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有谁看了,有讨论的么?

今天已经全部下载完毕,一共64集,比当初的<走向共和>还多,要好好欣赏一下了,有需要的朋友可以来我的ftp下载:http://www.shunz.net/node/72

Drupal讨论区: 

may post need admin approval?

um,that's why?i can't get feel freedom here.

Drupal讨论区: 

no supply rss feeds here?

kzeng不提供RSS订阅吗,还是我没找到?

Drupal讨论区: 

从中国的角度看尘埃落定的乌克兰大选

尤先科最终还是当选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最伤悲的应该是前总理亚努科维奇了,实在没有想到他在第二次选举失败后会上诉最高法院,挑战第二次选举的结果。另外一个比较沮丧的应该是俄罗斯。俄罗斯公开支持的候选人丢掉了选举--这种公开支持选举一方的做法肯定会给将来的俄乌关系蒙上一层阴影,就像尤先科说的那样:"恢复与俄罗斯的旧关系至少得花一个月的时间。" 真的还能恢复旧时的关系么?这里还有一个大大的问号。 高兴的自然是西方世界。从西方的价值观出发,尤先科的最终当选是西方民主制度在前苏联范围的一次伟大胜利。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除去波罗的海三国以外基本上都又回到了原来的老路,有些国家甚至走的更远,譬如土库曼斯坦,居然建立起了个人独裁。从更实际的角度来看,面积仅次于俄罗斯的欧洲第二大国乌克兰倒向西方对于欧洲安全来说意义重大,进一步吹散了笼罩在欧洲上空半个多世纪的乌云。如果乌克兰将来加入欧盟,这无疑会进一步壮大欧盟的力量。而对于美国来说,这个刚刚产生的“新欧洲"国家按照以往的经验应该是亲美的,美国将会多一个地区性大国作为盟友。那么对于中国来说,尤先科的当选究竟是福是祸,是好是坏呢? 早在乌克兰准备第二次大选的时候,网上以及一些报纸上就流传着一股支持亚努科维奇的浪潮,还记得一个新华社记者写了一篇纪实报道,说在乌克兰的“桔色抗议”中,不少抗议活动都是由组织有策划的,抗议者甚至可以领到津贴。同时,对那个丑脸的反对党竞选人的咒骂声也没有停歇过。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对美国及西方世界(和制度)的厌恶,一个颇为古老的理由:凡是敌人支持的我们都要反对。 如果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是一维的并且是离散二分的,那么上面的那个判断可能还有些道理,当然还要加个前提:我们和敌人处处对立。但是世界却无法作这种简化,在一些问题上,敌人支持的或许对我们也有利,更进一步,处处对立也许根本不存在,也就是说没有绝对的敌人。过于教条化的思考往往会给我们带来苦果。这样的例子俯拾皆是,不再列举了,比较近且影响比较大的是中国在前南斯拉夫问题上的态度。 那么,乌克兰政局的变化对中国究竟有何影响呢?一家之言,我觉得对中国比较有利。尤先科的胜利必然会壮大欧盟,削弱俄国。一个壮大的欧盟和一个削弱的俄国对中国都非常有益。最近中欧关系持续升温,不仅贸易额逐渐增加,欧盟也会在不远的将来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在政治方面,一个强大的欧盟可以改变美国一家独大的局面,使得中国在外交上有更大的灵活度,防止在某些问题上被美国孤立,多了一些有潜力抗衡美国的盟友。或许有些看官要说,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也能达到上述目的,但是俄罗斯离我们太近了,有一个强大的邻居不是件好事,在中国的周边地区,众星捧月自然要比两虎竟食对中国更有利。更何况,欧盟的组织形式决定了它比俄罗斯更好打交道,欧盟毕竟不是一个国家,不是一个国家,利益难免有冲突,美国的新旧欧洲之分就是利用了这个冲突,中国一样也可以。另外,壮大欧盟和削弱俄罗斯其实是相辅相成的,俄罗斯虽然是个双头鹰,但是关注西方却要多一些,欧盟的壮大自然会进一步吸引他的注意力而使他无暇东顾,从而给中国一个很好的机会--不仅在错综复杂的东北亚而且在权力真空的中亚。 或者有的看管要说,乌克兰可能增强美国的实力,但是即便是增强,那也是美国在东欧的实力,那里还远远不是中国有能力关心的地区,近二十年,中国的重点还是在东亚和东南亚。况且,乌克兰可能会引起新的一轮新旧欧洲之争,对于中国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欧盟和美国起争端,中国自然有渔翁之利可以拿。 一家之言,胡言乱语,看看即可,不必深究:)
Blog分类: 

几个新的模块和主题

Drupal每天都会新的东西放出来,今天翻看时多了一个新的主题:[Kopernix|http://drupal.org/node/15985],一个比较间接的主题,[这里|http://www.kopernix.com/?q=node/4]有一个范例。呵呵,网站是西班牙语的,不过不影响观看这个主题,作者挺有趣的,不知道为什么他英文的帖子也用意大利语作结:) 还有几个新的小模块,譬如[autopath|http://drupal.org/node/15814],这个模块可以自动按照新的node的名字生成alias而不是用数字来表示。还有一个[Contact List|http://drupal.org/node/15863]可以管理自己在Drupal上的狐朋狗友,呵呵,这个对community Drupal比较有用,对于作为个人blog的Drupal不是特别必要。[Legal|http://drupal.org/project/legal]可以在用户注册的时候显示使用条款。[Live Discussion|http://drupal.org/node/14950]可以作为"最新评论"的一个替代,与"最新评论"不同的是它显示的是最新评论相关的Node而不是评论本身。[Live Journal|http://drupal.org/node/15859]模块可以让用户使用[Live Journal|http://www.livejournal.com/]的用户名和密码登陆Drupal站点,这也是Drupal招牌特色--分散认证Distributed Authentification)的一个应用。呵呵,刚兴趣的话一定要装上玩玩:)
Blog分类: 

今年的新年生肖邮票

昨天去邮局买到了今年最新的生肖邮票,一共二十四张,包括了两套十二生肖,呵呵,做工不算不上很精细,比起国内的邮票差远了,不过毕竟要过年了,不管是自己留着作纪念还是寄贺卡的时候贴都不错, 下次去邮局别忘了看看:)

Blog分类: 

诗读洛阳·才子少年的悲歌

(呵呵,看到Ophilia的《诗读苏州·车前子》,不禁也和一篇怀念家乡的文章,效颦一下,叫做《诗读洛阳·才子少年的悲歌》)

如果编一本有关洛阳的诗选,应该不会从《声韵启蒙》中的诗句开始,但是其中和洛阳有关的两个句子却深深地道出了故乡的两个感觉:郁郁或是思乡的才子;国破或是别离的悲歌。

还记得那两个句子,第一句是“马首不容孤竹扣,车轮终究洛阳埋。”前半句说的是伯夷叔齐的旧事;后半句则讲的是一个悲壮的故事:汉顺帝时,外戚梁冀专权,顺帝“选遣八使徇行风俗,皆耆儒知名、多历显位,惟(张)纲年少,官次最微。余人受命之部,而纲独埋其车轮于洛阳都亭,曰:‘豺狼当路,安问狐狸!’遂劾奏梁冀...书御,京师震竦。”这之后,梁冀自然忌恨张纲,就派他去讨伐广陵大盗以借刀杀人,但是不想张纲居然用至诚说服了大盗弃暗投明。不久,张纲病死在任上,死时不过中年,百姓恸哭:“千秋万岁,何时复见此君!” 可叹,早逝的才子与国家将破的悲歌。

另外一个句子是“楚国大夫沉汨水,洛阳才子谪长沙。”这句的意思显而易见了,前半句是屈原,后半句是贾谊,贾谊的才华自然不消说,“年十八,以能诵诗属书闻于郡中”,但是也一直郁郁不得志,先被贬为长沙王太傅,后又任梁王太傅,依旧是不得志,不久便死了,而草创的汉朝也即将面临一场大乱---又是才子的悲歌。

说到这里,忍不住地想,如果真的编一本这样的诗集,恐怕开篇第一首就应该是:

步登北邙阪,遥望洛阳山。
洛阳何寂寞,宫室尽烧焚。
垣墙皆顿擗,荆棘上参天。
不见旧耆老,但睹新少年。
侧足无行径,荒畴不复田。
游子久不归,不识陌与阡。
中野何萧条,千里无人烟。
念我平常居,气结不能言。
---曹植的《送应氏》。 又是一位寡欢的才子,又是一个破碎的山河。刚要提笔写子建,突然想到,这篇不能算做第一,如果这篇列为第一,那梁鸿的《五噫歌》又该放在哪里呢?

陟彼北邙兮 ,噫 !
览观帝京兮 ,噫 !
宮室崔嵬兮 ,噫 !
民之劬劳兮 ,噫 !
燎燎未央兮 ,噫 !

又引出一位才子,又发出一段忧国忧民的悲歌。这位才子虽然没有佳人,但是却留下了一段“举案齐眉”的佳话;呵呵,这也是一位潦倒的才子,做完这首诗之后便成了汉章帝的通缉犯,只好更改姓名,南逃至吴,为人作雇工。东家见孟光进食恭敬,认为妻子对丈夫如此敬重,可见并非一般佣工,乃礼遇之。梁鸿遂在吴闭门著书。死后葬于要离墓旁--- 这里,洛阳和苏州倒扯上了关系---刺杀庆忌的要离应该是葬在了苏州吧。

罢了,先到这里不写了,其实洛阳最早的悲歌应该是《诗经·王风》里面的《黍离》吧,虽然感慨的是西周的故都,但毕竟是流行在洛阳的歌谣,想到这里,不禁一笑:“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

(呵呵,这次先写两汉吧,下次有空时再写之后的魏晋六朝,盛唐两宋,把悲歌唱完:))

发信人: Ophilia (ghostnotes), 信区: ChineseClassics
标 题: 诗读苏州 车前子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Wed Jan 19 23:42:45 2005) WWW-POST

如果要编一本有关苏州的诗选,一般都会从陆机的《吴趋行》开始。这个头开得好,陆机
在钟嵘的《诗品》中名列上品,有“才高词赡”和“举体华美”之誉。他的《吴趋行》:

楚妃且勿叹,齐娥且莫讴,四座并清听,听我歌吴趋。

这个头也开得好,有幽默感,让我想起快板书:打竹板,竹板响,听我把××讲一讲。

我疑心民间艺人就是从陆机那里学来的。我们总是强调文人向民间的学习,其实民间也从
文人那里学了许多。江西的民间说唱艺人常常一开口就是黄庭坚的诗句,连听者也浑然不
觉。

《吴趋行》里有一句“土风清且嘉”,就是顾禄《清嘉录》的由来。

说实话,《吴趋行》写得并不好,不如他有关北方的作品。而李白的《乌栖曲》在李白的
所有诗歌中,也是一首好诗。李白对“吴王宫里醉西施”的神往,也是对人类历史上的青
春期的赞美。有人以为这首诗暗含针砭,因为《乌栖曲》的第一句是“姑苏台上乌栖时”
。其实乌鸦起码在唐朝之前,并不被人认为是不祥之物,甚至还能报喜,像现在的喜鹊似
的。古琴曲《乌夜啼》为我们保留了这个痕迹,而下面将说到的张籍就有一首《乌夜啼引
》,中有“少妇起听夜啼乌,知是官家有赦书,下床心喜不重寐,未明上堂贺舅姑”云云
,也是个例子。

张继的《枫桥夜泊》太有名了,以致顾颉刚这么说:“山东王子容来游寒山寺,大懊恼,
谓受诗人之骗。”《枫桥夜泊》有欧阳修的公案,老生常谈。现代文学的废名大师也有他
的看法,一般人不留意,我摘抄几段:

我在一篇小文里讲到“夜半钟声到客船”,据我的解释是说夜半钟声之下客船到了。据大
家的意思是说夜半的钟声传到客人的耳朵。我的解法,是本着我读这诗时的直觉,我不觉
得张继是说寒山寺夜半的钟声传到他正在愁眠着的船上,只仿佛觉得“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这两句诗写夜泊写得很好,因此这一首《枫桥夜泊》我也仅喜欢这两句
。我曾翻阅《古唐诗合解》,诗解里将“到客船”也是作客船到了解,据说这个客船乃不
是“张继夜泊之舟”,是枫桥这个船埠别的客船都到了,其时张继盖正在他的船上“欲睡
亦不能睡”的光景,此点我亦不肯同意,私意确是认为是张继的船。

废名越写越饶舌,我也懒得摘抄了,这篇文章的题目就叫《关于“夜半钟声到客船”》。

我小时候,第一次得到的拓片,就是俞樾所书的《枫桥夜泊》刻石。我不喜欢俞樾的字,
有福气,没有才气。我喜欢的是宁愿一辈子都没有福气,但到老不缺才气。功力另当别论
,因为每个时代对功力的理解都是有所不同的,而对福气与才气的理解却变化不大。

张籍有《送从弟戴玄往苏州》一诗,中有“夜月红柑树,秋风白藕花”一联,不错,尽管
所写之景放到哪里都通行,并没有苏州特色,但还是不错。网师园里有座濯缨水阁,这“
濯缨”两个字本来就露,加上郑板桥的对联“曾三颜四,禹寸陶分”,就显得滑稽。“曾
三”指曾参“吾日三省吾身”,“颜四”指颜回“四勿(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
勿动)”,“禹寸陶分”则出于《晋书·陶侃》,陶侃说:“大禹圣者乃惜寸阴,至于众
人当惜分阴,岂可逸游荒醉,生无益于时,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所以陶侃一有闲暇
,就把百十来只大缸早晨搬到门外,晚上又搬回去。有人奇怪,他说,人的生活优逸了,
以后恐怕不胜人事。陶侃没错,这副对联也很好,只是这样入世的热情放在苏州园林里,
就与园林的精神不符,贴到政府办公室比较合适。“夜月红柑树,秋风白藕花”一联,挂
在濯缨水阁,才差不多。

有句话“苏州刺史例能诗”,因为唐朝的韦应物、白居易和刘禹锡都做过苏州刺史,这三
人不但是诗人,还是大诗人。韦应物更被称作了“韦苏州”。他的《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
集》的最后四句:

吴中盛文史,群彦今汪洋,方知大藩地,岂曰财赋疆。

一般说来官样文章都面目可憎,韦应物的这几句话也是官样文章,却说得如此动听。这就
是大诗人。由此可见,苏州很早就对国家的财赋大作贡献了,况且不但经济发展得好,文
化建设得也好。

白居易的“绿浪东西南北水,红栏三百九十桥(《正月三日闲行》)”,写的确是苏州。
在我看来,还应该是苏州今后重建的规划。

“苏州刺史例能诗”这句话,就出自刘禹锡酬答白居易的一首诗,白居易正在苏州做刺史
,全诗(《白舍人曹长寄新诗,有游宴之盛,因以戏酬》)如下:

苏州刺史例能诗,西掖今来替左司。二八城门开道路,五千兵马引旌旗。水通山寺笙歌去
,骑过虹桥剑戟随。若共吴王斗百草,不如应是欠西施。

这首诗气魄不小,只是不像写苏州,倒像在演京戏,“二八城门开道路”是《空城计》,
“五千兵马引旌旗”是《定军山》,“水通山寺笙歌去”是《白蛇传》,“骑过虹桥剑戟
随”是《穆桂英挂帅》。或者说他写的也是苏州,只不过不是唐朝的苏州,而是春秋时期
的苏州,刘禹锡还没到苏州,把《吴越春秋》先学习了——这首诗有后汉赵晔著作《吴越
春秋》的笔法。什么笔法?小说家笔法。

以前的诗人,不来苏州荡,不写苏州诗,就算不上出道,杜甫没来过苏州,着急啊,凑出
一句“门泊东吴万里船”后,心情方好起来。

Blog分类: 

先不要试用wiki,出了点小问题

模块之间有些冲突,我太性急了,正在解决中:S

sigh,原来是和Drupal的Cache和wiki过滤器冲突,因此总是显示编辑页面,要等作者打布丁了。

Blog分类: 

Drupal彻底实现Wiki功能!

上次拿到的其实只是一个wiki filter,虽然它也可以通过链接创建新的页面,但是并不能真正实现匿名用户的任意修改页面的权限--这也是wiki的根本功能之一--[维基百科|http://www.wikipedia.org]就是这样做的。这个局限性是因为它创建的页面仍然仅限于drupal已有的story/page/blog 等node type,如果对这些node开放权限,那么实现其实不是wiki功能了,而是匿名CMS功能:)呵呵,不过这个问题也可以解决--创建一种新的node type,也就是 wiki node! 原来想用flexinode来实现这个功能,但是在Drupal的网站上看到已经有人写好了一个wiki.module,只提供wiki框架,不提供wiki filter,于是安装上这个模块,把原来wiki模块改为wikifilter模块就搭建起了一个真正的wiki。__如果感兴趣可以到[沙盒]里来试试!__你可以编辑和创建任意的wiki页面,可以象在[维基百科|http://www.wikipedia.org]上一样使用wiki语法书写网页,一切都非常的简单!完全想真正的wiki一样。 有了这样一个好用的工具,考虑把[Drupal百科|http://www.kzeng.info/drupal/wiki/Drupal%E7%99%BE%E7%A7%91]彻底改为wiki模式,任何对Drupal感兴趣的人都可以修改里面内容,并且想把[hue]做的[Drupal用户手册]加入,并欢迎大家对其不断的更改完善,呵呵, Long Life Drupal and Wiki!
Blog分类: 

也来说说“汉城”改“首尔”

今天汉城市市长李明博在汉城市政府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把汉城市的中文名称改为“首尔”|http://zqb.cyol.com/gb/zqb/2005-01/20/content_1019333.htm],呵呵,觉得这不是一件什么特别大的事情,别国提供一个自己城市的外语译名,在外交史上也屡见不鲜,譬如中国规定"东北"的翻译不再作为Manchuria; 翻译中国地名时应使用汉语拼音, 把旧时习惯上的称呼Peking,Nanking改为Beijing,Nanjing等。以国外为例,缅甸将原来的英译名Burma改为Myanmar,因为Myanmar更接近缅人的自称Myan Mar的发音;柬埔寨把Cambodia改为Kampuchea等等 。所以更改自己国名或是地名的翻译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影响到汉语翻译的以前也有,譬如“象牙海岸”把它的拉丁语翻译一律改为Cote d'Ivoire,于是英文译名也从Ivory Coast改为了Cote d'Ivoire,汉语也跟着从“象牙海岸”改为“科特迪瓦”。 可是就这么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儿,不知道为什么激起那么多网友的不满,口诛笔伐的,从早上到现在。 呵呵,人家韩国改一个本国地名汉语的翻译,也有人家的一些道理,怎么到后来连“去中国化”都扯上了,又不是台湾。韩国的地名一般都是用汉字书写的,韩国人称之为"한문",也就是Hanja,所以不少韩国的地名都是同时用韩文,汉字,和英文标示,同系一个韩国同学悬挂的韩国地图就是这样的。但是在这些地名里也有一个最显著的例外--那就是“Seoul”。 Seoul或是按照韩国人的习惯拼为Soul并不是一个来源于汉字的地名,而是一个韩语的词汇,大致的意思也就是“首都”,其实它的辞源汉语也有记载,这个词来自于Seorabeol,韩文“서라벌",中国的史书上记载为“徐罗伐”,是朝鲜三国时期,新罗国最早的称呼,也是新罗首都(现在的庆州)的称呼,后来拼写几经变化,引申为首都的意思,1945年后专门用来指南朝鲜的首都。呵呵,中国的史书(《后汉书》《三国志》)说新罗最初的创建者是秦人避役出塞者,并举例说建立的新罗的朝鲜人“言语不与马韩(另外的一支朝鲜人)同。其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说这是秦人的习惯而不是靠近朝鲜的燕人和齐人的习惯,呵呵,又是一段公案,先按下不说,继续说正题。 说完了Seoul这个名词,在说一下汉城这个地方。汉城这个地方和其他所有韩国地名一样在古时都是用汉字书写的,用的就是“汉城”这两个字,也有一段时间称为“汉阳”,是因为旁边的汉江的缘故。日本占领的时期称呼曾经改为“京城”,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朝鲜一分为二,南朝鲜选定首都汉城,并将日占时期的名称--汉字作“京城”,日语作Keijo,韩语作Geongseong,改为Seoul。而中国却一直沿用旧称,加之45-49年中国在打内战,49年后新中国并没有与韩国建立外交关系,所以中国的这个习惯一直没有改。因此,这后来的汉语名称和韩语名称其实是不相符的,韩国要求更改也情有可原。 另外,关于该名称,受影响比较大的是官方文件,对于平时咱们怎么叫没什么太大关系,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呵呵,Burma改为Myanmar已经这么久了,别说一般的老美不在意,就是我们一个教授---当我和他说Myanmar的时候,他还追问了一句,Where? A part of China? :)
Blog分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