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经济学

猜诺奖

image

按理说,学政治的(特别是国际关系)多多少少也对诺奖有些发言权,因为毕竟有个诺贝尔和平奖,战争与和平,政治学的几大主题之一。但是,诺贝尔和平奖却和政治学没有丝毫的关系,只有颁奖本身可以作为一个政治事件来研究。可是诺奖作为一个即将到来而又重要的事件,好奇心会不由自主的驱使人猜测,就像打赌奥运金牌一样。所以只好猜一猜经济奖了,周一颁奖。

对经济的了解仅限于微观和宏观里和政治经济学相关的部分(或者用政治学的术语讲,是形式政治经济学或者实证政治经济学),所以希望这次 Robert BarroPaul Romer 能获奖,读了他们不少的文章,觉得他们作得东西都挺不错的。觉得如果把内生性增长的动态模型引入政治学,应该也是一场革命,就像把博弈论一样(当然,这样的革命能不能成功,还是另外一个问题,至少博弈论已经有了自己的根据地。)

update: 哈哈,猜错了,Paul Krugman 获奖,希望在将来 Barro/Romer 能拿到吧

Blog分类: 

最期待哪位经济学家的 blog ?

桑林志上经常有自然科学和 blog 的话题,挺有趣的。最近偶然碰到一个社会科学与 blog 的话题,也很有趣。因为写论文的缘故,到哈佛的 Dani Rodrik 的网站上找一篇文章,无意发现他在 Typepad 上的 blog,最新有一篇是关于Economist blogger you most want to see,既然是最想看到的,那肯定是就那些还没有开始 blogging 的经济学家们。在 Rodrik 统计的排名里,最高的是 Joseph Stiglitz,01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第二名是 Daron Acemoglu,05年 Clark Medal 的获得者;第三名是 Amartya Sen,98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因为研究方向的缘故,其实我也很期待读 Acemoglu 的 blog,他和哈佛的 James Robinson 一起合作写了不少非常棒的政治经济学的文章和著作。Rodrik 在统计结果出来以后,给 Stiglitz 和 Acemoglu 写了电子邮件,希望他们开始 blog,但是可惜的是,Stiglitz 正在埃塞俄比亚,而 Acemoglu 因为工作太忙没有时间 blog 。不过这个话题还在继续,比较有趣的一则回复里说最期待的是 Adam Smith 的 blog,呵呵,如果真的能穿越时空,我倒是希望读读孔夫子的 blog :)

Blog分类: 

糊涂的会

会不糊涂,我是糊涂的。上周老板让我去参加一个商学院的学术会议,匆匆扫了一眼会议Schedule,是这个周末,所以就把这事情先丢在一边,忙别的了,周六早上突然想起来要去开会,急急忙忙爬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跑到会议中心,在门口 check in时就被人奇怪了看了一眼。跑到会议室,大致一看桌子都占满了,每个桌子上都放着名牌(名字牌子),仔细找了一下,没有我的位置,窘,莫非来错地方了,来开会的人都不认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商学院的教授,核实了会议的名称,问了一下我该坐哪里,他告诉我要自己到一边的桌子上找到自己的名牌,然后摆放在自己的桌子上。于是匆匆过去,发现只有我的名牌孤零零的树立在那里,还有挂脖子上的牌子,也只有我的躺在那里,心里纳闷,8:30开会,我8点刚过就到了,怎么还成了最后一个?马上会议要开始了,普林斯顿的一个女教授已经上讲台准备开讲了,我又纳闷了,会议日程上写的第一个发言的是一个耶鲁的教授 ,怎么换了,于是两眼冒圈的问了一下旁边一起开会的人,结果被告知那是昨天的安排!ft,原来这会是周五到周六的,而我却以为是周六到周日的,已经错过了会议的大半 -_-! 不过还好,比较感兴趣的几个话题还都听到了,特别是最后一个发言的普林斯顿的一个教授的关于 Failing State and Predatory State的东西挺有趣的。这个教授好像刚刚当选新一任的 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 的 President,呵呵,主流的经济学都来搞经典的政治学问题,对于政治学家来说,不知道是喜还是忧。。。 。。。

Blog分类: 
Free Tags: 

李瑞环的新书与中国的马克思主义

读到李瑞环最近写了一部书《学哲学,用哲学》,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好奇,到网上搜索了一下。(呵呵,看来是成长了,先前最厌恶马哲的,大学考马哲简直是字字血泪,现在倒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倍感兴趣起来。)李瑞环的全文没有搜索到,但是搜索到了几条语录,譬如:

夏天有苍蝇、蚊子,但夏天能长出我们所必需的粮食和各种作物;冬天虽然少一些害虫,但冬天也不长庄稼,因此,谁也不会希望总是过冬天。

主张开放,是马克思主义的应有之义,否认开放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对中国人来讲,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从外国引进来的。

稍微有些失望,呵呵,不过也大抵在预料中,李瑞环显然是在继续“朴素”辩证主义,算是阐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认知论吧,不过猜想马克思如果在九泉下读到这本著作,肯定会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庸俗”,像他一贯的那样:)

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喜欢用“困境”这个词,或许是因为我现在常处在“自以为的艰难”中吧,不过反思一下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倒是觉得它常处在困境之中。这样说不是重复“庸俗”的中国的发展之路与马克思主义抵触那个老调,像现在网上流行的自我标榜为“左派”一流的人物:) 而是在想中国到底为马克思主义贡献了什么。

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重要的思想流派,在思考一些现实问题的时候总要被请出。但是老天无眼,没能让马克思写完《资本论》,很多重要的问题都放在那里没有解决,譬如国际贸易,我们现在所能援引的也只有《德意志意识形态》 中关于生产模式与国家间关系的只言片语,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著名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模型,但是这些显然是不够的,于是俄国的列宁有了《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来阐释国际贸易的本质与原理,意大利的格莱姆西有了《狱中书》重新拾起被忽略的意识形态批判,阐释了“霸权”(in Gramscian sense)对构成贸易关系的影响,德国的法兰克福学派充分发展了马克思的批判主义工具,法国的年鉴学派和美国的沃勒斯坦则有世界体系理论,还有西方盛行一时的依附理论。。。马克思主义哺育出了如此丰富的学术传统并被他们发展充实,可是这里面却没有中国理论家的影子,我们大致在走两条路,先是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马克思本人的理论已经足够了,不需要再发展;然后是朴素马克主义,于是有了《矛盾论》,黑白猫论,和李瑞环的这本新书 -- 当然这些也不一定是马克思主义的。

Blog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