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

Blog 六周年

image才意识到自己的 blog 已经存在六年了,第一篇 blog 是 2004年 11月 6日 张贴的,不是我的第一篇 blog,但是这个域名下的第一篇。六年前,blog 还算是一个新鲜事物,大概是 web 2.0 革命的开始吧,2004年的2月,facebook 才刚上线,应该还只是局限在校园里玩具,twitter 要等两年后才出来,delicious 已经出来一段时间了,digg 还要再等一个月,wikipedia 已经有些影响力了,所以当时一直在摆弄各种不同版本的 wiki,最后误打误撞的开始使用 Drupal。

那个时代的 Drupal 还是 ver 4.x 的时代,那个时代是汉化还是 hiweed 做的,后来 hiweed 专心作 Linux Deepin,我才开始接手作 Drupal 的汉化。那段时间也是网络躁动革命的年代,新鲜的东西不断的涌出,网络社会化带来的影响也许不亚于印刷术在西方普及带来的革命,各种各样的讨论、争论无处不在,在那时,我们似乎没有 Great Firewall。

不知道 Great Firewall 是什么时候竖起的,但是我也很荣幸很早就成为被“墙”的对象,比 youtube, facebook被墙的都要早,并且一直被“墙”到现在,好吧,被“墙”也是一种资历 ^_^

但是六年之后,觉得 blog 的色彩正在褪去,很难得再有任意挥洒的时间激昂文字,上一篇 blog 是八月份写的,然后就是这寂静的三个月,好像不只是我,桑林志的最近一篇更新也在三个月前,大家都在为稻粱而奔波。

欧阳文忠公言曰:“稻粱虽可恋,吾志在冥鸿。”对于我等晚辈后生,何为冥鸿呢?文不能提笔安天下,武不能上马定乾坤,况且这个时代也不是没事儿就想冥鸿的时代 ——  Great Firewall 如果会贝叶斯学习,应该能从冥鸿联想到鸿鹄联想到陈胜联想到 …… :)

但是不管怎样,还是被这些圣贤书认真的毒害了,不知不觉就认同了传统旧式知识分子的条条框框,大约让我生活宋代,我也不会有任何的不适 —— 事实上就像以前 blog 提到过的,司马文正时代的洛阳和马克斯·韦伯时代的维也纳是我最希望穿越的目的地:)

不过现在是 2010 年末,blog 就像曾经辉煌的唐宋一样正在失去昔日的光彩,现在是 facebook 和 twitter/微博的时代了。不怎么用 twitter ,因为缺乏造反的冲动(好吧,中国知识分子的劣根性,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不穷不达就老老实实的过日子^_^),但是作为老老实实过日子的 facebook 还会不断的用,所以从这篇 blog 起,所有的 blog 的 feed 都会输入 facebook,边栏里也加了 facebook 的 widget (有时间了会折腾一下 Drupal 和 facebook 整合)。 blog 仍然会写下去,毕竟这么些年,读读自己六年前的文字,多么纯情的一小P孩啊:)

P.S. 最近网络流行的一部短片《老男孩》,看罢想起了玉田的半阕词:

茸茸春草天涯。涓涓野水晴沙。多少骅骝老去,至今犹困盐车。

向文忠公致敬:)

Blog分类: 
Free Tags: 

六周年

七月二十九日。赴美六周年,也是认识老婆六周年。2002年差不多这个时间,在首都机场,正挥别父母,远赴他乡。也是这个时候第一次见到老婆,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遂有光武之愿:)

呵呵,六年,阴丽华已得,执金吾何在?快要毕业了,不管作什么,不愿再作学生了,转眼间作了20年的学生了,虽然学无止境,但是就像玩《 Diablo 》,用久了Barbarian,自然想试试 Paladin,万里横戈探虎穴,三杯拔剑舞龙泉,岂不痛快。

Blog分类: 
Free Tags: 

blog 三周年

神差鬼使的点开“按月存档”,这才发现这个blog正好存在三年了,2004年11月6日写下了第一这里的第一篇 blog,这并不是我的第一篇 blog,因为以前也曾居无定所的在一些地方留下过文字,譬如 blogger 上的账户,那里最早的一篇 blog 是2004年9月11日的(为什么是这个日子?);还有用 lycos 的空间自己搭建的 blog,这些都已经死了,只有这里认真的坚持了下来。这也不是 kzeng.info 域名下的第一篇 blog,因为这个域名使用已经比较晚了,开始用的是 ipchina.org 提供的免费二级域名,一度曾占用了这个域名 1/5 的流量,但是后来不能用了,才想到申请自己的域名,可惜的是韩国一家做发动机的公司,霸道的把 kzeng.com -.net -.org 等等的域名都占用了,不得不选择 .info,记得当时还有 .ws (website)可以选择,但是自己的名字缩写后面跟着 “dot 猥琐”总是不大习惯:)

刚写 blog 的时候还挺热衷于 blog 圈子里的一些新闻与辩论,但是慢慢的,就没了这样的心思。参与的两次比较大的事件,一是安替的blog被封;二是北京青年报冰点周刊,后者直接导致这个blog无法由国内访问,直到现在 —— 百度里清空了所有 site:kzeng.info 的缓存页面,尽管原来有五万多页。呵呵,我的格调还是积极向上的吧:)

不过也好,看的人少了,audience cost 低了,写东西就少了些压力,爱写什么就写什么了,就像日记,如果以后觉得肯定会出版的,很难想象会写真心话 —— 譬如一些有意思的事情,走在树下,树枝被风吹断,正砸在自己的脑门儿上,愤愤中一脚踏空,跌了跟头 ——如果这样的事件出现在雷锋或者曾文正公的日记里,感觉会怎样呢?即便是写也会引发出许多“哲理”性的感想吧。

时间久了,写 blog 的频率就不如以前了,开始的时候,大约每个月还能写十几二十篇,现在每个月大约不到十篇吧,世界丰富多彩,blog 只是表现的方式之一,就好比在阳光的窗台下爬着睡个懒觉一样,也是热爱这个世界的方式(这个比喻比较晦涩,//汗)。

三年,对于blog的感觉还是一样,其实就是古典意义上的“笔记”,譬如《世说新语》、《搜神记》、《容斋随笔》等等,无论杂感叙事,丢在一个地方,几年后翻起,会心一笑。

当然,blog 作为社会网络的先驱,也可以帮助认识不少新的朋友,不过这样的功效在这里似乎不大,唯一“社会网络”联系比较多就是 通过 Drupal 了,但是现在因为懒惰和忙碌,也好久没有 Drupal China 上做贡献了。

呵呵,三年了:)

Blog分类: 
Free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