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威士忌

PIC-0106  PIC-0107

备份手机上的文件,发现了这两张挺“古老”照片。看拍摄时间,第一张是 2008 年 7 月 4 日凌晨 11:48:36, 第二张是 2008 年 7 月 6 日 凌晨 12:07:20,两张照片相差差不多24 小时,地点是念研究生时的办公室。

那时办公室总放有烈酒,Jim Beam 的肯塔基波本威士忌或者 Jack Deniel's 的田纳西威士忌,没有冰,也不用 mixer,只有一次性塑料杯,半杯入腹,挑灯夜读,精神百倍,感觉就像肯塔基或者田纳西的庄稼汉喝罢了酒,兴致高昂的扛着锄头下地 —— 当然这只是我那时的想法,肯塔基和田纳西并不一定要种庄稼,他们下地也不一定扛锄头。

也喝苏格兰威士忌,在看《1Q84》,书中又提到 Cutty Sark,记得村上春树在《发条鸟编年史》就提到过 Cutty Sark —— 价钱、味道和作用都和 Jim Beam 差不多,只是无法满足我关于庄稼汉锄地的遐想,苏格兰的威士忌总让人想起临死前喊着 freedom 不想锄地的庄稼汉,不符合我熬夜看书写论文的意境 —— 想过在答辩之后,跑到校长住的钟楼前大喊 freedom,但是这个想法在清醒的时候总记不起来。(其实校长不住在钟楼里,但是因为学校有一个很高的钟楼,从一开始看见它,我们就假设校长住在里面。一位金融界的前辈说过:“if it acts like a duck, it is ok to assume it is a duck.” 既然我们不知道校长住在什么地方,那么假设他住在钟楼里也无妨。)

后来酒被研究所的老板发现了,说我这样在办公室放烈酒不好。所以思考了一下,就把威士忌放在樱桃可乐瓶子里了,于是总在案头放一瓶樱桃可乐。

现在看来,被教授发现酒瓶应该是 2008年 7 月 4日或者5 日白天的事情。 这就是图片的奇妙之处,仿佛把一切时空都固定下来,而两张图片又让时空动了起来 ——

譬如我的纸杯都扔了,因为喝樱桃可乐不需要纸杯;

譬如我当时还在教一门《国际关系》的课,因为我的桌子上还放着本《Essentials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第一张照片杯子后面那本花皮的);

譬如我当时还在读芝加哥警察局的机密档案(书架上成堆的大信封),因为要作一个关于芝加哥犯罪率的研究;

酒瓶下面始终压着两本书,白皮的是 《Stochastic Games and Applications》,红皮的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 重要文件汇编 (机密)》(记得本科学公文时学过,我国的文件分密、机密、绝密三等),是当时主要在钻研的两本书。

没想到是若干年后,会一直跟 stochastic 打交道了( game也在玩,现在在玩一个叫做 Dragon of Atlantis 的网页游戏,只是不再搞 stochastic game 了);还有就是不再看我国的机密文件了:)

还有就是不喝酒了。。。

Blog分类: 

La Maison en Petits Cubes

maison4[1]不知道为什么这部得了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的日本动画会有一个法语的官方名称。不过幸好英语向法语借了不少词汇,因此不影响理解,字面的直译为英语应该是 The Mansion of Petit Cubes 吧,petit 现在也算英语词汇,并且不用根据它所修饰名词的性与数而改变为 petits,更习惯的意译应该为 The House of Small Cubes —— 因为涨水而不断一层层搭建起来的小屋,终于有一日,屋子里唯一的主人把烟斗掉进了水里,他潜水去寻找失落的烟斗,进入了水中一层又一层的房屋,回忆也一层又一层的展现在他眼前。

我正在搬家。也有这样的感觉。每次搬家都要收拾一次东西,有些东西总舍不得仍,慢慢就积攒下来了,其实留着也没有什么实际的用途,譬如上大二的时候买了我的第一部数码相机,相机现在已经送人了,但是佳能赠送的一个相机包还留着,而这个包的带子早已经断掉了,所以不能再用,每次搬家的时候都想扔掉,但是又总是对自己说,既然上一次都没有扔,这次还是留下来吧,于是就留了下来,放进了一个塑料箱子里;再比如第一次送 LD 生日礼物时的 gift receipt,上面有我留的祝词,gift 本身已经不再用了(是一个 Samsung 的蛋白色豌豆 MP3 播放器),但是这张 receipt 却一直留了下来,也放进了一个塑料箱子里,还有 LD 送我的第一份生日礼物的 receipt ,带着丝带的深蓝色卡片,也放在塑料箱子里 …… 这些东西平时用不到,所以就安静的躺在壁橱深处的塑料箱子里;

每次搬家的时候,总信誓旦旦的想扔一部分不用的东西,所以把这些塑料箱子翻出来,逐一检验过,但是却总又舍不得扔,最后又一一的放回去。翻开一个又一个的箱子,就像动画片里潜水的老人,打开的是一箱又一箱的回忆。譬如一份芝城公共交通地图,刚到美国时从学校拿的,那时候还没有车,和 LD (哦,那时还是 GF)出门买菜必须要拿着地图坐车 —— 倒不是为了查车次,而是担心坐过站,因为美国的公交车没有售票员也不报路名,停车需要自己拉铃,可是去陌生的地方又不知道该什么时候拉铃,所以只能拿着地图,公车开过一条街,就数一条街,直到快到的时候才手心冒汗的准备拉绳子。

所以挑拣是徒劳,到了后来只好放弃,只是匆匆的看一眼箱子里面是什么,然后在墙角码好,等待装运。

饿了。

冰箱里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小瓶圆肚子的 Mickey’s Malt Liquor,原来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它的瓶子和名字都这么奇怪,喝起来其实也就是啤酒的味道,为什么不放在标准的啤酒瓶里卖,后来才知道,原来 Malt Liquor 是美国的特产,其实就是酒精度更高的啤酒,为了增加酒精度,在发酵的时候加入了玉米或者是大米。

坐在杂乱的客厅中央,望着墙角码起的箱子,喝着我唯一的一瓶麦芽酒(malt liqor 直译),想到我这儿应该算 La Maison de Petites Boîtes 吧,不知道语法对不对,二外学的是德语,对法语只知道皮毛,不过 Boîtes 是阴性复数,所以形容词应该用 Petites,有别于阳性复数的 Cubes,另外 en 是用来描述材料,而我的 box 不是材料只能算是修饰,所以应该用 de ,但是不确定是用 de 还是 des 因为不知道按照法语的习惯,Petites Boîtes 是不是需要加冠词 —— 莫名其妙,我为什么会呆坐在哪里想了半天法语语法 —— 并且我还思索了半天为什么 cube 是阳性,而 boîte 是阴性,并且见鬼的是德语里面 Würfel (英语的cube) 也是阳性,而 Box (英语的 box)也是阴性,为什么“立方体”就必须是阳性,而“盒子”就必须阴性?喝完了一瓶麦芽酒,我得出了结论 —— 因为立方体是放在盒子里的。

……所以不能喝酒 ……

Blog分类: 

半醉

[想说两句韩偓,说着说着就越说越长了]

韩偓年轻时和入仕以后的诗作风格差别很大;年轻时绮丽悱恻,年老后慷慨悲婉。香奁集是他入仕前所作,但是却比后来的悲歌更为出名,大概不经离乱之世,就无法体会到诗人的悲慨吧;

可能也是因此,明清迭兴之际的王夫之非常推崇韩偓,以气节论之,他认为韩偓差不多是亡唐第一节臣了(不过王夫之《读通鉴论》里的这一节隐约让人觉得他是在为自己没有明廷殉国开脱,呵呵)。韩偓也确实算是条硬汉,于大厦将倾之时,仍能守正不挠,宦官要杀他,权臣要杀他,强藩要杀他,屡屡白刃加颈;特别是在李茂贞的强逼之下,拒不草制,其时真是命悬一线;

所以韩偓晚年的诗中有温、李不曾有的悲慨。这种慷慨之意,非亲历兴废而不能得。义山的悲婉,凄清而哀;而韩偓的悲婉,不失激昂之气。

温、李、韩三人相比,感觉上李、韩更相近一些。温庭筠除了绮罗脂粉之词外最多不过浩叹壮志难酬,即便有兴亡之慨,亦不如李、韩的感时伤事之作,大概是温庭筠缺乏真实感受的缘故。

韩偓很爱喝酒,并且应该酒量不错,因为他有一首《半醉》,能到半醉这种境界的人往往都是海量;酒量比较小的人,要么不喝酒,要么稍微一饮就要找个手电筒往天上爬;说人千杯不醉是假的,最多是千杯不倒,喝酒的乐趣或是悲凉就在半醉半醒之间,所以韩偓说:“往事空因半醉来”很传神;

半醉之时如果和故人朋友在一起,多半是乐事,但是如果和韩偓一样:“索寞襟怀酒半醒,无人一为解余酲”则是悲凉,所以他看到的是“岸头柳色春将尽”,听到的是“船背雨声天欲明。”柳耆卿的名句“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大概就是从韩偓这里来的。

说到韩偓对于后世词人的影响,其实很多宋词佳句都是来自韩偓的诗中。韩偓的《懒起》也许知道的人不多:

昨夜三更雨,临明一阵寒。
海棠花在否,侧卧卷帘看。

但是这却是李清照“昨夜雨疏风骤”的蓝本。还有韩偓的《偶见》:

秋千打困解罗裙,提点醍醐索一尊。
见客入来和笑走,手搓梅子映中门。

然后有李清照的:“和羞走,依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所以即使《香奁集》里,也不乏清丽之作。

Blog分类: 

当酒友都成佛教徒

IMG_2285今天最高兴的事儿,发生在晚上从学校回家的路上。LD嘱咐要吃水果,去超市买橙子陡然发现啤酒在打折,并且是嘉士伯,以怀念为理由买了酒,在付账的时候,黑人大妈来查我的 ID,这都多少年没发生的事情了,不会是因为最近噩耗连连,再加上美人如花隔云端的综合效果吧(注:如花不是专有名词)。高唱着:“曾经消瘦,每遍犹闲,这番最陡。“ 大步出门。

人一生真正喝酒真正过瘾的,或喜或悲,大概寥寥可数。第一次喝嘉士伯算一次,因为和最好的朋友在一起,因为喝的很高兴,因为正是大学风华正茂时,所以若干年后,还记得那间酒吧的名字是”男孩女孩“。但是上次回国时已经找不到这个地方了,原本还想凭吊一下。

真正喝醉的时候不多,真正可以一醉方休的酒友也不多,但是最近吃惊的发现,曾经的酒友居然都改信佛教了,比例之高真让人开始相信佛祖的存在了(你们信基督教也好啊,不禁酒)。几周前去一个学校作 talk,顺路又开了几个小时的车拜访同州的一个好友,也是上面提到的酒友之一,本想痛快一醉,但是去了以后却发现好友已经受戒吃斋不喝酒了,其结果,我们一人端了一杯咖啡,坐在一个寂静空旷典雅大堂的沙发上,看着四壁悬挂的古老油画,听着隐约飘来的钢琴声,开始讨论人生问题 —— 那一瞬间,想起了在北京动物园后面的一个小饭店啃着猪脚,喝着红星二锅头,打量着过往漂亮女生的日子;想起了在大学后门的马路牙子上吃着羊肉串喝着过期燕京啤酒被 BTV-2 采访吃不卫生食品的感受而痛骂记者第二天被当做不觉悟市民在全北京播放的时候;想起了拆迁前西直门的麻辣烫和烤串儿以及想上去方便一下就迷路下不来的西直门立交桥还有被抓通缉犯的警察叔叔拿着粗管儿防爆枪摁在西直门肮脏公厕旁的警车上查姓名籍贯出生年月日身份证号码以及区厕所的理由的子夜 —— 以致后来看《发条橙》或者《猜火车》提到英格兰或者苏格兰最肮脏的厕所而感慨他们没有去过西直门公厕,就在去北京北站的那个岔路上——估计现在也不复存在了。

呵呵,就这么老了。顺便推荐一下澳大利亚产的 merlot 或者 pinot noir,价钱不贵,味道不错,比较适合无所事事时和猫一起喝,我的实验表明,猫是喝酒的,只是酒量不大;)

Blog分类: 
Free Tags: 

夏日啤酒推荐

image夏天是喝啤酒的季节(春天,秋天,冬天也是),推荐三个不错的评价啤酒的网站:RateBeer, Beer Advocate, Beer Suggest。除了专门的酒肆,一般超市卖的啤酒很有限的,并且受区域的影响;我们这儿的超市,常见无非也就是喜力,米勒,百威,嘉士伯,Corona,青岛等几个牌子的啤酒,味道一般。所以通常都买芝加哥本地一种 Goose Island 牌子的 India Pale Ale,感觉味道还不错,在上面几个网站查了一下,评价也很好。所以通过这些网站可以看看检索一下附近超市有卖价钱又不贵的啤酒种类。当然如果追求比普通酒徒高一些,可以试一试 RateBeer 这个网站给的一个本地啤酒搜索引擎,可以查到每个地方最好的啤酒,当然好啤酒价钱也要贵一些,Goose Island 另外两种评价更高的啤酒,Bourbon County Stout 和 Imperial IPA 大约一瓶(12 oz)要 $5 多,而这差不多是 6 瓶 India Pale Ale 的价钱了,呵呵,安得酒窖千万间,大庇天下酒徒俱欢颜。

Blog分类: 
Free Tags: 

2007 岁末

Psyche Revived by Cupid's Kiss 岁末,在纽约,29日又去了一趟大都会博物馆,又看到真的从龙门石窟生生凿下来的《魏孝文帝礼佛图》和假的根据 Hermitage Museum 的雕塑用石膏复制的 Psyche Revived by Cupid's Kiss (右图),又是唏嘘。晚上吃饭的时候,扫到菜单上 chicken with Alfredo sauce 的 linguine,好奇心又一次杀死了猫的主人—— Alfredo 让我想起了英格兰的 Alfred the Great,一个抵抗北欧维京人的英雄以及唯一一位被冠以 the Great 的英国本土国王,于是在心里“通感”到了浓烈与辛辣,但是点了以后才发现是用 cream, butter, cheese 煮的鸡肉和 linguine,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怪异难以下咽的食物。

30日在法拉盛见了老朋友,一起先吃了陕西小吃,又吃了四川火锅。朋友和LD 都是四川人,我是河南人。论理,该去吃河南小吃,但是河南的只有郑州烩面,并没有故乡味道的泡馍、擀面皮、浆面条。。。所以只能在陕西的小吃铺子吃羊肉泡馍——西安风格的,馍切的细碎,不如自己掰泡过瘾,当然最馋的还是驴肉汤,驴肉真美味。憧憬驴肉的功夫儿,被人洒了一身的羊肉汤,倒真有国内小吃铺子的气氛:)还有浆,一种古老的食物(“引车卖浆”的浆),类似北京的豆汁,但是比豆汁还要馊酸,在美国是很难吃到了。

31日在韩国城吃了晚饭,随着人流朝时代广场涌动,涌到一半,实在挤不动了,人山人海,半途溜回来,和 LD 到超市买了廉价的加州产的 Cabernet Sauvignon 回家,大碗酒,看了老片子《太后吉祥》,新的一年,希望人人吉祥,事事吉祥:)

Blog分类: 
Free Tags: 

酒 · 戒(下)

第二首《沁园春》:

(城中诸公载酒入山,余不得以止酒为解,遂破戒一醉,再用韵)

杯汝知乎?酒泉罢侯,鸱夷乞骸。更高阳入谒,都称齑臼,杜康初筮,正得云雷。细数从前,不堪余恨,岁月都将麹糵埋。君诗好,似提壶却劝,沽酒何哉。

君言病岂无媒。似壁上雕弓蛇暗猜。记醉眠陶令,终全至乐,独醒屈子,未免沉灾。欲听公言,惭非勇者,司马家儿解覆杯。还堪笑,借今宵一醉,为故人来。

词前先交待了缘由,本来打算戒酒的,但是城里的朋友们一起载酒入山,辛弃疾又不能以戒酒为由不参与,所以破戒一醉,所以写了这首词,既是自解,也是自嘲。

“杯汝知乎?”又是与酒杯的对话。“酒泉罢侯”,《旧唐书·地理志》中的典故,说酒泉:“城下有金泉,泉味如酒,故为郡名。” 这样的好地方,酒徒自然乐往,最好被分封到那里,一辈子不缺酒喝。所以杜甫的《饮中八仙歌》里说:“恨不移封向酒泉”。“酒泉罢侯”就是说不在酒泉为侯了,直白的说,就是戒酒了。“鸱夷乞骸”,“鸱夷”的典故出自西汉扬雄的《酒箴》:“鸱夷滑稽,腹如大壶,尽日盛酒,人复借酤。” 鸱夷就是盛酒的革囊,“乞骸”是乞骸骨,也就是官员辞官退休。“鸱夷乞骸”,仍然是戒酒的意思,酒具都要退休了。

“更高阳入谒,都称齑臼”。高阳,不多说了,借指酒徒的意思,“齑臼”自然是著名的“黄绢幼妇,外孙齑臼”,《三国演义》里,是杨修被杀的原因之一,“齑臼”受辛,是个“辞”字,高阳酒徒都辞而不见,仍然是说戒酒。“杜康初筮,正得云雷”,杜康乃酿酒之人,酿酒之前问卦,得到是“云雷”,按《易》:“云雷,屯”,不吉,既是不吉,自然就不酿酒了,仍然是戒酒。

于此可见,辛弃疾的酒杯必然也是才高八斗,否则,这一连串的典故,酒杯怎么能听得明白,如果是苏夫子读了这一串句子,恐怕要讥讽:“二十五个字只说得一个人止酒”。不过这两首词本来就是玩笑之做,所以也不必苛求了。

“细数从前,不堪余恨,岁月都将麹糵埋。” 意思浅显,感慨岁月在酒杯中虚度。“君诗好,似提壶却劝,沽酒何哉。”起初以为这句是对酒杯的说的,但是酒杯不能写诗,所以大概指的是“城中诸公”,“提壶”就是“鹈鹕”,一种鸟,但是往往让人想到提壶买酒,这句是说,诸公的诗好似提壶鸟在不断的劝说词人去买酒破戒。

“君言病岂无媒。似壁上雕弓蛇暗猜。”诸公继续说:生病都是由原因的,不要杯弓蛇影猜是酒的缘故。“记醉眠陶令,终全至乐,独醒屈子,未免沉灾。” 陶渊明终日沉醉,过得快活;屈原一人独醒,最终却忧愤沉江。如此看来,还是喝酒吧。

“欲听公言,惭非勇者,司马家儿解覆杯。” 又是一个《世说新语》与《资治通鉴》都提到的故事,晋元帝司马睿好酒,渡江之时,王导劝谏,司马睿“令左右进觞,饮而覆之,自是遂不复饮”。稼轩打算听诸公的劝说,决定破戒,但是同时又惭愧不如司马家儿。

“还堪笑,借今宵一醉,为故人来。” 原先看过得书中的这句,应该还有四个小字作注:用邴原事。—— 呵呵,典故用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不借用典故,这句话的意思也很通顺,但是偏偏还要注上邴原,《三国志》里的一段故事,邴原本来很能喝酒,但是后来八九年间都不饮酒,朋友给他送别的时候,以为他不喝酒,只准备了米肉,这时邴原说,本来是能够饮酒的,但是恐怕饮酒误事,荒废了学业,所以戒了,如今远别,不妨一饮。于是就和朋友们大饮,终日不醉。

词完了,估计辛弃疾的戒也破了,词本身也许没有太多的意义,正如无数后世词家批评的那样,滥用典故,并且不分上下片,“非词家本色”,不过两首词后面的故事却是非常的有趣,想戒掉一样东西,真的很难:)

Blog分类: 

酒 · 戒 (上)

和人闲聊,随口蹦出一句:“杜康初筮,正得云雷”,其实聊天的内容和这句词的实际意思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字面上有些有趣的谐音。不过之所以会记得这个句子,是因为辛弃疾两首出奇的写给酒杯的词。

两首词相隔数日。第一首《沁园春·将止酒,戒酒杯使勿近》:

杯汝来前,老子今朝,点检形骸。甚长年抱渴,咽如焦釜,于今喜睡,气似奔雷。汝说刘伶,古今达者,醉后何妨死便埋。浑如此,叹汝於知己,真少恩哉。

更凭歌舞为媒。算合作、人间鸩毒猜。况怨无大小,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与汝成言:“ 勿留亟退,吾力犹能肆汝杯”。杯再拜,道“麾之即去,招则须来”。

起句就很有趣:“杯,汝前来”,大呼一声,把杯子叫到跟前,“老子今朝,点检形骸”,从今天开始我要约束自己戒酒养生了。“甚长年抱渴,咽如焦釜,于今喜睡,气似奔雷。”这些年嗜酒,喉干舌燥的像口烧干了的锅,现在又常常瞌睡并且鼾声如雷。“汝说刘伶,古今达者,醉后何妨死便埋。”酒杯也要申辩一下,但是又不会说话,只好由辛弃疾代言,拿出了《晋书·刘伶传》的典故,“(伶)常乘鹿车,携一壶酒,使人荷锸而随之。谓曰:死便埋我。”这样的放达清高,是历来酒徒所追捧的。“浑如此,叹汝於知己,真少恩哉。”酒杯辩解完,辛弃疾继续发言:你(指酒杯)对于知己,竟然这样的狠心, 太让人遗憾了!

词的下片继续数落酒杯,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首词其实没有明显的上下片之分,更像一篇散文。“更凭歌舞为媒。算合作、人间鸩毒猜。”你(指酒杯)以歌舞为媒,勾起人的酒兴,让人意志消沉,体质衰惰,这岂不是和鸩毒一样可怕么?(又是一个典故,出自《汉书》,古人以宴安为鸩毒)“况怨无大小,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更何况过尤不足,再好的东西如果喜欢的过了头,也会导致灾难。“与汝成言:‘ 勿留亟退,吾力犹能肆汝杯’。”和你说定,不许逗留,赶紧退下,不然我把你砸碎!(肆是戮尸的意思,“无力犹能”这句出自《论语·宪问》)。辛弃疾这样的信誓旦旦,酒杯自然害怕了,“杯再拜,道‘麾之即去,招则须来’。”为了不被砸碎,酒杯只好言败, 进退从命。

一篇酣畅淋漓的讨酒杯檄文写完了,酒杯俯首听令,不敢逗留的走了,故事似乎就要做结,但是偏偏这时又横生事端出来,又是就有了第二篇《沁园春》,“杯如知乎”。

Blog分类: 

Berkeley 的 Brewpub

到“丰年”吃烤鸭,据说是附近最地道的北京烤鸭,别无选择的吃惯了粤式明炉烧鸭,北京烤鸭的味道早已淡忘在记忆里了。烤鸭的皮很脆,葱丝与面酱的味道还是胜过粤式的甜腻。饭饱而感叹酒未足,所以在LD的领导下到了 Berkeley 学校里面的一间 pub,没错,是在学校里面。

不同的学校看来氛围还是有差异,Northwestern 的校园里不仅没有 pub,学校旁边的一座小楼还恰好是美国 Woman's Christian Temperance Union (WCTU)的总部。大约90年前, WCTU 积极参与推动了美国宪法第十八修正案的制订,在美国全国范围内施行禁酒令。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Evanston 的 pub 都相对平和,没有重金属的喧嚣,倒是常能碰到同学在那里讨论问题。Berkeley 则迥然不同,离 Bear's Lair 还很远就能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和人群的嘈杂。进门先在手背上盖了图章,证明到了合法的年龄,买酒的时候还要把手伸出来给“酒保”看,确实很有校园的感觉。

和 LD 一人一个大 picher,我要的苦苦的 Amber Ale,LD 要的淡淡的 Bud Light,划拳猜枚,顶着震撼的让人战栗的音乐肆无忌惮的大声交谈 —— 一切都很畅快,唯一的问题是上厕所需要排长队:)

Blog分类: 

2006年的最后一天

 以走马路的形式来欢送2006年的最后一天,坐轻轨到 downtown ,沿着 Michigan Ave 的 Magnificent Mile 走,宛若在国内新年逛王府井。街上的人挺多的,店铺也挤得满满的。逛了一下午,晚上到一家叫做 Fogo de Chão 的巴西饭店吃饭,这家饭店的口碑不错,似乎还被评为芝加哥最受欢迎的饭店,慕名而来,虽然是地道的巴西烤肉,但是不很合胃口,虽然能吃肉,但是还是习惯加了各种中式调料的,所以对于“乏味”的烤肉还是有些失望。酒不错, 点了一种葡萄牙语名称的鸡尾酒,我要了 Melon Martini,颜色很好看,绿色的琼浆加红色的樱桃。吃罢饭,看他的 desert 的单子,好奇它的 Spanish Coffee ,点来一尝,郁闷,白兰地加咖啡,没有 creme,喝起来像小时候的清热解毒液或是双黄连口服液,疑心居然会有人喜欢这种奇怪的口味。不是很尽兴,但是满足了好奇心,所以还是很高兴。这家管子的生意很不错,走的时候外面排起了等待的长队。呵呵,可能是口味的差异吧。新年前夜,本来打算熬夜去看烟花,去年就看了的updated: 前年其实也看了,才发现),但是已经看了五年了,兴趣也减了,还是家里睡个安稳觉,静静地等待新的一年吧!

Blog分类: 
Free Tag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