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巴的土耳其总理

临睡前,瞥了一眼新闻,BBC 中文新闻又提到:

另外早些时候,土耳其还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商讨解决新疆骚乱的方法,然而作为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拒绝了这个建议。

土耳其总理要求在安理会上讨论新疆问题,在7月8日就已经读到,当时就觉得他是在不负责任的瞎说,但是 BBC 新闻似乎很看重这则土耳其总理大嘴巴的新闻,重复提及。如此,只能说 BBC 中文新闻的编辑水平太差了,或者他是在故意给人造成误解:中国利用安理会否决权否决(或者以此为直接威胁而拒绝)了土耳其的要求。

事实上,土耳其如果真的想把这件事情列入联合国安理会的议程,中国根本无法否决;但是,土耳其驻联合国的使团既不会也不敢把这件事情列入联合国安理会的议程,一切都不过是土耳其总理不负责任的言谈罢了。

按照联合国宪章,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只对 Chapter VI 和 Chapter VII 中对国际安全有直接影响的决策拥有否决权(substantive vote),而对于那些并未直接涉及到国际安全的决策(procedural vote)并不具有否决权,后者只要有大于七个安理会成员国支持就可以通过了,而前者除了有大于七个的安理会成员国支持还必须没有常任理事国反对。虽然决定一个决策的投票是否是 substantive vote 还是 procedural vote 本身是一个 substantive vote(也是因此,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才被称为双重否决权),但是这只适用于对联合国宪章中未曾涉及的事件,而是否把一个事件(譬如新疆问题)放入联合国安理会的议程,是一个习惯上的 procedural vote,也是因此,如果土耳其执意要这么作,中国是没有否决权的。但是,土耳其使团肯定不会这么作。

因为这么作的成本太高,也有悖于联合国安理会一贯协商团结机制。譬如前不久斯里兰卡剿灭泰米尔猛虎组织造成平民伤亡的问题,因为安理会成员国中国,俄国和越南等国的反对,最终也没有放入安理会的议程讨论,而最初有这一打算的英国也只能放弃。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2006年安理会关于是否把缅甸问题放入议程的投票,尽管中国、俄国、刚果和卡塔尔反对,这一提案仍然获得十票的支持(十五个安理会理事国,四个反对,一个国家,十个支持,因此多数通过),从而列入安理会的议程中,这也说明,如果土耳其真的愿意承担这个成本去发动投票的话,中国并没有一票否决权(当然能不能通过是另外一说,现在的安理会,除了五个常任理事国,其余十个国家分别是奥地利,布基纳法索,哥斯达黎加,克罗地亚,日本,利比亚,墨西哥,土耳其,乌干达,越南。土耳其如果想让投票通过,恐怕比登天还难)。

但是正如前面说的那样,土耳其总理不过是对着国内的民众胡说罢了,土耳其驻联合国的使团也不会糊涂到把这件事情当真,所以当土耳其驻联合国大使被问及这一问题时,他说:We didn't make any moves on that. That reports were not actually based on the realities. 当再次被追问,这个 not actually based on the realities 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这位大使只好说是报道误引(misquote)了土耳其总理,以此含混的敷衍过去。而当中国驻联合国的外交人员被问及此事时,回答也不过是 So be it,也没把它当会儿事儿。

Blog分类: 

《回蔚》

回蔚

作为一个资深乐瘫(典故出自柯南08场版《战栗的乐谱》,指比乐盲还糟糕的人),很少谈论音乐的话题,即便是偶尔提及和音乐有关的十二平均律,关心的还是如何对2开12次方的问题(中国的数学从宋元到明是一个大退步,宋元时期,开高次方的普遍方法已经存在,i.e. 利用贾宪三角的增乘开方法,可是到了明代朱载堉需要解 2^(1/12) 时,却已经不再通晓这种方法,而是对 2 开两次平方,一次立方而得到数值,好在是12次方,如果是13次方,或者11次方,那估计朱载堉就要郁闷了),不过,时下流行的 CD 还是会下载到在 ipod 或者手机中听的,或者合法的在网络上听 ( 1ting.com 应该是合法的吧?)。

最喜欢的女歌手是莫文蔚,从大学开始直到现在,记得大学时床头散放的莫文蔚CD的封面(地道的正版)被同寝室的一个特老实的男生误认为是另外一个室友的女朋友的照片(orz……) 在“一听”上听到了她的新专辑《回蔚》,基本上都是老歌翻唱,其实很喜欢听她唱老歌,譬如以前的《采红菱》,还有《未了情》。后一首虽是新填的词,但是曲子用的是贺绿汀的《天涯歌女》,而粤语的唱词更是别有风味(《大话西游》这部电影也因为这首插曲增色不少)。新的专辑里最喜欢的一首歌:《月圆花好》。也是很古旧的一首歌,最初的演唱者就是唱了《天涯歌女》的周璇,词作者是苏州才子范烟桥(顿时想到一个苏州籍的好友吴语细软的说“吾乡”),曲作者是严华。歌词很平白,其实但凡唱曲,词不必晦涩,雅致通畅就可以了,所以不太喜欢方文山给周杰伦写的歌词,矫情 ——想到了 《Aemrican Economic Review》上面一篇经典的文章,When Does It Take a Nixon to Go to China? ,这篇文章的模型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极左的政策只有极右的政党才能执行,这个 intuition 其实六七十年代毛主席也提到过,只有反华的政党,才会推动中美建交 —— 回到写歌词上,一样的道理,真正受过良好旧式教育,其实词写的却浅白,而真正缺乏旧式教育的,反而喜欢刻意堆砌。但是似乎现在开始流行这样词语堆砌类型的歌词,譬如李宇春哥的某曲新作(很不幸,在“一听”里的随机播放里听到了),唉,与其被“满城牧笛声”(春哥·《蜀锦》)这样不伦不类的句子骚扰,还真不如听“清浅池塘鸳鸯戏水,红裳翠盖并蒂莲开”(莫文蔚·《月圆花好》)自在。

P.S.其实也挺喜欢周杰伦的歌,因为他吐词不清楚,所以不会被奇异的歌词干扰。

Blog分类: 

被激光迷惑的蛋花

激光和蛋花

记得在桑林志上看到过一篇激光笔和小狗的 blog,很好玩,猫作为比狗好奇心还强的动物,自然也会对激光笔很感兴趣,而蛋花作为一只好奇心尤为强的猫,自然想弄明白这个晃动的光点是什么(因为用手机拍摄的缘故,拍摄的效果变成了光线,而不是光点 –_--),先逗了她阵子,然后把 laser point 关了,她冲着我“喵喵”叫,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所以才又打开 pointer,然后趁机录下了她对 pointer 的研究,不知道她头晕不晕,反正我看它摇头以及看晕了:)

顺便推荐一下这款激光笔 Swissgear Multimedia Wireless Mobile Presenter, PV600 ,前阵子 buy.com 上 $9.99 free shipping 买的,除了做 presenter 外,还可以做计算机的遥控器,并且可以模拟鼠标(它有两个模式,一个是 presentation 模式,一个是 PC 模式,前者的方向键,在后者可以用于控制鼠标,另外有左右按键),最方便的地方是这款 presenter 前面带有一个 蓝色背光液晶 timer,可以提醒你时间,另外 USB receiver 可以储存在 presenter 内部,这个设计也很便捷。

image

Blog分类: 

独立日的礼花

Fireworks

结婚纪念日的翌日正好是独立日,所以每次独立日的礼花就算给我们祝贺了。纽约今年的礼花改在哈德逊河上燃放了,从NJ那边看上去很方便,所以 LD 就去凑了热闹,拍了照片;芝加哥的礼花似乎在 Navy Pier,在学校的湖边也可以看到,另外还有 Evanston 自己的礼花,据说资金来源之一是 parking ticket (我几乎都变成专业和市政厅打 parking ticket 官司的了,继续保持完胜的记录,它现在不允许 online 辩护了,所以每次都很敬业的用 letter 纸仔细的把我冤情写明并且附上多角度的照片 [高清晰的拍照手机很有帮助] ,市政厅的效率很高,大约两三天就收到不用缴罚款的通知。奇怪的是,我的破车除了天线上挂了一个微笑的米老鼠以外,也没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市政厅的人总喜欢给它 ticket,难道真是财政吃紧缘故,不过伊州的今年的财政预算确实还没有通过,虽然不如加州那么窘迫,但是据说也要让政府雇员下岗。。。跑题),因为最近都没有贡献什么 parking tickets,所以看之有愧,只爬(是爬不是趴)在办公室的窗户上张望了一下,今年的礼花确实不如往年,不知道是像我这样的“讼棍”增多了,还是经济确实不景气了。。。下午也看了一回烟花,把《NANA》动画版看完了,结局是多摩川的礼花,呵呵,真是个看礼花的日子。

Blog分类: 
Free Tags: 

旧中明体·勤奋的民国教育部

用手机阅读电子书,中文字体很重要,宋体过于纤细,看起来不大舒服,所以微软雅黑用过很久,Windows Vista 下的雅黑其实也不好,横划不是很均匀,最新的 Windows 7 下的雅黑要好一些,所以一直在用,直到今天在 Hi-PDA 上看到那里的E-ink版面非常推崇“旧中明体”,所以下载了试用一下,开始还有些纳闷这个旧中明体的“旧”字是什么意思,后来看到“朋”友的“朋”字才豁然开朗,这该是“民国”教育部制定新标准之前的“明体”。

imageimage image

上面三个字,分别是大陆的宋体,台湾的新明体和台湾的旧明体。其实明体和宋体本来就是差不多的印刷字体,只是因为宋体在清末转到日本,被称为明朝体,而后又传入台湾,所以台湾才称之为明体,但是其根本,还是明朝人所称的宋体,所以“民国”教育部也称之为宋体。大陆的宋体很多字都按照俗写,不再分辨造字本义,譬如“明”与“肺”,两者的“月”字边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实际上这两个一个是“月”一个是“肉”,其实自明代以来的印刷宋体,基上也不做这样的区分,所以大陆宋体和台湾旧明体的肺字分别写作:

image image

两者并无太大区别,但是勤奋的民国教育部研究了一下,认为文字的偏旁应该表示其造字本义,所以台湾新明体中,“肺”字被写作了:

image

以突出这个字是“肉”字旁而非“月”字旁,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朋”字的写法才有更改为“月”而非“肉”。不仅如此,很多已经成习惯的印刷宋体字都被勤奋的民国教育部改了回去,譬如“次”:

image因为《说文解字》中说“次”从“欠”从“二”,所以勤奋的民国教育部就把原来的“冫”改为了“二”。这样的例子很多,可以直接参看國字標準字體宋體母稿<教育部字序> 。并且不止是是宋体,连楷体和隶书民国教育部也给了标准化方案。呵呵,这种更改,很难说是“复古”还是“革新”,因为它事实上是根据远古汉字的造字法修正了明清以来的印刷俗体,虽然这样的必要性还有待商榷,不过要盛赞一下民国教育部的勤奋:)

image附: 明刻本《四声篇海》中的“肺”字,可见其“肉”字旁的写法与大陆宋体以及台湾旧明体的写法相同,而与台湾新明体的写法不同。

Blog分类: 

LD 的毕业典礼

DSC_0400

前天(周五)是 LD 的博士毕业典礼。其实一年前差不多这个时候 LD 就已经答辩了,但是没有来得及跟上去年的毕业典礼,所以只能顺延到今年。本来 LD 懒了一下,不想参加了,但是在我的劝说下还是来了(咳咳,圣人之命礼有三:曰经礼也,曲礼也,制度之礼也 …… 制度之礼所以治名物——名不正则言不顺 ^_^),当然最关键的是她来以后俺们可以痛快的玩几天,芝加哥的夏天,昙花一现。

不巧的是周五一天都倾盆大雨,只在午后晴了片刻,赶紧穿着博士袍照了几张相,到体育馆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天又阴了下来,于是一切从简,这次的 Speaker 是 Wynton Marsalis,一个很有名气的黑人爵士乐者,听介绍说,他得过四次格莱美奖和一次普利策奖,还有很多其它奖项,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因为对爵士乐不太关心(对外国人名更是彻底没有记忆)。想起06年我参加学校硕士毕业典礼的时候,对台上那个演讲的黑人也不是很熟悉,只觉得他挺精明的,话讲的也不错,特别是不断的引用罗斯福和肯尼迪的话(譬如 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 以及 Ask no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后来这位很精明的演讲者作了美国总统,他的名字现在妇孺皆知了,Barack Obama。

因为担心再次下大雨,所以很多繁文缛节都省略了,大概一个小时的工夫,毕业典礼就结束了,LD 名正言顺的物理学博士了,尽管她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再作物理了。今年她们系同时有三个老教授退休,大约也算得上一个时代的尾声吧,他们那一代人都是芝加哥大学毕业作凝聚态和超导的。

毕业典礼结束,又是瓢泼大雨,时间控制的刚刚好。趁着雨去了煉瓦亭,一家日本饭馆。“瓦亭”是一个很古朴的地名,印象里它应该在宁夏,离西安不算太远,是古长安的一个门户,紧挨着萧关,王维那首“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大概就是那附近的景色。不过这家“煉瓦亭”和“瓦亭”没有丝毫的关系,“煉瓦”在日语里是“砖”的意思,所以是“砖亭”,但是瓦亭是古关隘,而炼字却又给人一种战火纷飞的感觉,所以完全按照汉字来理解,也不错(当然是胡思乱想的胡言乱语)。

晚上回家,在 LD 的强烈推荐下开始看 《NANA》,远藤章司 长的和《White Album》里的 藤井冬弥 很像,看到第14集,发现不仅是长得像,作风也很像,哈哈。

P.S. 突然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Obama 2006年来我们学校作的 Commencement Speech,他前一年的 Speaker 恰好是 John McCain,在 Obama 开始演讲的时候,他曾经转述一个学生对他的期待:I should be better than John McCain。结果,一语成谶,两年后 McCain 在总统竞选中败下阵来:)

Blog分类: 

扫描 PDF 在 Kindle Dx 上的测试

六月十日寄出来的 Kindle DX 已经到了用户们的手里,中英文版瘾科技上都给了开箱拆解图,但是真正让人感兴趣的是它对 PDF 的 native support 到底怎样,特别是扫描的 PDF——最终在 Hi-PDA 的论坛上看到了真实的效果:很棒!

用来测试的是这个PDF文件(link from Hi-PDA),应该是从《二十四史全译》中抽出的一页(去年用这套书去苹果同学家换了一顿丰盛的午宴,所以印象深刻),原来的扫描的效果一般,在 Kindle DX 上的显示效果可以看这两张图片:全貌局部。 这样看来, Kindle DX 确实很有吸引力啊,不管其他的东西,就是想想这个网络世界里的扫描 PDF 电子书,从古籍到英文的教科书、参考书 。。。 口水:) BTW,the pirate bay 组织的政党已经进入欧洲议会了:)

Blog分类: 
Free Tags: 

食、色、苏东坡

百度国学有《苏轼集》,闲暇时读一读《东坡志林》,很解闷儿,譬如一下两则:

○ 措大吃饭
有二措大相与言志,一云:“我平生不足惟饭与睡耳,他日得志,当饱吃饭了便睡,睡了又吃饭。”一云:“我则异于是,当吃了又吃,何暇复睡耶!”吾来庐山,闻马道士嗜睡,于睡中得妙。然吾观之,终不如彼措大得吃饭三昧也。

○ 养生难在去欲
昨日太守杨君采、通判张公规邀余出游安国寺,坐中论调气养生之事。余云:“皆不足道,难在去欲。”张云:“苏子卿啮雪啖毡,蹈背出血,无一语少屈,可谓了生死之际矣。然不免为胡妇生子,穷居海上,而况洞房绮縠之下乎?乃知此事不易消除。”众客皆大笑。余爱其语有理,故为记之。

第一则很早以前看过,讲的是两个穷酸读书人的志向,一人说若是他日得志,当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又吃;另一人说如果是我,就吃了又吃,哪有功夫睡觉? 这阵子天天吃菜叶子,因此读起来很有同感,与这两位前辈措大(或者叫做醋大,更有趣)不同的是,我梦中亦吃饭:)

第二则是八卦苏武。东坡说人欲难除,同游的伙伴附和着举苏武做例子,因为苏武被囚于匈奴的时候,没东西吃就吃雪咽毡毛,被逼时甚至举佩刀自刺都没有投降,可是还是禁不住娶了胡妇,生下一子(苏通国);苏武被扣,穷居于北海之上时,还想着这事儿,更别说人在温饱之时了。苏东坡觉得这个例子举得很有道理,所以就记录了下来。

其实这则故事以前在另一部宋人的八卦笔记《鹤林玉露》上也看到过,除了援引这则故事,《鹤林玉露》里在同一篇笔记中还提到了胡铨的故事:此公因为反对秦桧被流放于岭南十几年,后来遇赦北归的时候,与爱妓黎倩饮于湘潭胡氏园,高兴之余,题了一首诗,其中两句云:“君恩许归此一醉,傍有梨颊生微涡。” 后来这两句被朱熹看到了,也写了一首绝句:“十年浮海一身轻,归对黎涡却有情。世上无如人欲险,几人到此误干生。” —— 所以吃饭的时候一定要看《东坡志林》,不能看《朱子语类》,否则还要费神想一想,自己吃的这顿饭是“天理”还是“人欲”(朱子云:“饮食者﹐天理也﹔要求美味﹐人欲也。) —— 不过吃一棵 $1.29 一袋三棵的生菜,应该算天理不算人欲吧:)

P.S. 其实朱子还好,虽然鼓吹天理存则人欲亡,人欲胜则天理灭,但是起码还承认饮食是天理;他那位精神导师——程颐大人,被问到:“或有孤孀贫穷无托者,可再嫁否?”时,说出来那句著名的:“只是后世怕寒饿死,故有是说。然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近思录》卷六);所以,也难怪苏东坡喜欢挖苦他:

司馬溫公之薨,當明堂大享,朝臣以致齋不及奠。肆赦畢,蘇子瞻率同輩以往,而程頤固爭,引《論語》「子於是日哭則不歌」。子瞻曰:「明堂乃吉札,不可謂歌則不哭也。」頤又諭司馬諸孤不得受弔,子瞻戲曰:「頤可謂鏖糟陂裏叔孫通。」聞者笑之。

大乐:)

Blog分类: 

Kindle DX · 金刚经

五月初的时候,曾经问过“可以看扫描 PDF 电子书的阅读器”:

有没有什么特别好的 Solution?
已经排除的:
[1] 各种 PDA,Smartphone, Ipod Touch, Iphone:打开文件没有问题,就是屏幕太小
,即便是高分辨率的 VGA 的屏幕,看起来仍然非常吃力 (尽管俺在 Touch Pro 上硬是
看完了一本《白夜行》,实在是太费眼了)

[2] Tablet PC: 太沉,即便是不带键盘的 12 寸 Tablet 仍然很沉,抱着一本 2 lb
+ 的东西,一会儿手就软了,更别说散热了;

[3] Netbook: 沉,且不方便;

[4] Kindle 2: 现在政策改了 15 cent per MB,上传一部70 MB 的《李商隐诗歌集解
》要 10 刀了,抢钱啊

[5] Sony 505:似乎对于 scanned pdf 的处理也不尽人意,并且据说翻页的速度很慢

还有什么可选的? @@

说来也巧,当时发帖子的时候不知道 Kindle DX 要上市,发完帖子自己去搜索的时候才看到 Amazon 要推出 Kindle DX,几乎完全符合我的要求,9.7 寸的屏幕,1200 x 824 的分辨率,看扫描的32开书应该绰绰有余了(在手头的 eee PC netbook 大致估摸了一下,netbook 的屏幕是 8.9 寸,分辨率 1024 x 600 的分辨率,旋转屏幕,扫描的 PDF 已经算可以看了),并且 Kindle DX 用的是 e-ink,省电,看书的时候也不刺眼,重量 1.18 lb,比起手头的 12.1 寸的 Fujitsu Stylistic ST5030D 平板电脑,轻了2 lb 多,拿起来应该不算吃力吧,当初买平板电脑一个目的就是为了看书看paper方便,所以才买了没有键盘的 Slate,但是发现没键盘非常不方便,同时看书看paper拿在手里又太累,而且烫手。Kndle DX 应该会好一些,并且这个版本的 Kindle 对 PDF 的支持非常的好。

唯一的问题就是价钱了,$489,这样的价钱购买一台大屏幕主流笔记本电脑了(前两天 Lenovo IdeaPad Y-550 比这个还便宜)。唉,抢钱啊,据称,一台 Kindle 2的成本不过 185.49$,可是Amazon却要卖 359$ ... … 虽然 Kindle DX 大后天就要正式的发售了,但是还是决定不跳这个火坑,等等看吧,希望能很快降价:)

其实一些通俗读物,譬如流行的中英文小说,在智能手机上看也挺方便,毕竟可以随身携带,需要排队或者等候的时候,掏出来就可以看,但是这些读物往往都是文本格式的,可以按照屏幕的大小调增字体,重新排版,可是一些扫面的 PDF 就不可以了,网络上有大量扫描的经典中文书籍,譬如中华书局翻印的 57 册的《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大多还是繁体竖排,在小屏幕上是无论如何都看不了的。

jgj

又譬如上边这部永乐年间内府刻本的《御制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集注》,写刻具精,清明朗润,就是能够转化为文本,重新用宋体或者微软雅黑显示出来,也会缺少了原书的味道,所以还是希望有一个能够直接显示扫描原本的阅读器。提到《金刚经》,也想再翻翻了,以前匆匆扫过,从未深究,如今又读了片段,感觉大约和彼时不同,呵呵,如是我闻。

Blog分类: 

瞿秋白·还珠吟

写 paper,翻阅一位导师给的一本“秘籍”,确实是一本“秘籍”,来历也很武侠,像《如来神掌》,得于闹市。翻看到一篇《中共中央办公厅转发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瞿秋白同志被捕问题的复查报告>的通知》,和我的 paper 无关,所以只是闲翻。文件是给瞿秋白平反的,结尾处提到了《多余的话》,瞿秋白狱中的绝笔自述。

《多余的话》是个很尴尬的问题,因为他讲的是坦诚的实话,但凡实话,总有不合时宜的地方,古今中外一概如此。尽管瞿秋白也明白他很容易“装腔作势慷慨激昂而死”,但是他却不愿这样做,也是因此,才有了他的坦白,他坦诚“无产阶级意识在我的内心里是始终没有得到真正的胜利的”,并说自己的心中其实是“绅士意识、中国式的士大夫意识、以及后来蜕变出来的小资产阶级或者市侩式的意识”的结合。从前领导人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确实是很尴尬的,所以手头的这份文件先强调《多余的话》不一定瞿秋白所写——即便是瞿秋白所写也不一定没有被敌人篡改过,即便是没有被篡改过,瞿秋白的话中第一没有出卖党和同志;第二没有攻击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第三没有吹捧国民党,第四没有向敌人求饶、乞求不死;文件最终对于《多余的话》的定性是:“虽然也有些消沉的语言,但是,客观的,全面的加以分析,决不能认为是叛变投降的自首书。”

其实瞿秋白的前后举止,倒是很符合他所提到的“中国式的士大夫”意识,并且是很纯粹的一种, 也是因此,他必然不会变节投降,只是他也不会刻意去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而伪装忠烈,由此而想到了明代瞿佑《归田诗话》上的一则记录:

○还珠吟

张文昌《还珠吟》:“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感君绸缪意,系在绣罗襦。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朝明光里。还君明珠双泪垂,何不相逢未嫁时。”予少日尝拟乐府百篇,《续还珠吟》云:“妾身未嫁父母怜,妾身既嫁室家全。十载之前父为主,十载之後夫为天。平生未省窥门户,明珠何由到妾边?还君明珠恨君意,闭门自咎涕涟涟。”乡先生杨复初见而题其後云:“义正词工,使张籍见之,亦当心服。”又为序其编首,而百篇皆加评点,过蒙与进。先生元末乡貣进士,洪武间擢知荆门州,卒於官。

大概这就是中唐与明初的区别吧,至少在唐人的笔下,女主人公还能真实坦诚的正视自己而不失大节,而到了明初,就只有满口的三从四德了,尽管结局都是一样的。思想的方式不同,张籍未必会“心服”瞿佑。所以,也许该说瞿秋白有古风吧!这是当时《申报》上刊登的瞿秋白就义时的场景

十七日,奉中央电令,着将瞿就地枪决。翌日(十八日)晨八时,特务连连长廖祥光即亲至狱中促瞿至中山公园照相,瞿欣然随之。照相毕,廖连长示以命令,瞿领头作豪语:“死是人生最大的休息。”廖连长询以有无遗语留下,瞿答:“余尚有诗一首末录出。”当即复返囚室,取笔书诗一首并序如下:

    1935年6月17日,梦行小径中,夕阳明灭,寒流幽咽,如署仙境。

    瞿日读唐人诗,忽见“夕阳明灭乱山中”句,因集句得《偶成》一首:

    夕阳明灭乱山中,落叶寒泉听不穷;

    已忍伶俜十年事,心持半偈万缘空。

    秋白绝笔六月十八日

    书毕,复步行中山公园,在园中凉亭内饮白干酒一斤,谈笑自如,并唱俄文《国际歌》及《红军歌》……歌毕,始缓步赴刑场,手持烟卷,态度镇静。乃至刑场,盘坐草地上,尚点头微笑。俄顷,砰然一声,饮弹而陨矣……

读起来让人很感动,到现在也是,包括他《多余的话》里最后说的那句:“中国的豆腐也是很好吃的东西,世界第一。”

Blog分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