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海洛因,尼龙与 google

海洛因,阿司匹林,尼龙,留声机,热水瓶,激光等等这些东西有什么共同点呢?在读过[这篇文章|http://www.sutherlandsurvey.com/]之后,才意识到这些东西都曾经是注册商标,并且是非常成功的品牌,但是正是因为它们的异常成功,它们的使用被政府“没收”,成为收录入字典的普通词语,结果给研发这些产品的公司带来了极大的损失。而 google 这个单词很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海洛因(Heroin)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让人联想起英雄(hero),事实上,这个单词确实与英雄同源。 1874年一位英国化学家首先合成了这种化合物,在发现它有舒解疼痛的功效后,德国著名的制药公司[Bayer|http://www.bayer.com/page52.htm]将其作为药品投放市场,并注册了Heroin这个商标。这个商标来自于德语heroisch,是个形容词,等同于英语的heroic或是heroical,也就是“英雄的”,用来形容这种药在止痛方面的神奇功效,由于这个品牌塑造的过于成功,被普通使用,成为二乙酰吗啡的代名词,于是法庭裁决这个名词不再是专有名词,Bayer公司也就因此丧失了对这个商标的拥有权。 不过让Bayer公司损失更大的是另外一个商标:阿司匹林。同样是因为这个商标的成功,1921年法院判定这个词不再是专有名词,Bayer再次失去对这个商标的拥有权。现在在药店还能买到Bayer生产的阿司匹林,注册商标已经改为Bayer,但是商标下有一行小字:真正的阿司匹林。字里行间多少有些无奈。 即便是在最近,也有不少这样的例子,索尼于2002年在澳大利亚丢掉了对"Walkman"这个词的专有权,因为澳大利亚的最高法院认为这个词已经成为随身听(ft,这个词不知道在汉语里是不是索尼的注册商标)的代名词,所以已经成为普通名词了。 而 google 也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并且 google 更加危险,因为按照习惯用法,google是一个动词而非一个专有名词。为了防止专有名词成为普通名词,一些大的公司已经积累了一些防止的办法,譬如 Coke这个词,可口可乐为了防止这个词成为普通碳酸饮料的统称,积极地监督着这个词的用法,一旦在正式场合(譬如报刊杂志)这个词的使用者没有大写第一个字母C,可口可乐公司就会专门联系使用者要求更正。不过在汉语里,似乎"可乐"这个词已经变为普通词语了,譬如娃哈哈的非常可乐,当然也让中国的百事公司钻了空子,应该是可口可乐首先告诉了中国人什么是“可乐”,然后百事可乐就趁便了。 可是 google 是一个动词。google公司无法要求每个用户把它作为专有动词来使用,因为毕竟英语里面没有专有动词一说。更糟糕的是人们已经造出了google的现在分词,过去分词等变形形式,譬如在google上google "googling"这个分词形式,你能得到1,840,000个结果。而在新编的韦氏字典 Webster's New Millennium™ Dictionary of English 中,google这个词已经被收入,释义为: to search for information on the Internet, esp. using the Google search engine 注意这里是 esp. using the Google search engine,也就是说这个词的用法已经普及化了。 如果这个词被法院裁决为普通用词,那这对Google公司来说肯定是一个莫大的损失,这个损失有多大,不妨在百度上google一下:)
Blog分类: 
Free Tags: 

李瑞环的新书与中国的马克思主义

读到李瑞环最近写了一部书《学哲学,用哲学》,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好奇,到网上搜索了一下。(呵呵,看来是成长了,先前最厌恶马哲的,大学考马哲简直是字字血泪,现在倒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倍感兴趣起来。)李瑞环的全文没有搜索到,但是搜索到了几条语录,譬如:

夏天有苍蝇、蚊子,但夏天能长出我们所必需的粮食和各种作物;冬天虽然少一些害虫,但冬天也不长庄稼,因此,谁也不会希望总是过冬天。

主张开放,是马克思主义的应有之义,否认开放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对中国人来讲,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从外国引进来的。

稍微有些失望,呵呵,不过也大抵在预料中,李瑞环显然是在继续“朴素”辩证主义,算是阐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认知论吧,不过猜想马克思如果在九泉下读到这本著作,肯定会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庸俗”,像他一贯的那样:)

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喜欢用“困境”这个词,或许是因为我现在常处在“自以为的艰难”中吧,不过反思一下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倒是觉得它常处在困境之中。这样说不是重复“庸俗”的中国的发展之路与马克思主义抵触那个老调,像现在网上流行的自我标榜为“左派”一流的人物:) 而是在想中国到底为马克思主义贡献了什么。

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重要的思想流派,在思考一些现实问题的时候总要被请出。但是老天无眼,没能让马克思写完《资本论》,很多重要的问题都放在那里没有解决,譬如国际贸易,我们现在所能援引的也只有《德意志意识形态》 中关于生产模式与国家间关系的只言片语,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著名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模型,但是这些显然是不够的,于是俄国的列宁有了《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来阐释国际贸易的本质与原理,意大利的格莱姆西有了《狱中书》重新拾起被忽略的意识形态批判,阐释了“霸权”(in Gramscian sense)对构成贸易关系的影响,德国的法兰克福学派充分发展了马克思的批判主义工具,法国的年鉴学派和美国的沃勒斯坦则有世界体系理论,还有西方盛行一时的依附理论。。。马克思主义哺育出了如此丰富的学术传统并被他们发展充实,可是这里面却没有中国理论家的影子,我们大致在走两条路,先是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马克思本人的理论已经足够了,不需要再发展;然后是朴素马克主义,于是有了《矛盾论》,黑白猫论,和李瑞环的这本新书 -- 当然这些也不一定是马克思主义的。

Blog分类: 

百度最终还是推出了地图服务

很早就发现百度在测试地图,因为好奇经常去看,但是总有一个页面。今天再翻看时,发现这个项服务已经可以使用了,地址是:http://maps.baidu.com 或者 http://ditu.baidu.com ,从名字上看到是和 http://maps.google.comhttp://bendi.google.com 类似,搜索了一下,无论我怎么搜“河南省洛阳市广文路”都搜不到,搜”洛阳解放军外国语学院“也搜不到,ft,倒是仔细去浏览的时候可以找到。或者是因为汉语的地名书写不规范的原因吧。最近百度因为MP3搜索的问题官司缠身,可是没有想到百度还提供电影下载: http://movie.baidu.com 呵呵,原本以为只有紫金做这个行当,没有想到百度也做啊:) 这个是刚才在postshow看到的,还有一个好心人提供了一个电影下载的用户名密码(mars0020/tianyaclub),试用了一下,好像没有紫金做得好,不过不少服务器的速度还是挺不错的。

Blog分类: 
Free Tags: 

风起陇西·无韵的绝唱 第一章

七月的山风拂过阴青色的崇山峻岭,回荡在山谷间的小路上,让阑珊的路人们感觉到一丝夹杂着花草甜香的凉意。山路的一头远远的来了一支商队,马蹄声在山谷中一波一波的回响,愈加显出山谷的幽静。为首的一个人骑在马上,似乎在沉思着什么,突然他的马蹄踏在山路上的一块凸起的石头上,马身一晃,险些将他摔下,后面的人连忙大喊:“大人,小心!”

这时,为首的这人才从沉思中醒来,急忙抓紧缰绳,坐正身子,习惯的用右手捏了捏鼻梁,然后回头对后面紧跟着他的一个留了两撇鼠须人说:“这里离上邽还有多远啊?”

“大人,咱们现在已经在魏境了,再往前走十五里,有一条河,叫做濛水,这条山路到那儿就走完了,渡过濛水就是木门关,那里是进入魏国的第一道关卡,我们需要在那儿办理入境手续和缴纳关税。您是知道的,魏国的这些官员极其慵懒,在木门关我们可能会耽搁大半天,所以今晚我们就在那儿过夜吧,明天一早咱们上路,过了西县就有官道了,路要好走得多,要是赶得快,明天傍晚上邽关城门前就可以进城。”后面那人流利的应答。

听到答者使用“上路”一词,为首的这位官员颇有些不快,但是他并没有显现出来,只是说:“哦,那不远了。这一路多亏你的指引啊,我头次领了这么个差事,要不是有你们这些熟客跟着,我恐怕根本就走不出这七百里秦岭啊。”

“大人,见外了不是,您是荀大人的朋友,荀从事,哦不,荀司丞又是我弟弟李谭的朋友,咱们不就是朋友了么?干嘛这么客气呢。小人以后还指望着大人您多多关照呢。”

“呵呵,好说,好说。这次回去就对荀大人说,让他多给你弟弟些蜀锦的用度,以后用到你们兄弟的地方还很多啊。”

“大人,您别。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他李谭是李谭,我李谦是李谦,要是真有额外的用度,大人您还是让荀大人直接赏给小人得了,下次我兄弟出了力再赏他。两个月前,他不知道帮荀大人了什么忙,荀大人可给了他不少用度啊,可要不是我碰巧撞见了,他还不跟我说呐。”李谦慌忙不迭的答道。

“哈哈,你兄弟二人真是天生的生意人啊!”官员笑道。

“我们兄弟俩儿愚钝,也就是会拨喇拨喇算盘,哪像大人您才高八斗,天生的是做大官的命。听丞相府的人说,这次调大人您当这份儿差好像还别有重任,事成之后,肯定是要飞黄腾达的。”李谦一脸谄媚。

前半段的逢迎官员似乎还很受用,一边看着远处的山色,一边抚着长须,但是听到后半段,官员突然脸色大变,喝道:“胡说,军国大事岂是你们这些鼠辈可以乱讲的么?”

“是,是,小人错了,小人该死,小人该死。”李谦赶忙缩起脑袋,不住的赔不是。

“这样的大事,丞相府的人怎么可能听说,莫非...”官员暗暗忖思,可是他又转念一想:“丞相向来考虑问题是最周全的,该不会有纰漏,不管怎样,一切为了汉室的复兴。”最后一句话无意中居然喊出声来。后面的紧随着的人也一起跟着低声喊道:“一切为了汉室的复兴。”即便是李谦,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两眼里也充满了虔诚。

Blog分类: 

风起陇西·同人续·无韵的绝唱 序

刚看过的一部历史小说,觉得有趣,自己续写一下,呵呵,狗尾续貂:)

建兴九年七月二十日,距离李平事件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

“荀司丞,判决下来了,李平被废为庶人,徙梓潼郡。”裴绪快步走进屋子,“啪”的一声将公文搁在荀诩案上,“这里是丞相上尚书的公文抄件,请您过目。”

荀诩展开文书,上面写道:“……平为大臣,受恩过量,不思忠报,横造无端,危耻不办,迷罔上下,论狱弃科,导人为奸,情狭志狂,若无天地。自度奸露,嫌心遂生,闻军临至,西乡讬疾还沮、漳,军临至沮,复还江阳,平参军狐忠勤谏乃止。今篡贼未灭,社稷多难,国事惟和,可以克捷,不可苞含,以危大业……”

荀诩仔细看完,掩上文卷望望窗外的残阳,几许疑惑浮现在脑海里。事实上,两个月来这样的疑惑一直萦绕在他的心中。他又想起自己刚刚“拿获”烛龙时和他的一席谈话,在谈话的最后,他终于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疑问:“那么究竟为什么诸葛丞相一直纵容李平从不满到背叛,甚至派你千方百计劝诱他出逃,然后又安排人在最后一刻阻止他?为何如此大费周章?丞相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狐忠并没有回答。作为司闻曹的一名从事,荀诩知道狐忠不说自有他的道理,自己也不宜再问。但是这两个月来,荀诩却不断的想起这个问题,直觉告诉荀诩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不知不觉,金乌西沉,该是回家的时间了。荀诩站起来,稍微伸展了一下略觉酸痛四肢,顺手将案头的公文整理好,又再三检查没有遗漏在外面的公文后,推门踱出自己工作的里间。外间,几个靖安司的执事正在商议晚上到哪一间铺子喝酒:“可惜柳吉酒肆不在了,否则劳累一天那里倒是一个好去处,三盏两盅,醉卧‘柳’荫,就是给皇帝也不换啊。” 听到这句话,荀诩不禁想起了高堂秉。这些刚通过考核从别的部门新补充来的执事或许并不清楚高堂秉的故事,但是荀诩的心中却总觉得有些歉疚。“一切为了汉室的复兴”。荀诩在心里对自己说。

“荀大人,一起去喝一杯吧。昨天丞相府的官报上特别提到咱们靖安司最近的工作做得很好,要给我们增加俸禄以示奖励呢。”一名执事说。“是啊,丞相一直都是奖罚分明的。”另一位执事插嘴。因为荀诩刚刚升为司丞,再加上他平时对下属一贯和气,靖安司里荀诩与下属的关系一向很融洽。

“哦,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呵呵,工作上我们要再接再厉啊。”

“荀大人一定是想他的夫人和公子了,好吧,我们就不打搅荀大人的天伦之乐了,那我们先走了。”这几位执事一起作揖施礼,然后笑谈着走出“道观”。

靖安司里空无一人了,荀诩又仔细的检看了一遍,正要走出门去,突然门外倒进来一个人,撞在荀诩的身上。原来这人走路太急,绊在门槛上,所以跌撞进来。荀诩将这个莽汉扶起,仔细看时,原来是阿社尔。还没等荀诩开口发问,阿社尔大呼:“荀大人,不好了,狐大人,他,他,殉职了。” “哪个狐大人?” “狐忠,狐守义大人!” “啊?!”

Blog分类: 

维基百科 (Wikipedia) :公共厕所的马桶垫?

最新一期的《时代周刊》有一篇介绍[维基百科 (Wikipedia)|http://www.wikipedia.org]的文章,里面有大英百科全书的编辑对维基百科的一句评价: ;:An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editor once compared Wikipedia to a public toilet seat because you don't know who used it last. 这条评论实在是太刻薄,但是也多少有些道理。对于wiki,我是百分之百的支持者,使用Drupal前摆弄过不少版本的wiki,即便是现在拿Drupal做Blog工具,wiki仍然是我的Blog不可或缺的一部分。wiki作为一个模块出现在Drupal中,非常的方便,特别是大规模的编写文章,譬如我这儿的[中国历史年表wiki]。但是我这儿的wiki还算不得真正的wiki,因为匿名用户没有编辑的权力,以后会有的。并且还打算用wiki做一个drupal的用户手册,毕竟众人拾柴火焰高。 用wiki做百科全书,这个想法固然新颖,但是却有一个局限:虽然保证了信息的广泛性,却无法做到权威性。人们之所以需要百科全书,是因为它可以作为最终的信息来源,而wikipedia却不能,因为你不知道他是谁编写的。我也经常用到wikipedia,主要的用途是查公式(//blush),譬如忘记了某个分布的variance,又懒得推导,查一下挺方便的,但是真正需要查些东西,wikipedia就帮不上忙了,譬如International Relations这个词条,漏洞非常之多,如对Liberalism的解释,只字未提洛克,边沁,康德等人的思想,只有三两句关于preference的,呵呵,倒是像从某期IO上某人的文章中看来的positive liberalism:-)而相比之下,大英百科全书的介绍则更全面一些。英文尚且如此,中文的维基百科问题就更多了(另外发现一个问题:似乎中文wiki的不少词条正在从英文中翻译过来)。 简而言之,我觉得用wiki编写手册(譬如常用数学手册),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因为这些都铁板钉钉的东西,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方便补充记忆的不足(sigh,很多公式都记不得了)但是某些更深层次的词条(譬如介绍拜占庭帝国时讨论拜占庭的衰落),我还是更相信大英百科全书,或是专门的历史学期刊一些。
Blog分类: 

取代Outlook的Gmail

Gmail越做越好了,虽然提供了POP3的功能,但是却没了下载邮件的必要,大致算来,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再打开过outlook了。电子邮件里最重要的是学校信箱每天成堆的信件,一大早起来收到了outlook里,白天在学校的时候想查看,却又没有办法,试过几种不同繁琐的办法,先是设定outlook收信的时候在学校信箱里留一个备份,这样可以方便查阅,但是很不方便,回信的时候,发出的信件没有备份,譬如和别人约定了时间见面,到了跟前突然忘记信里约到了几点,急得抓狂却也无法。并且学校信箱的界面很土,功能也不是很完善。

然后又试过一阵子天天背着电脑去上学,虽然我的IBM X31非常轻,但是天天背来背去也觉得麻烦。既然拿电脑不方便,又试过只拿“邮箱”,找来了可以装在闪盘里的邮件软件,先是Dream Mail,后来又是Thunder Bird的便携版,但是闪盘的容量毕竟有限而这些邮件工具又各自有自己的短处,譬如Dream Mail,不提供英语的拼写检查,这可苦了俺这个错字布袋,只好又舍弃...终于有了Gmail,把所有信箱的信件都自动转发到Gmail,然后把Gmail的回信地址设置成学校信箱就行了,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还是google做得不错。呵呵,现在英文yahoo的信箱倒是也升级为1G了,可惜晚了一步。

Blog分类: 
Free Tags: 

清华与“寸寸河山寸寸金”:这首诗该怎么读?

宋楚瑜访问清华,清华赠字,是一首黄遵宪的《赠梁任父同年》,用小篆书就,清华校长想读,但是有些磕绊,所以当时的场面有些尴尬。其实尴尬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校长不认小篆或是没有读过这首诗,而是清华负责安排宋楚瑜访问行程的工作人员考虑不周,没有把细节问题想好。但是这两天却读到不少对清华校长的讥讽,觉得有些过了。

今天又添了一条新的消息,是关于一个清华大学的教授在CCTV接受采访时,朗读这首诗的情形,消息的原作者是这样写的:

后来他(指这位清华的教授)还继续朗诵了《寸寸河山》全诗,不时低头看稿子,吞吞吐吐地读到“侉离分裂”的时候,他仍然理直气壮地读道:“瓜离分裂。。。”不用怀疑了,这样的教授学识果然贯通古今,明白只读半边音是很危险的,于是自由发挥,拍拍装满知识的大脑袋,读出一个“瓜”来。可惜这个字偏偏读半边音是对的,或者刘教授深谙通假之理,要彻底消灭他所认定的生僻字?

呵呵,不是很喜欢这个作者酸酸的文风以及他对这位教授尖刻的讥讽。不过倒是想就事论事的讨论一下这首诗里这一句话到底该怎么念。其实这个作者在援引这首诗的时候,已经把最关键的一个字给写错了,就是这个[亻瓜]字,原诗是做“[亻瓜]离分裂”的,而不是“侉离分裂”,这个侉字放在这里解释不通,查了黄遵宪的原诗,用的也是[亻瓜]。

其次便是这个字到底读什么音。因为现代汉语并没有收录这个冷僻字,所以唯一的参考就是古音了。[亻瓜]有两义,一是“不正”(《集韵》),一是“分离”(《集韵》、《广韵》),其实两义相通,不过在诗中应该解释为“分离”,做“分离”讲时,这个字有两种读音,一为“苦瓜切”(广韵)或是“枯瓜切”(集韵),也就是读作“kua”;但是也可以读作“姑华切”也就是“gua”(集韵),所以诗里把这个字念做“瓜”也无不可,也是有本所出的,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当然读“kua”可能更符合习惯一些,因为查了台湾出版的异体字字典,这个字读作“ㄎㄨㄚ”(kua),不过读“gua”也不该被嘲笑吧,倒是大惊小怪有些好笑了,呵呵。

Blog分类: 
Free Tags: 

FTP内容列表

用户名:

地址: ftp.kzeng.info

Name Last modified Size Description

[DIR] Parent Directory 24-Apr-2005 20:55 -
[ ] Protest_Japan.doc 22-Apr-2005 04:14 77k
[DIR] The Cambridge Histor..> 22-Apr-2005 15:44 -
[ ] zgrsg.zip 22-Apr-2005 15:42 1.4M
[ ] 柏杨版《白话资治通鉴..> 21-Apr-2005 23:44 239M
[ ] 民国前十年.exe 22-Apr-2005 15:33 1003k
[DIR] 评书文本/ 22-Apr-2005 15:54 -
[ ] 苏菲的世界.pdf 22-Apr-2005 17:06 9.0M

Taxonomy upgrade extr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