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趣

凄惨的深夜

暑假,凌晨4:35,凄惨的深夜。

明天要Group Meeting,需要在天亮前把report赶出来。于是一个可怜的同学就爬在写字台前,借着微弱的台灯的光芒,死气沉沉的看着案上的书本,阅读的序列是尼采,富柯和德里塔,间或一些康德,涂尔干和韦伯。事实上我们是抓阄决定分配阅读任务的,可能是因为啃了鸡爪未洗手,手气比较壮的缘故,几位大佬的大书都被我抓到了,抓完阄,我凝视着我这只左手--为什么它抓到的都是死人的书?

灯光突然暗淡下去,风吹动着窗幕,惨白的影子在眼前晃来晃去,起伏的窗幕不断砸在木制的窗棂上,不规则的“哔叭”作响,像是上个世纪的脚步声跨过时空回荡在屋子里。“喵呜”,熟睡的猫突然醒了,奇怪的看着我,或者,是被我奇怪的看着,我们就这么对视着,她幽幽的朝我走来,突然一阵疾风,吹起了窗幕,吹散了我桌子上的书页。

德里塔是去年死的,他一直要解放人类,但是他的死却解放了无数如我般愚钝的同学,大家奔走相告:高兴啊,他不会再出书了,再发文章了!

幽灵,一个伟大的幽灵在我书桌上跳动的书页间飘浮,它长着猫一样的耳朵,猫一样的眼睛,它...它分明就是一只猫么。可恶,这只可恶的猫居然敢玷污先圣至贤的著作,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操起尼采的大部头丢过去,它居然轻盈的躲开了,疯狂的尼采呼啸而过,笨拙的落在一包老城隍庙牌奶油五香豆上,发出剧烈的声响 -- 伟人总是在呐喊。

...

现在是5:13。决定写信给同学明天不去meet了,因为读书的时候受到了物理伤害,左手破了皮,需要静养一天:)睡觉去喽!

Blog分类: 
Free Tags: 

中国热


下午躲在期刊阅览室里翻看杂志,无目的的走到一个杂志架前,抬头一看,按字母顺序摆放的杂志居然凑巧有一半都是关于中国,觉得有趣随手拿手机拍下,以志留念:)照片上左边的是《外交季刊》(Foreign Affairs)中国特刊,右边的是《外交政策周刊》(Foreig Policy)关于姚明以及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封面报道,上面还有一个没有照到的《电影评论》(Film Comments),封面人物是章子怡,主打文章是王家卫的《2046》。

Blog分类: 

期待的两款游戏

一直期待的两款游戏马上就要上市了,一个是《帝国时代 III》,另一个是《文明 IV》。

《帝国时代》在经历远古(帝国1),中世纪(帝国2)后,终于演进到了殖民时代,在这个新版的游戏中没有了中国的影子,游戏的主角是 西班牙,英国,法国,葡萄牙,荷兰,德国,俄国和奥斯曼土耳其。情景模式下的战场大多在北美,可能是一种比较安全的处理吧,如果把印度或是非洲的殖民征服列入,估计要受到当地政府的不满与责难。据说〈帝国时代 III〉的上市时间是10月3日。

〈文明〉系列的第四部也要上市了,在文明的网站上,〈文明IV〉已经被放在Coming Soon的标题下,看来也是最近一两个月上市,游戏应该还是战旗模式,但是该为3D画面了,看了游戏的动画片段,人相对于建筑而言打了很多,不知道游戏本身有没有什么惊喜:)

其实还很期待〈三国志 XI〉,但是近期估计不会推出了,最近试了一下光荣的〈真·三国无双 III〉,绝对的“简单粗暴”(原来室友形容CS语),烦闷的时候倒是发泄的好游戏:)

Blog分类: 
Free Tags: 

冰淇凌圣代的由来: 西北与康奈尔之争:)

[img_assist|fid=119|thumb=1|alt=草莓圣代|caption=草莓圣代]呵呵,今天在图书馆里看书,读到一段我们学校和康奈尔大学的公案,准确说是埃文斯顿与伊萨卡的公案:争得不是什么伟大的学术发明,而是谁先发明了冰淇凌圣代(Ice Cream Sundae) ,笑得肚子疼。引一段N年前我们本地报纸(Evanston Review)上的话:

“尽管伊萨卡(Ithaca)可能早在1897年就有了圣代,就像他们商会宣称的那样,但是他们得到圣代肯定是通过两个途径。要么是一个西北的学生把圣代带回了家,要么是一个康奈尔的学生从埃文斯顿(Evanston)把圣代带了回去。”

当然不只伊萨卡和埃文斯顿宣称他们发明了圣代。威斯康辛一个叫做Two Rivers的地方也宣称他们最先(1881年)发明了圣代。当时比较流行“冰淇凌苏打”(Ice Cream Soda),但是出于宗教的原因,在星期天也就是安息日(the Sabbath)的时候,店铺是不能卖苏代饮料的,可是有一个顾客偏偏又点了Ice Cream Soda,无奈之下,店主只好做了折中,把巧克力糖浆浇在冰淇凌上卖给顾客,于是就成为历史上第一支圣代。现在在威斯康辛 Two Rivers,还树立了一块标志历史遗迹的牌子纪念圣代的发明。

而伊萨卡则宣称他们在1882年发明了圣代,也是一个店主标新立异,把樱桃糖浆浇在冰淇凌上,并放上一颗糖腌樱桃卖给顾客,因为顾客的反应良好,店主还在当地的报纸上打了广告:CHERRY SUNDAY - A new 10 cent Ice Cream Specialty. Served only at Platt & Colt's. Famous day and night Soda fountain. 因为这个东西是星期天发明的,所以就叫做Cherry Sunday了,据说是Sundae的字源。

最后是我们这儿的故事,也是在19世纪末,作为一个保守的小城,Evanston很早就通过了著名的 “蓝法” (Blue Laws)(呵呵,顺便提一句,现在Evanston还是基督教妇女禁酒联合会(UWTU)总部所在地,二三十年代的禁酒令也与此地又莫大的联系),并且对安息日的监督非常严格,所以周日这天大家都没有Ice Cream Soda 吃,聪明的商家就发明了Sundae,避开安息日的禁忌,当时的宗教团体还大大的称赞了这种做法:即表示了对主的尊重,又表示了满足了顾客的需求。

呵呵,或者圣代本来就是各地独立发明的,因为并没有多少的技术含量,但是Evanston坚持认为Sundae这个词是他们发明的,因为Two Rivers或是伊萨卡都没有用过这个词。

不管怎样,麦当劳一块钱一个的草莓圣代仍然是消暑佳品,就是吃多了容易发福:)

Blog分类: 

躺着不如玩着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舒服不如躺着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不捕之猫

[img_assist|fid=109|thumb=1|alt=伸个懒腰,准备歪着|caption=伸个懒腰,准备歪着]
[img_assist|fid=113|thumb=1|alt=舒服不如躺着|caption=舒服不如躺着]
[img_assist|fid=117|thumb=1|alt=躺着不如玩着|caption=躺着不如玩着]苏子说: 养猫以待鼠,不可以无鼠而蓄不捕之猫;蓄犬以防奸,不可以无奸而蓄不吠之狗。可惜妮妮偏偏就是个吃白饭的,从未见过她捕老鼠,倒是她自己经常扮演一个硕鼠的角色,要么在沙发上练爪子,抓坏沙发;要么把MM的发卡当玩具玩,却又玩得不知所踪。高兴的时候疯跑一阵子,跑得自己都控制不了方向,重重的撞在门上;累了就找个地方歪着。反正歪着也是歪着,不如跑到主人面前卖乖。

乖乖的歪着也就罢了,却总要找点东西玩,于是我杂乱的桌面就成了她最好的娱乐场所,要么一根电线,要么一个曲别针,都成了消遣之物。

Blog分类: 
Free Tags: 

小猫和Hello Kitty比靓

咦?桌子变模样了。

可能是由于太用功的缘故,书桌上那层木纹纸的边缘已经被我磨得翘了起来,并且开始剥落(也有可能是OfficeMax的家具质量太差!^_^),被小猫看见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玩具,于是几次三番的来撕扯书桌边上的木纹纸,它的一扑一剪,把我的书桌弄得更加惨不忍睹。MM看不下去,想找些铜版纸帮我把书桌“包扎”一下,防止小猫再去捣乱。可惜怎么找也找不到国内那种大本的日历,无奈之下只好以前在Hello Kitty专卖店买东西时赠送的包书皮的纸来替代,认认真真地把书桌包好。

过了阵子,我坐在书桌前看书,小猫妮妮不知道从哪里玩回来,又来装乖,跳到桌子上,努力挤到她平时“工作的岗位”,一低头,看到了新的桌纸,小吃了一惊,于是便有了上图的一幕。仔细研究过,发现桌纸上也是一只小猫,顿时露出鄙夷的神色,似乎在说:“哪里见过你这么丑的小猫!”。

鄙夷状:Hello Kitty,你好丑啊!

Blog分类: 
Free Tags: 

粘人的小猫



妮妮越长越大,也变得越来越粘人。只要我还没有睡觉,她就一定要守着,哪怕困的要死,也不肯回自己的窝窝里睡觉。我熬夜在Laptop上赶作业,她就非要挤在电脑的后面,露着个小脑袋看着我,过一阵子,忍不住了,就趴在起伏不平的paper上睡着了,一边酣睡,一边还似乎在做梦,眼珠一动一动的,不知道都梦到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写完了作业,我还惦记着没有玩完的游戏,于是跑到desktop上厮杀。小猫醒过来,不见了主人,于是马上起身,到处张望,看了我,又来到大电脑的桌子上,四下一看没有可以立足的地方,只好努力的把自己塞在电脑,打印机与台灯的缝隙了,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Blog分类: 
Free Tag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