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ime的100位风云人物

Time 100.jpg今天是周一,拿到了最新的一期 Time,上面评选了去年的100位风云人物,其中最感兴趣的当然还是里面的中国人。今年当选的国人包括艺术家李安,科学家与思想家 Ma Jun;领袖人物温家宝;英雄与先驱者Chen Guangcheng;商业巨子Huang Guangyu。另外还有华裔Michelle Wie入选。比较有趣的是李安的简介是章子怡写的,伊的英文写的不错,并且内容上显然也是下了不少功夫的,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捉刀:)Ma Jun是做环保的,以前这个名字没有听说过,Time在介绍中也说:

It's safe to say that if you put Ma Jun's face on a billboard in Beijing next to basketball star Yao Ming or screen beauty Ziyi Zhang, your average passerby wouldn't have a clue who Ma is.

呵呵,不过看他的简介,他还是做了很多有益并值得人们尊重的事情的。Huang Guangyu这个名字在《福布斯》上看到过,今年中国地区的首富,挺年轻的就身价十几亿美元,看他的简介,是一个典型的白手起家的例子。

Blog分类: 
Free Tags: 

骑自行车横穿欧亚大陆

ROUTE2RESIZE400.jpg在BBC上读到的新闻,两个英国人从北京骑自行车回到了伦敦,又顺着BBC找到了他们的blog,上面记载了他们的一路上的见闻,呵呵,颇有些《西游记》的感觉(事实上他们原本计划的路线与唐僧师徒的路线差不多,但是不巧巴基斯坦地震,他们才不得不改变路线,也就是地图上的蓝线与红线)。这两个人挺厉害的,这一路下来有一万五千多公里,历经了14个国家,走了将近一年。什么时候我也有机会作一次这样的旅行就好了。高中的时候挺喜欢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到处游逛的,正好我们那里附近的古迹比较多,提前在地图上标好大概位置,就可以骑着自行车四处去找了,最有趣的是邙山一带,古人说"生在苏杭,葬在北邙",邙山有不少名人的墓葬,虽然到现在已经是七零八落,但是骑车在山野间偶然发现一块断碑,细读一下上面的文字,还是高兴不已。不过与这两个英国人相比就差的十万八千里,呵呵,最近正在跟着MM学习滚轴,等到技术纯熟了打算顺着湖边一起溜到城里去。

Blog分类: 
Free Tags: 

奥斯卡颁奖典礼

哈尔德移动城堡

晚上看了ABC直播的奥斯卡颁奖晚会,仔细检点了一下所有有提名的影片,只看过一部半:一部是《哈尔的移动城堡》;半部是《企鹅的进行曲》(hoho,被国内误翻为《企鹅的三月》的)。《企鹅》得了最佳纪录片奖;《哈尔》什么也没得。不过觉得《哈尔》还是挺不错的,没有得奖可惜了。仔细想想,现在也不怎么看电影了。以前的周末,经常和MM一起到附近的电影院看新片子,《哈里波特》《Matrix》什么的都是在电影院里看的,特别是《Matrix 3》,因为附近的电影院票都卖光了,只好跑到老果园(Old Orchard)去看,条件挺差的。片子看了不少,有趣的不多,渐渐就失去兴趣了。后来入了紫金的会员,就不再去电影院了。不过经常没有耐心看完一部片子。往往都是MM看过后强烈推荐,然后再和她一起看一遍,呵呵,这样也好,她还可以在旁边讲解,有不明白的地方,当时就可以找到答案。不过MM很敬业,每次回答之前都会告诉我这处是否是伏笔,是否要她提前揭穿。

《哈尔的移动城堡》就是这样看的。中世纪外观的飞机,会走的城堡,国王的魔法师,做帽子的裁缝铺。先开始不理解为什么苏菲的外貌会变来变去,于是询问了“顾问”,“顾问”也说不清楚,不过不影响看,糊里糊涂的感觉挺好的。事事都弄明白就是研究而非休息了。日本人的东西,从骨子里有一股复杂的绝望与抗争的矛盾感觉。譬如《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近似荒唐的绝望与近乎荒唐的反抗;还有《最终幻想VII》,《千与千寻》。倒是印证了很久以前的一道GRE题:

The cultivation of the emotion of natsulcashii, interpretable as "pleasant sorrow" , brings Japanese to Kyoto in the spring, not to --------- the cherry blossoms in full bloom but to --------- the fading, falling flowers.

(A) mourn ... exclaim

(B) honor ... protect

(C) describe ... rejoice over

(D) arrange ... preserve

(E) savor ... grieve over

Blog分类: 

迟到的两份学位证

收到了两份学位证书,一份是文学硕士的,一份是理学硕士:)。MA的证书照理是该前年夏天拿的;MS的证书是去年夏天的。但是因为懒,觉得第一份证书可有可无,所以当时就没有填表去申请这个学位;后来又因为粗心,错过了第二份证书的正常申请时间,也没有提交申请表格,错过了夏季的毕业典礼;)。但是由于第二份证书是不得不拿的,所以才在去年秋天匆匆忙忙的填表找导师签字,申请冬季拿学位,后来想反正也是劳烦一次,不如规模经济一下,顺便把久违了的第一份证书也申请了(虽然比较无聊):〉于是这周两份证书翩然而至,有了一番小小的成就感,不过离终点还很远,继续努力希望能够尽快地毕业吧,最好是在明年能够做完论文拿到学位,这样毕业以后还算年轻,即便是一切都从头再来,也仍然有机会"(。呵呵,站在马路边,看着过往的汽车,感叹说:逝者如斯夫!;)

当然,多拿了一份Science的学位证书也多了一份底气,不用再怕MM弹着我的脑袋瓜戏称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科生了。尽管通常是我修电脑;尽管她也抓不住一只鸡,可人家是道道地地搞物理的,比不得;)。呵呵,不过现在可以一拱手一抱拳,喊一声:兄弟,咱们都是赛先生的人了!可是MM却很同情的对俺说:兄弟,你入错门了,你那是秀豆赛(Pseudo-Science)先生,不是真的赛先生。

Blog分类: 
Free Tags: 

情人节!

<

p>


情人节,翻出了一张老照片,以誌纪念,照片在附近湖边的公园照的,没有想到湖边也有荒漠,不过还有一丛绿树 plus ... :)

Blog分类: 
Free Tags: 

我等酒徒

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个三六九等,瘾君子也不例外,粗粗一分,可为“仙、圣、徒、棍、鬼”几等,所以嗜赌的就有“赌仙、赌圣、赌徒、赌棍、赌鬼”之分,爱写诗也有“诗仙、诗圣、诗徒、诗棍、诗鬼”,而像我等这样喜欢喝点小酒的也有“酒仙、酒圣、酒徒、酒棍、酒鬼”之分,分类的依据何在?套用马克思的术语是从意识到物质的渐变,譬如酒仙,喝酒讲的是一个精神上的境界;酒鬼,就完全是为了享受乙醇。因为酒仙与酒鬼是两个极致,所以往往受人钦敬,毕竟不是常人都能做到,具体说来,做到酒仙,需要境界颇高,到底什么样的境界,其实也说不清楚,用个《大腕》上的比喻,就好比扔石头的远近,一般人的境界,也就像一块扔了两三米的石头,而酒仙,应该像牛顿当年的画得那个草图一样,石头一扔就成了绕地卫星,飘然若仙。相比之下,做酒鬼,一定要有鬼气,第一,酒量要奇大;第二,一饮就要到大醉方止;第三,一醉就要昏睡上几日几夜不醒。

说罢酒仙与酒鬼,其他三类就好说了。所谓,酒圣,就是酒中圣人,喝酒虽然不讲境界,但是讲个情调,不是好酒不沾,酒好气氛不好也不行,再用马克思一个词,就是 petty bourgeoisie,或者就是穿着长衫进店里坐着喝酒的人;酒棍,就不提了,我等酒徒都不爱和酒棍喝,酒棍喝了酒就像定时炸弹,太危险。喝酒就图个高兴,他一两杯下肚就嚷着要顺着手电筒的光柱爬上天去摘星揽月;或是睡在马路中央等着车轧,搁谁也受不了啊。

最后就是我等酒徒,喝酒就是为个乐和,有时候开始也不一定是为了乐和,但是喝完的结果却是非常的乐和:)酒徒不像酒仙,没有什么境界,喝进去一斗酒,也写不下半句诗,更别说诗百篇了;酒徒也不同于酒圣,对情调不讲究,茅台五粮液喝得,超市里快过保质期打折卖的燕京啤酒也喝得,酒肆里喝得,路边的马路牙子上也喝得;酒徒也不同于酒棍,喝完了酒不会耍酒疯,只是乐和着,有人话多些,有人话少些,有人歪头就睡;酒徒更不同于酒鬼,酒量不在大,关键在自己喝着高兴,也不会一醉几日,因为天亮了还要为稻粱谋。

其实酒徒是最没有个性的一类,但凡爱喝两口的大多是酒徒。不过酒徒也有层次,需要修炼。我光荣的成为酒徒应该是三四岁的时候,那是八十年代初,还是Laissez Faire社会主义,大家都不是很忙,老爸下了班到厂里的幼儿园接了我,会骑着二八的红旗自行车带着我到我们那里一个叫做华山路地方,那里有很多露天沽酒的地方,也就是街边的大排档,老爸买一碗散装的啤酒(那时的啤酒真是用碗卖的),我喝半碗,喝了就睡,然后睡着就到家,老爸那时就说我酒品好,孺子可教。但是有一次喝过量了,我和老爸一起被老妈教育了一通,第一阶段的酒徒训练就告一段落了。

第二阶段的修行是断断续续的,上了中学,逢年过节,亲戚朋友相聚,偶尔喝上一两杯,按照我们那里的风俗,长辈给的酒,是不能不喝的。第三阶段便是大学,大一的时候,男生都还做清纯装,班里聚餐,个个都是不近酒(空)的君子;大一一过就原形毕露。不过大家都是酒徒,喝酒是为了痛快,并非是如酒鬼般,喝酒 for 喝酒's sake。

记得大二的快寒假的时候,我和同寝室的一个兄弟送走了所有的同学,两个人困坐在寝室里--确确实实的困坐,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了,本来还是有些宽裕的,但是这位兄弟的兄弟急需钱买药,我俩儿的钱都借给了他,我口袋里本来还剩了几十块钱,但是突然想到自个儿还没有买火车票,在北京北站拿27元5角买了学生票,就一文不名了。我们俩儿困坐了一会儿,决定去借钱,满大楼的跑,居然没找到一个人,朔风凛冽,我们二人的晚饭还没有着落,在这个时候,我们想到了党,想到了组织--这位兄弟高我一级,他们的大班长是北京人,家住得离学校不远,于是我们两个无产者跑到了“组织”家里,借了100元钱,兴冲冲的跑了回来,在学校对面的“百姓佳”超市买了快过期的啤酒和几袋5角钱一袋的咸花生。

回到寝室,几杯下肚,酒意正酣,突然有人从门外钻进来,也是酒徒一只,循着酒味而来,于是三人一起喝酒,觥斛交错,兴尽而眠,第二天差点误了火车,还睡得迷迷糊糊就被同寝室的兄弟喝起,挤上公共汽车直奔火车站,于最后一分钟跳上火车,是靠窗的位子,旁边坐了两个民工师傅,攀谈两句,拿围巾一包头又酣然睡去,一觉醒来,赶紧四下张望,恐怕坐过了站,忽又一想,此车的终点就在洛阳,于是再次安然睡去,直到旁边的一个女同学把我推醒,告诉我到站了,我一时纳闷,上车的时候旁边明明坐得是位民工师傅,怎么一觉醒来变成了带着清华校徽的女生了,不过仔细想想这节车厢卖得都是学生票,应该都是学生,那我上车打招呼的又是谁呢?不过那时毕竟已经是大二的学生,马上恢复了平静,问旁边的女生:“你是新生吧?”那个女生挺吃惊的点了点头说“是”,我心中暗暗得意:不是新生谁寒假回家还戴着校徽啊。我清了清嗓子,问:“要我帮忙拿行李么”,那个女生点点头。我把包在头上的围巾摘下来,在脖子上系好,然后从行李架上帮她取下了行李。“你的行李呢?”那个女生问道。 对啊,我的行李呢?啊,应该还在我上铺的空床上,ft,我倒是已经做到酒徒的最高级了:)

Blog分类: 
Free Tags: 

LifeTips.Us

呵呵,前阵子fufu说要做一个community blog,没有想到动作这么迅速,已经建好了,域名起的挺好听的:LifeTips.Us 。是一个关于分享生活常识的网站,简单注册以后可以书写自己的生活tips,就像一个关于生活的维基百科一样。刚进入这个网站,还以为是用drupal搭建的呢,因为界面很是熟悉,不过仔细看了,才发现是wordpress的,其实现在drupal和wordpress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相互借鉴,所以很多功能都是共同的,譬如drupal下有tags, 有social services (譬如 del.iciou.us, technorati等)的链接等等,wordpress下也有同样的设置,不过由于drupal一开始就是为多用户设计的,而wordpress一开始则是为单一用户设计的,感觉上drupal做community blog应该更强一些,可是wordpress的更新改进也很快,这阵子一直在试用wordpress 2.0,感觉挺不错的,所以用wordpress做community blog也是一个不错的尝试,等待着fufu的使用心得:)

Blog分类: 

春节快乐!

新春快乐!

Blog分类: 
Free Tags: 

新年快乐!

今夜的烟火

2005年12月31日,晚上吃完火锅,跑到大街上去看热闹,出门晚了,热闹都散了,但是看到了烟火:)

Blog分类: 
Free Tags: 

圣诞快乐!

虽然不过圣诞节,但毕竟是一个节日,况且“身在曹营”,曹营的人都在庆祝圣诞,大街上空荡荡的,人都哪里去了?

不管怎样,过节就要吃好的。最近MM实验比较忙,而我还停留在泡面煎蛋的厨艺水平上,所以刚才出去买外卖。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前车灯的一个灯泡坏了很久,从来没有觉得不方便过,因为后面的车灯会投射过来照路,而今天,因为没有其他车,才真正尝到了独眼车灯的痛苦,漆黑的夜,蜿蜒的路,四下无光,天上还飘着雨,我瞪着铜铃般大小的眼睛四下张望,借着远处红绿灯的闪烁光芒,不停的辨着方向,终于到了雅轩,啰嗦的老板娘一如既往的开始啰嗦,从MM为什么没有来问起,既而讨论的平安夜的夜,与圣诞节的圣。。。总算想起来问我要点什么菜,于是思如泉涌的blahblah。。。

俺的外卖好了,大厨拿了一个大纸箱子给俺扛出来,老板娘又送了蟹角与酥花生,并关切地问:要请客啊?俺说:不,俺们两个人吃!老板娘两眼顿露钦敬之色。俺扛着俺的箱子高歌而回,开始我们的平安夜饕餮盛餐:)

Blog分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