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

坂道上的阿波罗

  • Posted on: 7 July 2012
  • By: kzeng

Moanin'_(Art_Blakey)

故事的初始设定挺象《挪威的森林》的,六十年代,学生运动, 爵士唱片,美国占领军, 奔跑,两男生一个女生,不过还好故事没有朝着压抑的纠结方向发展,虽然纠结,但是还算是阳光的纠结;

六、七十年代的日本其实一个很好的背景设定,从现在数回去,90年代起到现在是“丢失的二十年”,乏味毫无生机,是比较适合《大逃杀》的设定;80年代像是飞速撞向墙壁的火车,所以有《1Q84》和东京上空的两个月亮;六、七十年代相对而言要更富有生机和色彩一些,因此当千的外婆狠狠的说千是敌国人生的小孩儿的时候,或者是东京大学的黑板上写着“造反有理”的时候,再或者酒吧里的美军醉鬼说他不听 cool jazz 而要听 white jazz的时候,会发现整个复杂时代的背景恰到好处的折射进这个简单的故事。

当然重要的还是故事本身。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没有复杂的人设,剧中的人物也没有抗击使徒或者是打到天顶星人的重任,主题也很简单的只是友情(音乐和爱情都成了友情的铺垫,可怜的律酱),腐女张牙舞爪的时代里,似乎友情不再存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基情了,所以能看到一个纯粹友情的简单故事反而觉得弥足珍贵了。

描述一个简单的故事要远比讲述未来人,外星人或者超能力者的故事困难,平淡难免平庸。《坂道》的节奏张弛很不错,最后的结局也在情理之中 —— 少爷和千归根结底还是同一类人,当事情变得复杂的时候,两个人都选择了跑开 (可怜的律酱)。

至于少爷和律子的爱情故事,在强大的友情面前反而变得黯然了(可怜的律酱),在少爷眼里,三个人关系是一个整体。借用(前)专业的术语,即是 holism —— 他们的关系 should be viewed as wholes, not as collections of parts (英语部分抄自 wiki)。还记得少爷的 My Favorite Things? 就是三个人在一起。所以当千不在了,剩下的部分也变得没有意义了(可怜的律酱)。

有些片段还是很精彩的,譬如文化祭的演奏,就不赘述了。

不懂爵士乐,但是看完了这部片子,把手机的铃声设成了 Moanin',而对于 Some Day My Prince Will Come 却丝毫没有印象了(可怜的……) 其实还是挺喜欢律酱的,感觉很像《秒速》里的花苗:)

Blog分类: 

1Q84

  • Posted on: 30 October 2011
  • By: kzeng

519RHf5fmYL._SS500_ 好久没有没有读过小说了。上次读小说还是去年冬天看的刘慈欣的《三体 III》。《三体 III》刚出来的时候北美这边买不到,只有很粗糙很费眼的扫描版,放进 Kindle 之后,即便是用了“多看”系统,调节了对比度,还是看得艰难。但是即便是如此,还是一览为快——并且还是在波多黎各读的,因为当时正赶上去波多黎各旅行,还记得在一间叫做 Rio Mar Beach  Resort 旅馆的窗边听着蛙鸣,对着漆黑的夜空读三体人入侵地球:)赶巧的是第二天有一家 hedge fund 突然打电话来面试,只是一些闲聊的问题,被问道现在正在读什么书,我回答说  a book about three - body problem,电话那边突然来了兴趣,于是聊了会儿数学,不过忽略了外星人入侵地球的那部分:)

其实前阵子和别人聊起,《三体》的作者刘慈欣或许看过国际关系的入门教材,特别是 Waltz 的理论,因为他对宇宙社会学的公理化总结和 Waltz 试图作的国际关系的公理化总结非常相似,而刘慈欣《三体II》里的理论核心其实是国际关系里 Walt(不是 Waltz) 的 balance of threat 理论(有别于经典的 balance of power),所以《三体》读起来才有一种亲切感,呵呵。

然后这大概有一年的时间,基本没看过一本小说,读的都是非小说类的读物,历史、政治、经济、人物传记之类的,新书和旧书都有,最近的一本是刚出版的 Vogel 的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挺喜欢读这种退了休的老先生的书,因为写书多半是出自个人的兴趣,而不是为了评 tenure,因此可读性要更强一些 —— 虽然就纯粹社会科学研究而言,我是坚决支持量化分析的,但是就个人兴趣而言,我很厌恶在读书的时候看到大量的回归表格,更厌恶看到significance level 的星星 -_-

昨天打开 Android 手机的 Market 时,发现了村上春树 1Q84 的英译版,前两卷是 Jay Rubin  翻译的,在 Android 的 Google Book 上看了一个开头,然后决定从 Amazon 购买放入 Kindle。

看翻译小说,其实更多看得是译者,所以年初 1Q84 的中文版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特别在意,因为译者是一个没有听说过的人。如果只是本格侦探小说譬如东野圭吾,其实也就罢了,字幕组翻译的都可以忍耐(其实有些字幕君还是很不错的),村上春树的小说还是等信赖的译者吧——当时就这么想。

不过我并不知道 Jay Rubin 会翻译这部书,也不知道这部书会在五天前十月二十五日上架,是个惊喜,所以,一年之后,又开始看小说了:)

Blog分类: 

发条鸟

  • Posted on: 21 May 2010
  • By: kzeng

Magnetic-fields-realism上午十一点,我在厨房煮荞麦面,习惯的戴着耳机用手机的FM 收音机听FM 91.5。在芝加哥,这个波段是 Chicago Public Radio —— 这个时间应该是 The Story。但是在纽约,从我早上8点钟起床,这个波段就在播放摇滚乐。

锅里的水沸腾了,我把荞麦面丢进去。这时电台的 DJ 说给大家介绍 The Magnetic Fileds 的新专辑 Realism。我没有听说过 The Magnetic Fields (准确的说我几乎不知道任何流行的摇滚乐队),但是 Realism 却很熟悉 —— 政治学 101,显然,他们不是这个意思。歌词唱的很含混,听清楚了一段,大意是:

if you think you can leave the past behind
you must be out of your mind
if you think you can simply press rewind
you must be out of your mind, son
you must be out of your mind

这时候歌曲的声音突然弱了,电话的铃声响了。我的右手正拿着筷子搅动荞麦面,防止它粘锅。手机在右边的口袋里,看不到来电显示,我的左手伸不到我的右边口袋。

家里 ATT 的信号很差,如果要接电话必须到窗户边,我有点犹豫,担心荞麦面糊在锅底,也不想放过那首正在大喊的 you must be out of your mind。

但是我还是调小了火,走到窗户边接了电话。一个陌生的号码,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One minute, please.” 电话那一段说。

我听不出来是谁的声音,努力的想,突然觉得这事情很有趣。我等了一会儿,电话那边又响起了声音。我在心里想,如果她说“ One minute, please. That’s all we need to understand each other.” 我肯定会乐得连荞麦面都吃不下。

不过她没这么说,她问我需不需要信用卡的 ID theft protection. 我说不需要,然后回去继续煮荞麦面。

Blog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