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与日记

整理了最近五年的日记,之所以需要整理,有诸多原因,首先是年底,凡事都要有个总结;其次是因为这五年来的日记大多是用一个电子日记本软件Ediary写的,而Ediary在两三年前更新比较频繁,就的日记格式与新的日记格式不兼容,需要转化,有时因为懒,就把旧的日记扔在那里,直接再创建新的日记簿,也有的时候,忘记了旧的日记簿的密码,一时间想不起来,所以只好丢在一旁,创立新的日记文件。这阵子脑袋突然灵光,以前忘掉的日记密码居然都记起来了,所以赶紧把五年来的日记导入同一个日记本,以防丢失。但是,就像西天取回来的经书不能齐全一样,还是丢掉了半年的日记,挺重要的半年。

其实日记密码的主要部分都是我第一辆26型飞鸽自行车的钢印号,那是我的第一辆自行车,当时拥有它的心情堪比此时有了一辆宝马--可惜现在还没有宝马,所以体会不到那种愉悦的心情,其实即便是有,也未必会有那时那么高兴。可惜的是,才两天,就因为在路上骑车打瞌睡,飞速的撞在了一辆运白菜的三轮车上,人也如炮弹一般飞射了出去,当时疼啊 --心疼自行车。新自行车就成了破自行车,被老爸拿到工厂里敲打焊接了一番,于是我的自行车浴火重生,但是仍然是一辆破自行车,轮子不是很圆,骑起来像骑马一样,忽高忽低的,又骑了6年,高中毕业,自行车退休,整日被安放在储藏室里稳享天年,后来就被表弟拿去,终不知所终了。为了表示纪念,日记本的密码就用了自行车的钢印号,我比较“寿头”(据说是苏州话“傻”)的意思,总是记不清楚数字,不过这个记得比较清楚。

电子日记本里的第一篇日记是2001年1月的,可是印象中的第一篇日记应该是1988年写下的,当时刚上小学,认不得几个字,老师要求大家写日记,权当是一项家庭作业。我的第一篇日记应该写于88年汉城奥运会开幕式那天。那天老师上午提前放学,让我们回家看开幕式,同时让我们以此为题写一篇日记,记得这篇日记里只写了提前放学的愉悦,而没有过多的提汉城奥运会,以当时的理解能力估计看不懂奥运会,记得住“奥运会”三个字还费了不少的力气。后来小学的老师也就没怎么要求日记了,不过我还是一直的写。

到了初中,老师又要求写日记了,每篇日记他都要亲自批改,比较好的日记要誊写出来,贴在教师后面的黑板上,现在看来,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Blog系统--基于纸笔黑板的blog系统。它可以Trackback,譬如第一天一个同学说他扶老奶奶过马路了,第二天另一个同学援引前一个同学的日记说他自己在帮助大叔打扫卫生的时候目睹了前一个同学扶老奶奶过马路,并使得他自己更加热爱扫地(有第三个同学;它也可以自由评论,譬如班里面两个同学吵了一次架,两人分别在日记里自我批评,当然更重要的是批评;它可以加Tag,不过比较简单,只有好与坏两个分类,正面的榜样居多,也贴一些老师认为思想境界不高的,列作反面教材,譬如我记录的一次机智的逃票经历...

后来又想写些有实际意义的东西,但是又恐怕被老师看去,就发明了“日记笔法”,总之老师认为我是在胡言乱语,而我自己自得其乐,结果就养成了写日记时的一个习惯,以至于现在MM从我这里拷问来了日记的密码,也看不懂我写的日记。偶尔也这样写过blog,譬如关于汉王还有坚白的,奇怪的是很多事情过了五六年,我居然还能记得当时的隐笔是在写什么,所以自己读,自己开心,这也是“胡言乱语”的来历。

Blog分类: 
Free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