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调戏

从小到大马虎的毛病似乎从来没有改正过,不管读什么东西读两眼瞅个大概就再耐不下心去仔细看了,所有有些地方当时瞅错了,却把错误的印象一直留在心里,并且按照认知心理学的说法,人都会有意把这些错误的印象理性化。

当初上随机过程课时,讲到 martingale ,教科书上有几个 section 的选读内容,讨论一些更普遍的 martingale,其中提到,如果一个随机序列 {X_n} 是针对另一个随机序列 {Y_n} 的 martingale,那么 {Y_n} 被称作 filtration (过滤)。 当时草草了看了几眼,就把这个 filtration 看成 flirtation (调戏)了,当时还在想数学家也这么有想象力,用 flirtation 来形容两个随机数列之间的关系。就这么记住了这个 flirtation,也没有多想。

直到最近写 paper 用到一些关于随机增长模型的东西,再次碰到这个 filtration,这才蓦然发现,这个词不是调戏,是过滤,狂汗。。。

还好平时用到这个词的机会不多,否则,如果是当着学生的面,或者在专业年会上当着众人侃侃而谈两个随机数列的调戏,那就郁闷死了。

不过有趣的是 filtration 正好是 flirtation 的 anagram (看过《达·芬奇的密码》的同学应该比较熟悉,就是那个 O, Draconian devil! Oh, lame saint!),也难怪看错:)

Blog分类: 
Free Tags: 

禁枪与禁弓弩

NPR 新闻里又在讨论禁枪,原因是这个月的五角大楼枪击案。经过排查,发现犯罪嫌疑人用的手枪是田纳西警察局收缴又卖给 dealer ,然后几经辗转,到了犯罪嫌疑人的手上。新闻讨论的一方主张禁枪,另一方反对禁枪,理由其实也已经很古老 —— 即使禁枪,犯罪分子也总能搞到枪,而善良的市民由于没有枪支的保护,反而会变得更加危险。虽然这个观点很古老,但是以前没有意识到的是,这样的论点仔细考证起来,在公元前一二四年汉代的一次廷议上就有了。

《通鉴·汉纪十一》:“(公孙)弘尝奏言:‘十贼彍弩,百吏不敢前。请禁民毋得挟弓弩,便。’上下其议。”

因为弓弩的杀伤力太大,所以丞相公孙弘请禁弓弩。汉武帝把这条建议让大臣讨论。有一位侍中反对禁弓弩,理由是:

且所为禁者,为盗贼之以攻夺也;攻夺之罪死,然而不止者,大奸之于重诛,固不避也。臣恐邪人挟之而吏不能止,良民以自备而抵法禁,是擅贼威而夺民救也。窃以为大不便。

大意也是说,盗贼本来就是作奸犯科之人,你就是禁了弓弩,他们也会不顾禁令,不顾惩罚去持有弓弩,倒是普通遵纪守法的良民,会遵守法律不再持有弓弩,也失去了保护自己的手段,这样一来,盗贼会更加作威作福,而普通百姓则会遭殃。讨论的结果:汉武帝决定不禁弓弩,和现在美国的情形一样。

关于禁枪的问题,应该是犯罪学研究的问题,没有读过相关的文献,不知道数据的支持怎样,但是从理论上讲,倒是觉得禁枪和枪械犯罪率可能会存在一个非线性关系,i.e. 我们不把禁枪当做一个 binary choices(禁与不禁),而是把它当做一个连续变量,用政府禁枪的 efforts 来度量(譬如在禁枪上的 budget),这样禁枪与枪械犯罪率可能存在一个如下的关系:

image假设没有 effort constraint (譬如 budget constraint),政府没收所有在民间的枪支,那么枪械犯罪数肯定会触及 x 轴,也就是说犯罪数为零 ,但是由于 constraint 的存在, effort=< max_effort(无论是财政上的,还是制度,法律,政治上的),特别是 f(effort=max_effort)>=f(effort=0),(f()是图中effort和 crimes 之间的函数),那么任何花费在禁枪上的 effort 都是白费,不能使犯罪率升高,而更进一步,当 max_effort 小于 f’(effort)=0 的哪一点(就是图中的顶点),那么任何禁枪的努力都会增加枪械的犯罪率——正如那个古老的观点,良民缴枪,邪人继续持枪。

换句话说,公孙弘和那位侍中的观点其实不矛盾,关键是朝廷有多少可支配资源,以及肯花多少资源(上面一直在讨论充分条件,而不是必要条件)……

不胡扯了,继续算我的 stochastic growth model 去了 —— 这是一个运气活儿,closed-form solution 唯一的算法就是 guess & verify,要靠撞大运,可是今天的运气不佳,sigh 。。。

Blog分类: 

冬天的最后一天

走在路上听 NPR,播音员提到今天是冬天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春天了,想了一下节气,21日是春分,算上美国和中国的时差,美国这里20日是春分,播音员说的应该就是这个吧,翻出了 06 年08年春分的 blog,时间过得真快,又一个冬天过去了。

说起冬天最后的一天,想起了今天午饭时看得一小段《通鉴》:

冬,十二月晦,论杀魏其于渭城。

魏其侯窦婴死在了冬天的最后一天(十二月三十日)。其实,只要能活过这一天,他就不用死了,因为按照汉律,春天是不能杀人的,而过了“冬十二月晦”就是春正月了。《汉书》里记载了不少这样的案例,譬如《酷吏传》里王温舒:

(王温舒)捕郡中豪猾,相连坐千余家。上书请,大者至族,小者乃死,家尽没入偿臧。奏行不过二日,得可,事论报,至流血十余里。河内皆怪其奏,以为神速。尽十二月,郡中无犬吠之盗。其颇不得,失之旁郡,追求,会春,温舒顿足叹曰:“嗟乎,令冬月益展一月,足吾事矣!”其好杀行威不爱人如此。

因为冬十二月一过,到了春天,王温舒就不能再抓捕盗贼杀人了,所以他才顿足感叹,如果冬天在多一个月,他就能杀尽所有要杀的人。

这些案例中最有名的还是“五日京兆”这个典故。因为风言京兆尹张敞要被罢官,他的一名属下故意不执行张敞的命令而早退回家去了,别人劝阻这位属下,他反而说:“今五日京兆耳,安能复案事?” 张敞得知了这番言论,马上把这位属下拘押起来。此时已经是残冬,再过几日就要到春天了,于是张敞昼夜不停的审理此案,终于赶在十二月结束以前结案处死了这位部下。

回到魏其侯的故事里,如果他再多活一天,到了春天就不会被处死;不仅如此,一心要处死他的武安侯田蚡也将在春三月死掉,所以过了三月,窦婴将再不会有性命之虞;而到了夏五月,汉武帝就会颁布全国性的大赦,到那时窦婴不仅不会死,还会免去牢狱之灾。再过几年,田蚡交结淮南王的事情败露,也许窦婴还会被恢复爵位……如果能活过冬天的最后一天,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可能。

也是因此,司马温公在这段记述中恐怕是有意点出这个”晦“字,是春秋笔法(《春秋》未必有”笔法“,但是经过杜预的解读,到了宋代,这样的一字褒贬非常的流行,譬如欧阳修的”六臣“),用以说明田蚡的险恶。(相比较,《汉书·武帝纪》里述及此事只说:“四年冬,魏其侯窦婴有罪,弃市。” 就略去了具体的日子)

不管怎样,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定要顽强的活过冬天,春天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Blog分类: 

蜀人嗜辣渊源

找不到合适的闲书在闲暇时看,所以只好又很没追求的去读《通鉴》,一些以前没有太在意的细节,现在重新读起,细想起来,倒也很有趣,譬如枸酱。

枸酱这个汉武帝时的故事,用时下流行的话说就是“一罐酱引发的血案” ——并不只我这么说,太史公也在《史记·西南夷列传》里评论:“然南夷之端,见枸酱番禺,大夏杖邛竹。”

故事本身倒也不复杂,唐蒙出使南越,南越王为了款待他,给他吃了枸酱,唐蒙问枸酱哪里来的,南越王说从西北顺牂牁江转卖到江边的番禺而来;唐蒙回到长安,问了蜀地的商人,得知“独蜀出枸酱”,所以他猜测从四川经夜郎可以顺牂牁江而下到达南越,走这条路征服南越要比从长沙、豫章直接南下方便(当年秦军为了直接南下,不得不挖运河),于是就有汉武帝对西南夷的征讨和经营,以致“道不通,士罢饿离湿,死者甚众;西南夷又数反,发兵兴击,秏费无功。”

从这则故事里,能看到很多道理,譬如不要给来历不明的客人吃好吃的东西,给他吃了也不也要告诉他是什么等等,不过最有趣的,还是探究蜀人所喜好的枸酱到底是什么东西,是怎样的一种味道。虽然各种各样的文献都出了不同的解释,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枸酱就是蒟酱,是用蒌叶制成的一种酱,蒌叶是胡椒科的植物,叶和果实有一种天然的辛辣,所以枸酱的味道应该是辣的,也就说枸酱是一种辣酱。

因此也可以(不严谨的)得出,四川人早在辣椒穿到中国之前就已经喜欢辣味,并不是辣椒的传入改变了蜀人的口味,而是蜀人的口味导致了辣椒在四川的流行。

顺便一提,两汉以后,因为《史记》《汉书》的赞美,枸酱已经成为美味的代指,就像杜康并不一定就指特定的一种酒一样,枸酱所指代的美味也越来越多,以至于讹传起来,譬如《三言》里的这则故事:

次日,仍又发起风来。到午后,风定了。有几只小船儿,载着市上土物来卖。杨公见李氏非但晓得法术,又晓得天文,心中欢喜。就叫船上人买些新鲜果品土物,奉承李氏。又有一只船上叫卖蒟酱,这蒟酱滋味如何?

有诗为证:
白玉盘中簇绛茵,光明金鼎露丰神。椹精八月枝头熟,酿就人间琥珀新。

杨公说道:“我只闻得说,蒟酱是滇蜀美味,也不曾得吃。何不买些与奶奶吃?”叫水手去问那卖蒟酱的:“这一罐子要卖多少钱?”卖蒟酱的说:“要五百贯足钱。”杨公说:“恁的,叫小厮进舱里,问奶奶讨钱数与他。”小厮进到舱里,问奶奶取钱买酱。李氏说:“这酱不要买他的,买了有口舌。”小厮出来回覆杨公。杨公说:“买一罐酱值得甚的,便有口舌?奶奶只是见贵了,不舍得钱,故如此说。”自把些银子与这蛮人,买了这罐酱,拿进舱里去。揭开罐子看时,这酱端的香气就喷出来,颜色就如红玛瑙一般可爱;吃些在口里,且是甜美得好。李氏慌忙讨这罐子酱盖了,说道:“老爹不可吃他的,口舌就来了。这蒟酱我这里没有的,出在南越国。其木似穀树,其叶如桑椹,长二三寸,又不肯多生。九月后,霜里方熟。土人采之,酿酝成酱;先进王家,诚为珍味!这个是盗出来卖的,事已露了。”

无论如何,你也看不出它是辣酱。

Blog分类: 

总算重新夺回了翻译的江湖地位

看了新闻,发现这次给温家宝作翻译的是96级的师姐。为母校高兴一下,自从朱彤以后,几经辗转,这份工作又回到同门这里。没有看张璐翻译的直播(正确的说法,是温总理的直播),不过据说温总几处援引古文的地方,她翻译的都不错,这确实是需要急智的 —— 记得99年朱彤回学校给大家作报告,谈到她某次给江泽民做翻译,其间江主席提及了庄子里的一句话,朱彤没有听明白,只好小声询问,后来是江core写在纸上给她大致讲了一下,她才继续翻译 ,幸好是一般的会晤,所以也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像温总这次不一样,这样的压力下,这样短的时间里,能够弄明白原句的含义,再准确的翻译出来,确实很考验积累与功底。

朱彤同时以及之后的几个翻译,张建敏,戴庆利,费胜潮,除了戴庆利是母校研究生毕业以外,其他两人都和母校没太大的关系,以至于临毕业前责骂学校的时候(大约是每个毕业生毕竟的历程),丢失了翻译的江湖地位也是我们认为学校衰落的迹象之一。直到毕业若干年后,才意识到对于本科学校感情的浓厚,不仅在那里度过了人生最重要的四年,也结识了一生最重要的朋友和兄弟。现在重新夺回了江湖地位,不能不让人高兴,或者准确的说是 sorrowful pleasure (改用一下“懐かしい”的英语翻译)—— 时间过得真快啊,96级的师姐都已经给总理作翻译了,想起了若干年前某个晚上,大概是大二的时候,我去上厕所,L同学在水房唱着歌洗袜子,我出来洗手的时候跟他说起我们今天的精读课(精读老师是系主任)上讨论朱彤的翻译了,L同学停止唱歌和搓袜子,兴致勃勃的和我讨论一个词的翻译,如果没记错,应该是 solemn 这个单词 —— 自从毕业之后,我再也没有用这个单词 ……

Blog分类: 

简单水墨主题

晚饭啃“赛百味”的时候,看到了一些矢量水墨国画,在 photoshop 里拼摆了一下,想创建一个新的 Drupal 主题风格,其实除了三只鸟以外,似乎也就是单纯的文本文字,这样也好,很清爽。等有时间,把这个构图转化为主题文件。

Blog分类: 

R 的 Vectorization

最先习惯的用的计量软件是 stata,然后是 vba for excel, 然后是 R,大概因为是这个学习路径,导致了在 R 中的一些不良习惯。 stata 的指令很多都是直接针对 vector 的,譬如下面的 panel data:

ID Year X Y
CHN 1990 45 36
CHN 1991 23 62
CHN 1992 55 90
JPN 1990 79 56
JPN 1991 60 72
JPN 1992 78 100

如果需要只需 CHN 的数据,在 stata 里只要:

keep if ID==”CHN”

就可以了。而 VBA 中因为 excel 表格的直观,一般是用 for  或者 do loop:

Sub chn()

n = Range("A50000").End(xlUp).Row
for i = n to 2 Step -1
if Cells(i,"A")!="CHN" then Cells(i,"A").entiredRow.delete
end if
next i

End Sub

因为 R 中的 if statement 不能直接针对 vector, 所以就习惯像 VBA 一样用 loop 来整理数据,但是因为 excel 中最大的数据量不过 6万五千多行 256 列,数据量并不大,所以用 loop 虽然慢,但是因为数据量的限制,还算能忍受,但是在 R 中,如果有上十万的 observations,再用 loop 就极其的痛苦了,虽然R中的loop 的效率要比 VBA 高(尽管不如 S),虽然刚换了 Duo Quad 的 CPU,但是仍然能算到死机 (虽然可以 remote access 学校的 cluster 上去,但是浪费学校的资源也不好),所以迫使自己重新学习 R 中的 vectorization,其实比如上面的例子,在 R 中用 vector 作也简单(假设上面 data frame 的名称是dat):

chn<-dat[grep("CHN",dat$ID),]

也挺简单的。所以程序还是一个摸索熟练的过程 ( 虽然我还没有发现如何像 stata 一样便捷的在 R 中的 panel data 里创建 lag variable,并且还在等待大牛人们完善 R 中的 panel data package,譬如 fixed-effect negative binomial model,但是 R 的灵活性,特别是在编程和模拟上,还是超出其他软件很多,特别是 R 是 免费的!)

Blog分类: 
Free Tags: 

HTC HD2 使用手记 (1)

正值 Apple 起诉宏达电(HTC)侵犯专利之际,卖掉了用了一年多的 HTC Touch Pro,换了 HTC 的 HD2,用实际行动支持这家台湾的手机制造商。

在 HD2 和 iPhone 3GS 之间踌躇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了不支持美国 3G的 HD2 (具体说是不支持 AT &T 3G),因为没有 Contract,想什么时候出手,就可以转手卖掉,特别是 Windows Mobile 7 即将上市,而 HD2 是否支持 WM 7 的仍是未知数。

简单的说一下 HD2 的优缺点:最大的缺点不得不说是 Windows Mobile 6.5,在刷了无数种 rom 之后,选择了潘多拉,这是最稳定的一个,以前在 Touch Pro 上中意的 Energy Rom的 HD2版本很不稳定,接电话的时候会死机;但是 Windows Mobile 6.5 毕竟不是给电阻屏的手机设计的,所以在没有触笔而只能用手指操作触屏的时候,WM 6.5 的问题就凸现出来了,特别是关闭窗口,或者是拖动滚动条的时候;

而 WM 6.5 也是 HD2 的优点之一,因为无数的已有 WM 程序都可以很好的运行,包括 GSP 软件,譬如 Garmin XT 和 iGo 8。最推荐的还是 iGo 8,在HD2 4.3寸屏 480x800 分辨率下性能显得更为卓越,TTS 仍然可以使用,并且没有 GPS Lag,现在想来,Touch Pro 上 iGO 8 的  lag 很可能是机器造成的。同时 HD2 锁定卫星的速度极其之快,不亚于 iPhone 3GS。冷启动,10秒以内肯定能锁定卫星,这种快速的反应也使得 HTC 的 footprint 和 twitter tab 有了实际的用途,记得用 TP 的时候,在时代广场想要留个足迹,都已经走到朵颐了,卫星都还没有锁定。。。

当然 HD2 最大的优点还是 4.3 寸的屏幕,超薄的机身,以及 1 GHz Qualcomm Snapdragon 的 CPU,记得我在大学里用的笔记本主频也不到 1G,所以不管是上网浏览速度,还是 GPS 导航,以及运行各种各样的程序,都速度飞快。

最后想到的一个不便利之处是 HD2 的 reset button,使用 WM 的同好都知道,WM的死机如同 Win 98 一样频繁, Touch Pro 的 reset button 就在手机的外部,需要重启一捅就可以了,而HD2的 reset button 必须把后盖扣开才能找到,更郁闷的是 HD2 已经不配备触笔了,而 reset button 仍然是像以往一样是凹陷下去的,如果正还走在马路上手机死机了,想重启一下都万难,刚拿到 HD2 的时候,因为不停的刷 rom,手机很不稳定,结果在车里 GPS 运行到一半手机死掉了,不得不停车到处去借曲别针。。。

Blog分类: 

新奥尔良补记

事隔半月的补记。最后一天因为有会议的 presentation,所以白天都在会场,直到听完最后的 panel,回旅舍换下了正式的行头,才又开始无目的闲逛。开始想去动物园,一般来说,一座城市最吸引我的两大去处一是博物馆,二是动植物园。但是动物园离我活动的区域很远,虽然有轮渡可以过去,但是它五点就要关门,来不及了。正巧发现附近有一座水族馆,并且记得这座水族馆上过 History 频道的 Life After People,知道里面有一只白色的鳄鱼,所以就在闭馆前40分钟匆匆的买了票进馆。

IMG_2096 见到了白色的鳄鱼,但是它懒懒的一动也不动,看上去像假的一样,倒是上面图片里的 California moray更有趣一些,如果它再长得长一些,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当作海中的蛟龙。还有水母,看上去也很美丽。

IMG_2110这座水族馆并不大,很快就逛完了,水族馆外是宽阔的密西西比河,旁边有一个渡口,所以下面自然而然的事情就是渡过密西西比河了。

很久都没有作过轮渡了,北方河少,印象里也只在南方作过轮渡,密西西比河上的轮渡很大,还能装载汽车,大概因为我坐轮渡的时候是周末的下午,所以没什么人。

IMG_2160除了一群摆 pose 照相的高中生。

IMG_2124 轮渡的甲板上风很大,站在宽阔的船头,仍然有一种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感觉,穿过两座大桥,船开始靠向对岸,可惜我不知道对岸是哪里。

IMG_2145犹豫了一下是下轮渡到对岸看看,还是继续在轮渡上等待返航,突然想起了大学泛读课文里一个关于历史上最伟大的洞穴探险者(spelunker)的故事,所以还是返航了,这才发现,轮渡上大多数的人都没下船,大概是和我一样坐船玩的,还看到几个挂着牌子的同学,她们肯定是我一样来开会的。

新奥尔良其实也挺有趣的。  

Blog分类: 

继续鹧鸪天

用前韵,再诌几句,要到元宵节了,值此月圆人未圆之际。。。

灯尽衾寒酒醒时,幽窗梦断引相思。
三更月锁独栖凤,千里云隔连理枝。
恨似水,忆如丝。从今莫吟旧离词。
霜冷欹枕闻残角,永夜不眠人不知。

Blog分类: 
Free Tags: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