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剧《牡丹亭》

  • Posted on: 7 January 2012
  • By: kzeng

img_111

昨天在林肯中心看了金陵艺术团的舞剧《牡丹亭》,很震撼。从头到尾没有对白的演绎这样一个复杂的爱情故事,并且能让我这样的舞蹈门外汉能够马上意识到舞剧的每一幕对应的是原剧的哪一出,在结尾的时候还被深深感动,我觉得这个舞剧改编得很成功。(文科博士的一个通病就是过于 critical ,这都是当年被逼读 N 多 paper,写 N 多 review 留下的后遗症,如果不 critical 到 cynical, 便无法体现所谓独立思考之精神 -_-)。这部舞剧是我今年看多的最好的演出,没有之一。

金陵艺术团这个名字可能有些陌生,其实它就是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文工团,大概是对外演出的需要,所以有了这个艺名,否则 Battlefront Culture Troupe of the Political Department of Nanjing Military Area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听起来太斯大林了。 07年春晚深受好评的舞蹈《小城雨巷》就是前线文工团的作品,那时的领舞胡琴心就是现在《牡丹亭》的杜丽娘。

“金陵”这个名字起得很好。中国每一个地名都是千百年来的文化沉积的印象符号。这样的符号已经被人格化。 就像金陵对应的该是吟着婉转南曲:“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的书生柳梦梅;而燕京对应的该是唱着粗壮北曲:“猛见了荡地惊天女俊才,咍也么咍,来俺里来。”的地府胡判官。长安是杜宝,洛阳是年轻的甄氏(年轻的三个字很重要,但是《牡丹亭》里并没有写年轻的甄氏是如何的,只是说她是魏朝甄皇后之后,所以我们权且以洛神替代^_^)。杜丽娘还是金陵。这是一部关于杜丽娘和柳梦梅的舞剧,自然要金陵来演。

《牡丹亭》出彩之处在于文字,改编成了舞剧,没了语言,很多场景的表达变得艰难起来,譬如《闺塾》的春香闹学,几句话语,“今夜不睡,三更时分,请先生上书”,“俺衙内关着个斑鸠儿,被小姐放去,一去去在何知州家”,春香的俏皮可爱跃然纸上,但是在舞剧里却很那体现的这样淋漓尽致,大概这也是为什么舞剧中把《闺塾》改为一群丫头陪读,而春香这个角色也泯然于众人中。

这样的更改也算合理,因为只有两个小时的演出,勾勒的人物过多,则重点人物不突出,冲突也冲淡了。不过有些舞剧中的有些人物,譬如陈最良和石道姑,虽然只有寥寥几笔(陈最良主要是在剧中的《闺塾》,石道姑剧中的《冥誓》),但是也充分体现原作人物的特点,当然也许是因为这两个人,特别是陈最良本来就比较脸谱化,在戏中没有太大的性格发展吧。

舞剧由序和四幕构成,改编中也有不少惊喜,本着不剧透的原则,只说一下框架上的更改,对于两个小时的舞剧而言,我觉得这样的改动还是比较合理的。

《序》主要是柳梦梅的原作中《言怀》里提到那个梦。但是鉴于后面的发展,也许《序》其实是写实的——柳梦梅和杜丽娘真的邂逅有一面之缘,但是我自己更倾向于是柳梦梅的梦,传奇般写实就俗套了。

第一幕《闺塾 惊梦》,涵盖了原作第三到第十出的内容,剪裁的很得当,由闺塾、毛诗而梦柳梦梅;

第二幕《写真 离魂》,相思成疾,写真、离魂。

第三幕《魂游    冥誓》,是对原作的大改。杜丽娘离魂之后并没有去冥司受判,也未魂游于旧花园中,而是游荡在集市上看到了赴京赶考的柳梦梅,而柳梦梅也并未拾画于山石之下,而是意外的购得丽娘的画像于市井之中。然后他回梅花观歇息,对着画茶饭不思,丽娘也从集市中随画而至,接上原作《幽媾》,《欢挠》,而后《冥誓》,丽娘和柳梦梅私结百年之好;

第四幕《冥判 回生》。舞剧中的时间始终定格在杜丽娘香陨前后,没有枉死城三年的等待,杜丽娘死后魂魄遇到了柳梦梅,并与之冥誓。冥誓之后,生离死别,杜丽娘方才被黑白无常压入地府,接受冥判,丽娘抗争不屈,而人间的柳梦梅则捧着丽娘的画像四处向人寻问,直到打听出画上的人是杜丽娘,他直奔杜府而去,而此时的丽娘正陨世不久,杜府上下正抚尸痛哭。阴间里,冥司的胡判官或因丽娘不屈、或因柳杜二人的情真意切,或者两者兼而有之,终于让丽娘回生,丽娘在柳梦梅的怀抱中复苏。大婚结局,就是上面那张绚丽的婚妆。

整个故事都是围绕着杜、柳二人,没有完颜亮,没有李全,没有杨夫人,没有中状元,比原著简单了许多,但是舞剧的演绎一样的感人,辅以恰到好处的舞台道具设计,确实是一部佳作。

唯一稍感遗憾的是我们看得那一场并不是胡琴心和许鹏的杜丽娘和柳梦梅,而是许(?)馨予和韩波二人搭档。介绍的册子上仍然写的是胡琴心和许鹏,不知道换角的原因是什么。 但是对于我这个外行而言,许、韩二人跳得也已经非常好了。

结尾时,幕布落下,幕布上一字一字写下的,正是汤显祖《题词》中的句子: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Blog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