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钱币 | 寱语

古钱币

有趣的西夏文字

昨天到朋友家吃饭,酒酣聊起了西夏的文字,我只是大致的知道西夏文字是仿照汉字的构字法,主要利用形声与会意以及少量的指示与象形构成的,但是并不知道特别具体的字的构成,所以今天晚上看了一会儿西夏文字的文献,觉得还满有趣的。与女真文以及契丹文不同,西夏的文字大部分已经破解。这主要是因为西夏的文字留下了丰富的文字资料以及字典。不过这些破解工作很多是苏联人做出来的,因为20世纪初俄国人科兹洛夫从黑水城遗址掠去了大量的西夏文文献。在所有遗留下来的西夏文资料中,《文海》是最重要的文献之一,它是一部字书,也就是一部字典,解释了西夏文字的构成与含义,在超星上能够找到一些关于这部字典的研究著作,譬如史金波、白滨和黄振华《文海研究》( 链接),有了这部字典,对我们辨认西夏文起到了很大的帮助,呵呵,于是就利用这部字典解决了一直以来的疑问:手头的一枚西夏文的铜币上面的文字究竟该如何解释。

这枚西夏的铸币,对照钱谱,知道它的释文是"乾祐宝钱",虽然西夏文字的铸币非常少见(主要是因为北宋的铸币量太大),但是乾祐宝钱的铸造量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大的。这枚铜币得自于洛阳东关马坡世代盗墓贩子之手(洛阳老城原来八角楼下摆地摊的),应该是宋墓里出土的,因为宋钱铸造量太大,所以即便是传世的宋钱仍然非常贱,通常都是论斤卖的,即便是零买也不过一两毛钱一个,得到这枚西夏的铜币也是意外,在挑拣宋钱时意外发现的,混在一堆"宣和""祥符"里买了回去。

虽然现在手头没有这枚铜币的照片,但是因为这枚铜币还不算稀少,所以在网上找来了一幅图片:

乾祐宝钱 西夏文 乾祐宝钱

拓片看得更清楚一些:


拓片我们从第一个字开始分析:


乾

西夏文 "乾"字

根据《文海》这个字是由两个字拼成的:

翅 天

这两个字分别是"翅" 与 "天",按照西夏文的构字法,取翅的下边,天的右边构成:

注意,翅与天的位置交换了一下,因为西夏文的笔画往往很复杂,所以在利用"会意"构字的时候不得不用简字,否则字的笔画就会超乎想象的多了。知道"乾"字是由"翅"字与"天"字构成的,那么它的释义也就是很简单了,按照西夏文的直译就是:"此天也霄也,众生覆蔽依处也"。通常《文海》还会给出每个西夏字的反切注音,但是这个字没有给。呵呵,虽然不知道读音,但是依照《文海》清楚地知道了这个字含义,还是挺有趣的。其他三个字依次类推,就不再赘述了。有兴趣可以到超星看看《文海研究》,另外西夏文因为是方块字,所以可以用四角号码查字法检索,另外中易还推出了西夏文的计算机输入法(链接),闲着无聊时可以钻研一下这种死语言:)

Blog分类: 

我的收藏史(2):唐开元,北宋与新莽

接着上次的说。丁福保那本书其实不太适合初等收藏者使用,第一是因为全书用繁体,后面的介绍性文字还是竖排古文体书就,满目的之乎者也,这对于一个小学生来说阅读起来着实费力,不仅如此,书中还用了不少异体字,譬如书中频繁出现的“仝上”一词,当时让我非常费解,后来才知道就是“同上”。繁体、竖排、古文、古字,让我彻底放弃读懂后面的文字介绍部分,只是专心对比前面的图片部分。但是由于丁福保是大家,很多平常的泉品[注1]并未收录,而对于初等收集者来说,手中的藏品又多为普通品,所以无法从图鉴中得到相关的介绍,整本书的帮助不大。后来又出版过一本马定祥批注的丁福保的《历代古钱图说》,要好一些,把附录中的文字都整理好放入图片中了,并加了不少批注,更易懂一些。

说到《历代古钱图说》,不能不再多说两句丁福保,这个人也是清末民初的奇才之一,少年时入江阴南菁书院治算学,并研究《说文》和诗赋。25岁开始执教算学,后又考入上海东文学堂,学日文,算学和医学。后任京师大学堂算学及生理学教习,三十一岁开始钻研佛学,一生治学精博,先后著有算学书10种,健康长寿法书26种,文字学9种,文学诗词8种(譬如《全汉三国晋南北朝诗》、《历代诗话续编》等),古泉学8种,佛学34种,医学75种,杂学9种。呵呵,现在再也找不到这样全面的学者了。

由于丁福保的《历代古钱图说》参考性较小,在拿到那几贯古钱币之后,只是纯粹好奇的翻看,并未认真仔细考证过。以当时的眼光,只看重“长”的比较漂亮的钱币,大致拣出了几百枚“漂亮”的钱币,整日里把玩,剩下的那些暂时还是把它们堆在旧纸盒里。那些比较丑的钱币里自然不乏稀品,日后它们重建天日的时候又是一番新的惊喜--这是后话。

漂亮的钱币中大多都是“传世古”,也就是古钱出炉后从未着土,经过长期的氧化致使钱面牢结一层黑膜,犹涂过黑漆一般乌黑发亮。当时最喜欢的是几枚“开元通宝”,有光背的,也有背星月云纹的。为什么喜欢这一枚,现在说不清楚了,其实论铸造的工艺,唐开元不但比上新莽钱和北宋钱,甚至连一些汉魏六朝的钱币都不如;论书法,虽然“开元通宝”四个字据说是大书法家欧阳询的“八分书”,而欧阳询本人也与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并称为“初唐四家”的,但是比起新莽的“垂针篆”,与北宋的“瘦金体”来说还是差一些。想起来研究青铜艺术的人的一句话:中国的艺术在晋以后就绝了。譬如以铜镜为例:先秦的是极品,汉镜也有好的,唐镜简直俗不可看。古钱币其实稍有例外,在北宋又复兴过一次。

其实现在想来,当时喜欢“开元通宝”,一则可能是因为“开元”的名气,让人想起开元盛世。当时的想法在后来看来是错误的,因为开元通宝本身和唐玄宗的开元年号关系不大,开元通宝并非年号钱,从唐高祖武德四年开始,终唐一代,一直都在铸造开元通宝,不同的是初唐与盛唐的开元通宝要精美些,安史之后,钱币的铸造开始变得粗糙,其中还有著名的会昌开元,后来收集会昌开元也成了我的爱好之一。 第二个原因可能是由于”开元通宝“的钱文易于辨识,如果钱文都认不清楚,自然谈不上喜欢了。钱币上的文字,秦以前是大篆,秦以后是小篆,直到隋末为止。其间的莽泉(注:新莽钱,莽泉指的都是王莽时期的铸币)的垂针篆,刘宋孝建钱的薤叶书,或是北周布泉的玉筋篆都是小篆的变体。这些当时对于我来说都是很难辨识的。虽然隋以前蜀汉的直百五铢的直百二字是隶书,成汉李寿的直读“汉兴”也是隶书,但是当时还没有接触到,所以八分(也称楷隶)书就的“开元通宝”就成了我的最爱。其实开元之后,基本上也没有铜钱使用隶书了。

说来这么多,其实即便是异常精美的“开元通宝”也并不是很值钱(除了个别珍品,譬如金银开元,和一些背面有特殊花纹的开元),不过它背后的政治经济价值还是很高的,是对货币制度的一次重大改革,这儿就不多说。

除了“开元通宝”,早期“漂亮钱”中大多是北宋的铜钱,呵呵,收集过一阵子铜钱就会发现,北宋的铜钱其实比清钱还滥(注意,是滥不是烂,宋钱实在是太多了!)宋神宗时每年铸钱就有500万贯。宋钱大多制作精美,这次先搁下不说。除去宋钱,还有两枚传世古的“大泉五十”也非常让人喜爱,“大泉五十”便是王莽时期 的代表作之一,传世的不少,现在的市价也不过两三元人民币一枚,后来又无意中看到一枚“小泉直一”,现在的市价也不过十元人民币,当时看过这两枚铜币之后,突发奇想,“大”与“小”相对,“五十”与“直一”相对,莫非那时的货币也如现在的人民币硬币一般有不同的面值(呵呵,这个可是当时独立想出来,没有参照丁老先生的书),于是在漂亮钱中翻了一遍,一无所获,正在失望,突然想到旧纸盒中的铜币,又翻看一遍,刚翻了几枚,就找到一枚品相不是很好的“大泉五百”,当时一阵狂喜(呵呵,其实当时狂喜错了,这个“大泉五百”与王莽的“大泉五十”并无关系,而是三国时东吴的铸币,市价也不过几十到一百人民币),继续翻看时,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几千枚铜钱,哪里就能那么细致的翻看完,于是有些灰心,但是到那时已经多少有些经验,找到了一种更有效率的检看方法,只是粗粗看看一个铜币上有没有“泉”字,后来还嫌慢,就摊开一堆铜币,只看钱的边缘,找比较象“大泉五十”的,还真的找到了一枚,仔细一看,还是一枚“大泉五十”。郁闷了一阵子,在翻出了五枚大泉五十之后,终于发现了一枚不同的,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枚“中泉三十”,真正的第一桶金:)

[注1]:稍微唠叨一句,“泉”也就是“钱”,古音与“钱”通,有时也通用。王莽篡汉后,迷信图谶,因“钱”、“铢”等字之“金”旁与繁体“刘”字 的“金”字底 犯了他的忌讳,故正式以“泉”代“钱”,铸造了“货泉”、“布泉”以及“小泉直一”至“大 泉五十”等六泉。此后三国孙吴的“大泉五百”、“大泉当千”,唐及五代之“乾封泉宝 ”、“永通泉货”等,“泉”作“钱”即被广泛使用并留传下来。后世的收藏者和文人更因“泉”较 “钱”字风雅淡泊,故尤喜称“钱”为“泉”。

Blog分类: 

我的收藏史

刚刚考完期末,有些闲暇,加入了BBS上一个专门讨论收藏的俱乐部,刚刚开张的一个版面,大家都在简要介绍自己收藏兴趣,我顺便也灌一瓢:) __火花__ 我最早收集的物品,应该算得上火花了。那时还很小,刚刚上学认字。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时候,一次性打火机还不像现在这么普及,大人们抽烟大多还用火柴。所谓火花,就是火柴壳子上的小画片儿,有时候做工非常精美,印象中,安阳火柴厂曾经出过一套殷墟出土文物的纪念火柴盒,在那上面,我第一次见到了四羊方尊、司母戊方鼎等殷商青铜器。依稀记得这个爱好是受某一期《小朋友》的影响,上面介绍了一位收集火花的前辈。这个收集爱好颇具破坏性,因为拆下火花的同时往往也要报废一盒没有用完的火柴--我太心急,总是等不到火柴用完就急忙把火花撕下来。这一爱好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渐渐的纸盒火柴变得越来越罕见,便宜方便的一次性打火机逐渐取代了它的地位。这个收藏于是告终。 __烟盒__ 几乎在收集火花的同时,也迷上了收集烟盒。烟盒的印制更为精美,也更容易得到(一盒烟只有二十根,而一盒火柴却有上百根,烟盒显然容易用空也容易得到)。那个时候可以搜集到的大多为本地常见的牌子,譬如喜梅,芒果,九龙等等,还记得有一种廉价的“花城”,连烟盒都做得很粗糙,除了外观印得单调,烟盒里面用的也是一层油纸而非锡箔纸。偶尔得到一张外地的烟盒便欣喜若狂,当然也闹过笑话,把香皂的外包装错认为是烟盒,呵呵,谁让那时认字少呢?:)吃了一堑,长了一智。后来一次意外的机会得到了一张“桂花”的烟盒,因为外表太像香皂包装了(白底儿,黄色的桂花,还有一些紫色的点缀),所以害怕再搞错,于是搬来《新华字典》,将上面的字逐个查过,才确认这是烟盒--呵呵,这是平生第一次作research:) 那时非常痴迷烟盒,为了得到一个没有见过的烟盒,下过不少功夫。一次到一个小学同学家里玩,看到她老爸吸了一半的“醒宝”,艳羡的不得了,恳求那个女生把这个烟盒留给我,结果那个女生坐地起价,要走了我不少的“宝贝”,印象最深刻的是我的一根红蓝铅笔,平时都舍不得用的。不仅如此,还被她胁持偷偷爬到隔壁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的园子里偷摘桑葚,那个守园子的大爷是出了名凶,终于有一次被他抓住,不过那个女生倒还仗义,从躲藏的篱笆后面走出来和我一起受过--给大爷扫了一下午的院子。千辛万苦,终于得到了那枚“醒宝”的烟盒,现在应该还珍藏在我的“宝贝堆”里吧。 __古钱币__ 前两次多是玩闹,后来收集古钱币,算得上是认认真真,一直坚持了十几年,从小学一直到高中毕业。我的第一枚古币是从外婆家的床底下翻出的一枚“半两”。这是一枚铸于汉朝初期的铜币,从大小和文字判断,因该是汉文帝时铸造的“四铢半两”,与厚重的秦半两(十二铢)相比,反衬出西汉草创时期的艰辛与币制混乱。这枚铜币其实并不珍贵,拿到市场上去卖,不过几块钱,但是当时对于我来说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当时并不认得那两个颇有几分隶意的钱文“半两”,还是外婆帮我认出来的,并给我买了一本丁福保编撰的《历代古钱图说》,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舞!从此开始痴迷收集古币,不过挖掘到的“第一桶金”还是在外婆家:)外婆虽然接受过新式的高等教育,但是在还没有出生前就和外公指腹为婚,后来还按照习俗,举办了旧式的婚礼--外公骑着高头大马,外婆做着八抬的花轿迎娶过门的,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过门的时候,新娘手里要捧着好几贯铜钱,寓意财源不断。当时虽然已经是民国,但是搜罗几贯铜钱还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婚礼之后,外婆就一直收着那几贯铜钱。而这几贯铜钱里正藏着十几件珍品。(hoho,先写到这里,下次再写吧)
Blog分类: 

古铜币背后的政治阴谋


在国内的时候酷爱收集古时的钱币,到了米国,没了资源,改收集外国硬币。在Ebay上买论斤卖的硬币--多是欧洲国家入盟后,要拿去销毁无用的硬币,不过也偶有珍品(相对而言),譬如以前贴过那枚1806年的乔治三世硬币,虽然字迹不清,但是还是被俺识别出来。呵呵,尽管品相不佳,但是价值足高于我购买那一堆硬币所花的银子。呵呵,不过乐在收藏,而非藏品的价值。

今天又在ebay闲逛,突然瞟见ebay在中国也有分店(以前的易趣?),好奇,在中国站上随便一搜,发现了几个卖“祺祥”钱的,不用说,肯定是假的了,但是祺祥钱背后却有一段政治阴谋,很是有趣。

历史版上的各位同仁自然知道祺祥是清朝的年号,不过一般人应该不会晓得,在清朝的咸丰与同治之间,还夹着一个不尴不尬的只有六十多天的“祺祥”年号(事实上算不得年号的,因为还没有来得及改元)。在这六十多天里,发生了影响晚清命运的“祺祥政变”,也称为“辛酉政变”。

1860年,英法联军进逼京师,咸丰帝逃亡热河。恭亲王奕訢奉命为钦差便宜行事全权大臣,与英、法等国议和,签订《北京条约》。1861年8月21日,咸丰帝病危,立六岁长子载淳为皇太子,任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御前大臣景寿、户部尚书肃顺及军机大臣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为顾命大臣。次日,咸丰帝病死,肃顺等即以赞襄政务王大臣的名义总摄朝政。9月4日,定明年改元祺祥。八大臣不让奕訢分享权柄,仅命他在京办理一切事宜,时载淳生母慈禧太后和东宫慈安太后与八大臣争权,心怀不满,召醇郡王 (慈禧妹婿)密商罢斥肃顺等人,并与在京的奕訢联系。9月5日,奕訢奉太后召赶至热河,参与密谋。旋促御史董元醇出面奏请两太后“权听朝政”,在赞襄政务王大臣八人之外,更派亲王一二人(意在奕訢、醇郡王)参政。9月15日,朝廷会议董折,辩论激烈。八大臣称赞襄皇帝不可听命太后,决定对董折发诏驳斥。

1861年10月26日,慈禧、慈安两太后偕幼帝载淳与载垣、端华等离热河回京。肃顺、醇郡王等护送咸丰帝灵柩后发。两太后抵京后,即召见先行返京的奕訢,部署对策。11月 2日,奕訢示意大学士贾桢、周祖培等再次奏请两太后“垂帘听政”,胜保亦上奏附合,并请以近支亲王辅政。当日太后下诏,历数载垣、端华、肃顺等罪状,称上年海疆不靖为在事王大臣筹划乖方所致,而其与外不能尽心和议,使朝廷失信各国,皇帝避走热河。并令载垣、端华、肃顺解任听勘,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退出军机处。不出一日,又下诏将肃顺等三人革职拿问。11月 3日,任命奕訢为议政王,掌管军机处,桂良、沈兆霖、文祥、宝鋆并为军机大臣。7日,下诏废祺祥年号,以明年为同治元年。次日,再下诏命载垣、端华自尽,斩肃顺于市;景寿、匡源、杜翰、焦佑瀛皆革职,穆荫革职后发往军台。随后,又清除了赞襄政务王大臣的党羽。11日,同治帝载淳正式即位。从此,慈禧、慈安两太后开始垂帘听政。但实际上,慈禧掌握清政府的最高权力,历时四十七年之久。

呵呵,替代“祺祥”的“同治”年号,所表达的意思自然很清楚了。不过由于祺祥这个年号在咸丰十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就已经确定,六十多天后才废除,而咸丰十一年八月五日(呵呵,还是上次说的传统,到第二年才能正式改元祺祥)在京的大学士桂良在答复热河辅政大臣的信件中说工部和户部开始准备铸造“祺祥通宝”折一钱。到了政变发生时,不少铸造局已经铸出了各式各样的祺祥钱。但是政变发生后,这些钱断不能流通入市,所以全部销毁,回炉重铸“同治”钱,所以流传下来的祺祥钱绝少,除了北京的户部、工部(宝泉,宝源二局),江苏宝苏局,还有比较偏远的云南宝云局,甘肃宝巩局所铸的祺祥钱残存下来寥寥可数的几枚外,其他各局,要么流通前全部销毁了,要么根本就还来得及铸造。

后来因为此钱价值不菲,伪造不少,于是就有了上边中国的ebay的伪铸品,不过技术含量太低,另有几种比较有名的伪制品,假托的是新疆的阿克苏局和乌什局,呵呵,用心良苦啊,不过民国时已被几个大家识破。

Blog分类: 

年号纪元的异端:中日纪年的异同

这阵子正在痴迷《达芬奇的密码》,对圣殿骑士团(Knights Templar)一节非常感兴趣,特别是书中对他们徽章的正十字架(十字架是中心对称的)的解释,更是有趣。今天突然想到前阵子在ebay买的3磅的外国硬币中,马耳他的硬币正面就是一个正十字架,有别于基督教的十字架(横短,竖长),同时又想到马耳他是另外一个骑士团----医院骑士团(Hospitalers,也被称为圣约翰骑士团,马耳他骑士团等,现在仍然存在)的长期驻地,所以猜想这个会不会也和Dan Brown的Priory of Sion有关? 于是就把硬币翻出来,仔细的查看,发现大错特错,马耳他硬币上的十字架不过是英国颁发的乔治十字勋章罢了,和骑士团没有什么关系。

失望之余,顺便看到了几个日本的硬币,于是仔细的翻看一下。对于日本古时的铜钱,我还是比较熟悉的,因为收集中国古铜钱的时候,难免会杂入周边国家的铜币,其中以日本与安南的最多(呵呵,最ft的是安南总是替中国皇帝补铸年号铜钱,以至于某位收藏家大呼搜集到了珍稀的明朝“洪熙通宝”,结果仔细一研究却是洪熙之后安南因为洪熙钱少替明朝补铸的,呵呵,这份“孝心”),不过后来日本的币制改了,废除了“孔方兄”,所见也就少了。今天偶尔翻到几枚昭和、平成时期硬币,一边感叹日本现在的货币居然还只用年号纪年,深受中国的影响;一边又觉得日本搞笑,学又学的不像,要搁在中国古代,肯定要被儒家的老夫子们骂“无父无君”了----原因很简单:日本居然允许一年中同时存在两个年号。

按照中国古代的传统,为了表示对“大行皇帝”的尊重,皇帝驾崩本年不改元,譬如老皇帝这一年一月份死了,新皇帝登基,但是并不改变年号,而是等第二年才改元,也就是史书上惯用的一句话:“以明年为XX元年”。但是日本可好了,昭和天皇1989年1月7日(昭和六十四年一月七日)死掉了,太子明仁即位,于是第二天就变成平成元年一月八日了。这要是放在中国绝对是异端。

不过这样的异端中国也不是没有,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人力不可抗拒因素;一类是另有隐情。对于第一类,儒家的老夫子们还是比较赞同的,但是对于第二类却要被从古骂到近了。

第一类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明光宗泰昌皇帝,也就是前阵子讨论的“红丸案”的主角。万历四十八年,明神宗死了,八月,光宗即位,按照传统,这一年仍然为万历四十八年,光宗要等到明年再改元,可惜光宗即位不久就因为吃了红丸而死掉了,皇长子朱由校同年即位, 也就是明熹宗天启皇帝,可是问题就来了:万历四十八年后的那一年究竟该是泰昌元年呢?还是天启元年?万历四十八年有两个皇帝登基啊。没有办法,只好想了一个变通的法子,万历四十八年八月前还是万历四十八年,八月后就是泰昌元年,第二年就是天启元年---这个复杂啊,不过这一年(公元1620年)便存在了两个年号,万历和泰昌。对于这种做法,社会舆论还是持赞成态度的,毕竟是对短命的光宗的一种尊重。

第二类的却算得上“遗臭万年”了,最著名的一个例子便是宋朝的开国皇帝和他的弟弟。呵呵,网上流传的诸多对“烛影斧声”揣测的文章都不会放过一个细节:宋太祖赵匡胤死于开宝九年十月(公元976年),宋太宗赵光义同年登基,但是居然连个把月都等不及,当年就改元太平兴国,于是公元976年这一年也有了两个年号纪元。

呵呵,其实还有第三种情况,不过更少见了,乾隆皇帝主动退位,嘉庆皇帝登基,但是为了表示对老皇帝的尊重和孝思,嘉庆皇帝居然创出了“一朝两元”:对外所颁“历书”称嘉庆元年,宫中所颁历书仍称“乾隆六十一年” ---直到四年后乾隆皇帝崩逝,呵呵,不过这儿也有一段公案,乾隆皇帝究竟是怎么死的?:)

Blog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