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趣

坂道上的阿波罗

Moanin'_(Art_Blakey)

故事的初始设定挺象《挪威的森林》的,六十年代,学生运动, 爵士唱片,美国占领军, 奔跑,两男生一个女生,不过还好故事没有朝着压抑的纠结方向发展,虽然纠结,但是还算是阳光的纠结;

六、七十年代的日本其实一个很好的背景设定,从现在数回去,90年代起到现在是“丢失的二十年”,乏味毫无生机,是比较适合《大逃杀》的设定;80年代像是飞速撞向墙壁的火车,所以有《1Q84》和东京上空的两个月亮;六、七十年代相对而言要更富有生机和色彩一些,因此当千的外婆狠狠的说千是敌国人生的小孩儿的时候,或者是东京大学的黑板上写着“造反有理”的时候,再或者酒吧里的美军醉鬼说他不听 cool jazz 而要听 white jazz的时候,会发现整个复杂时代的背景恰到好处的折射进这个简单的故事。

当然重要的还是故事本身。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没有复杂的人设,剧中的人物也没有抗击使徒或者是打到天顶星人的重任,主题也很简单的只是友情(音乐和爱情都成了友情的铺垫,可怜的律酱),腐女张牙舞爪的时代里,似乎友情不再存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基情了,所以能看到一个纯粹友情的简单故事反而觉得弥足珍贵了。

描述一个简单的故事要远比讲述未来人,外星人或者超能力者的故事困难,平淡难免平庸。《坂道》的节奏张弛很不错,最后的结局也在情理之中 —— 少爷和千归根结底还是同一类人,当事情变得复杂的时候,两个人都选择了跑开 (可怜的律酱)。

至于少爷和律子的爱情故事,在强大的友情面前反而变得黯然了(可怜的律酱),在少爷眼里,三个人关系是一个整体。借用(前)专业的术语,即是 holism —— 他们的关系 should be viewed as wholes, not as collections of parts (英语部分抄自 wiki)。还记得少爷的 My Favorite Things? 就是三个人在一起。所以当千不在了,剩下的部分也变得没有意义了(可怜的律酱)。

有些片段还是很精彩的,譬如文化祭的演奏,就不赘述了。

不懂爵士乐,但是看完了这部片子,把手机的铃声设成了 Moanin',而对于 Some Day My Prince Will Come 却丝毫没有印象了(可怜的……) 其实还是挺喜欢律酱的,感觉很像《秒速》里的花苗:)

Blog分类: 

1Q84

519RHf5fmYL._SS500_ 好久没有没有读过小说了。上次读小说还是去年冬天看的刘慈欣的《三体 III》。《三体 III》刚出来的时候北美这边买不到,只有很粗糙很费眼的扫描版,放进 Kindle 之后,即便是用了“多看”系统,调节了对比度,还是看得艰难。但是即便是如此,还是一览为快——并且还是在波多黎各读的,因为当时正赶上去波多黎各旅行,还记得在一间叫做 Rio Mar Beach  Resort 旅馆的窗边听着蛙鸣,对着漆黑的夜空读三体人入侵地球:)赶巧的是第二天有一家 hedge fund 突然打电话来面试,只是一些闲聊的问题,被问道现在正在读什么书,我回答说  a book about three - body problem,电话那边突然来了兴趣,于是聊了会儿数学,不过忽略了外星人入侵地球的那部分:)

其实前阵子和别人聊起,《三体》的作者刘慈欣或许看过国际关系的入门教材,特别是 Waltz 的理论,因为他对宇宙社会学的公理化总结和 Waltz 试图作的国际关系的公理化总结非常相似,而刘慈欣《三体II》里的理论核心其实是国际关系里 Walt(不是 Waltz) 的 balance of threat 理论(有别于经典的 balance of power),所以《三体》读起来才有一种亲切感,呵呵。

然后这大概有一年的时间,基本没看过一本小说,读的都是非小说类的读物,历史、政治、经济、人物传记之类的,新书和旧书都有,最近的一本是刚出版的 Vogel 的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挺喜欢读这种退了休的老先生的书,因为写书多半是出自个人的兴趣,而不是为了评 tenure,因此可读性要更强一些 —— 虽然就纯粹社会科学研究而言,我是坚决支持量化分析的,但是就个人兴趣而言,我很厌恶在读书的时候看到大量的回归表格,更厌恶看到significance level 的星星 -_-

昨天打开 Android 手机的 Market 时,发现了村上春树 1Q84 的英译版,前两卷是 Jay Rubin  翻译的,在 Android 的 Google Book 上看了一个开头,然后决定从 Amazon 购买放入 Kindle。

看翻译小说,其实更多看得是译者,所以年初 1Q84 的中文版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特别在意,因为译者是一个没有听说过的人。如果只是本格侦探小说譬如东野圭吾,其实也就罢了,字幕组翻译的都可以忍耐(其实有些字幕君还是很不错的),村上春树的小说还是等信赖的译者吧——当时就这么想。

不过我并不知道 Jay Rubin 会翻译这部书,也不知道这部书会在五天前十月二十五日上架,是个惊喜,所以,一年之后,又开始看小说了:)

Blog分类: 

和蛋花坐飞机

总算忙完了搬家的一切,明天和蛋花一起坐飞机。因为下了飞机还要带着蛋花走街串巷,所以随身带的行李一减再减。家中的充气床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蛋花用来练爪子,早已无法充气,所以足足睡了三天纸箱子铺地板。

蛋花从来没有出过大门,希望提着它穿过熙熙攘攘的闹市时它不会被吓破了胆。去petco买了软笼子装蛋花,这样它舒服点儿。这也是我第一次背着行李提着猫去旅行,买机票的时候才发现,蛋花的机票比我的还贵  -_-

Blog分类: 
Free Tags: 

La Maison en Petits Cubes

maison4[1]不知道为什么这部得了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的日本动画会有一个法语的官方名称。不过幸好英语向法语借了不少词汇,因此不影响理解,字面的直译为英语应该是 The Mansion of Petit Cubes 吧,petit 现在也算英语词汇,并且不用根据它所修饰名词的性与数而改变为 petits,更习惯的意译应该为 The House of Small Cubes —— 因为涨水而不断一层层搭建起来的小屋,终于有一日,屋子里唯一的主人把烟斗掉进了水里,他潜水去寻找失落的烟斗,进入了水中一层又一层的房屋,回忆也一层又一层的展现在他眼前。

我正在搬家。也有这样的感觉。每次搬家都要收拾一次东西,有些东西总舍不得仍,慢慢就积攒下来了,其实留着也没有什么实际的用途,譬如上大二的时候买了我的第一部数码相机,相机现在已经送人了,但是佳能赠送的一个相机包还留着,而这个包的带子早已经断掉了,所以不能再用,每次搬家的时候都想扔掉,但是又总是对自己说,既然上一次都没有扔,这次还是留下来吧,于是就留了下来,放进了一个塑料箱子里;再比如第一次送 LD 生日礼物时的 gift receipt,上面有我留的祝词,gift 本身已经不再用了(是一个 Samsung 的蛋白色豌豆 MP3 播放器),但是这张 receipt 却一直留了下来,也放进了一个塑料箱子里,还有 LD 送我的第一份生日礼物的 receipt ,带着丝带的深蓝色卡片,也放在塑料箱子里 …… 这些东西平时用不到,所以就安静的躺在壁橱深处的塑料箱子里;

每次搬家的时候,总信誓旦旦的想扔一部分不用的东西,所以把这些塑料箱子翻出来,逐一检验过,但是却总又舍不得扔,最后又一一的放回去。翻开一个又一个的箱子,就像动画片里潜水的老人,打开的是一箱又一箱的回忆。譬如一份芝城公共交通地图,刚到美国时从学校拿的,那时候还没有车,和 LD (哦,那时还是 GF)出门买菜必须要拿着地图坐车 —— 倒不是为了查车次,而是担心坐过站,因为美国的公交车没有售票员也不报路名,停车需要自己拉铃,可是去陌生的地方又不知道该什么时候拉铃,所以只能拿着地图,公车开过一条街,就数一条街,直到快到的时候才手心冒汗的准备拉绳子。

所以挑拣是徒劳,到了后来只好放弃,只是匆匆的看一眼箱子里面是什么,然后在墙角码好,等待装运。

饿了。

冰箱里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小瓶圆肚子的 Mickey’s Malt Liquor,原来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它的瓶子和名字都这么奇怪,喝起来其实也就是啤酒的味道,为什么不放在标准的啤酒瓶里卖,后来才知道,原来 Malt Liquor 是美国的特产,其实就是酒精度更高的啤酒,为了增加酒精度,在发酵的时候加入了玉米或者是大米。

坐在杂乱的客厅中央,望着墙角码起的箱子,喝着我唯一的一瓶麦芽酒(malt liqor 直译),想到我这儿应该算 La Maison de Petites Boîtes 吧,不知道语法对不对,二外学的是德语,对法语只知道皮毛,不过 Boîtes 是阴性复数,所以形容词应该用 Petites,有别于阳性复数的 Cubes,另外 en 是用来描述材料,而我的 box 不是材料只能算是修饰,所以应该用 de ,但是不确定是用 de 还是 des 因为不知道按照法语的习惯,Petites Boîtes 是不是需要加冠词 —— 莫名其妙,我为什么会呆坐在哪里想了半天法语语法 —— 并且我还思索了半天为什么 cube 是阳性,而 boîte 是阴性,并且见鬼的是德语里面 Würfel (英语的cube) 也是阳性,而 Box (英语的 box)也是阴性,为什么“立方体”就必须是阳性,而“盒子”就必须阴性?喝完了一瓶麦芽酒,我得出了结论 —— 因为立方体是放在盒子里的。

……所以不能喝酒 ……

Blog分类: 

猫·心理学

cat@economist养猫者自测问题:

  1. 养猫以后你是否变得更加神经质了?神经质按照维基百科的定义是指:一种持续经历负面情绪的状态,它使人更容易感到焦虑、愤怒、罪恶以及抑郁;使人更难应对环境压力;使人更容易把一些日常发生的事情解读为威胁,把一些小的挫折当做无法逾越的深堑;它让人变得敏感和羞涩,使人无法控制对别人要求以及推迟对别人的感谢。
  2. 养猫以后你是不是反应力变慢了,并且更容易发生车祸?
  3. 养猫以后你的注意力是不是很难再集中并且对于新鲜事物不再有好奇感?
  4. 养猫以后,你否有精神分裂的趋势?

这些问题不是我杜撰出来的,而是最新一期 《Economist》里提到的一篇关于猫和心理学的研究,猫身上的某种寄生虫(弓形虫)可以侵入人的神经系统,改变人的行为。虽然现在只是发现一些统计上的相关性而并没有严格科学因果关系,但是还是挺耸人听闻的,我也自测了一下:

  1. 似乎没有变神经质,反而是变得更傻更麻木了
  2. 反应力确实变慢了,因为人变傻了,但是基本上没有发生过车祸;
  3. 注意力一直都很难集中,但是对于新鲜事物一直都很有好奇感;
  4. 精神分裂应该没有吧,这个似乎自己觉察不出来;

我大概还没有被弓形虫侵入,所以我家蛋花也应该是正常的。据说猫感染弓形虫的一大来源是因为捕食携带弓形虫的老鼠(老鼠被弓形虫感染后就会欣喜地四处游荡给猫吃),蛋花从来不吃老鼠(怀疑蛋花会怕老鼠,并且也从来不出门),所以应该是安全的吧。

世界太可怕了,以后要求蛋花作一个素食主义猫(哈哈,这个结论的感慨似乎有些弓形虫入侵的迹象)

Blog分类: 

新世紀 · 破

Nervlogo终于等来了《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破》DVD版。理论上的发售日期是东京时间5月26日,但是提前了若干小时就已经能下载。4.16G,下载需要 50 分钟。哈哈,两年的等待,最后的五十分钟,不过还是要等 LD 回来一起看,众乐乐。

虽然电影已经在去年上映,但是在美国却只在少数几家影院播出,最近的一家在波士顿,实在太远。TS版早放在了国内的视频分享网站,剧情到现在也基本上已经透到了玲珑剔透,但是 Eva 却仍然充满了吸引力,就像看京剧,每一出戏的剧情早已熟知,但是不同的角来唱却各有不同,仍值得细细品味。Eva 的平行宇宙里,剧情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细节,就像名伶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

更何况,经典的场景是不能变的,就像 Rei 说:

すみません、この瞬间、私の颜の表现方法を使用するのか分からない

(对不起,这种时刻,我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你)

的时候。

Blog分类: 

被激光迷惑的蛋花

激光和蛋花

记得在桑林志上看到过一篇激光笔和小狗的 blog,很好玩,猫作为比狗好奇心还强的动物,自然也会对激光笔很感兴趣,而蛋花作为一只好奇心尤为强的猫,自然想弄明白这个晃动的光点是什么(因为用手机拍摄的缘故,拍摄的效果变成了光线,而不是光点 –_--),先逗了她阵子,然后把 laser point 关了,她冲着我“喵喵”叫,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所以才又打开 pointer,然后趁机录下了她对 pointer 的研究,不知道她头晕不晕,反正我看它摇头以及看晕了:)

顺便推荐一下这款激光笔 Swissgear Multimedia Wireless Mobile Presenter, PV600 ,前阵子 buy.com 上 $9.99 free shipping 买的,除了做 presenter 外,还可以做计算机的遥控器,并且可以模拟鼠标(它有两个模式,一个是 presentation 模式,一个是 PC 模式,前者的方向键,在后者可以用于控制鼠标,另外有左右按键),最方便的地方是这款 presenter 前面带有一个 蓝色背光液晶 timer,可以提醒你时间,另外 USB receiver 可以储存在 presenter 内部,这个设计也很便捷。

image

Blog分类: 

旧中明体·勤奋的民国教育部

用手机阅读电子书,中文字体很重要,宋体过于纤细,看起来不大舒服,所以微软雅黑用过很久,Windows Vista 下的雅黑其实也不好,横划不是很均匀,最新的 Windows 7 下的雅黑要好一些,所以一直在用,直到今天在 Hi-PDA 上看到那里的E-ink版面非常推崇“旧中明体”,所以下载了试用一下,开始还有些纳闷这个旧中明体的“旧”字是什么意思,后来看到“朋”友的“朋”字才豁然开朗,这该是“民国”教育部制定新标准之前的“明体”。

imageimage image

上面三个字,分别是大陆的宋体,台湾的新明体和台湾的旧明体。其实明体和宋体本来就是差不多的印刷字体,只是因为宋体在清末转到日本,被称为明朝体,而后又传入台湾,所以台湾才称之为明体,但是其根本,还是明朝人所称的宋体,所以“民国”教育部也称之为宋体。大陆的宋体很多字都按照俗写,不再分辨造字本义,譬如“明”与“肺”,两者的“月”字边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实际上这两个一个是“月”一个是“肉”,其实自明代以来的印刷宋体,基上也不做这样的区分,所以大陆宋体和台湾旧明体的肺字分别写作:

image image

两者并无太大区别,但是勤奋的民国教育部研究了一下,认为文字的偏旁应该表示其造字本义,所以台湾新明体中,“肺”字被写作了:

image

以突出这个字是“肉”字旁而非“月”字旁,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朋”字的写法才有更改为“月”而非“肉”。不仅如此,很多已经成习惯的印刷宋体字都被勤奋的民国教育部改了回去,譬如“次”:

image因为《说文解字》中说“次”从“欠”从“二”,所以勤奋的民国教育部就把原来的“冫”改为了“二”。这样的例子很多,可以直接参看國字標準字體宋體母稿<教育部字序> 。并且不止是是宋体,连楷体和隶书民国教育部也给了标准化方案。呵呵,这种更改,很难说是“复古”还是“革新”,因为它事实上是根据远古汉字的造字法修正了明清以来的印刷俗体,虽然这样的必要性还有待商榷,不过要盛赞一下民国教育部的勤奋:)

image附: 明刻本《四声篇海》中的“肺”字,可见其“肉”字旁的写法与大陆宋体以及台湾旧明体的写法相同,而与台湾新明体的写法不同。

Blog分类: 

这个奇妙的世界

image

看射击比赛,最后一枪,排名第一的埃蒙斯领先第二名3.3环,领先排名第三的中国选手邱建3.4环,以为胜败已分,所以就到厨房烧开水泡茶去了,只离开了不到两分钟,回来看时,却发现邱建得了金牌!我吃惊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好怀疑自己的记忆力,是不是出了问题,但是看了重播,原来埃蒙斯最后一枪只打出了4.4环!埃蒙斯果然是埃蒙斯,上次雅典奥运会,最后一枪因为脱靶,把金牌拱手让给了中国,而这次居然与雅典同出一辙,这个世界!

[更新]:这个世界真是太奇妙了,埃蒙斯脱靶,赛艇突然逆转,王娇摔跤秒杀对手(我还没看明白呢,她就赢了),一下子三块金牌纳入囊中,中国 rp 爆发啊!

Blog分类: 

第四块金牌

image

哈哈,可以安心的睡觉去了,没有白熬夜!:)

Blog分类: 
Free Tag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