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 | 寱语

以色列

以色列与真主党的这场仗

今天停战了,倒也没有什么意外的,一个月以前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局,不过是重复了黎以冲突旧套路,至于结果,没有明显的胜利者。如果强行的比较一下,失败的是以色列和黎巴嫩,得胜的是真主党。争端是真主党挑起来的,绑架了两个以色列的士兵。以色列一开始的意图就不单单是为了解救这两名人质,而是认为这是教训真主党的好机会,希望借此彻底摧毁或是全面遏制真主党的武装力量,所以以色列在冲突的开始就单方面迅速的升级了冲突。按照国际法的习惯,报复不是不可以,但是一定要成比例。以色列的报复显然是不成比例,别有企图的,所以遭到了大多数国家的谴责,当然真主党也遭到了谴责毕竟是他们先挑起的事端。

几周的冲突过去了,以色列达到目的了么?没有。它的军事行动不仅没有摧毁真主党,反而使真主党在黎巴嫩变得更受欢迎了。不错,关于停火的联合国安理会1701号决议提到了真主党必须解除武装,呵呵,但是如果决议有用,真主党在 2004年 (1559号决议)以及 2006年 (1680号决议)早就该解散了,这次不过是重申了那两次决议的内容,真主党的武装真的会解散么?当然不会。如果中东的一切冲突都能按照安理会的决议来执行,那里早就该是遍地橄榄树,满天和平鸽了。退而求其次,以色列也曾希望通过这次军事行动,能够控制黎以边境到利塔尼河之间30公里的纵深地带,防止真主党在这一地带对以色列进行骚扰。这个目的达到了么?也没有,以军未能完全控制这一地带,最后的决议,以色列与真主党都撤出这部分地区,转而由黎巴嫩政府军与联合国维和部队接管。但是以后呢?只要真主党不解散,南黎巴嫩还是真主党的天下,现在的这个决议只是推迟了冲突的再次爆发而并没有解决这个冲突。

那么这次冲突的影响呢?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冲突对以色列与黎巴嫩两国的经济都造成了巨大的损伤,特别是黎巴嫩,刚刚太平几天,外资开始涌入,经济发展刚刚起步,这么一闹,外资逃离,经济必然面临衰退,而以色列的情形也差不多,最近一两个月刚开始有起色,这一场战争下来,也要面临萧条了。经济的因素还在其次,重要的是政治的影响。在以色列,政府对这次事件的处理遭到了强硬派的攻击以及选民的批评,这次战争有可能影响以色列的政治局势,导致更强硬的政府上台。如果在不远的将来这种预测成为现实,那么未来的中东和平进程恐怕就更加困难了;在黎巴嫩,真主党的影响力通过这一仗没有减小反而壮大了,这将严重影响到黎巴嫩政府中各方势力的平衡,为以后的黎以关系以及中东局势增加变数。

这些只是小处的影响,从大处来看,真主党的这次闹剧不过中东地区几场更大变动的序曲。首先是什叶派穆斯林势力的抬头,传统上,即便是在什叶派穆斯林占大多数的地区,掌权的却都是逊尼派穆斯林(譬如伊拉克,巴林等,伊拉克有 65% 的什叶派穆斯林,巴林有75%),而美国搞掉萨达姆,在中东推行民主进程以来,什叶派的势力大大增长,引起环海湾地区国家(什叶派的主要聚集地)政治势力的重组与动荡。这个地区还有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一个什叶派当权的国家--伊朗,这次真主党的表演与伊朗为代表的什叶派势力也有着密切的关系;其次是宗教原教旨势力通过民选的途径抬头,巴勒斯坦民选出了哈马斯,伊拉克的民主进程中宗教的势力也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如果哪一天真主党成为黎巴嫩第一大政党并组阁,那中东的水就更浑了。

Blog分类: 

美国关于以色列游说的辩论

挺有趣的一场辩论,又正值中东局势紧张,所以也很有实际意义。辩论的起因是两个月前芝加哥大学政治系的 Mearsheimer 与 哈佛大学的肯尼迪政府学院的 Walt 的一篇 Working Paper,大意是批评亲以色列的利益集团在美国的游说导致美国的对外政策被其左右,制定并执行了一系列的不利于美国战略利益的政策。举例说明,譬如美国对以色列的援助。尽管以色列本身也是一个发达的工业国家,美国每年仍然给以色列30亿美元的援助,大大超出了其它任何国家,不仅如此,美国还对以色列有一系列的优惠政策,涵盖政治、经济、军事等诸多方面。Mearsheimer与Walt认为,在冷战时期,以色列是美国的战略财产,而是时至今日,以色列已经是美国的战略负担,亲以色列利益集团对美国政策的影响不利于美国灵活的处理与中东国家的关系。美国应该摆脱以色列的影响。两位作者还举了新近的例子,譬如2003年入侵伊拉克,亲以色列利益集团是积极的推动者。伊拉克既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与基地组织毫无瓜葛,但美国却把大量的人力财力投放在了伊拉克。推翻萨达姆,受益最大的其实是以色列。从此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伊拉克再也无法对以色列的安全构成威胁了。而今天,亲以色列的利益集团又在努力游说美国国会对伊朗采取强硬措施,甚至试图说服美国国会使用武力直接打击伊朗,这样一来倒是为以色列铲除了一个眼中钉,但是恐怕美国又要耗上数以百亿计的军费以及几千条士兵的性命了。

最近一期的《外交政策》延续了这场辩论。除了请 Mearsheimer 与 Walt 重新陈述了他们的观点以外,还请了其它一些学者或是政治家参与辩论。第一篇做回应的是普林斯顿威尔逊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的Friedberg,此公是东亚问题的专家,但是这篇回应却写得差的让人大跌眼镜,一上来就给 Mearsheimer & Walt ( M&W) 扣上了一个反犹主义的帽子,通篇除了对 M&W 的谩骂以外,别无实质性的内容,所以不值得一读,M&W 最后回应时也没有再多理会Friedberg的评价。

然后回应的是一个近东政策研究机构的研究员Ross,他认为左右外交政策的是领袖以及事件,而非游说组织。譬如,他强调进攻伊拉克是因为911事件,制裁伊朗是为了防止核武器扩散。这些与以色列并无太大关系。同时他还举例说以色列的游说团体也经常无法达成他们的目的。接下来回应的 Ben-Ami 是以色列的前外交部长,他的观点也与Ross类似认为亲以色列游说集团的能量有限,并不能左右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

接下来发言的是布热津斯基,他首先澄清说 M&W 顶多不过是反以色列,不能被贴上反犹主义的标签,然后讨论了游说集团在美国影响,并认为迄今为止亲以色列的游说的集团是最成功的三个游说集团之首(其余两个是希腊与台湾的游说集团),并认为在将来墨西哥、印度和中国的游说集团也会大行其道。

最后是 M&W 的总结,感谢了布热津斯基的帮助澄清,并继续说明他们也不是反以色列,只是就美国自身利益而进言。同时再次举例证明了亲以色列集团的影响力,一言以蔽之:"We [ Mearsheimer and Wat] agree that U.S. relations with several Arab states are a key source of anti-American extremism, but backing Israel makes this problem much worse."

呵呵,总的感觉还是 Mearsheimer, Walt,布热津斯基一派更有说服力一些,这几位也是顶级的现实主义者了,尽管流派不同,实质上还是相通的,而几位反驳者则显得苍白无力。

Blog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