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 | 寱语

纪年

年号纪元的异端:中日纪年的异同

这阵子正在痴迷《达芬奇的密码》,对圣殿骑士团(Knights Templar)一节非常感兴趣,特别是书中对他们徽章的正十字架(十字架是中心对称的)的解释,更是有趣。今天突然想到前阵子在ebay买的3磅的外国硬币中,马耳他的硬币正面就是一个正十字架,有别于基督教的十字架(横短,竖长),同时又想到马耳他是另外一个骑士团----医院骑士团(Hospitalers,也被称为圣约翰骑士团,马耳他骑士团等,现在仍然存在)的长期驻地,所以猜想这个会不会也和Dan Brown的Priory of Sion有关? 于是就把硬币翻出来,仔细的查看,发现大错特错,马耳他硬币上的十字架不过是英国颁发的乔治十字勋章罢了,和骑士团没有什么关系。

失望之余,顺便看到了几个日本的硬币,于是仔细的翻看一下。对于日本古时的铜钱,我还是比较熟悉的,因为收集中国古铜钱的时候,难免会杂入周边国家的铜币,其中以日本与安南的最多(呵呵,最ft的是安南总是替中国皇帝补铸年号铜钱,以至于某位收藏家大呼搜集到了珍稀的明朝“洪熙通宝”,结果仔细一研究却是洪熙之后安南因为洪熙钱少替明朝补铸的,呵呵,这份“孝心”),不过后来日本的币制改了,废除了“孔方兄”,所见也就少了。今天偶尔翻到几枚昭和、平成时期硬币,一边感叹日本现在的货币居然还只用年号纪年,深受中国的影响;一边又觉得日本搞笑,学又学的不像,要搁在中国古代,肯定要被儒家的老夫子们骂“无父无君”了----原因很简单:日本居然允许一年中同时存在两个年号。

按照中国古代的传统,为了表示对“大行皇帝”的尊重,皇帝驾崩本年不改元,譬如老皇帝这一年一月份死了,新皇帝登基,但是并不改变年号,而是等第二年才改元,也就是史书上惯用的一句话:“以明年为XX元年”。但是日本可好了,昭和天皇1989年1月7日(昭和六十四年一月七日)死掉了,太子明仁即位,于是第二天就变成平成元年一月八日了。这要是放在中国绝对是异端。

不过这样的异端中国也不是没有,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人力不可抗拒因素;一类是另有隐情。对于第一类,儒家的老夫子们还是比较赞同的,但是对于第二类却要被从古骂到近了。

第一类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明光宗泰昌皇帝,也就是前阵子讨论的“红丸案”的主角。万历四十八年,明神宗死了,八月,光宗即位,按照传统,这一年仍然为万历四十八年,光宗要等到明年再改元,可惜光宗即位不久就因为吃了红丸而死掉了,皇长子朱由校同年即位, 也就是明熹宗天启皇帝,可是问题就来了:万历四十八年后的那一年究竟该是泰昌元年呢?还是天启元年?万历四十八年有两个皇帝登基啊。没有办法,只好想了一个变通的法子,万历四十八年八月前还是万历四十八年,八月后就是泰昌元年,第二年就是天启元年---这个复杂啊,不过这一年(公元1620年)便存在了两个年号,万历和泰昌。对于这种做法,社会舆论还是持赞成态度的,毕竟是对短命的光宗的一种尊重。

第二类的却算得上“遗臭万年”了,最著名的一个例子便是宋朝的开国皇帝和他的弟弟。呵呵,网上流传的诸多对“烛影斧声”揣测的文章都不会放过一个细节:宋太祖赵匡胤死于开宝九年十月(公元976年),宋太宗赵光义同年登基,但是居然连个把月都等不及,当年就改元太平兴国,于是公元976年这一年也有了两个年号纪元。

呵呵,其实还有第三种情况,不过更少见了,乾隆皇帝主动退位,嘉庆皇帝登基,但是为了表示对老皇帝的尊重和孝思,嘉庆皇帝居然创出了“一朝两元”:对外所颁“历书”称嘉庆元年,宫中所颁历书仍称“乾隆六十一年” ---直到四年后乾隆皇帝崩逝,呵呵,不过这儿也有一段公案,乾隆皇帝究竟是怎么死的?:)

Blog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