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普度大学的杀人案件

最近一直在关注普度大学的杀人案,觉得挺震惊的,一是手段的残忍,先枪击后碎尸;二是抛尸的地点就在我们经常去的机场附近,而普度大学本身离我们这里也不过一两个小时的车程;三是生死反差之大,几天前还和逝者在同一个BBS上灌水聊天,虽并不认识,但毕竟简单聊过一两句,也算有缘,没想到几天的时间,居然阴阳殊途;第四算得上是物伤其类吧,大家一样都是在外面念书,都挺不容易的,不知道夫妻二人之间有何过节,以至于刀刃相见。

几处听到一些逝者朋友的分析,孰是孰非也辨不清楚;但是又看到一些的人说法,提到枪的来源的可疑,似乎并不一定是妻子谋害了丈夫,所以有两大希望,第一,死者不是何雷;第二,凶手不是他的妻子。好像还没有读到死者身份确认的消息,或者只是有人偷了他们的车并行凶,而二人恰巧回国,并不得知;即便是大不幸,逝者是何雷,或者凶手并非他的妻子,而是另有其人,其妻只是恰巧回国而已,希望如此。听进一步官方的消息吧。

Blog分类: 
Free Tags: 

有猫自远方来

<

p>

一个同学要趁长周末去旅行,所以把他家的猫暂时寄养在我这里两天。这只猫长的很漂亮,也很大,有三个妮妮那么大,可是却非常胆小。早上去接她的时候,出了门她马上就吓得浑身哆嗦,我去抱她,她挣扎的时候,后脚蹬到了我,低头看时,发现短袖衬衫已经被她抓破了一块儿。没有办法,只好把她塞进后备箱带回家来。

到了家里,妮妮似乎并不欢迎这位客人,先是低沉的叫了几声,然后全身的毛发倒竖,尾巴变得有浣熊那么粗,远远的充满着敌意的看着这位新来的客人。而客人似乎也很胆小,看到了主人的态度后,马上钻进沙发的下面(上图),不敢出来了。可妮妮却不依不饶,仍然敌视的看着这个新猫咪,虽然没有胆子走近,但是仍然远远的守着,看架势要把对方看死在沙发下面,不允许人家侵犯她的地盘。

过了一阵子,新猫咪胆子大了些,慢慢的走出了沙发,但是妮妮马上又低吼着把她逼了回去,然后继续端坐在毯子上监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妮妮坐了半晌,似乎觉得有些饿了,走开去吃东西,在自己的饭盆旁边发现了新猫咪的饭盆,结果妮妮毫不客气,直接去吃人家盆里的粮食,莫非猫也和人一样,觉得别人碗里的东西才香?

妮妮吃完了以后,暂时躺在窝里午睡,这时那只新来的猫咪才敢出来。这只猫非常温顺,也通人性。抚摸她两下她就会在地上打滚,摇头晃脑的蹭我的裤腿;只要一叫“咪咪”,她就乖乖的跑来,跳在我的腿上,这比我们家妮妮乖多了。平日里,妮妮只会在家里疯跑,偷东西,或是躲在柜子后面偷袭经过的人,她从不听人叫,即使把嗓子都叫哑了,她也毫不在意,仍然我行我素。

过了一阵子,妮妮醒了,揉着眼睛从窝里钻出来,却发现那只新猫咪卧在我的腿上,于是妮妮又不满了,又开始呲着牙冲那只猫咪低吼,还“呼呼”的大声喘着气,于是那只猫只好又逃掉,重新钻到沙发地下。呵呵,不知道过多久妮妮才能学会和别人和平相处。

Blog分类: 
Free Tags: 

怪癖?!

呵呵,一个游戏,要写下5个怪癖,然后再点5个人的名字,把游戏传递下去,被shunz点到,所以想一下自己怪癖@@

1. 喜欢夏天下着大雨铺着凉席,盖着被子睡觉,以此为平生第一大乐事。正值酷暑,溽热难耐,突然天黑云暗,暴雨倾盆,有凉风穿堂,虽着短衣,亦觉寒意习习,在凉席上一歪,盖上厚厚的被子,要么香梦沉酣,要么天马行空的做白日梦,真乃快事:)不过现在空调盛行,夏日里不会觉得太热,下雨时冷热反差也不大了,所以这种快乐就被削减了不少。而现在所居之地,即便是夏日,也并不闷热,所以好久没有机会享受这一乐趣了。

2. 喜欢突然引吭高歌。又一件乐事,但是往往吓着别人。有时也算不得歌,只是大吼两声,刚和MM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怀疑我精神有问题:)不过,现在很久没有兴致大喊了。

3. 喜欢作白日梦,譬如骑着自行车走在路上,突然幻想自己骑着乌骓马,提着偃月刀,直朝图书馆杀去,不过上次差点儿被警车撞飞,感叹了一下英雄时代的一去不复返,现在收敛了一些。

4. 喜欢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旁人听来,紧接着的两句话没有任何逻辑关系,也没有联系。也因此被MM怀疑精神分裂。其实是因为脑子想的快,嘴巴说的慢,所以中间的过程直接跳过去了,也懒得说了,这个习惯也影响了做题和写论文:作证命题,两跳三跳就跳到了结论,结果往往被扣分;写论文,论点(argument)被导师当作了假设(assumption),因为把论证的过程给省了:(

5. 考据癖。凡事都想弄清楚来龙去脉,往往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呵呵,一时间也找不到5个人把这个游戏传递下去,先就此作结吧。

Blog分类: 
Free Tags: 

“天子驾六”游记(1)

暑假回家,一心惦记着要去看看新建的天子驾六博物馆,却总也找不到空闲,直到走之前才专门跑去仔细的参观了一番。

虽然最后才有机会参观这座博物馆,但是几乎每次出门都要从它前面路过,因为它的位置正好在洛阳市中心,并且紧挨着洛阳的主干道--中州路(图1)。解放以后,洛阳的城市格局一直都是狭长的一条,而中州路几乎是唯一一条贯穿着这狭长的五个区的干道,车流量非常大,直到环城路修好,中州路的压力才减小了一些,可是谁也想不到,在交通繁忙的中州路边居然还沉睡着2000多年前的车马。

[image:884 class=img_c]
“天子驾六”博物的四周几乎都是水泥森林,东边紧挨着洛阳市百货大楼(图2)。几乎所有的城市的中心都会耸立一座“百货楼”,这是当年计划经济的遗存,但是也体现了城市的中心位置。博物馆的西侧则是工商银行洛阳的总行,不远处,很多新的大厦都在建设中,据说这附近要建成洛阳的CBD(这个缩写是这次回国看到的最多的字眼之一)。

[image:885 class=img_c]

这座博物馆的原址是一个大喷泉--就像过去很多典型的中国城市一样。2002年的时候,这里要拆了建设一个“集行政、文化、商业、金融、信息、游乐等各项功能于一体的现代化广场”--就像现在很多典型的中国城市一样(春熙路,解放碑,南京路,王府井等等都会有一个小广场,看来洛阳也想学一下),但是洛阳还是稍有不同:按照惯例,每次动工前都先要进行考古勘测。这一无心的勘测却导致了震惊全国的大发现。

或者,“震惊全国”这四个字并不恰当,因为一开始它并未震惊全国;或者,一开始根本没有太多的人在意它,而它的命运也可能只是被填埋并继续建造“现代化广场”。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想起了2000年时洛阳的另一桩考古发现---“亞字大墓”。

洛阳市二十七中要盖家属楼,于是例行考古勘测,结果却发现了一座“亞字大墓”,按照当年殷墟的发掘经验,“亞字大墓”或是“中字大墓” 必为天子墓。这是洛阳发现的第一座也是唯一一座“亞字大墓”,而之前曾被疯狂盗掘过的出土过无数珍贵文物的洛阳金村8座周天子墓不过是“甲字墓”,通常“甲字墓”比““亞字墓”低两个等级,所以二十七中里沉睡的这位天子应该是一位显赫的周王:他会是谁呢?

这座“亞字大墓”有8个盗洞,但是仍然保留了一些珍贵文物,譬如可以断定是天子墓的“王作宝彝”(图3,现藏于“天子驾六”博物馆) ,并且墓道的结构保存的非常完好...
[image:886 class=img_c]

但是不久,这样一座天子墓却在建筑机械的轰鸣声中彻底消失了,现在耸立在原址上的是一栋7层家属楼。如今我们能够看到的也只有“天子驾六”博物馆中这座大墓的模型了(图4)。
[image:887 class=img_c]

而“天子驾六”也险些遭受同样的命运,考古发掘尚未结束,挖土机等大型施工机械却已开动,要赶在“牡丹花会”前建好“现代化广场”。施工队不顾洛阳当地文物局的劝阻,24小时不间断连续作业。万幸的是国家文物局及时地进行了干预,原先的“现代化广场”项目被停止,取而代之的是新的“东周文化广场”,主体就是“天子驾六”博物馆--但是这仍然是一个妥协的方案,因为它只保留了天子驾六车马坑和一个小型的车马坑,对于其他几处的车马坑和马坑都进行了“回填”,这在车马坑的发掘史上倒还是第一次,这些坑现在估计已经都被毁了。

Blog分类: 
Free Tags: 

遭遇“麦莎”(2)

被台风“麦莎”吹断的行道树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遭遇“麦莎”

在上海遭遇“麦莎”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和“麦莎”同时登陆上海

[img_assist|fid=2633|thumb=1|alt=遭遇“麦莎”|caption=在上海遭遇“麦莎”]

悠长的假期渐入尾声,快要告别乐土回到枯燥的生活中。回来的时候一时新奇,选择在北京落地在上海离开,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决定却让我和MM吃足了苦头,现在MM已经在机场里被困了18个小时,焦急的等待着飞往上海的航班的进一步消息;而我也只能坐在宾馆的窗边看下雨--还好我赶在了台风“麦莎”前几个小时到了上海。

昨天到的上海,由于安徽洪涝,火车晚点了两个多小时,来的时候还是一片晴好,到宾馆坐定,打开电视就看到上海本地新闻动员市民防范台风。傍晚的时候出去吃饭,风开始大起来,不久就倾盆大雨,许久没有到过上海了,走了很远都没有发现一家看起来解馋的饭馆,只好乘着风雨回到了宾馆的餐厅,匆匆吃过饭后,准备去虹桥机场接MM,但是却被告知飞机由于台风而晚点,苦等几个小时,机场干脆通知航班取消,ft。

昨夜一场大雨,今天上午雨小了些,约好了不少在上海工作学习的同学聚会,定好了地方,顺便逛逛南京路步行街,逛了一半又开始风雨大作,撑着一把伞,顿时有一种“我欲乘风归去”的感觉,然后就折断了伞的龙骨,跳跃着上了一辆出租车,觉得会轻功真好。

回到宾馆就赶紧再和同学联系,取消聚会,风雨太大,而此时,MM还困在机场里,不知道何时才能抵沪。

看着下雨,倒也轻松;依这天气,八日返回的飞机也未必能飞,与其担心倒不如小楼听雨眠:)

更新照片:

[img_assist|fid=2828|thumb=1|alt=遭遇“麦莎”(2)|caption=被台风“麦莎”吹断的行道树]

Blog分类: 
Free Tags: 

回国记(1):恐怖飞行

暑假机票难买,只好在旧金山转机。起了个大早,6点钟便坐在去O'Hare机场的计程车上,一个朋友说,O'hare应该翻译为“兔崽子“,妙!出租车司机是一个摩洛哥人,居然是一个功夫迷,一路上眉飞色舞,动辄就双手离开方向盘,比划功夫。

从芝加哥出发,大约四个小时到旧金山,飞机本该降落在terminal 3,但是由于早到,直接停在了international terminal,省去不少麻烦,不然换terminal还要坐火车。旧金山的international terminal非常小,也没有几家店,但是却要在那里打发几个小时的时间。先去了免税商店,给老爸买了几条烟,中华32元一条,比国内便宜不少;还有一家日餐店,拿中国的汤面当Udon,贵且极难吃。

歪在长椅上玩了一会儿暗黑破坏神,总算熬到了登机的时间。飞机坐的很满,但是我旁边的两个位子却是空的,枕在舷窗上一会儿就沉沉的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一阵颠簸弄醒,飞机在下降。以为到了北京,可是睁眼向窗外一望,却见飞机的翅膀拖起浓浓的白烟,又向下一望,连绵的群山白雪皑皑--不对,应该是在靠近北极的地方。一下子慌了神,但是看到周围的旅客并没有慌张,马上平静下来--不对称信息的游戏:既然没有睡觉的informed的agent没有慌乱,俺这个睡着了的uninformed的agent也不该慌乱。因为旁边没有别的乘客,叫来了空中大妈,问明情况,原来是一位客人突发急症,必须要紧急降落,实施急救,于是飞机只好折回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降落前必须把飞机的燃料全部倾倒,防止降落时可能出现的危险。而排放燃料的管道就在机翅的顶端,我看到的白烟其实就是倾斜的燃料。

飞机降落在荒芜的安克雷奇机场。打开手机,却发现tmobile在阿拉斯加没有信号,奇怪的是居然可以接入cingular的服务,试了一下,可以使用,于是拨了mm的手机,故弄玄虚的告诉她我在阿拉斯加,飞机失事了,我是唯一的一个幸存者。可惜当场就被mm戳穿,因为她一直在网上注视着我们这班飞机的状态,还在我睡觉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飞机要在安克雷奇紧急降落。

耽搁了3个小时以后有些慌了,因为按计划21日晚到北京,22日上午签证,如果飞机在安克雷奇停留的太久,一连串的事情都要错过。不过担心也解决不了问题,索性继续睡去,再次醒来时,座位上的屏幕显示飞机已经接近沈阳。旅行的小插曲在睡梦中不知不觉地过去:)

Blog分类: 
Free Tags: 

回家倒计时!

下周一回家!这两天忙得焦头烂额,申请签证,有无数的表要填,每张表都有无数的问题不解,加起来就是 inf^inf 那么多的问题-_-!在北京订好了住的地方,还是N年前大本到北京报道时的宾馆,与学校只有一街之隔,故地重游,快哉快哉!好久没有到过北京了,一定要把所有的博物馆再补看一遍,故宫有时间一定要在好好逛逛。Sigh,原来在北京念了四年书,却也只去过一次故宫,还是在毕业前夕,总是对自己说,故宫这么近,总会有时间去的,可惜总也没去,直到渐行渐远了才觉得惋惜!

自然要呼朋唤友畅饮一番,不过听说原来常去的西直门烤肉店和火锅店已经夷为平地,好象在那里修了轻轨,实在遗憾。学校北门外摆摊卖羊肉串的信阳老乡不知道还在不在,那里可是夏夜消遣的好地方:)说起吃,又想到大四的时候室友相约出去吃饭,明明说好了西直门,却有一个跑神儿的听成了“牧羊人”,我们已经在西直门觥筹交错了,他还端坐在“牧羊人”的大圆桌前对服务员说:“我们一共八个人,其他七个一会儿就到,先上凉菜吧。”哈哈,历历在目。

回家好心情!:)

Blog分类: 
Free Tags: 

我的收藏史(2):唐开元,北宋与新莽

接着上次的说。丁福保那本书其实不太适合初等收藏者使用,第一是因为全书用繁体,后面的介绍性文字还是竖排古文体书就,满目的之乎者也,这对于一个小学生来说阅读起来着实费力,不仅如此,书中还用了不少异体字,譬如书中频繁出现的“仝上”一词,当时让我非常费解,后来才知道就是“同上”。繁体、竖排、古文、古字,让我彻底放弃读懂后面的文字介绍部分,只是专心对比前面的图片部分。但是由于丁福保是大家,很多平常的泉品[注1]并未收录,而对于初等收集者来说,手中的藏品又多为普通品,所以无法从图鉴中得到相关的介绍,整本书的帮助不大。后来又出版过一本马定祥批注的丁福保的《历代古钱图说》,要好一些,把附录中的文字都整理好放入图片中了,并加了不少批注,更易懂一些。

说到《历代古钱图说》,不能不再多说两句丁福保,这个人也是清末民初的奇才之一,少年时入江阴南菁书院治算学,并研究《说文》和诗赋。25岁开始执教算学,后又考入上海东文学堂,学日文,算学和医学。后任京师大学堂算学及生理学教习,三十一岁开始钻研佛学,一生治学精博,先后著有算学书10种,健康长寿法书26种,文字学9种,文学诗词8种(譬如《全汉三国晋南北朝诗》、《历代诗话续编》等),古泉学8种,佛学34种,医学75种,杂学9种。呵呵,现在再也找不到这样全面的学者了。

由于丁福保的《历代古钱图说》参考性较小,在拿到那几贯古钱币之后,只是纯粹好奇的翻看,并未认真仔细考证过。以当时的眼光,只看重“长”的比较漂亮的钱币,大致拣出了几百枚“漂亮”的钱币,整日里把玩,剩下的那些暂时还是把它们堆在旧纸盒里。那些比较丑的钱币里自然不乏稀品,日后它们重建天日的时候又是一番新的惊喜--这是后话。

漂亮的钱币中大多都是“传世古”,也就是古钱出炉后从未着土,经过长期的氧化致使钱面牢结一层黑膜,犹涂过黑漆一般乌黑发亮。当时最喜欢的是几枚“开元通宝”,有光背的,也有背星月云纹的。为什么喜欢这一枚,现在说不清楚了,其实论铸造的工艺,唐开元不但比上新莽钱和北宋钱,甚至连一些汉魏六朝的钱币都不如;论书法,虽然“开元通宝”四个字据说是大书法家欧阳询的“八分书”,而欧阳询本人也与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并称为“初唐四家”的,但是比起新莽的“垂针篆”,与北宋的“瘦金体”来说还是差一些。想起来研究青铜艺术的人的一句话:中国的艺术在晋以后就绝了。譬如以铜镜为例:先秦的是极品,汉镜也有好的,唐镜简直俗不可看。古钱币其实稍有例外,在北宋又复兴过一次。

其实现在想来,当时喜欢“开元通宝”,一则可能是因为“开元”的名气,让人想起开元盛世。当时的想法在后来看来是错误的,因为开元通宝本身和唐玄宗的开元年号关系不大,开元通宝并非年号钱,从唐高祖武德四年开始,终唐一代,一直都在铸造开元通宝,不同的是初唐与盛唐的开元通宝要精美些,安史之后,钱币的铸造开始变得粗糙,其中还有著名的会昌开元,后来收集会昌开元也成了我的爱好之一。 第二个原因可能是由于”开元通宝“的钱文易于辨识,如果钱文都认不清楚,自然谈不上喜欢了。钱币上的文字,秦以前是大篆,秦以后是小篆,直到隋末为止。其间的莽泉(注:新莽钱,莽泉指的都是王莽时期的铸币)的垂针篆,刘宋孝建钱的薤叶书,或是北周布泉的玉筋篆都是小篆的变体。这些当时对于我来说都是很难辨识的。虽然隋以前蜀汉的直百五铢的直百二字是隶书,成汉李寿的直读“汉兴”也是隶书,但是当时还没有接触到,所以八分(也称楷隶)书就的“开元通宝”就成了我的最爱。其实开元之后,基本上也没有铜钱使用隶书了。

说来这么多,其实即便是异常精美的“开元通宝”也并不是很值钱(除了个别珍品,譬如金银开元,和一些背面有特殊花纹的开元),不过它背后的政治经济价值还是很高的,是对货币制度的一次重大改革,这儿就不多说。

除了“开元通宝”,早期“漂亮钱”中大多是北宋的铜钱,呵呵,收集过一阵子铜钱就会发现,北宋的铜钱其实比清钱还滥(注意,是滥不是烂,宋钱实在是太多了!)宋神宗时每年铸钱就有500万贯。宋钱大多制作精美,这次先搁下不说。除去宋钱,还有两枚传世古的“大泉五十”也非常让人喜爱,“大泉五十”便是王莽时期 的代表作之一,传世的不少,现在的市价也不过两三元人民币一枚,后来又无意中看到一枚“小泉直一”,现在的市价也不过十元人民币,当时看过这两枚铜币之后,突发奇想,“大”与“小”相对,“五十”与“直一”相对,莫非那时的货币也如现在的人民币硬币一般有不同的面值(呵呵,这个可是当时独立想出来,没有参照丁老先生的书),于是在漂亮钱中翻了一遍,一无所获,正在失望,突然想到旧纸盒中的铜币,又翻看一遍,刚翻了几枚,就找到一枚品相不是很好的“大泉五百”,当时一阵狂喜(呵呵,其实当时狂喜错了,这个“大泉五百”与王莽的“大泉五十”并无关系,而是三国时东吴的铸币,市价也不过几十到一百人民币),继续翻看时,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几千枚铜钱,哪里就能那么细致的翻看完,于是有些灰心,但是到那时已经多少有些经验,找到了一种更有效率的检看方法,只是粗粗看看一个铜币上有没有“泉”字,后来还嫌慢,就摊开一堆铜币,只看钱的边缘,找比较象“大泉五十”的,还真的找到了一枚,仔细一看,还是一枚“大泉五十”。郁闷了一阵子,在翻出了五枚大泉五十之后,终于发现了一枚不同的,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枚“中泉三十”,真正的第一桶金:)

[注1]:稍微唠叨一句,“泉”也就是“钱”,古音与“钱”通,有时也通用。王莽篡汉后,迷信图谶,因“钱”、“铢”等字之“金”旁与繁体“刘”字 的“金”字底 犯了他的忌讳,故正式以“泉”代“钱”,铸造了“货泉”、“布泉”以及“小泉直一”至“大 泉五十”等六泉。此后三国孙吴的“大泉五百”、“大泉当千”,唐及五代之“乾封泉宝 ”、“永通泉货”等,“泉”作“钱”即被广泛使用并留传下来。后世的收藏者和文人更因“泉”较 “钱”字风雅淡泊,故尤喜称“钱”为“泉”。

Blog分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