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国 | 寱语

十六国

黁,一个穿越历史者的悲剧

<

p>

<

p>好吧,我们很严肃的来研究一个穿越历史者轰轰烈烈的悲剧人生。我们的主人公叫做郭黁,但是我们相信,这个姓名是他后来取的,因为以他那时的科技水平,尚不能完全模拟穿越对于历史本身的非线性影响,为了不成为历史上一个已知的人物,他会决定给自己起一个生僻的名字,郭黁,我们简称他为黁,就像(曹)操与(蒋)干一样。

<

p>这样的做法应该很奏效,因为大约98.7%的汉语使用者不知道这个黁字如何发音,是什么意思,这样黁就保证了自己的独特性。但是,他在穿越前忘记了仔细查一查《二十四史》或者《通鉴》,这也导致了他悲剧人生的开始。

<

p>黁应该不是一个学理工的,因为他在穿越成功后,既没有希望靠烧玻璃发大财,也没有去试图利用古代的原料制造原子弹;他也不可能是特种兵之类的猛男,因为从后来的记录里,我们没有发现“虎躯巨震”这样的描写。所以,他可能是一个让人瞧不起的文科生,一个对于历史一知半解的古典文化爱好者。

<

p>我们不知道他穿越回公元376年的原因,不知道这是一个偶然的结果,还是因为他读了 mesh 的《参合陂》希望去见一见大英雄慕容垂,或者可爱的苻坚以及妖美的慕容冲。但是不管怎样,他还是回到了公元376年,一个黑暗前的黎明。

<

p>作为一个有着一些历史知识的文科生,他从事了一份在当时很有前途的职业——算命。他有他的原则:从不给普通人预言祸福,因为他做不到;他只给国家君主发出兴衰的警告。不过,这导致了他一开始的惨淡生活,因为没有一位君主会听从一个口音奇怪的外乡人的占卜。于是黁不得不靠着自己文科的一些功底,以文为生,大约也在街边摆过地摊,替人写写书信状纸之类的东西。后来,他终于在文化相对落后的西北地区,谋到了一个主簿的职位——管理文书事务的小官。也是在这时,他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机会。

<

p>他的最高 boss 是张天锡,前凉的君主,在那个英雄璀璨的年代里,张天锡唯一的光芒是他的耐力与跑步技能,他保持了一项纪录:十六国里唯一一个在亡国后成功跑到江南投奔到东晋的君主(像李势这样自己投降,或者慕容超这样被活捉到建康去砍头的不算)。当然,那个时候会跑步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和现在的刘翔不能比。

<

p>黁的直接 boss 是他的郡守赵凝。这个人是黁的第一桶金,因为他终于问了黁一个关于国运的问题:“前凉会亡于苻坚之手么?”我们猜测,黁听到这个问题,这个简单的问题,肯定激动的几天睡不着觉。但是他仍然要把戏份做足,在进行了一系列的占卜之后,他凝重的说:“如果二月十五日,郡里有囚犯逃跑,那么前秦的军队一定会来,灭掉我们的国家。”

<

p>作完这项预言,黁就连忙去准备了,他找来一个人鲜卑人,给了他一些钱(第一桶金也是要投资的!)让他在二月十五日装作鲜卑折掘部的人来给太守献马。因为黁很穷,给的钱不多,鲜卑人又贪心,所以他只是随便买了几匹驽马献给太守,这当然激怒了太守赵凝,于是他就把这个鲜卑人关在了马厩里——一切正如黁所愿。

<

p>黁半夜趁起夜的功夫,跑到马厩,把这个鲜卑人放跑,然后回家睡觉。第二天一大早,黁就被太守的砸门声惊醒了。太守大呼:囚犯跑了!!!

<

p>黁努力压抑着内心愉悦,忧伤的说:唉,前凉要亡了,让我们等着吧。

<

p>于是前凉亡了。黁得到了他所期待的声名。他可能本来想到苻坚那里去挖第二桶金,但是很可能顾虑苻坚对于美貌少年的喜爱以及不久后的淝水之战,所以他留在了凉州。等待着吕光的返回。

<

p>吕光不出意外的称王河西,建立了后凉。黁也因为指引吕光顺利的平叛而获得了第二桶金,成为吕光帐下第一重臣,一边享受着荣华富贵,一边狡黠的等待着吕光老去。

<

p>终于,时机到了。黁知道这是他的一个台阶,一个继续向上爬的机会,他知道吕氏即将衰败,他知道有人要取代吕氏,他知道此人姓王,但是,但是,他忘记了这个人叫什么名字!这可如何是好?于是他只好用猜,先推立王详,不对;又推立王乞基,还是不对!最终他为人作嫁衣,吕隆降后秦,姚兴以王尚为凉州刺史。

<

p>黁郁闷了,哭了。但是必须擦干眼泪赶紧逃跑,官府正因为他作乱缉拿他。无路可走,他只好先暂时投奔乞伏乾归,然后又随乞伏乾归投奔后秦姚兴。虽然黁记不得一个凉州刺史的名字,但是总知道后秦是要亡的,要亡在刘裕的手里!黁的眼里又闪烁出光芒,是的,必须提前投奔刘裕,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我要去金陵!”

心动不如行动,马上动身,这就走,不能耽搁,江南,酒酿汤圆。。。。。!

史载:“黁从乞伏乾归降秦,以为灭秦者晋也,遂来奔,秦人追得,杀之。”(《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三》)

Blog分类: 

乱世的传奇家族

往往只有乱世才会有传奇的家族。有这么一个家族,于战乱中立国于一隅,革除苛政,奖励农桑,建立太学,保护了一方百姓的安定,恢复了一方汉文化之传统,国家败亡后,一支入胡,推动了北方少数民族政权的汉化,恢复了华夏衣冠;一支入越,维系了南越地区与中国的联系,亦推动了民族的融合。这个家族就是历经十六国、南北朝到隋唐的冯氏。

冯氏的先祖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晋国的毕万(也是魏国创始人的先祖),到了晋朝,由于永嘉之乱,冯氏避祸河北,这个家族第一位重要的人物冯安在西燕慕容永那里做过将军。西燕被后燕慕容垂灭亡之后,冯氏东迁到龙城 -- 这一年是394年。历史如幻灯般一帧一帧飞速闪过。395年慕容垂的儿子慕容宝在参合陂大败于北魏;396年慕容垂反击,一度攻下北魏的重镇以及三年后的都城平城,但是不久便死去,慕容宝即位。北魏马上反扑,同年包围后燕的首都中山。396年慕容宝突围出奔龙城,后燕分崩离析。萎缩到东北隅的后燕并未逃脱灾乱的厄运,不久,慕容宝被贵族兰汗杀死,而兰汗又被慕容宝的儿子慕容盛杀死,慕容盛又被臣下所杀,401年,慕容垂的少子慕容熙即位。此时,冯氏的第二位重要人物,冯安的儿子冯跋已经做到了后燕的禁卫军将领。慕容熙荒淫无道,冯跋杀慕容熙拥立慕容宝的养子慕容云(高句丽人,原名叫作高云),但是不久慕容云也被大臣所杀,冯跋平定了大臣的叛乱,自称天王,国号仍为燕,定都龙城,史称“北燕”,这是十六国里四个汉人政权之一,从此燕国才安定下来。

冯跋作了二十二年的天王,政治颇为清明,百姓也安居乐业,同时他建立太学,选派两千石以下的子弟入学读书,亦繁荣了北燕的文化。冯跋死后,他的弟弟冯弘即位,此时的“国际”形式已经大变。北方的乱世在被前秦苻坚的治下短暂的终结,但是淝水之战以后,北方又陷入分裂,于是小国才有了生存的空间。但是冯弘即位之后,北魏日益强盛,攻灭诸国;不久便把矛头指向北燕。北燕孤立难支,虽与南朝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但是毕竟路途遥远,无法依仗,所以不得不依靠高句丽的支援。龙城失陷,冯弘不愿投降北魏,亡入高句丽。

亡国之君,寄身蕞尔小国,难免不受人欺凌。冯弘以为高句丽并非久居之地,思奔南朝,于是派遣儿子冯业率领三百人为使者,浮海入晋。但是高句丽很快就发现了冯弘又南归之心,而同时北魏又勒令高句丽交出冯弘,于是高句丽就杀了冯弘,并子孙十余人,只有冯弘的儿子冯朗与冯邈逃脱,亡入北魏。而出使在东晋的冯业得知父亲被杀的消息,也就留在了东晋,自此冯氏南北两支,一分为二。

北方的冯朗入魏以后,官至秦雍两州刺史,爵封郡公,但是后来因事坐诛,女儿冯氏没入掖庭,后来太武帝死文成帝即位,冯氏被选为贵人,后又被立为皇后,即文明皇后。文成帝死后,冯氏两度执政,是为冯太后,北魏孝文帝的汉化改革实际上是冯太后肇始的,政治、经济以及社会制度的改革在冯太后执政时期已经全面展开,孝文帝在冯太后死后继续深化了这一改革,并且把它扩展到文化与习俗领域。最终,在衣冠南渡之后又在北方恢复了华族衣冠。南朝名将陈庆之送北海王入洛阳之后,感慨道:

“自晋、宋以来,号洛阳为荒土,此中谓长江以北,尽是夷狄。昨至洛阳,始知衣冠士族,并在中原。礼仪富盛,人物殷阜,目所不识,口不能传。所谓帝京翼翼,四方之则。如登泰山者卑培塿,涉江海者小湘、沅。北人安可不重?”

这其中自然也有冯太后的一番功劳。

而冯氏在南方这一支留在东晋之后,居于番禺,到了南朝梁的时候,冯业的孙子冯融官居罗州刺史,他为儿子冯宝娶了南越俚人大姓冼氏的女儿为妻(这就是后来青史留名的冼夫人),世代成为岭南少数民族的首领。冼夫人在世的80年,历经南梁、南陈以及隋代,冯氏都一直忠于朝廷,支持统一事业,大大地促进了各民族的融合。冼夫人和冯宝的孙子冯盎,在隋末唐初继续统领岭南各部,当时天下大乱,有人游说冯盎,说:“隋季崩荡,海内震骚,唐虽应运,而风教未孚,岭越无所系属。公克平二十州,地数千里,名位未正,请南越王号。”希望他效法当年秦末汉初的赵佗,但是冯盎坚决的据绝了,仍然支持统一,遣使入唐,接受唐朝的领导。

呵呵,一个小小的家族在乱世的传奇经历。

题外话:北方的冯氏因为在北魏一直位高权重,到了尔朱荣的河阴之役,死去不少,但是仍然有后人在东魏,高齐做官(譬如冯子琮),入隋以来,冯慈明官至尚书兵部郎,在讨伐李密的战争中被李密俘获,但是拒不投降,李密义而释之,但是冯慈明行至营门门碰到了翟让,因为言辞不屈,被翟让所杀。冯慈明太过忠直,可惜了,于他同时的徐文远,一代大儒,也被李密俘虏,对待李密的态度非常的傲慢,李密败后,此人为王世充所得,但是对王世充却非常恭敬,有人不解,问他为何态度不同,徐文远说:“李密,君子也,能受郦生之揖;王公(指王世充),小人也,有杀故人之义。相时而动,岂不然欤!。”可惜冯慈明没有徐文远这么知道“变通”。

南方冯氏与李唐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但是李唐却认为冯盎还有他的儿子冯智戴,冯子猷等为南蛮。一次太上皇李渊置酒与太宗宴饮,席间让突厥颉利可汗起舞,又让冯盎的儿子冯智戴作诗,之后李渊感慨:“胡越一家,自古未有也”,可怜冯智戴为正宗汉人之后,到此反而成了南蛮酋长(唐书中提到冯氏父子,辄称之为南蛮酋长,徐敬业造反,开始也是诈言“奉密旨,以高州酋长冯子猷谋反,发兵讨之。”打开府库,征召士兵)。

Blog分类: 

慕容翰与慕容垂 (4)

攻打宇文部是一场硬战,慕容翰在这场战斗中负了伤,得胜以后在家中养伤。过了阵子,伤势渐好,就试着在家中骑马。但是很“不巧”被小人看见,到慕容皝那里进谗,说见到了慕容翰习骑,推断慕容翰可能是装病并有异图云云。于是慕容皝就由此赐死慕容翰。临死前慕容翰还对使者说自己曾经出奔敌国,罪本该死,所以今日之死并不感到愤恨,唯一遗憾的时候不能扫平后赵,了却先王的遗愿,辜负了对国家的责任。说罢,慕容翰就服毒自尽。

其实整件事情看来更像是一桩阴谋。平定了段氏、高句丽与宇文氏之后,前燕的敌人就只剩下后赵了。而后赵自石勒驾崩之后,内乱不断,虽然石虎暂时稳定住了后赵的乱局并在几次对外用兵中获得胜利,但是石虎本人穷奢极欲,已有了败亡的征兆,更兼之立储导致诸子纷争,后赵的灭亡只是个时间问题。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先前慕容皝因为需要用人,所以才重用慕容翰;而现在在扫平诸敌之后,他对慕容翰恐怕就之后猜忌了。慕容翰偶尔一试骑射又恰好被慕容皝的眼线看到的几率小之又小,更合理的解释也许就是慕容皝自平定宇文部以来一直遣人监视慕容翰,瞅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便除掉了一个心头大患。而慕容翰在为国尽忠之后最终落得了一个赐死的下场。

而反观慕容垂,司马光为他的一生下定语的时候引用了许劭评价曹操的一句话:“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司马温公甚至无限惋惜的说 如果苻坚能够不失其道,慕容垂、姚苌都将会是能臣。但是司马温公以及许劭的“乱治”二分法忽略了非乱非治、可乱可治时这些人的作用。在可乱可治的时候,这些人往往会惟恐天下不乱,推波助澜的促成天下大乱,而后逐鹿中原,显示其奸雄本色。纵观慕容垂在前燕与前秦的表现,大抵如此。不过既然是奸雄而不是奸佞,这些人往往还是有些雄才伟略以及过人品质的。虽然这些人每每成了大事,但是对于国家而言,多一些慕容翰或者慕容恪式的人物或许更为重要。其实,能做到像慕容翰一样被家国抛弃,虽身处仇国,却因事立忠的人很少。而像慕容垂这样坐视前燕亡国的,却是很多。

Blog分类: 

慕容翰与慕容垂 (3)

慕容翰能回来,慕容皝总的来说还是高兴大过忧虑,因为前燕毕竟处在用人之际。前燕的威胁有四:西边的段氏,北边的宇文氏,东边的高句丽和南边的后赵。东边的段氏已经在慕容翰的暗中帮助下被后赵与前燕的联军击溃,虽然后赵不久就与前燕翻脸,相互攻伐,但是由于前燕胜多负少,逐渐稳定了与后赵的对峙局面。所以此时,前燕的心腹大患就是宇文部与高句丽了。但是是该先解决北线的宇文部还是东线的高句丽?慕容皝犹豫了。

无论先攻打哪一方,慕容皝最担心的是另外一方会趁虚而入,如果留得守兵多,则进攻的军队不够;如果留得守兵少,则又无法固守根基。慕容翰当然也看出了这个问题,就对慕容皝说:““宇文强盛日久,屡为国患。今逸豆归篡窃得国,群情不附。加之性识庸暗,将帅非才,国无防卫,军无部伍。臣久在其国,悉其地形;虽远附强羯,声势不接,无益救援;今若击之,百举百克。然高句丽去国密迩,常有闚之志。彼知宇文既亡,祸将及己,必乘虚深入,掩吾不备。若少留兵则不足以守,多留兵则不足以行。此心腹之患也,宜先除之;观其势力,一举可克。宇文自守之虏,必不能远来争利。既取高句丽,还取宇文,如返手耳。二国既平,利尽东海,国富兵强,无返顾之忧,然后中原可图也””听了这一席话,慕容皝决定首先攻打高句丽。

进攻高句丽有两条路,一南一北,南道崎岖北道平坦,众将士希望从北道伐高句丽,但是慕容翰却认为,北道易行,高句丽必设重兵;南道坎坷,高句丽则会大意,所以大军精锐应该走南道,只遣偏师走北道。而南道的先锋便是我们的主人公慕容翰与慕容垂(此时慕容垂还未改名,叫做慕容霸)。

高句丽果然老实,兵力部署被慕容翰猜中,南道的守军虽然由高句丽王亲自率领,但是不过是一支羸兵,如何比得上前燕的悍将劲旅,前燕很快便大获全胜,长驱直入高句丽京城,解决了东边的忧患。

紧接着,前燕开始对宇文部用兵,在战胜了前来进攻的宇文部相国之后,慕容皝亲率大军进攻宇文逸豆归,前锋仍然是慕容翰。而宇文逸豆归也派遣勇将涉夜干率精兵迎敌。慕容皝担心慕容翰不敌涉夜干,所以建议他小避。但是慕容翰却说涉夜干素有勇名,又率领精锐,宇文部上下都都他寄予厚望,如果一战击溃涉夜干则宇文部不攻自溃。如果躲避涉夜干,反而使得燕军的锐气受挫。所以慕容翰决定硬碰硬,直接迎击涉夜干。正当两军激战犹酣的时候,后继的慕容垂突然从侧翼杀出,大败涉夜干,宇文部的军队自此溃散,燕军乘胜追击,灭掉宇文部,宇文逸豆归客死他乡,慕容叔侄的合作再次显现了威力。

战胜高句丽与宇文部之后,前燕雄踞北方,虎视中原。正当慕容翰克心自誓,希望为前燕灭掉后赵扫平中原的时候,不幸却降临他的身上。

Blog分类: 

慕容翰与慕容垂 (2)

其实慕容翰还是对得起段辽的,但是无奈两国之争,慕容翰最终还是选择了忠于燕国。而段辽降燕之后,仍然受到了慕容氏的优待,但是后来他又打算反叛,才被慕容氏所诛杀。由于段辽的败没,慕容翰不得不逃亡宇文部。此时宇文部的头人是宇文逸豆归。

宇文逸豆归并没有像段辽一样信任重用慕容翰,他始终对于慕容翰有所顾忌。为求自保,慕容翰不得不装疯卖傻。司马仲达曾经用类似的招数成功的骗过曹爽,慕容翰也一样,不仅骗过了宇文逸豆归,也骗过了宇文部所有的人。但是装疯并非长久之计,不过是为了避祸和等待时机不得以而为之,此时的慕容翰对于故国的思恋与日俱增。装疯与思念之余,慕容翰亦四处游历,将宇文部的山川地理牢记于心。

慕容皝此时也想起了慕容翰,毕竟是兄弟,再说慕容翰与慕容昭和慕容仁不同,并无反迹,不过是为了避嫌不得不出奔异国。现在慕容皝已经坐定江山,对于慕容翰的猜忌也少了几分,所以也希望请慕容翰回来,于是就派了一个商人到宇文部打听慕容翰的消息。慕容翰见到了这个商人,但是并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胸口点了点头。商人回来告知慕容皝,慕容皝已经心领神会,知道慕容翰也在打算返回燕国,所以就为慕容翰打造了可手的弓箭,埋在宇文部的路边,并告知了慕容翰。

慕容翰瞅准了时机便和两个儿子盗了宇文逸豆归的名马,取了弓箭一起逃离。逸豆归得知后派遣骁骑百名去追慕容翰,眼见就要追及,慕容翰对追兵喊道自己思念故国已久,断然不会在回去,平日里自己的疯癫都是装出来,其实一身的本事仍在,如果追兵继续相比,只能是自寻死路。可是追兵不信,继续追击慕容翰父子。这是慕容翰又对追兵喊道自己并并想杀这些追兵,如果追兵不相信自己的箭法,可在百步之外立刀,如果自己可以射中,那么追兵就回去,不中的话追兵可以继续追击。追兵真的将刀立在地下,而慕容翰一箭射中刀环,于是追兵溃去。-- 以现在的眼光看,慕容翰确实是一个使用威慑战术的高手,首先让自己的威胁credible,然后利用追兵的 collective action 困境喝退敌兵(其实百人围困他们父子三人,他们即便是能杀数十人也未必能逃生,但是因为追兵之中存在一个free riding的问题,所以无人想去牺牲自己,成就别人功业,所以退去,当然这是从纯理性的角度分析,从心理学上讲,一个平日里疯子突然成为一个武功高人,这个反差也足以让平常人惊骇了,当然熟读了金庸全集的人会有这个心理素质,毕竟都见识过扫地僧),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境界,这就是孙子所谓的“势”啊!

Blog分类: 

慕容翰与慕容垂 (1)

整理以前转贴的一些旧帖子,翻到了mesh的《参合陂·慕容垂》,想起了慕容翰。

论辈份,慕容翰是慕容垂的大伯,都是前燕的皇亲贵胄,不过两个人的遭遇都颇为坎坷,都因为君主的猜忌而不得不投奔仇敌,但是两个人却在逃亡的路上选择了不同的方向。

慕容翰是慕容廆的大儿子,前燕建立者慕容皝的哥哥,尽管他骁勇有雄才,并且对国家忠心耿耿,但是因为是庶出,注定他将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有才略必然会行师征伐,手握兵权,而同时自然也会遭到世子慕容皝的猜忌。这猜忌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急剧增加,终于,象历史上重复了千百次的那样,在慕容廆老爹去世的那一瞬间迸发为仇恨。这样的情景在征战不断的年代屡见不鲜:20多年前刘渊刚刚死去时的刘聪与刘和;差不多同一时间石勒死去时的石虎与石弘;十几年后石虎死去时的石遵与石世,都面临着慕容翰与慕容皝同样的问题。

其实不只是慕容翰,同样不是世子的慕容仁,慕容昭也处境艰难。慕容翰选择了出奔,逃归段氏鲜卑的段辽--这是唯一一个不伤手足之情而又能自保的办法了;而慕容昭与慕容仁却选择了刘聪、石虎等的道路,准备反叛,既然已经是瓜田李下,索性豁出去一搏。不过他们很不走运,慕容皝并非等闲之辈,识破他两位兄弟的密谋,结果慕容昭被杀,慕容仁出逃辽东,但是最终还是被慕容皝所杀。

而稍后慕容翰的侄子、慕容皝的儿子慕容垂也是因为一再受到慕容评与慕容暐的猜忌而不得不投奔前秦的苻坚。一如互为仇敌的前秦与前燕,慕容翰投奔的段氏鲜卑也与前燕有着诸多宿怨,互相攻伐不断。与坐视前秦灭亡前燕的慕容垂不同,慕容翰虽处仇国,却念念不忘故国,几次拯救前燕于危难之中。

公元334年2月,段辽派他的弟弟段兰与慕容翰攻打前燕的柳城,段兰在牛尾谷大败前来增援的慕容汗,意欲乘胜追击,慕容翰担心段氏会一鼓作气灭掉前燕,力劝段兰退兵,在段兰婉言拒绝之后,慕容翰率自己所领的部队退去,段兰不得已,也只好一起退兵。于此,慕容翰为前燕解了一大危难。

不久,慕容皝亲率军队攻略段氏土地,慕容翰知道慕容皝亲征,定会凡战必克,所以故意对段辽说不要追击慕容皝,否则难免一败。段兰正为柳城的事情耿耿于怀,于是咬定慕容翰是为前燕盘算,定要率领大军追击慕容皝,结果被慕容皝大败。此败对段氏来说几乎是致命的,但是段辽却更加信任慕容翰(慕容翰是典型的既得了便宜又卖了乖啊!),由于赵王石虎也在攻伐段氏,段氏大势已去,岌岌可危,所以慕容翰也要继续他的逃亡之路了,而此时段辽还对他说:“不用卿言,自取败亡。我固苦心,令卿失所,深以为愧。”于是慕容翰逃到宇文鲜卑那里。不久段辽便为慕容恪所执,最终被慕容皝杀害。

Blog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