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趣

鬼城 Gary

Gary1Digg 上看到一篇 post,解开了心里的一个很久疑惑:原来 Gary 真是一座鬼城。Gary 在芝加哥东边20多英里处,从芝加哥向东,总要经过 Gary,从高速公路上看过去,两边都是高大厂房,巨大的烟囱和高炉让人一看就知道是炼钢厂--准确的说是荒废的炼钢厂,因为从来听不到炼钢的喧嚣,有的只是大风吹过空洞的建筑时产生的怪叫。有一次到 Gary 附近的一个赌场去玩,在高速上错过了出口,只好从 Gary 下来,走 local 去赌场,那时候天已经黑透了,空旷的大街上没有一辆车的影子,只有红绿灯仍然规规矩矩的交替闪亮着。因为印第安纳的汽油比芝加哥便宜很多,所以想找一家加油站加油,终于在一个路口远远的看到了一家,但是近处看时,那里的草已经没膝了,这时才想起来环顾四周,发现除了惨白强烈的路灯外,周围的房子没有一个窗户是亮着灯的,有些房子的窗户干脆用木板钉死了,刚才路过的街边的小店没有一家是有招牌的,全部都是关着门,俨然一副《生化危机》中 Raccoon City。当时突然想到 Raccoon City 的设定就是在 midwest,不会就是这里吧... ... 不管怎样,借助 GPS 还是很快的逃离了这个地方,后来事实证明这里也确实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名列美国犯罪率最高的十个城市之一,黑人占人口比例的 84%,西裔占 5%。并且这座城市的市中心已经基本上完全荒废了,譬如左图里那座荒废的教堂。

还有下图里的这所剧院,剧院的广告上还写着 “Jackson Five Tonight”:

Gary2

但是里面是怎样一副情景呢?

Gary3

完全的荒弃掉了。Gary 是 Michael Jackson 的老家,也是 Jackson 家族的大本营。另外 Jackson Five 流行的时候是 62年到90年,这么说来这个招牌起码17年都没有换过了。

破落的舞蹈学校

Gary4

遗弃的邮局:

Gary5

更多的图片可以在 digg 上的那篇帖子里看到,另外还有这里也有很多。

其实 Gary 曾经是一个非常繁华富裕的城市,它始建于1906年,创建人是赫赫有名的 J.P. Morgan,Andrew Carnegie 和 Elbert Gary等人,他们选择 Gary 建立了美国钢铁公司的新工厂,随着美国钢铁公司的发展,Gary的居民与财富急剧增加,特别是二战时期,战争刺激了钢铁的需求,钢铁又带动了 Gary 的全方面的发展,Gary进入全盛,出了不少名人,除了 Michael Jackson,Gary还诞生过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和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但是随着战后世界各国经济的复兴,特别是新经济体的发展,美国的钢铁制造业逐渐萎缩,现在美国钢铁公司的产量不过维持在它上世纪初的水平。查了IISI的数据,美国现在的钢铁产量是世界第三,仅为排名第一的中国的产量的四分之一左右。廉价的中国、日本、韩国等地的钢铁冲击了美国的钢铁制造业。2002年的时候布什曾经按照钢铁制造者的要求,单方面提高了钢铁的进口关税,但是马上遭到了欧盟、中国、日本等国的反对,这场官司最终在 WTO 做了了解,美国败诉,不得不取消保护性关税。鬼城 Gary 也算是全球化的一个注脚了吧。钢铁业萎缩,失业率增加,导致犯罪率增加,从而使得居住环境恶化,人们逃离,于是就形成了一座现代的鬼城。下次路过此地要小心。

Blog分类: 

十七年蝉

高中时在命题作文里看到它,大致是说一种蝉在地下蛰伏17年,然后钻出地面,鸣叫 30 天后死去,要求学生们以此写一篇议论文。

写过这篇命题作文,论点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大约是说做人不要墨守成规,固守窠臼,见到古人说“夏虫不可语冰”或者“蝉不知雪”之类的说法,就断定蝉是一岁一死的,十七年蝉就是一个反例,因此,对于知识一定要批判的接受云云--高中作文的八股模式。作文交上去,语文老师说我跑题了。他说命题人的意图是让大家“议论”坚忍不拔的毅力的重要性,譬如这种蝉,在地下一住就是十七年,多么的有毅力啊;我接茬儿说,我到现在活了十七岁,一直都没死,也算是有毅力吧。接话的下场如何记不大清楚了。

今年夏天,就可以在屋子外面看到这种著名的十七年蝉了。它们已经在地下住足了十七年,很快的,就要以数十亿的数量级从地下涌出,密布在北伊利诺伊一带,据说这种蝉的鸣叫尤为响亮,以至于夏季芝加哥交响乐团在 Ravinia Park 的演出都要改期。呵呵,准备迎接一个喧嚣的夏季。

Blog分类: 

怨灵

【注释】:写着玩的一个故事。


天擦黑,我和小白、小舞才看到了山腰的那个寨子,远远望去大概有十来户人家,暮色沉沉中不见半点烟火。寨子看起来不远,但是走到它跟前又足足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进了寨子,天已黑透,月亮升了起来,很大,却不明亮,发出暗淡的红光,如雾霭般弥漫在寨子里,可能是天阴的缘故吧。

“找个地方过一晚,明天再翻前面那座山吧。“小舞说。

小白也连忙点头,一边开始在费力的放下巨大的双肩背包,开始按摩肩膀。

“可是... 这个寨子里没有灯火啊?”我又向四周仔细的看了一遍,说。山寨里弥漫着一股死气。有些竹楼看上去似乎荒弃已久,不知名的植物藤蔓张牙舞爪的爬上竹楼,在红色的月光下曳曳的晃动着。

小舞和小白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一时间我们都有些沮丧,又有些莫名的恐惧,莫非这里是一个荒寨?可是老木的游记里没有提到这一点啊。

突然,小白很惬意的深呼吸了一下,做出一脸陶醉的表情,我心中有些愤愤:“这些女生,全然无视眼前的困境,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去感受自然,真不该和她们一起来。”

“这里有人家,” 小白说。

“在哪里,你怎么知道的?”小舞问。

“我闻到饭香了。” 小白回答。

“kao,” 我心里想。

我们跟着小白的鼻子,走到寨子深处,果然从一间吊脚竹楼里看到了隐约的火光,竹楼下拴着一头水牛,还有两头猪,看来是有人居住的。

“是竹筒蒸米饭的味道!”小白很兴奋的跑上竹楼。

我觉得她有些唐突了,这一带是德昂人的村落,我们对他们的风俗并不是很了解,如此冒冒失失的闯进别人的家里可能不太礼貌,但是已经来不及拉住她,只好和小舞一起跟在她后面上了竹楼。但是小白却突然停下来,怔怔的站在门边。

竹楼里只有一个佝偻的老阿婆,正在火塘边忙碌着,跳动火光把她的影子投向门边,忽长忽短。她似乎有些耳背,并没有听到我们的脚步声。
“阿婆…” 小白轻声喊道,但是老阿婆没有应声;小白又更大声地喊了一遍,老阿婆才缓缓地转过身,吃惊的看着我们。

“你们是..?”老阿婆用浓重的云南口音问道。还好,她会讲汉话。

“我们是过路的,想借宿一宿。”小舞回答。

出乎我意料的时,这位老阿婆表现出异常的热情,连忙招呼我们坐下,也许是因为现在大都市的淡漠人情让原本很质朴的感情都觉得罕见了起来吧。老阿婆虽然有着浓重的云南口音,但是毕竟是官话,只要说得慢一些还是很好懂的,一会儿工夫便和我们熟稔了。老阿婆问起我们的打哪里来,于是简要的做了一下介绍。

我和小白,小舞是在一个 BBS 上 的Travel 版认识的,我们都很喜欢旅行,经常一起在BBS上灌水,但是并未见过面。这个暑假,一起约定到云南旅行,寻找BBS上一个叫做老木的前辈游历过的一个叫做“遗忘的山谷”的地方。 老木说这个山谷在德宏自治州瑞丽附近,山谷里有一连串水潭瀑布,因为矿物质的缘故,显现出不同的颜色,很是壮观,同时老木前辈也提到, 这里还是当地土司祭祀神灵的地方,潭水中沉有不少祭祀的珠宝。我们对这种印第安纳琼斯式的冒险很着迷,所以就来到了德宏,按照老木给的方位,在瑞丽坐了一天的长途汽车,到了一个镇子上,然后又坐了大半天的三轮拖斗摩托车,在一个村子里留宿了一 夜,又走了一天,在野外露营一宿,再走了一天才到这个寨子,查看了手持GPS,对照了老木给的地图,经纬度应该不差。翻过寨子前面的那座山,应该就是那处山谷 了。

我很快的把故事讲完了,但是老阿婆似乎听得不大明白,也难怪,她可能对时下流行的一些东西不是太了解吧,不过,我没有仔细讲水潭中的珍宝那一节,恐怕有所冒犯。当老阿婆最终明白了我们打算翻过前面的那座山的时候,脸色马上就变了,原先和蔼的笑容顿时化作了有些不安的严肃。

“年轻人,那座山去不得,你们还是回去吧!” 老阿婆说。

我们也有些诧异,小舞问:“为什么?”

“山上的树林里有很凶狠的怨灵!”老阿婆说。

“怨灵?”我们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问。

“是啊,山外的人如果进去会被怨灵附身的,你们千万不要去!” 老阿婆说。

我们想再多问一些问题时,老阿婆就不说话了。小白还想再问,我把话题支开,另外谈了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小舞也马上会意,和老阿婆唠起了家常,并且说既然前面那么危险,我们在这里留宿一宿就回去了,虽然没有看成风景,但是遇到了老阿婆还是很高兴,并且掏出数码相机和老阿婆一起合了影。很快的,老阿婆又恢复了刚才的慈祥,我们一起准备了晚饭,狼吞虎咽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是真的饿了。

席间打听到,原来这个村子里本来是十几户人,但是能翻得过山的都出去打工 了,老阿婆是年纪最大的,又有两个在邻村寄宿念小学的孙子要带,所以就留下来看村子。

吃罢饭,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老阿婆问我们要不要梳洗整理一下,这时我们才意识到经过这几天的跋涉,我们的样子肯定很狼狈,于是连忙点头。老阿婆说屋后村子 的边上有一个很清澈的大水塘,可以去洗个澡。

累了一整天,洗个澡肯定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但是… … 我只好对小舞和小白说:“你们去洗吧,我把明天的行装准备一下。” 小舞坏笑着问:“要不要一起洗啊?” 小白也哈哈大笑起来。我的脸马上红了,很窘的说:“不要了。” 老阿婆也笑了,说:“不碍事的,大黑天就是社神也不问后生、姑娘。”我正待连声说“不”,突然看到小舞朝我努了努嘴,于是还是跟着她们一起出了竹楼,而老阿婆则留在竹楼里准备热茶了。

走到了寨子的水塘边,我仍然窘迫的问:“不会真的要一起洗澡吧。” 小舞捶了我一拳,说:“想得美,我是想找你出来一起商量一下明天怎么办。”

“要不然就回去吧。”我说,“老阿婆说的挺吓人的,还是安全第一啊”

“切,胆儿小。”小白很不屑的白了我一眼,“就看你每次在网上吹牛吹得厉害了,你不是还说你在新疆遇上过一堆干尸的么,恐怕是编的吧?”

我被小白的话噎了一下,一时间答 不上来。

“既然老木去过,应该问题不大吧。” 小舞说。

“对呀,对呀。”小白插嘴。

“这样吧,今天晚上再设法多问老阿婆些关于山上树林的事情,明天早上出了寨子,我们再决定朝哪个方向走。”我说。

“好啊,先这样了,我可受不了要洗个澡了。”小舞一边说一边做宽衣解带状。

“你们洗吧,我先回去了。”说罢,我正要转身朝回走,不知道谁推了我一下,我猝然不防,一头栽在水里。只听小白高兴得喊:“如果你浑身干干的回去,恐怕老阿婆要起疑心,所以,你还是湿着回去吧。”

我大喝了两口水,呛得眼泪都出来了,幸好水不深,很快踩到了底,狼狈的爬上岸来。小舞也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是谁吹牛他横渡过长江的?” 我又窘得红了脸,“哼哼”了两声,朝竹楼走去,身后洒满了小白和小舞爽朗的笑声。我回头望了一眼,两人已经在水塘里了,模糊的红色月亮倒影在水里,被她们的嬉戏撕裂成千万条红色的波光,宛如一片沸腾的血水,我突然想起了《圣经》上的一个故事,心头一凛。

我一个人在死气沉沉的寨子里溜达了一会儿,寨子里充斥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古怪。也许不是不是古怪,只是不习惯当地的风物罢了。过了阵子,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朝水塘走去,远远的大喊她们回来,但是没有应声。我心里一惊,飞快地朝水塘跑去,水塘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红色的月亮安静而又诡异的倒影在水塘上,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我又赶忙朝竹楼跑去,上气不接下气地爬上竹梯。唉,原来是虚惊一场,小舞和小白已经回来了,正在火塘边梳着头发,老奶奶好像在和她们讲故事。看到我一幅仓皇的样子,她们又笑了,“下次你是不是要吹牛在德昂古寨赤脚击退怪兽了?” 小舞问。我低头一看,才发现刚才跑掉了一只鞋,心里叹了一口气,继续听她们的奚落。

两人过足了嘴瘾,才对我说老阿婆正在给她们讲寨子的故事,正讲到了怨灵。

原来这一带的德昂人村寨从元代以后就沦为芒市的傣族土司的属民。大约是在清末的时候,因为不堪压迫,开始武装反抗。但是傣族土司勾结汉人很轻易的镇压了起义,紧接着秋后算账,参与起义的四五百德昂男丁被抓了起来,脱光了衣服涂上了甘蔗汁绑在前面那座山的树林里,入夜以后,茂密原始森林里各种知名不知名的蛇虫鼠蚁纷纷出洞,受到甘蔗甜味的吸引来吞噬这些绑在树上的山民们,整整一晚上,这一片树林的呼叫声不绝于耳,惨绝人寰。就这样,官兵整整守了七天,树林里惨叫也一天弱似一天,渐渐的,再无声响。即便是这样,官兵仍然不许这些山民的亲人们去收尸,而是驻扎在这个山前的寨子里,把这里当作了一个据点。那些被绑在树上的人们,死了以后仍然得不到解脱,新生的蔓藤缠绕着他们,包裹着他们,渐渐的,他们也融入树里面去了,于是慢慢的就有了怨灵的传说。

最先遭到报应的就是这些官兵们。他们仍然像往常一样,肆无忌惮的进入树林,高兴的看着那些日益腐烂的战利品,但是渐渐的,一种莫名其妙的诅咒在官兵中蔓延。有人的额头上长出了一颗红色的痣,这颗痣越长越大,逐渐的成了一个小孩手掌大小的人脸的形状,到了第三天,这个人脸成型的时候,如果是一个男子的形状,那么他的宿主就会脑浆迸裂的惨死,如果是个女子的形状,那么这个宿主就可以逃过一劫。但是不要以为怨灵真的会放过这些刽子手,因为只要在这三天时间内,任何人意识到自己的额头上开始长这个东西--无论是他自己发现的,还是别人告知的,他都会痛苦的死去。但是人往往不能自控的去猜想自己的额头是否有怨灵的印记,因为这将决定你会不会在三天之内死去,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以但凡被怨灵附身的,很少有坚持到三天的,要么是在三天以前就自己把自己逼疯了,要么就忍不住知道了自己额头的印记而痛苦死去,这正是怨灵最恐怖的地方,它折磨着你的心。

怨灵一直都没有消去,虽然当地的德昂祭司不断地组织祭祀,而德昂族所信奉的小乘佛教的法师也来做过法事,但是都毫无效果。白天树林里一篇宁静,每到夜晚,总能听到怨灵的惨叫。不过,怨灵似乎只是危害外地人,对于本地的德昂村民并没有什么影响,村民于是把它作为神灵来祭祀,所以渐渐的,人们也就习惯了。

“难道外地人就真的无法穿越这片树林,翻过前面的山么?”小白最后忍不住问道。

老阿婆已经有些倦意了,似乎已经睡着,只是模糊下意识的回答道:“白天,正午时分顶着大太阳,还好… 雨…” 说罢又突然的醒了,又有些不安。于是我们也就没有多问了,和老阿婆道了晚安,也在竹楼里睡下。

第二天蒙蒙亮,我们就起来准备出发。老阿婆也起得很早,为我们准备了早饭。我们留下了300元钱,阿婆执意不要,最后小舞偷偷的把钱放在米罐子里我们才离开。出了寨子,我们朝来时的路走去。

“看来只要正午穿过那片该死的树林,就没有问题。”小白说。

“你的意思是?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心里总有些不安,既然是出来旅行高兴的,没有必要冒这个危险。不过我马上就被鄙视了,小白和小舞二人决定兜个圈子绕回去。

大约上午10点钟的样子,我们来到了那片树林前。黑压压的树林,密不透风,阳光艰难的穿过树冠,在地上勉强的投下些影子。林子中有一条隐约的小道,看来是当地人开辟出来的。除此以外,这片树林倒也和云南其他地方的树林没有什么差别。

“走吧。”小舞说。现在,她已经俨然是个我们的首领了。本来我是头儿的,唉,现在已经没什么威信了。

林间的小道虽然曲折,但是并不是很难走,看来是有人专门修整过。我们走在路上,多少有些紧张,都也没有说话,这样的气氛让人窒息,于是我没话找话。

“这路下面肯定铺有盐土或者芒硝之类的东西,小道上一直都没有长出草来了。” 我胡诌道。

“你又害怕了。”小舞说。

“为什么?”我有些吃惊。

“要不然你提芒硝干什么?”小舞说。

“为什么我不能提芒硝?”我问。

“芒硝的英语是什么?”小舞问。

“ft,我哪里知道芒硝的英语是什么。”我心里想,但是没有吱声。

“mirabilite ,来自于拉丁语mirabile,是奇怪的意思,说明你的心里还是在忐忑。”小舞笑道。

我虽然很讨厌知识女青年的冷笑话,但是还是不得不尴尬了赔笑了两声。小白也笑了,气氛好了一些。

我们大致已经走过了树林的一小半,一切都是那么平静。我也渐渐放心下来,看来封建迷信是信不得的。我们开始了通常那样的闲聊,而我又有些忘乎所以,开始吹嘘以前的经历,这时小白突然插嘴:“等一下。”

我冷不丁的被她吓了一跳,一直声音都有些发抖,难道她发现了什么?于是慌忙的问:“怎么了?”

小白支吾了一下,说:“我想上厕所。”

“那就上呗,我把头转过去,你快点儿,我们还要赶路。”我说。

“你在这里我上不出来。”小白的脸突然红的像一朵山茶花,第一次见她脸红。

“那我往前走走好了,你们一会儿追上我。”我说。说罢,我加快了步伐,朝前大步走了七八分钟,回头看不到她们才停下来。我一个人站在树林中间,没了人语声,没了脚步声,时间和空间似乎一下凝固起来,隐隐的有一种未知的力量在我的四周压迫着我,以至于我想大声地呼喊两声,好打破这让人发狂的静寂。

突然,一声刺耳的疾呼划破了树林中的沉寂,是小白,“这两人怎么了?”我一边想一边朝回跑去。差不多到了她们刚才的地方,却并没有发现她们。我心里一沉,“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柯――锃――”,我听到呼喊我的名字,是从树林里发出的,正要冲进去,却又有些犹豫,正在踟蹰,突然看到两个浑身泥泞的东西歪歪扭扭的从树林里走出来,我愕然的大喊:“是谁?”

“是我。”小舞的声音。

仔细一看,确实她们,不过两个人都成了黑脸泥猴,身上散发着树叶的腐臭。我气不打一出来的问:“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小白还在喘着气,小舞先平静下来,说:“小白来方便,结果不小心陷在落叶下覆盖的泥潭中了,我听到她的喊声,来救她,结果不小心自己也跌了进来,幸好泥潭不深,我们爬了出来,要等到你救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小舞还不失时机地揶揄了我一下。

树林里见阳光很少,降水又丰富,蒸发缺不足,所以在地上形成一个又一个的水坑,树叶落在水面上,腐烂掉,再落上一层,又腐烂掉,就这么不断的重复着,于是不少的地方,表面看上去是一层落叶,但是下面却是烂泥潭。

“我不是让你们在小路上方便么?怎么跑到树林里来了?”我故作不满,理直气壮的责问。

刚才还很嚣张的小舞现在没了气焰,小声说:“刚才有人路过,所以我们才躲在树林里的。”

“有人路过?我怎么没有看到?”我有些吃惊的问。

“嗯?”小舞迷茫的看着我,“明明就是有一个山民打扮得人远远的从前面过来,我们才慌忙不迭的躲进树林的。”小白在一旁也连连点头,一脸的黑泥,看起来很滑稽。我忍不住笑了一声,说:“算了,我们还是赶快赶路吧,时间不等人。小白,你方便完了么?”

小白摇了摇头,连声说:“不用了。”

我又恢复了头领的地步,小白和小舞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跟着我。我的心里甚至还有一丝的快意:“这些自以为是的女生,就应该让她们吃些苦头。”至于她们说的山民,我觉得她们一定是太胆小,看花眼了。“女人就是女人”我在心里感慨。

我们在树林里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感觉上,已经离山谷不远了,因为我们已经在树林里爬上了山顶,现在正往山下走了。小白和小舞依旧很服帖的跟着我,我时不时地回头看看她们,她们甚至在有些畏惧的看着我,这样的目光很消受,我的心情逐渐的好起来。

地上的光影还是一样的斑驳,突然,我发现光影正在黯淡下去,抬头努力的朝天上看去,“k,要变天。”我心里骂了一句。乌云渐起,树林里的光线越来越暗,隐约还有些细碎的声音。

“快跑,要下雨。”我冲小白和小舞喊,然后让她俩儿跑在前面,我紧紧地跟着。

雨眼看就要下下来,太阳的光芒也越来越黯淡,我突然想起来老阿婆的故事,绝对不能在太阳被遮住以前还留在树林里。我大声地督促小白和小舞快跑,而她们二人似乎也意识到了危机,疯狂的跑着。眼看雨就要下下来了,树林的动静也越来越大,那声音,分辨不出是人的哀号还是风的凄厉。

我们似乎在与生命赛跑着,突然,小舞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我也没有多想,也不顾她身上的臭泥,像扛着一个麻袋一样把她拎起来扛在肩上,继续飞奔着。

就在我们冲出树林的一霎那,倾盆大雨下了下来,我和小白一下子瘫倒在树林外的空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小舞也从我的肩膀上滑落,她刚才似乎被刚才的意外吓得晕了过去,歪在草地上。雨水畅快的淋我们的头上身上,涤去一身的污垢与泥泞。

就在这时,我发现小白看着小舞的眼睛里突然射出异样而又恐惧的目光,我扭头一看:天啊,小舞的额头上出现了绿豆大小的一颗红痣。

我顿时懵在那里了。倒是小白很从容的翻开自己的背包,拿出自己的化妆盒,我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要毁掉里面的镜子。

“我来吧。”我蹒跚的走到她跟前,接过化妆盒。“还有别的镜子么?”

小白摇摇头,说:“小舞的镜子落在瑞丽的旅舍里了,这两天她都是用我的。”

我点了点头,朝远处走了几步,发现是一处断崖,于是把化妆盒扔了下去,看着它落入深不见底的山谷,心中却似翻江倒海:其实,小白的额头上也有了红痣!

谁让她们不听话,非要去树林里呢?谁让她们不老老实实的呆在路上呢,哪里有什么活见鬼的山民,唉,这两个女生。现在又能怎么办呢?看来只能老老实实的等三天,然后让上帝安排她们的命运了,除此以外,我又能做些什么呢?如果老阿婆说的是假话,那么等三天自然无妨;如果老阿婆说的是真的,那么三天之内,我们也不可能到达最近的医院,更何况如果是真事儿,一个偏远地方的医院未必医治的了,而去医院路上又难免被人看到,倘若有人无心说破,岂不是害人?再说了,无缘无故的去医院不等于在告诉这两个人她们出了问题么?这个该死的怨灵!

突然间又有些悲壮,两个人的生命很可能就在我的眼前凋谢了,上天真是残忍。这时,我才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山的这边根本没有什么彩色的水潭!出了树林,只有一片不大的草地,再向前就是一条深不可测的峡谷,峡谷的对面是更深的山岭。该死的老木,为什么要骗我们???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又转身回到她们身边,我望了望仍在昏睡中的小舞,故作平常但又稍带紧张对小白说了我的想法,告诉她再次穿越树林回去太危险,不如在这里等三天,或许就没有事情了,小白默默地答应了。

暴雨已经过去,山上刮起有些凉爽的风,毕竟这里海拔很高,没有平地上夏日的闷热。我忙着把帐篷从背包里拿出来,准备露营,小白则一言不发的守着小舞,有时会抬头看看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多善良的女生啊。

收拾停当,我们把小舞移到帐篷里,大致讨论了一下这三天的计划,我们的给养维持三天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我又把小白拉到帐篷外,嘱咐她说:“小舞如果醒来问我们为什么逗留,我们就说她摔倒了晕了过去以后,我背着她跑,但是在快出树林的时候,你也跌到了,扭伤了脚了,不能走远路,而我们即使背着你也无法在正午就穿越树林,所以需要休息几天,等你的脚好。”小白点头说记住了。

我们回到帐篷,小舞依然昏睡着,我和小白在一边发呆。我害怕小白会起疑心,又故作常态的给她讲以前的冒险经历,想逗她开心,但是她却闷闷不乐的,可能是太担心小舞了吧。

傍晚,小舞醒了过来,看到小白,脸上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震惊,但是小舞就是小舞,马上又恢复了平静,喊渴,小白很体贴又很聪明的一瘸一拐的到帐篷外面我们临时支起的灶边,给小舞烧些热水喝。趁着这个工夫,我和小舞轻声的耳语了几句,说明了情况,当然我只说了小白额头上印记的问题,告诉小舞,她摔倒了晕了过去以后,我背着她跑,但是在快出树林的时候小白也跌到了,我无法同时背两个人,所以就先把小舞背了出去,还没等我回去找小白,小白自己已经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但是扭伤的脚,最要命的是额头有了印记。然后我又对小舞说:“你就装着腿扭伤了,这样我们可以耽搁三天再走”。

过了一会儿,小白端着热水进来了,我吃了一惊,害怕水中的倒影透露真相,但是看了倒影才发现,透过倒影根本不可能看清楚人的面部,这才放了心。小舞喝了两口,然后说想换一下衣服,身上的衣服实在太脏了,说完看着小白,小白说她也要换,于是我就很知趣的走了出去。小白隔着帐篷冲我喊:“走得远一点,不许偷看啊!”

此时此地,我还哪有偷看的心情,但是听到小白能这样喊,我也打起精神的应道:“好啊,我到远处方便去。” 不能让小舞起疑心。

过了一阵子,我才回来,两个女生都已经梳理停当了,问我要不要也整理一下,我说不必了。于是三个人坐在帐篷外看星星,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天,看得出小白和小舞都是在强装轻松。我又开始给她们讲故事,她们才来些兴致,认真地听着。其实我的心里最难过,因为我要背负着两个人的秘密。

讲了一会儿,大家都有了倦意,回到帐篷躺下,小白说:“咱们像不像武侠小说里被困在绝境的武林高手?”

我觉得这个比较不好,想换个话题,于是开玩笑说:“那两位女侠要不要下嫁小生?殷素素就是在冰火岛上嫁给了张翠山。”

“呸,”小舞啐了我一下:“殷素素又没有同时嫁给谢逊。”

我们都笑了,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小舞装腿疼,小白装脚疼,只有我是健全的,所以不得不去做所有的事情。小白说:“瞧把他委屈的,一脸的不高兴。”我也只好装作委屈的嘟囔了两句,唉,谁又知道我心里是真正的痛苦啊。

中午时分,小白和小舞额头上的印记,已经有小孩的巴掌那么大了,隐约可以看到有五官,但是看不清楚是男还是女,印记的颜色不是很重,浅浅的,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我仍然费尽力气的哄着她们,我觉得我自己都快要疯了。我不敢想象她们痛苦死去的模样,我只希望上天给她们一条活路。

小白和小舞似乎也进入了角色,小白努力的不露声色的哄骗这小舞,小舞不露声色的哄着小白,只有我这个明白人,心里才使最难过的。

我开始在心里咒骂老木,这个混蛋,把我们引到这个鬼地方。但是仔细一想,又能怪谁呢?是我们自己选择走进树林的。但是我最初是不同意的,看来老天还是明辨是非啊!突然又觉得自己这样想太自私,又开始自责。

这片山坡上的景色还不错。小舞说:“在这里故老一生也很不错啊。”听到“故老一生”,我却不禁的酸楚。唉,时间快些过去,不要再折磨我了,但是又转念一想,时间还是慢些吧,md,我怎么变得这么高尚了,md,我怎么开始说脏话了?mmd… …

第二天的夜晚,我们一起聊了很久,天南海北的,无所不谈,小白说:“会不会我们后天从这里走出去,结果外边的世界已经过去了一千年?”

谁知道呢?

第三天醒来已经是正午了,还有一天的时间,小白和小舞头上的印记已经有了五官了,但是还是看不出男女,我在想,如何通过五官来分辨男女呢?

小白和小舞都演得很出色,小百的瘸的已经越来越轻了,小舞也可以走动了。小舞告诉我,峡谷上有一条绳子,又告诉我,云淡的时候,似乎觉得下面有水。我说,你不会想象小龙女一样跳下去吧。小舞说:不行,我还没有找到杨过呢。

第三天的晚上,我突然变得焦躁不安,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小白和小舞似乎也没合眼,谁又能睡得着呢?明天差不多正午的时候,就知道命运了。厄运么?

第四天的早上,我和小舞起的很早,小白本来还想懒一会儿床,也被我们拉起来了,小舞提议大家一起去看日出,走到断崖边上,极目远眺。天空还是一片浅蓝,略微有些发灰,转眼间,远处的云边出现了一道红霞,我们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里,过了一小会儿,太阳慢慢儿的露出了半边脸,红彤彤的,却一点也不刺眼。初生的太阳努力的向上爬着,显得生机勃勃,让人情不自禁的赞叹生命的美好。

太阳已经完全的升了起来,缓缓地向天穹的中央移动。我们三个人默默地坐在断崖边上。我试图说些什么,但是却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完全的失去了运转的能力,似乎在逃避着任何显而易见的逻辑。我不敢看她们额头上的印记,我没有这个胆量,我不想用我的目光去印证一个死亡。

小舞低下头去,伸手想摘身边的一朵野花,但是手碰到了花茎,却又停了下来,呆呆的望着花发愣。

时间似乎凝固了。

这时候,小白突然说对面的山上有猴子,我和小舞吃了一惊,站起来,放眼望去,却是两个小孩正敏捷的从对面的山路上跑下,转眼就走到峡谷边的绳子旁,很熟练的拿了一个什么东西扣在绳子上,然后用手脚勾在绳子上,很轻松的就滑了过来,我顿时觉得不妙,如果两个孩子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怎么办?但是一时间又想不到什么借口可以躲开这两个孩子,小舞和小白显然被他们的灵巧所吸引,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两个小孩从远处跑来。

两个孩子也看到了我们,他们背着书包,一副山里娃的打扮。他们好像有些怕生,远远的避开了我们,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就当他们走过我们,朝树林走去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一个小孩用汉话清晰的说:“…有一个人脸好奇怪啊…”

我心里一惊,显然,他们是在说怨灵的印记。不过万幸的是,他们只说了一个人,应该不会捅破我苦苦维系的谎言:小舞可以看到小白的印记,小白可以看到小舞的印记,她们应该不会生疑。我偷偷的瞅了瞅小舞和小白,她们肯定也听到了这句话,但是看得出她们并没有太在意,或者她们故意装着不在意。

我正要放下心,却隐隐的发现小孩的这句话有什么地方不对,是哪里的问题呢?小白知道小舞被怨灵诅咒,她并不知道自己被诅咒……小白不知道小舞知道小白也被怨灵所诅咒,小白知道我知道小舞被怨灵诅咒……我知道小白知道小舞知道……我知道小舞知道小白知道……我知道小舞不知道小白知道……我知道小白知道小舞不知道……我知道……我不知道……我知道!!! 突然一个念头从我脑海闪过,顿时我的身体像触了电一样的僵硬,脑袋似乎在霎时间炸裂开来,一股甜腥的味道涌入口中,还没有等我张嘴想说些什么,我的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尾声】

我是死了么?等我慢慢的似乎有了一些感觉的时候,我不禁问自己。模模糊糊的,我似乎看到了小白端着一只碗坐在我身旁,小白也死了,我在心里叹息,她终于也还是死了,我没能救得了她。但是,她死了为什么还拿着一只碗?人死了也会饿么?

“他醒了,他醒了!”小舞的声音。“呵..呵..”还有老阿婆的笑声?

终于,我意识到,我没死。

“醒过来就没事儿了,他差点儿被自己吓死。”老阿婆说。

小舞如释重负的说:“看来人太聪明了也不是一件好事。”

【后记】

我不知道我具体是如何得救的,只是依稀觉得和老阿婆还有她的两个孙子有关。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我们就真正的踏上了归途。我问小白和小舞,她们也说不知道。小舞沉思了一阵子,说,她觉得可能是外地人会对树林中的某种植物的花粉过敏吧,也许本来就不是什么怨灵。我们都沉默了。

突然,我想明白了一个问题,老木可能没有骗我们。我们在平原上生活惯了,又太依赖GPS,忘记了在山区,除了经度和纬度以外,还有海拔高度,所以我们很可能在去的路上不自觉地错过了朝山谷下走的路,而是直接朝山顶走去。

我问她们还要不要去真正的“失落的山谷”了,她们都慌忙不迭的直摇头。

但是我心中始终还是有一个谜团,没有告诉她们:印记上的人脸,真的可以分出男女么?

Blog分类: 

乔治在哪里?

不知道从那里换到的1块钱零钱,上面盖了一个戳,写了一句话:

See where I've been

Track where I go next

www.wheresgeorge.com

呵呵,挺好玩的,登陆了那个网站,查看了这张一块钱的历史,原来它的上一个主人在离我185 miles的春田(Springfield),上个主人的留言是:

149,504/5365 This bill was acquired as a trade for non-stamped bills at the Mobil Gas Station on Jefferson and Bruns. I started working there 18 September 2006. First job held since retirement from the Army. God bless, enjoy life and George-On.

原来是一个退伍军人,明天把这张钱花掉,看看它的下一个主人会是谁:)

Blog分类: 

又玩了一遍《三国志 11》

呵呵,真是堕落,本来每天时间都不够用,但是居然又忍不住打通了一遍《三国志 11》,自然不是一鼓作气打通的,凭凑零散时间玩了大概有快一个月(?)。玩的最难的级别,选用的君主是我自己,不过繁体中文版输入汉字有问题,键入自己的名字出来却是“崠翮”,呵呵,这个名字倒是很熟悉,因为以前诸多版本的三国志也有这个问题,“翮”翅膀的意思,成语云“奋翮高飞”,意思也不错。时间选择的是黄巾之乱之后,开始的城市选择的是洛阳--一如以前的习惯。先打下了宛,但是宛不如洛阳好守,不断地遭到来自占据荆州的刘表,淮南的袁术以及关中的李傕的袭击,我只能疲于奔命的防守,不久李傕被西凉马腾所灭,宛又不断地遭到马氏父子的骚扰,苦守了阵子,看到刘表与孙策争新野,正是两虎相争,两败俱伤的时候,就去捡了便宜占了新野,希望籍此守住汉水,拱卫宛城,并伺机南下攻入襄阳,但是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行的,新野根本守不住。呵呵,足见不能违背历史用兵。

此时马氏父子攻下汉中,由剑阁入蜀,攻打刘璋,关中恰好空虚,于是从洛阳集中兵力过函谷入潼关,苦战攻下长安,把汉献帝把持在手中(三国志里汉献帝没有什么作用,比较遗憾),然后稍事休整,向西攻下安定,武威,天水,牢牢掌握关中,接着追蹑马滕,趁机平定西蜀以及南中,而此时宛已经被刘表占领,但是关中仍然凭借潼关第一道防线,武关与函谷第二道防线,洛阳第三道防线,虎牢第四道防线而固若金汤。

平定了益州,按理说占据了上游,攻打荆州应该不在话下,但是这是历史(呵呵,譬如南朝委任荆州刺史、藩王,必定要在益州加一道双保险,谨防荆州造反),游戏里面上游并无太大的优势,也不可能水陆并进,因为受到港口的制约,所以就在永安和江陵的孙策军僵持起来,此时江淮一带孙策已经迅速的灭掉袁术与刘表,一统东南,呵呵,不知道为什么计算机偏爱孙策。

僵持良久,决定冒一把险,从间道偷袭襄阳得手,打通了通向汉水的通道,以便与北方的领土连接,便于输送粮草钱帛。留下甘宁守永安,自己驻守襄阳,派遣徐晃等人就粮于汉中,从汉中东进,打下上庸,克服宛城,攻入新野,打通了南北的第二条通道。然后派曹仁镇守襄阳,自己利用长安洛阳的兵粮迅速攻下孙策的江夏,庐江。而此时孙策几乎统一了东部,甚至跨过黄河占领了邺城,平原,晋阳。于是鏖战与寿春,勉强攻下寿春,汝南,下邳,北海,濮阳,但是已经是强弩之末,每个城市的受兵都不多,不久又被孙策反扑,而我又遇到粮草不济的问题,于是丢盔弃甲的跑回关中,此时洛阳也被孙策占了,好在长安根本所在还在手中,并且积粟甚多,登时恢复元气,出函谷攻克洛阳,一路向东攻下陈留,许昌,光复被孙策侵占的城池,并度过黄河,攻下孙策的三城,紧接着又打下北平,蓟,襄平,灭掉了公孙瓒,收降赵云,马超,张辽等人。于是北方与西方都评定了,本来打算从辽东渡海直捣吴越(孙权逆向的这么干过),但是算了一下粮草不够,所以先到江陵,渡江,平定了武陵,零陵,桂阳,长沙四城,接着从长沙攻入柴桑。此时孙策又再次占领淮南的庐江,寿春以及淮北的小沛还有江北的江夏。

等待了一下粮草,北渡长江攻克庐江,派遣司马懿关索西进攻下江夏,张郃,姜维,邓艾等人北上打下寿春,然后集合兵力,横渡长江,从芜湖攻入建业,而后没有遇到多大困难就打下了吴。此时孙策仅剩下会稽,而我又被粮草制约,虽然有大军在吴却只能派出小股部队,由邓艾,徐晃,关索率领,于一线之间攻破会稽,完成统一。

之前选择了国号“周”,然或就是游戏结束,说“周”如何分封诸王,最后亡于诸王内斗,一如晋之“八王之乱”,但是不同的是“周”据说兴盛了三百年,欧亚大陆都传颂着周的威名与罗马并美等等。

呵呵,游戏结束了,又重复了一遍故事,再次过了一下干瘾:)

Blog分类: 
Free Tags: 

淘旧书

这两天学校的图书馆在处理旧书,卖得非常的便宜,50分到2块钱不等,昨天是开卖的第一天,所以下午抽空就跑去了。旧书大多是一些重复的收藏,譬如当年很流行的书籍,学校图书馆购买了好几本以供借阅,时间久了,这些书不再流行,于是留下一本存档,其余的就拿出来卖掉了。首先的目标是中文书,奢望学校会卖一些古旧的中文典籍,可惜这个希望落空了,一共就发现了两本中文书,一本是国内吴中叶氏的族谱,前几年才编纂的,编完以后可能按照地址,给美国一些著名大学的图书馆都邮寄了一份,但是可能因为这本书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所以图书馆就拿出来卖了,不过也许是因为学校还有另外的存本。另外一本书是一个国外活动积极的华人组织编撰的政治宣传册子,扉页里还夹有致学校图书馆的信,这本书更是一文不值了,所以也摆放出来卖了。然后又看了一下 reference book,希望能买到一些有用的工具书,但是仍然没有什么收获。最后随便逛起来,倒是发现了不少有趣的书,譬如很多19世纪出版的书籍,呵呵,感觉也概算文物了吧,比如1869年出版的 Washington Irving 的小说集,厚厚的两本一共才卖4块钱,很是心动,但是考虑到现在仍然算是居无定所,买了这些厚重的书籍,以后搬家的时候也很可能难以保全,所以还是留给其他的喜欢书的同学吧。所以最后就挑了几本比较有趣又轻薄的书,譬如右图这本1924年出版的罗素的 ICARUS or The Future of Science,这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伟大的哲学家,数学家罗素在本世纪初对科学的预测,书的扉页上还有他的另外一本书 The A.B.C of Atoms ,呵呵,让人想起了物理学的黄金时代啊!呵呵,闲暇的时候读读近一个世纪前的学者对于未来的预测,感触一下沧海桑田,也是一件乐事:)

Blog分类: 
Free Tags: 

藏猫猫的猫

捉迷藏在儿语里也叫做藏猫猫,为什么是藏“猫猫”,而不是藏“猪猪”,藏“狗狗”?... ... 养了猫才发现,这个说法还是很有道理的。昨天晚上蛋花突然丢失了,那里都找不见,还以为它又偷空跑出去了,在家里仔细的地毯式的搜索了几遍才发现,它正安然的坐在绒毛玩具堆里,得意的望着我们满头大汗的找它呢。呵呵,它的毛色和玩具的颜色差不多,不仔细看还真的不容易发现:)

Blog分类: 
Free Tags: 

憧憬

忙碌时的一桩乐事就是趁着跑神儿的功夫憧憬一下闲暇时该做些什么。

  1. 把现在用的 Drupal 的主题彻底翻新一下,更全面的利用 Drupal API 的功能,增加一些比较实用的 Ajax 特效;
  2. 更新一下 Drupal China 里的手册,以及各项有关 Drupal 的基本内容,重新设计 Drupal China 的主题;
  3. 开始研究 Drupal 5.0 Pre-Release,握在手里好久了,一直都没有机会仔细看,同时估算一下 Drupal 5.0 的汉化工作量;
  4. 把《扯些天文》继续扯下去;
  5. 。。。。。。
  6. 憧憬一下GFW什么时候能放过我的寱语

呵呵,周星星说:“努力,奋斗”,借来一用:)

Blog分类: 
Free Tags: 

蛋花与燕子

每天早上都会在鸟语的喳喳声中醒来,然后... ... 再睡一个回笼-_- 起初并没有在意,但是不久蛋花发现了鸟语的来源,呵呵,先给蛋花一个特写:

发现过程是这样的,从晚春开始,蛋花每天都守着后门“喵喵”叫,并试图冲出门去,当时有些纳闷,蛋花是净了身的,不该有七情六欲,于是一次把它放了出去,看见它冲着后门外的屋顶叫个不停,一种很兴奋的叫声,于是循声望去,发现了一窝燕子,那时候小燕子们还很小,从窝边还看不到小燕子的脑袋,但是慢慢的小燕子长大了,每天老燕子喂食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小燕子了。今天刚刚去看了一下,小燕子长出了漂亮的羽毛:

呵呵,看样子马上就可以飞出巢觅食了。不过芝加哥的夏天已经过去,短暂的秋天之后就要变冷了,北“燕”南飞的日子也不远了,不知道明年燕子们还会不会回到这个旧居。

Blog分类: 
Free Tags: 

奇妙的数字

7的独特之处?

1/7 = 0.142857142857142857...
142857 x 2 = 285714
142857 x 3 = 428571
142857 x 4 = 571428
142857 x 5 = 714285
142857 x 6 = 857142

数字总是神秘的东西,如果你想知道每个数字背后的故事,如果你想知道每个数字与众不同的特性,不妨到Archimedes' Laboratory的 fun facts about numbers 这里来看看,从1到500每个数字都自己的迷人之处。譬如:abcdefghiabcdefghi 可以被什么整除?哪个数字是第一个Honest Number?为什么欧洲国家对于0的表达有zero 或是 null 两种形式?罗马数字如何表示分数?i 的悖论?Golden Number phi 与Fibonacci numbers 的关系。虽然我们不是搞Number Theory的,但是知道这些关于数字的特性还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呵呵,也许这些才是数学家的眼里的beauty。记得原来上Real Analysis,白发苍苍的老教授每当证明完一个比较著名的定理后,就会看着黑板上证明的过程,两眼放光的自言自语的念上好几遍beautiful,与教室里睡眼惺忪学生们形成鲜明的对比。老师证明定理的过程往往是一个自我陶醉的过程,而很多同学显然被摈除老师与数字的二人世界外,只有一两个用功并且能跟得上的同学捻着演草纸微笑。

Blog分类: 
Free Tag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