如是我闻。

Blog分类: 

光怪陆离的世界

昨天提到《霸王别姬》中的一句错词:“项刘鸿沟曾割地,汉占东来楚霸西。”楚河汉界,楚在东,汉在西,不该因有西楚之称而把楚放在西边。其实不止戏文,就是一些千古名篇,也有写错的时候,譬如贾谊的《过秦论》:“及至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高中的课文,所有人都读过,但是“吞二周而亡诸侯”这句话却是错的,秦昭襄王灭西周,庄襄王灭东周,两件事情都和秦始皇无关,秦始皇即位时二周已经被秦吞并了,于史不合。也是因此,曾经觉得左思对于司马相如、杨雄、班固、张衡等人的批评很有道理,譬如班固写《西都赋》:”揄文竿,出比目“,可是比目鱼应该出自东方,在西安是钓不到的;张衡写《西京赋》:“海若游于玄渚。”可是长安最多不过有个渭河龙王,哪里会有海神?这两例倒是和古天乐版的《寻秦记》很相像——出了咸阳就有大海,所以左思说:

见“绿竹猗猗”,则知卫地淇澳之产;见“在其版屋”,则知秦野西戎之宅。故能居然而辨八方。然相如赋上林而引“卢橘夏熟”,杨雄赋甘泉而陈“玉树青葱”,班固赋西都而叹以出比目,张衡赋西京而述以游海若。假称珍怪,以为润色,若斯之类,匪啻于兹。考之果木,则生非其壤;校之神物,则出非其所。于辞则易为藻饰,于义则虚而无征。且夫玉卮无当,虽宝非用;侈言无验,虽丽非经。

作为一个懒散的科学工作者(至少自己这么坚信是 social scientist,而不是 social artist),自然是很赞同左思这句“侈言无验,虽丽非经”,理论再美丽,再漂亮,如果没有 empirical support,也是毫无意义。

但是昨天晚上作了一个奇怪的梦,光怪陆离之处,远超过“相如赋上林而引卢橘夏熟,杨雄赋甘泉而陈玉树青葱,班固赋西都而叹以出比目,张衡赋西京而述以游海若”,一切荒诞不经但是却又很真实,但是却又觉得接受这样一个瞬息万变,一会儿红花胜火,一会儿绿叶如碧,一会儿果实繁盛,一会儿败叶枯枝的如《三体》(王靖康刘慈欣很有意思的一部科幻小说)中描述的世界也不错,所有的确定性法则都不存在,所以的因果都是完全随机,所有的时间序列都没有 稳定状态,所有的均衡都被打破,所有的一切都混沌——这样多好啊,马克思期待的人类彻底解放终于实现了!什么也弄不明白,知识彻底无法积累,贝叶斯定律不过是一再戏弄好奇的人类的玩笑,直到把所有的好奇心都碾为尘埃 —— 唉,如果这样,就不用写毕业论文了,或者只写一句话: All we know is we don’t know,但是现实是残酷而确定的,上帝是不掷色子的,所有的概率假定很大程度上上不过是为了要一条光滑的连续曲线(最好还要一阶导数大于零,二阶导数小于零,这样方便我们优化),所以给自个儿两巴掌,低头写论文要紧。

Blog分类: 

欠费

Blog 的空间服务因为忘记缴费(事实上是账户上的旧信用卡过期)被暂停了几天,赶紧补交了钱,毕竟从开始 blogging 到现在已经4年多了,虽然不经常更新,但是还是希望能继续下去,顺便升级了服务,原来的服务空间和带宽都有限制,现在的空间和带宽都是 unlimited 的了!价钱还便宜了一些,既然是无限制的空间,认真的考虑是不是要把“珍藏”拿出来分享一下(虽然我觉得服务商肯定还会以资源占用量来限制无穷下载)。

今天早上赶飞机,没有遇到多哈,所以多哈效应总算没有发生,事实上,因为习惯了飞机晚点,一路上悠哉游哉,不紧不慢的 PATH 轻轨33街 Penn Station 换 LIRR 轻轨,Jamaca Center再换 AirTrain 到 JFK ,结果差点儿误了飞机,因为飞机正点登机,我最后一个跳进机舱,并且飞机比原计划早了半个小时到芝加哥,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命运齿轮 @@

飞机上的 XM Satellite Radio 碰巧听到了 Petula Clark 的 Downtown,1964年的流行歌曲,在 youtue 上找到了那时的 MV,歌很好听,可是现在却万万不敢去 downtown,可怕的猪流感.

Blog分类: 
Free Tags: 

Delaware Water Gap

IMG_1711
Silver Thread Fall

昨天去了一趟新泽西和宾夕法尼亚交界的 Delaware Water Gap。离纽约市不远,开车一个多小时。在新泽西堵了一阵子车,开上 I80 就通畅很多,很快就进入了阿巴拉契亚山地。Delaware Water Gap 就是特拉华河冲断阿巴拉契亚山脊形成的一道河谷。先去了最南边的 Water Gap,路边的几个观景台都看不到任何特别的景色,因为繁密的草木阻断了视线,如果要看清楚,可能要爬山了,但是时间有限,所以匆匆离去。那段路开起来挺像夏威夷的 Road to Hana 的,很窄的公路,一边是高峻的阿巴拉契亚山,一边是深深的河谷。

沿着夹在挺拔参天树木与灌木丛生滩涂之间的狭窄的 River Road 北行,先到了 Smithfield Beach。静谧的特拉华河,油绿开满黄花的草地,一个游人都没有,大概是大家都觉得还没有到来 water gap 玩的时间吧,或许下周 memorial day 人会多一些。难得的静寂,静得让人心里舒服。试了水温,其实已经不凉,真想跳下去游个来回。

IMG_1588
Smithfield Beach

继续沿着 River Road 北行,按照事先打印好的 Delaware Water Gap National Recreational Area 地图,寻觅通往 Hidden Lake 的小径,有地形图显示的 GPS 帮了不小的忙(IGO8 这点还是不错),在丛林间寻到一条没有铺过沥青的土路。

IMG_1654
Road to Hidden Lake

GPS 上说这条路叫做 Churchhill Dr.,很像几年前的午夜,我们在优胜美地错入的一条土路,当然那条路要更恐怖一些: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并且路又被山洪冲垮了几段,这条路要友善很多,路中间偶尔还会蹦出来一只兔子,傻呆呆的不知道躲车。

IMG_1652

转上 Hidden Lake Rd,突然这个湖就蹦出来了,和那条小路的幽静不同,这个湖边有一些人在钓鱼,挺热闹的,驻足片刻,继续从 Hidden Lake Rd 转上 209 号公路,继续向北,来到最后一站 Dingmans Fall。

从公路转入山间小道开了一段时间,来到 Dingmans Fall 的小停车场,人还是很少,山确实很深,车里的 Satellite Radio 早已经没有了信号,手机也没有了信号, GPS 在任意错报位置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开始了徒劳无益的寻找卫星。停好车,在停车场的一端有一条木条铺成的小径,顺着它逶迤而行,路过一道清澈的小溪,水流速度很急,所以猜想现在的瀑布应该不错,一个转弯,听到水声,抬头就是一道瀑布,以为这就是 Dingmans Fall 了,但是看了介绍才知道这是 Silver Thread Fall (第一张图片)。

Silver Thread Fall 虽然小,但是优雅婀娜,因为没有什么人,所以可以尽情的随便的照相,不像去其他地方的瀑布,拍照还需要熙熙攘攘的排队。继续前行,木条的小道在深山的森林中弯弯曲曲的向前延伸,尽头就是 Dingmans Fall 了,虽然雄壮一点儿,但是感觉不如 Silver Thread 那么多姿。

IMG_1720 本来的计划是到 Sunfish Lake 去 hiking,但是因为天气一直有些阴,担心山里会黑得很早,所以就在 Dingmans Fall 沿着架在山上的木梯向山上爬去,这段木梯虽然很陡,但是颇有几处景致,譬如下面这段穿过山溪的木桥,让人流连。

IMG_1748沿着木梯到了 Dingmans Fall 的顶部,可以就近观赏激流,木栏杆的下面就是深渊。在木栏杆上发现一行字,一个名字加一段生卒时间,一个不好的猜测,所以和 ld 匆匆离去,继续向山的深处进发。

沿着瀑布的上游向山中走去,有河流在侧,不用担心迷路。这里并不是一条开辟好的 trail,所以树上也没有任何的标志。想起以前某次在深山里偏离道路“探险”,不断的搬石头作路标,心里好奇为什么总能找到合适的石头,远望了一下才发现,我去搬石头的地方,就是前人做好的路标 …… 溪水不宽,但是可能是刚下过雨不久,水流湍急,所以也没有敢下水。

IMG_1828山中真的很静,只有流水的潺潺声以及山风吹过松林的低吟。想起来以前在国内常去的一间书店,风入松,英文名字 Forest Song。 呵呵,在城市的边缘,能找到一片听风唱歌的地方,感觉不错:)

Blog分类: 

猪流感 Google Map

Update

Google moved this map to http://flutracker.rhizalabs.com Please go there to get the latest map and data feeds.

SARS 的时候没有在国内,也没有感受过流行疾病的恐慌。现在的猪流感似有愈演愈烈之势,虽然还没有到当年 SARS 那时的程度,还是小心为妙。这里是 Google 提供的猪流感地图,伊州尚未病例发现。

Blog分类: 

I Dreamed a Dream

今天早上从 BBC 上看到的一则新闻:

英国47岁无业大姐歌声倾倒全球

苏珊·波伊尔

苏珊·波伊尔来自英国苏格兰小镇

英国苏格兰乡下一名失业妇女苏珊·波伊尔在电视上一鸣惊人,她的视频风靡欧美及世界各地,成为网上点击热点。

现在,她仅在ITV表演的这段视频在视频网站youtube的点击率已经超过了2千5百万。

苏珊·波伊尔参加英国独立电视台ITV的著名电视选秀节目"英国有天才"的节目时一展歌喉,当即倾倒了原来嘲笑她的评委和观众。

波伊尔以一曲音乐剧《悲惨世界》中的歌曲《我曾有梦》(I Dreamed a Dream)震撼全场。

据称,美国好莱坞的大明星德米·摩尔在观看了这段视频后感动地流泪。

波伊尔现在不仅红透英伦,美国的各大广播电视公司的强档娱乐节目也争相约她采访。

波伊尔来自英国苏格兰洛锡安区小镇,据称长期无业,平时只是在教堂的歌唱团中唱唱。

在youtube上找到了这段 video ,看到了现场的情形,还有她 10 年前录的一张 Charity CD 里面她 唱的这首歌 ,虽然俺是个乐瘫(最新柯南剧场版里的词,大概是比乐盲还要低很多的一种境界),但是仍然觉得很好听,像第一次听到 Amazing Grace 时的感觉(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

Blog分类: 

牡丹花·牡丹诗

mudan4mudan1 mudan2mudan3

又是家乡牡丹开时,又不能回家看花。老妈发来了楼下花坛里盛开的牡丹,原原本本的贴来:)

想起前阵子提及司马光一首雨中上牡丹的诗:

小雨留春春未归,花好虽有恐行稀。
劝君披取渔蓑去,走看姚黄拼湿衣。

有人问,说这诗的最后一句不合平仄,五个字一平到底。其实“湿”字是入声,是仄音,只是现代汉语转为平声了,倒是“拼”字是个蹊跷,按理,“拼”这个字的地方也该用仄声字,可是“拼”本身却是平声;可是司马光老先生肯定不会用错平仄的,仔细的想了想,大约这个“拼”字本来应该是“拚”字,pan 4,后来因为“拼”与“拚”俗用的时候相同,司马光老先生的这首诗里,“拚”字就被转抄为”拼“字, 或者他本来写的就是“拼”字,但是仍然需要按照“拚”的读音来念。

当时只是猜想,刚才有想起来,Google 了一下,虽然网上几乎所有的版本都是“拼湿衣”,但是一个《全宋诗》上给出的版本是“判湿衣”,这其实证明了我的猜测,如果写作“判”,那其本字就一定是“拚”了。想起元稹的一首乐府诗中的一句“海波无底珠沉海,采珠之人判死采”,这个“判”其实就是“拚”,“不顾、舍弃”的意思,就像现在写作“拼命”的“拚命”里的拚字一样,司马光的诗中也是这个意思,为了看花,不顾雨打衣湿。所以,司马光的诗是合格律的(哈哈,这句话是废话)

Blog分类: 

夏代考古重大发现:“夏墟”遗址初步挖掘结束

新华网4月1日电(记者于任洁)记者3月31日从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获悉,考古人员在河南省洛阳市首次发现夏代都城遗址,填补了夏代的考古空白,在我国夏商考古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已经入选200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入围名单。

《国语·周语上》上说:“昔伊、洛竭而夏亡, 河竭而商亡。”三国时期韦昭的注释里讲:“ 伊出熊耳,洛出冢岭 。 禹都阳城 , 伊洛所近。” 因此很久以来,伊洛两岸一直是考古工作者搜寻夏代都城遗址的重要地点,自50年代以来,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在伊洛一代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和发掘,但是一直未能有突破性的发现。

今年入春以来,华北普遍大旱,千年一遇的伊、洛断流再次出现,洛阳市郊区龙门镇农民在干涸的河床挖沙时,意外发现一件大型青铜方鼎。他随即报告给了当地文物考古部门,引起了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社科院考古研究的高度重视。经过实地勘察和抢救性发掘,专家们在伊洛河河底发现了一座夏代都城遗址。

据负责这次发掘的安普福教授介绍,遗址主体在河床正中,平面近长方形,四周有夯筑的城墙痕迹,周长约7公里。在都城内东北部,发现了宫殿遗址。基址均用红土与黄土夯筑而成,大者达2000余平方米,小的也有100余平方米。台基平面多呈长方形,表面排列有整齐的柱穴,间距在2米左右,柱穴底部往往有柱础石。有的台基表面还有坚硬的“白灰面”或黄泥地坪。在这些宫殿基址的附近﹐出土有青铜簪、玉簪和玉片等王族专用的遗物。

在宫殿区内,发现有一条南北向的壕沟,宽1.4米,深0.9米。在已发掘的长约15米的一段壕沟中,发现了弃置的近百个人头骨。这些头骨大多被从眉部与耳部锯开而成瓢形。头骨的旁边发现34枚龟甲残片。经初步检验,龟甲上的铭文与殷商初期甲骨铭刻相近。专家猜测,这些遗存可能与宫殿区内进行的祭祀活动有关,头骨和龟甲很可能是与夏交战的商人俘虏的。夏人在获胜之后,用俘获的商人头颅以及他们视为神物的龟甲来祭祀上天。

遗址中真正有划时代意义的是“诅商文”的发现。也正是它的发现,才最终帮助专家确定这处遗址是夏代都城的旧墟。诅商文镌刻在一块长1.2米,宽0.6米,厚0.3米的青玉上,发现时已残破。玉刻的一面刻有商代早期文字,基本已经被辨识,背面是另外一种象形文字,现在仍然在破译中,据安普福教授介绍,这种未知的文字很可能是夏人使用的文字,一些笔画特征与西周早期青铜器铭文相似。根据已释读的玉刻一面的殷商文字,玉刻记载的是夏代末年国王祈求上天诅咒商人的事情。文中首先提到了夏人的祖先:

显丕哉,帝禹谟;显承哉,惟后启尚克修和我有夏。

意思是说大禹赫赫的谋略以及夏启高尚的道德,使得我们大夏昌盛。这是田野考古第一次发现明确有夏人自称的铭文!同时参照壕沟中出土的甲骨文,里面提到了:

丙午卜,贞王从沚□伐土受有祐

两则铭文相对照,解释了一个长久以来困扰考古工作者的问题:为什么甲骨文中从来没有提到过夏? 这两则铭文告诉我们,原因是因为"夏"是夏人的自称,而商人则称之为"土"。安普福教授介绍说,在上古,很可能”夏“与”土“的发音相同或者相近,比如《诗经》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下“与”土“相协,而”宛丘之下,无冬无夏“,”下“与”夏“相协,由此推之,”土“与”夏“的读音应该相近,就像现在美国人自称 America ,我们称之为 “美利坚” 一样。“土方”是甲骨文中常提到的一个国家。

不仅如此,铭文还告诉我们一个很有现实意义的问题,铭文提到:

天大旱,河水少,伊洛竭,五谷不收,商侵我东鄙田

安普福教授介绍说,一直以来历史学家都认为是商人的兴起与征伐,促使了夏人的衰落;而现在看来,是气候的变迁,导致夏人的衰落,从而促使了商人的入侵,也就是说商人的入侵,不是夏衰落的原因,而是夏衰弱的结果。这对于今天的我们,仍然是一种警示,气候变迁是一个不能小觑的问题。

目前,进一步的考古挖掘工作还在紧张进行中,关于玉刻文字的破解也在由多位古文字学家同时进行,这其中包括破解了湖北盘龙商代夏裔封国商夏双文铜板文字的古文字学家余仁杰研究员(相关报道请点击这里)。

据悉,这次考古发掘的报告论文已被国际著名期刊 Archeology 接收 (请检索安普福教授的英文名字 A Pril Fool),将于近日发表。这将是我国夏商考古学上的一座丰碑!

Blog分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