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中秋节

前阵子看《东京梦华录》,恰巧有一节关于北宋汴梁城中秋节的描述:

中秋节前,诸店皆卖新酒,重新结络门面彩楼花头,画竿醉仙锦旆。市人争饮,至午未间家家无酒,拽下望子。是时螯蟹新出,石榴、榅勃、梨、枣、栗、孛萄、弄色枨橘皆新上市。中秋夜,贵家结饰台榭,民间争占酒楼翫月。丝篁鼎沸,近内庭居民,夜深遥闻笙竽之声,宛若云外。闾里儿童,连宵嬉戏。夜市骈阗,至于通晓。

到了过节的时间,店铺里都开始卖新酿的美酒,门面也整饬一新。普通百姓人家也纷纷饮酒为乐。又恰值螃蟹肥美的季节,还有各色的新鲜瓜果。到了晚上,官宦富贵人家便在自己的台榭上赏月,而普通百姓则涌入各家酒楼看月亮。此时还有音乐助兴,住得离皇城比较近的人还能听到宫里传出来乐曲,宛如天外之音。而小孩子们则通宵达旦的玩耍,夜市也热闹非凡。现在看来还是让人羡慕啊!

呵呵,我们的中秋过的冷清多了,两个人一起到了湖边,就月亮吃了月饼,湖边稀稀落落的立着几个人,肯定都是中国人,也是这个时候来看看月亮,算不上赏吧,在家时的中秋,天气还不是很凉,而现在我们这儿已经有阵阵寒意了,所以湖边也不能久立,过了一会儿便回来了。呵呵,还好现在电话、电子邮件都方便,可以一解佳节倍思亲之苦:)

Blog分类: 
Free Tags: 

十位最伟大中国人?

看到了英国和德国通过公共投票选出的100 Greatest Britons 以及Unsere Besten ( Our Best),挺有趣的,特别是德国,因为历史的边界不断变更,所以首先如何确定“德国人”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譬如被选入名单的哥白尼就遭到了波兰的强烈反对,而德国与神圣罗马帝国的承继关系也成了一个大问题:神圣罗马帝国的伟人是否应该算德国人。不管怎样,最终还是完成甄选,名单非常长,所以都只列出前十名。

德国:

  1. 康拉德·阿登纳 (西德战后第一任总理)
  2. 马丁·路德 (宗教改革家)
  3. 卡尔·马克思 (这个不用说了,老马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
  4. 苏菲·绍尔和汉斯·绍尔 (反纳粹活动家,被纳粹处死)
  5. 维利·勃兰特 (西德总理,在华沙的一次下跪赢得了第二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6. 约翰·巴赫 (伟大的作曲家)
  7. 约翰·歌德  (伟大的诗人)
  8. 约翰内斯·古登堡 (西方活字印刷术的发明者)
  9. 奥托·俾斯麦 (铁血首相)
  10.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这个不用说了吧)

英国:

  1. 丘吉尔
  2. 伊桑巴德·布鲁内尔 (工程师,修建了不少铁路桥梁)
  3. 戴安娜王妃
  4. 达尔文
  5. 莎士比亚
  6. 牛顿
  7. 伊丽莎白一世
  8. 约翰·列侬 (甲壳虫乐队成员)
  9. 纳尔逊 (在特拉法尔加打败了拿破仑的海军统帅,每年英国纪念他是都会引起英法报纸之间的舌仗)
  10. 克伦威尔 (护国主)

德国的名单中,政治家有3个,社会活动家有2个(绍尔兄妹算一个),艺术家2个,自然科学家1个,社会科学家1个,发明家1个。

英国的名单中,政治家有3个,社会活动家有1个,艺术家2个,自然科学家2个,将军1个,工程师1个。

于是就想如果在中国公开评选十名伟大人物,会有哪些人入选呢?

Blog分类: 
Free Tags: 

慕容翰与慕容垂 (4)

攻打宇文部是一场硬战,慕容翰在这场战斗中负了伤,得胜以后在家中养伤。过了阵子,伤势渐好,就试着在家中骑马。但是很“不巧”被小人看见,到慕容皝那里进谗,说见到了慕容翰习骑,推断慕容翰可能是装病并有异图云云。于是慕容皝就由此赐死慕容翰。临死前慕容翰还对使者说自己曾经出奔敌国,罪本该死,所以今日之死并不感到愤恨,唯一遗憾的时候不能扫平后赵,了却先王的遗愿,辜负了对国家的责任。说罢,慕容翰就服毒自尽。

其实整件事情看来更像是一桩阴谋。平定了段氏、高句丽与宇文氏之后,前燕的敌人就只剩下后赵了。而后赵自石勒驾崩之后,内乱不断,虽然石虎暂时稳定住了后赵的乱局并在几次对外用兵中获得胜利,但是石虎本人穷奢极欲,已有了败亡的征兆,更兼之立储导致诸子纷争,后赵的灭亡只是个时间问题。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先前慕容皝因为需要用人,所以才重用慕容翰;而现在在扫平诸敌之后,他对慕容翰恐怕就之后猜忌了。慕容翰偶尔一试骑射又恰好被慕容皝的眼线看到的几率小之又小,更合理的解释也许就是慕容皝自平定宇文部以来一直遣人监视慕容翰,瞅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便除掉了一个心头大患。而慕容翰在为国尽忠之后最终落得了一个赐死的下场。

而反观慕容垂,司马光为他的一生下定语的时候引用了许劭评价曹操的一句话:“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司马温公甚至无限惋惜的说 如果苻坚能够不失其道,慕容垂、姚苌都将会是能臣。但是司马温公以及许劭的“乱治”二分法忽略了非乱非治、可乱可治时这些人的作用。在可乱可治的时候,这些人往往会惟恐天下不乱,推波助澜的促成天下大乱,而后逐鹿中原,显示其奸雄本色。纵观慕容垂在前燕与前秦的表现,大抵如此。不过既然是奸雄而不是奸佞,这些人往往还是有些雄才伟略以及过人品质的。虽然这些人每每成了大事,但是对于国家而言,多一些慕容翰或者慕容恪式的人物或许更为重要。其实,能做到像慕容翰一样被家国抛弃,虽身处仇国,却因事立忠的人很少。而像慕容垂这样坐视前燕亡国的,却是很多。

Blog分类: 

扯些天文(1)

呵呵,注意用的是“扯”字,所以内容不是科学。古代有两类人比较专业的关注天文,一是历家,也就是研究历法的;二是术家,就是研究占星的。前者研究自然属于科学范畴,中国古代在天文历法方面的领先是有目共睹的,譬如很早就提出了地球是球体的假说(浑天说可上溯至战国,比较有代表的阐述是张衡的《浑仪注》);而后者则是牵强附会。不过了解一下后者的理论倒是对于阅读史书非常有帮助,因为凡是有大事要发生的时候,总会有太史令之类的官员上书谈论天象并借此进言,而史书往往还非常重视此类的言论,不仅二十四史大多数都有专门的天文志,甚至连摈斥谶纬的〈资治通鉴〉也喜欢谈论天象。

古人所说的天象,其最重要部分,从根本上讲就是日月及五大行星相对于位置较为固定的恒星的运动。古人把黄道附近的恒星分为二十八宿,并将其与地上的州国相对应,创造出“上天变异,州国受殃”的理论,虽然二十八宿与州国的对应在不同朝代不同术士的笔下有所不同,但是比较公认的对应是这个样子(这个是范蠡、鬼谷先生、张良、诸葛亮、谯周、京房、张衡等人的支持的版本,由于这些人的引用频率都比较高,所以列在此处):

角、亢、氐 = 郑,兗州(等号后第一个为国名,第二个为州名)

房、心 = 宋,豫州

尾、箕 = 燕,幽州

斗、牵牛、须女 = 吴、越,扬州

虚、危 = 齐,青州

营室、东壁 = 卫,并州

奎、娄、胃 = 鲁,徐州

昴、毕 = 赵、冀州

觜、参 = 魏,益州

东井、舆鬼 = 秦,雍州

柳、七星、张 = 周,三辅

翼、轸 = 楚,荆州

而五大行星:金、木、水、火、土 通常被术家称为:太白、岁星、辰星、荧惑、镇星,简称之五星,加上日月,也成为七曜。因为五颗行星与地球同绕太阳,轨道交错,在地球观察到的行星运行轨迹经常出现变化,共有四种:迟、留、顺、逆。而古人以顺轨为吉,逆行为凶,超次为殃,留守为变。譬如突然有一天古人发现原本该顺行的火星突然逆行,又观测到这个逆行发生在二十八宿的“东井”,于是就会记下“荧惑逆于东井”,而根据它所做的预测就是:“雍州将有内乱”。至于这则预言是如何来的,明天再说:)

Blog分类: 

慕容翰与慕容垂 (3)

慕容翰能回来,慕容皝总的来说还是高兴大过忧虑,因为前燕毕竟处在用人之际。前燕的威胁有四:西边的段氏,北边的宇文氏,东边的高句丽和南边的后赵。东边的段氏已经在慕容翰的暗中帮助下被后赵与前燕的联军击溃,虽然后赵不久就与前燕翻脸,相互攻伐,但是由于前燕胜多负少,逐渐稳定了与后赵的对峙局面。所以此时,前燕的心腹大患就是宇文部与高句丽了。但是是该先解决北线的宇文部还是东线的高句丽?慕容皝犹豫了。

无论先攻打哪一方,慕容皝最担心的是另外一方会趁虚而入,如果留得守兵多,则进攻的军队不够;如果留得守兵少,则又无法固守根基。慕容翰当然也看出了这个问题,就对慕容皝说:““宇文强盛日久,屡为国患。今逸豆归篡窃得国,群情不附。加之性识庸暗,将帅非才,国无防卫,军无部伍。臣久在其国,悉其地形;虽远附强羯,声势不接,无益救援;今若击之,百举百克。然高句丽去国密迩,常有闚之志。彼知宇文既亡,祸将及己,必乘虚深入,掩吾不备。若少留兵则不足以守,多留兵则不足以行。此心腹之患也,宜先除之;观其势力,一举可克。宇文自守之虏,必不能远来争利。既取高句丽,还取宇文,如返手耳。二国既平,利尽东海,国富兵强,无返顾之忧,然后中原可图也””听了这一席话,慕容皝决定首先攻打高句丽。

进攻高句丽有两条路,一南一北,南道崎岖北道平坦,众将士希望从北道伐高句丽,但是慕容翰却认为,北道易行,高句丽必设重兵;南道坎坷,高句丽则会大意,所以大军精锐应该走南道,只遣偏师走北道。而南道的先锋便是我们的主人公慕容翰与慕容垂(此时慕容垂还未改名,叫做慕容霸)。

高句丽果然老实,兵力部署被慕容翰猜中,南道的守军虽然由高句丽王亲自率领,但是不过是一支羸兵,如何比得上前燕的悍将劲旅,前燕很快便大获全胜,长驱直入高句丽京城,解决了东边的忧患。

紧接着,前燕开始对宇文部用兵,在战胜了前来进攻的宇文部相国之后,慕容皝亲率大军进攻宇文逸豆归,前锋仍然是慕容翰。而宇文逸豆归也派遣勇将涉夜干率精兵迎敌。慕容皝担心慕容翰不敌涉夜干,所以建议他小避。但是慕容翰却说涉夜干素有勇名,又率领精锐,宇文部上下都都他寄予厚望,如果一战击溃涉夜干则宇文部不攻自溃。如果躲避涉夜干,反而使得燕军的锐气受挫。所以慕容翰决定硬碰硬,直接迎击涉夜干。正当两军激战犹酣的时候,后继的慕容垂突然从侧翼杀出,大败涉夜干,宇文部的军队自此溃散,燕军乘胜追击,灭掉宇文部,宇文逸豆归客死他乡,慕容叔侄的合作再次显现了威力。

战胜高句丽与宇文部之后,前燕雄踞北方,虎视中原。正当慕容翰克心自誓,希望为前燕灭掉后赵扫平中原的时候,不幸却降临他的身上。

Blog分类: 

慕容翰与慕容垂 (2)

其实慕容翰还是对得起段辽的,但是无奈两国之争,慕容翰最终还是选择了忠于燕国。而段辽降燕之后,仍然受到了慕容氏的优待,但是后来他又打算反叛,才被慕容氏所诛杀。由于段辽的败没,慕容翰不得不逃亡宇文部。此时宇文部的头人是宇文逸豆归。

宇文逸豆归并没有像段辽一样信任重用慕容翰,他始终对于慕容翰有所顾忌。为求自保,慕容翰不得不装疯卖傻。司马仲达曾经用类似的招数成功的骗过曹爽,慕容翰也一样,不仅骗过了宇文逸豆归,也骗过了宇文部所有的人。但是装疯并非长久之计,不过是为了避祸和等待时机不得以而为之,此时的慕容翰对于故国的思恋与日俱增。装疯与思念之余,慕容翰亦四处游历,将宇文部的山川地理牢记于心。

慕容皝此时也想起了慕容翰,毕竟是兄弟,再说慕容翰与慕容昭和慕容仁不同,并无反迹,不过是为了避嫌不得不出奔异国。现在慕容皝已经坐定江山,对于慕容翰的猜忌也少了几分,所以也希望请慕容翰回来,于是就派了一个商人到宇文部打听慕容翰的消息。慕容翰见到了这个商人,但是并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胸口点了点头。商人回来告知慕容皝,慕容皝已经心领神会,知道慕容翰也在打算返回燕国,所以就为慕容翰打造了可手的弓箭,埋在宇文部的路边,并告知了慕容翰。

慕容翰瞅准了时机便和两个儿子盗了宇文逸豆归的名马,取了弓箭一起逃离。逸豆归得知后派遣骁骑百名去追慕容翰,眼见就要追及,慕容翰对追兵喊道自己思念故国已久,断然不会在回去,平日里自己的疯癫都是装出来,其实一身的本事仍在,如果追兵继续相比,只能是自寻死路。可是追兵不信,继续追击慕容翰父子。这是慕容翰又对追兵喊道自己并并想杀这些追兵,如果追兵不相信自己的箭法,可在百步之外立刀,如果自己可以射中,那么追兵就回去,不中的话追兵可以继续追击。追兵真的将刀立在地下,而慕容翰一箭射中刀环,于是追兵溃去。-- 以现在的眼光看,慕容翰确实是一个使用威慑战术的高手,首先让自己的威胁credible,然后利用追兵的 collective action 困境喝退敌兵(其实百人围困他们父子三人,他们即便是能杀数十人也未必能逃生,但是因为追兵之中存在一个free riding的问题,所以无人想去牺牲自己,成就别人功业,所以退去,当然这是从纯理性的角度分析,从心理学上讲,一个平日里疯子突然成为一个武功高人,这个反差也足以让平常人惊骇了,当然熟读了金庸全集的人会有这个心理素质,毕竟都见识过扫地僧),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境界,这就是孙子所谓的“势”啊!

Blog分类: 

慕容翰与慕容垂 (1)

整理以前转贴的一些旧帖子,翻到了mesh的《参合陂·慕容垂》,想起了慕容翰。

论辈份,慕容翰是慕容垂的大伯,都是前燕的皇亲贵胄,不过两个人的遭遇都颇为坎坷,都因为君主的猜忌而不得不投奔仇敌,但是两个人却在逃亡的路上选择了不同的方向。

慕容翰是慕容廆的大儿子,前燕建立者慕容皝的哥哥,尽管他骁勇有雄才,并且对国家忠心耿耿,但是因为是庶出,注定他将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有才略必然会行师征伐,手握兵权,而同时自然也会遭到世子慕容皝的猜忌。这猜忌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急剧增加,终于,象历史上重复了千百次的那样,在慕容廆老爹去世的那一瞬间迸发为仇恨。这样的情景在征战不断的年代屡见不鲜:20多年前刘渊刚刚死去时的刘聪与刘和;差不多同一时间石勒死去时的石虎与石弘;十几年后石虎死去时的石遵与石世,都面临着慕容翰与慕容皝同样的问题。

其实不只是慕容翰,同样不是世子的慕容仁,慕容昭也处境艰难。慕容翰选择了出奔,逃归段氏鲜卑的段辽--这是唯一一个不伤手足之情而又能自保的办法了;而慕容昭与慕容仁却选择了刘聪、石虎等的道路,准备反叛,既然已经是瓜田李下,索性豁出去一搏。不过他们很不走运,慕容皝并非等闲之辈,识破他两位兄弟的密谋,结果慕容昭被杀,慕容仁出逃辽东,但是最终还是被慕容皝所杀。

而稍后慕容翰的侄子、慕容皝的儿子慕容垂也是因为一再受到慕容评与慕容暐的猜忌而不得不投奔前秦的苻坚。一如互为仇敌的前秦与前燕,慕容翰投奔的段氏鲜卑也与前燕有着诸多宿怨,互相攻伐不断。与坐视前秦灭亡前燕的慕容垂不同,慕容翰虽处仇国,却念念不忘故国,几次拯救前燕于危难之中。

公元334年2月,段辽派他的弟弟段兰与慕容翰攻打前燕的柳城,段兰在牛尾谷大败前来增援的慕容汗,意欲乘胜追击,慕容翰担心段氏会一鼓作气灭掉前燕,力劝段兰退兵,在段兰婉言拒绝之后,慕容翰率自己所领的部队退去,段兰不得已,也只好一起退兵。于此,慕容翰为前燕解了一大危难。

不久,慕容皝亲率军队攻略段氏土地,慕容翰知道慕容皝亲征,定会凡战必克,所以故意对段辽说不要追击慕容皝,否则难免一败。段兰正为柳城的事情耿耿于怀,于是咬定慕容翰是为前燕盘算,定要率领大军追击慕容皝,结果被慕容皝大败。此败对段氏来说几乎是致命的,但是段辽却更加信任慕容翰(慕容翰是典型的既得了便宜又卖了乖啊!),由于赵王石虎也在攻伐段氏,段氏大势已去,岌岌可危,所以慕容翰也要继续他的逃亡之路了,而此时段辽还对他说:“不用卿言,自取败亡。我固苦心,令卿失所,深以为愧。”于是慕容翰逃到宇文鲜卑那里。不久段辽便为慕容恪所执,最终被慕容皝杀害。

Blog分类: 

图坦卡蒙之旅(4)

进入图坦卡蒙的展区,满眼的金光灿灿,几间展室里陈列图坦卡蒙陵墓中的饰品与用具,大多都是包金的,历经千年仍然光彩夺目。古埃及分为上埃及与下埃及两部分,统一的时期称为王国时代(例如古王国时代,中王国时代),分裂的时期称做中间期(例如第一中间期,第二中间期)。图坦卡蒙是输入新王国时代的第18王朝的法老,统治着上下埃及。但是上下埃及仍然保持着相对的独立,所以在图坦卡蒙里的墓中出土了他的相对应的两尊塑像,衣着服饰大致相同,但是帽子(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王冠)不同,上埃及法老的王冠是一个尖顶的长帽,而下埃及法老的王冠则是一个平顶的帽子(见下图,图坦卡蒙展区内不许拍照,图片来自博物馆网站)。

展品的大部分按照中国的习惯应该称之为明器,是让法老在那个世界使用的物品。过了几个展厅就是法老的棺椁陈列室了,本来以为可以看到图坦卡蒙的木乃伊和数个黄金面具,但是这些文物并没有运到美国来展览,只看到陪葬的一把金制匕首,以及用来盛放图坦卡蒙内脏的容器上的他的黄金雕像(见下图,有些人认为这次展览的广告有欺诈成分,因为广告大力宣传的图坦卡蒙的Death Mask并不是他棺材中的那几个而是这个只有16英寸的放置内脏的容器上的,不过在广告照片中放大了很多倍而已)。旁边的展示屏里倒是有图坦卡蒙的棺椁的分解动画,仔细数了一下,有棺椁九层。

最后一个展室的主题是图坦卡蒙的死因。图坦卡蒙很年轻就死了,最初的研究认为他是死于头部的重击,引出了很多关于谋权篡位的猜想,不过最近的分析表明图坦卡蒙实际上是死于腿部骨折后的感染发言,可能只是一次意外。

总的来说,这次展览相对于门票而言还是很值得一看的,可以亲自的感受一下古埃及的文化。

Blog分类: 

图坦卡蒙之旅(3)

看到了玉器的陈列馆,心里想不会都是中国的文物吧,因为世界上喜欢玉石的文明并不多。进了展馆,果不其然,整个展览陈列着从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起到民国时期的玉器制品,并按朝代做了分类。特别是清代的一些展品,显然是宫内御用之物(见下图),甚至还有为孝庄文太后上谥号的玉册,折叠式,满汉文字合璧,另外,还有一方皇后的玉玺,令人嗟呀。

看过玉器馆,差不多到时间去看图坦卡蒙了。其实图坦卡蒙在埃及历史无足重轻,之所以有如此之高的知名度,主要是因为他的陵墓(特别是木乃伊)完整的保存了下来,展管的出口处有他的复原图,看起来挺帅的一个小伙子:)

图坦卡蒙的名字拼写作:Tutankhamun 是三个单词构成:Tut, Ankh 和 Amun,Tut 是 image 的意思, Ankh 是 life 的意思(这个词在法老墓中大量的重复出现,记得《达·芬奇的密码》中也有这个符号,见下图),Amun是他们的神,合在一起,就是 Living Image of Amun 的意思,这一点倒是大部分的古文明都相同,国王或是皇帝都被神化了,中国的天子也可以称为: Living Image of Dragon :-)

展览大致从图坦卡蒙的祖辈开始,他外婆的陵墓也已经发掘,有不少法老赐予的物品,同时也展出了乘放她的内脏的四个罐子。然后是图坦卡蒙的父亲(这个考古学家存疑)。他的父亲在位的时候曾经进行了一次宗教改革,废除了多身的宗教,改为信仰一神--太阳神 Aten 的宗教。他在位时,所有新修的神庙都不建屋顶,为的是能有太阳光照射进来。而图坦卡蒙刚即位的名字叫做 Tut-Ankh-Aten , Living Image of Aten。不过图坦卡蒙登基以后重新恢复了多神的信仰,于是改名为图坦卡蒙。

Blog分类: 

图坦卡蒙之旅(2)

继续免费的古埃及文物展览。这个展区占了两层楼,主要是埃及法老墓葬中的一些出土文物以及一些关于古埃及风土人情的介绍。这个展区的法老墓葬文物其实并没有多少,因为大多数文物在考古学家到达以前已经被盗墓贼窃取(不过话说回来了,西方的博物馆里之所以有古埃及的文物,大多也是从盗墓贼的手中买入的)。费尽力气兴修金字塔的法老们等于为盗墓贼树立了一个易于辨识的标志,欢迎盗墓贼来光临他们的陵墓。其实中国也类似,西汉的皇帝们大多都修建有高大的陵寝,但是基本上都被盗尽了,以致于尸骨无存,倒是魏晋时的“不树不封”保证了陵墓的完整。

法老的陵墓中有不少黄金饰品,其中出现最多的是一种叫做Scarab的甲壳虫(见下图):

这种甲壳虫也出现在埃及文字中(见下图),是“重生”的意思,所以陵墓中通常都有这样的饰品,《The Mummy Returns》中也出现了很多这样的甲壳虫:

刚发现木乃伊的时候,人们很好奇里面裹得是些什么,但是又没有透视设备,所以一些木乃伊就被解开了,露出了里面得干尸。Field Museum里面也有一些拆开的木乃伊,皮肉黑黑的干在骨骼上,不是很狰狞,看起来挺安详的。

古埃及展览之外,还有一些动物标本展览,以及动物进化展览。二楼右侧有一个珠宝矿石展览馆,大开眼界,呵呵,原来纯净翡翠的价值比钻石还高,只可惜翡翠长不大。珠宝矿石馆的对面是 Hall of Jade。看到 Jade,心里一叹,该不会是。。。果不其然!

Blog分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