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

感恩节 黑瞎子岭

过完了感恩节的假期,又匆匆忙忙的从纽约飞回芝加哥,正赶上芝加哥暴风雪,又在 EWR 机场苦等了若干小时。再过三周,又要到纽约去过圣诞,真成了 Macross 里的 birdman。

2008的感恩节,既没有像06年一样去 outlet 作 early bird,也没有像07年一样在城市的水泥森林里游荡,而是去了荒郊野外的黑瞎子岭——Bear Mountain,其实也算不上荒郊野外,离纽约市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地方也不大,以至于到了以后,沿着弯道开车爬坡,一不小心又爬了出去,只得又大大的绕了个圈子回来。

最初的打算是26日周四那一天去,但是那一天租车行都不上班,租不到车,周五和LD趁空儿逛逛了纽约downtown的商店,梅西百货里仿佛晏子口中的临淄城,接踵摩肩,连衽成幕,挥汗成雨。附近是座韩国城,有一间饭店门前总是拍很长的队,于是午饭的时候就去凑热闹,等了多半个小时,方才落座,菜单上还是各种各样的韩国泡菜面,瞅见一道肘子,以为是道凉菜,就点来尝尝,没想到真的武侠小说中的酒肆一般,店家端上一盘足有一两斤的冷切的肘子,只好拿出樊哙啃生彘肩的豪情,悉数尽收腹底(如果再有一斤红高粱就更好了)。继续逛街,买东西,排队,挤,排队,在香蕉共和国买了衬衣,晚上回家拿铁锤敲了老半天才能穿——收银员太忙碌,一大意,没有取下衬衣上防盗的塑料方块,此前坊间传言,这样的塑料块儿里会有永不褪色的墨水,用以惩治随手顺衣服的小毛贼,但是经过我的铁锤实验,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大概只有一片感应报警的磁片。

去黑瞎子岭的那一天是个好天气,不过我们还是像蜡笔小新他们家一样,等到真正出门已经晌午了,出了人口稠密的城市不远,就能看到山了,照着手机上 GPS 的指示,转了无数的弯儿,抄了数不尽的小路,最终在高山与激流见的一条小路上,GPS告诉我们到达了目的地,可是举目一望,就只有一条路而已。

鉴于以前吃过GPS的苦,这次也没有太意外,关了GPS,人力的搜索,终于找到了入口,停好了车,鬼差神使的决定去爬山——和LD没有作任何关于爬山的打算(again,又小新家了一次),我们都穿着皮鞋,LD还穿着呢子大衣,反正不管怎样,就开始爬了,差不多已经是下午两点,太阳已经没在山中。顺着树上白色的标识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满目的黄叶与枯枝,回首远望,Hudson 河蜿蜒流过,空林山风,倒正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大约走了四十多分钟,突然闪出一道柏油公路来,是志愿者们铺的,沿着公路走了一段,再爬山,就可以登顶了,但是此时我们继续发扬了小新家的光荣传统,在最后一刻迷路了,爬上了一个不知名的小石头山包。本来也没有什么确定的目的地,所以随遇而安,靠着大石坐下,吃东西,比赛了一番谁吐杨梅核儿吐得远,然后开始下山。天已经开始黑了,路标也模糊起来,边走边探,跌跌撞撞的冲将下来,感恩节的远足结束。

P.S.这篇 blog 是用 Microsoft Word 2007 写的,因为我的 Windows Live Writer 突然坏了,顺便也想试一试 Word 2007 的 blog 发布功能究竟怎样,既然是测试,不妨同时试试 Mathtype 如何:

Blog分类: 

纽约·博物馆·Beowulf

到纽约省亲的第二天。昨天中午的飞机,上了飞机,感觉飞机移动后就昏昏的睡去,一觉醒来,飞机已经落地,欣喜这么快就到了纽约,但是却发现窗外景色却和睡前一样,原来飞机没有飞,在停机坪上足足停了一个半小时,天气的原因。到纽约天已经黑了,虽说是故地重游,但是复杂的街头在记忆里没有留下半点印象,书包里装了 GPS 接收器,手中拿着 Pocket PC 寻路,买24块钱的一周通用地铁票,发现口袋里的现金只有23块9毛8分!着急的翻遍衣服钱包的每一个角落,再找不出一分钱,满头大汗,不过好心的黑大叔还是卖给了我地铁票:)坐车,仔细盯着 GPS,要在125街的地铁站下车,仔细的观察每一个乘客 —— 因为纽约公车和芝加哥或者三藩或者洛杉矶等地 Stop Request 的装置都不同,不是根绳子而是条黄色的 tape :-o

跳下公车,钻进地下,冲上地铁,这才发现没有看地铁行驶的方向,蹭到地图边,好运气,方向是对的,车上有人卖唱,到底是纽约,芝加哥的CTA上从来没有见过(当然也许是因为坐芝加哥北边的地铁多一些,错过了很多新奇的事情,听人说南边的地铁上有人卖袜子,也有人打手枪),歌声增加了节日的气氛,想掏零钱给她,但是翻遍了口袋也没有——刚才买地铁票的时候已经翻过一次,忘记了。白白让拿着帽子的歌手在身边站了许久。

到了 LD 在曼哈顿 Greenwich Village 的住处,还是要感谢 GPS(像以前憎恨它一样的程度),像导盲犬一样把我带到了正确的地方。晚上和LD开怀的吃了西班牙的烤羊肉和拌有海鲜的炒米饭——准确的说是西班牙语里一种叫做 paella 的食物,直译是 frying pan,自从考过 GRE,就得了强迫症,养成了背不认识单词的习惯 -_-!

美美的一觉,上午才起床,按计划去自然历史博物馆,对我来说纽约最吸引力的两个地方之一,上次来的时候没有看仔细。可惜到了才发现今天不开门:(只好到中央公园闲逛了一阵子,那里总是开门的。

感恩节,到处关门闭户,百无聊赖,一路逛到 Time Square ,终于无聊到去看 3D 的 《Beowulf》。大学时英美文学课上学过 Beowulf 的片断,古老的英语史诗,读起来更像德语,名词大写,复杂的动词变位,残留一些印象,但是电影却完全颠覆了以前的印象:有暴力,有色情,似乎还有爱情,打斗场面带了眼镜看起来很过瘾,虽然不是很明白打斗的原因,但是导演似乎也没有希望观众明白——看打斗就行了,还有怪物,有龙,有赤裸的安吉利娜·朱丽。

看完了继续吃东西!感恩节:)

Blog分类: 

感恩节的疯狂

疯狂从周四开始。以前从来没想到过去凑感恩节的热闹,往年都是在睡梦中度过黑色星期五的。今年却不同。周四的晚上,朋友夫妇来家里吃饭,顺便带来了当天厚厚的 Chicago Tribune,上面全是周五的广告。于是一边吃饭一边开始商议要不要一起去做 early bird,最后决定要做就要做最早的:当天晚上12点(也就是周五的凌晨零点)一起到附近的一个 Mall 买东西,清晨回来的时候还可以顺便路过 Fry's,Staples 等店,计划周详之后,开始一起挑拣广告,不知不觉到了晚上11点多,正待同时出发之际,朋友的老公偶感不适(^_^),所以他们临时决定不去了。于是我和 一起去做 early bird。

子夜的街道很是清冷,路过 Staples,门前有两个睡睡袋排队的人,又路过 Best Buy,门口人头攒动,队伍已经排了很长。上了高速,车不是很多,但是换到通往那个mall的高速时,第一次堵了车,本来以为是出了交通事故,否则无法解释凌晨12点的塞车。耽搁了近一个小时,一步一步蹭到前面才知道原来是一个收费站。一个收费站都堵成这样,有些不详的预感。

过了收费站,一路飞驰,到距离 mall 三英里的地方,车又堵死了,寸步难行,等了一个小时左右,大致猜到mall的停车场已满所以前面的出口肯定被车堵死了,于是心生一计,从左边的快车道驶过mall门口那条公路顺行的出口,到紧挨着的逆行出口下高速,然后找了个加油站掉了头,又赌了一把信息不对称,猜测mall距离高速稍远的一个入口肯定车少,果然被猜中,顺利进入mall的停车场里,很容易就找到了停车位。下了车放眼朝高速上望去,车龙已经排了4-5英里的样子。第二天从电视上得知,去那个mall的人普遍在路上等待了五个小时左右,这样算来我们在路上节省了2个多小时的等待时间:)

排队进店铺,排队买东西,排队付钱,其实也没有买什么东西,不过是凑个热闹,感受一下过节的气氛。逛了五六个小时,饥寒交迫,准备打道回府。此时的交通状况已经大有改观,一路风驰而过,回家以后蒙头大睡。直到下午5点多方才起床,晚上要到同学家吃饭,梳洗停当,匆忙出发,五六个人欢聚一堂,觥筹交错,把酒言欢。啤酒,scotch,泸州老窖,rum,几瓶下肚,愈聊愈乐,师兄杯酒饮尽,大谈:“兄弟我如果当了国家主席 blah blah”,师姐巾帼不让须眉,畅谈治国方略。。。 不知不觉已经凌晨3点多,虽是意犹未尽,却又不得不告辞。于是回家又蒙头大睡,直到今天下午方才起床,“梳洗停当,匆忙出发”,又奔附近另外一家 shopping mall 而去,转战至店铺打烊,方才班师回朝。。。呵呵,昼伏夜出的疯狂感恩节:)

Blog分类: 
Free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