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

How Blue Taiwan Is: 台湾的选举地图

Rplot

台湾2012年选举结束,国民党胜出,在 维基百科上看到了投票的结果,很好奇蓝绿投票的地理分布,于是用维基百科上给的投票数据,又从网上找来了免费的台湾 GIS 数据,在 R 里自己画了一下。这个 GIS 数据比较古老,和现在台湾的行政区划略有不同,譬如嘉义县和嘉义市、新竹县和新竹市还没有分开,而高雄市和高雄县、台南市和台南县、台东市和台东县却是分开的,还有没有新北市,只有台北县(所以上图的 Taipei 图例其实是新北市,忘记改了,呵呵)。好在边界的坐标没有大变,所以手动的作了调整,毕竟是免费的 GIS。arcGIS要更精确些(包括边界的 polygon ),但是那个要钱的:)

每个投票区域的“蓝”度由 蓝票/(绿票+蓝票) 的比例来决定,按照这个简单的算法,台湾版图上最蓝的是花莲,其次是台东和苗栗。最不“蓝”的是云林,嘉义和台南。图例的括号里的数字就是这个地区的“蓝”度。

从这个得票的地理分布和最终国民党和民进党最终 51.6% 比 45.6% 的得票率来看,民进党的竞选纲领有问题,明显的没有获得中间选民的支持,而是过于政策导向 (policy-oriented) 了。蔡英文的竞选过于侧重 base 选民,忽略了 swing 选民,失败也是在情理之中。不过有时候这确实也是一个很艰难的问题,如果不能得到 base 选民的支持,就无法从党内初选中胜出,参加最终的角逐。党内的 median voter 的 preference 如果和全部选民中的 median voter 的 preference 相差太远,不是一件好事。 同样的,就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而言,如果 Romney 能赢得初选,他对于 Obama 的威胁时最大的,但是正是因为他能和 Obama 争夺中间选民,反而使共和党内铁杆选民对他的支持减弱了,因为他会被认为不是真正的 conservative 。

下面是生成这副地图的 R  codes:

   1:  library(maptools)
   2:  library(RColorBrewer)
   3:  tw.map <- readShapePoly('taiwan/TWN_adm2.shp')
   4:  mcol=brewer.pal(9, 'Blues')
   5:   
   6:  votes = read.table('votes.csv',sep=",")
   7:  votes = votes[ ,2:5]
   8:  votes=votes[votes[,1]!="",]
   9:  votes
  10:  names(votes)<-c("loc","total","green","blue")
  11:  votes$bratio <- votes$blue/(votes$green+votes$blue)
  12:  votes$col <-floor(((votes$bratio-min(votes$bratio))/(max(votes$bratio)-min(votes$bratio)))*8)
  13:   
  14:  provname=votes[,1]
  15:  f=function(x,y) ifelse(x %in% y,votes[votes$loc==x,6],-1);
  16:  colIndex=sapply(as.character(tw.map$NAME_2),f,as.character(provname));
  17:  colIndex[c(1,15,17)] = colIndex[c(8,14,16)]
  18:  fg=mcol[colIndex+1]
  19:   
  20:  votes = votes[order(votes$bratio,decreasing = T),]
  21:  bkp=paste(as.character(votes$loc)," (",as.character(round(votes$bratio,2)),")",sep="")
  22:  plot(tw.map,col=fg)
  23:  legend("topleft", bkp,fill=mcol[votes$col+1], bty="o", cex= 0.75, pt.lwd=3)
Blog分类: 

浅说陈水扁对“登陆”的反应

[img_assist|fid=101|thumb=1|alt=台湾海峡|caption=台湾海峡]
最近两岸的热点是连宋“登陆”访问,而台湾主要媒体的热点还有陈水扁在几个岛国的访问。连战登陆后,民进党不少立委反应强烈,包括副总统吕秀莲在内,纷纷对连战口诛笔伐,甚至痛声怒骂,可是相反的,陈水扁的态度却有些暧昧,甚至对连宋之旅表示出些许赞同来。一时间,民进党内刚刚还斗志昂扬的立委们一片错愕,不得不噤声,无奈之中,也只能发出吕秀莲似的自我解嘲:『以後拜託舵手要急轉彎前 要跟大家講一下』。而深绿的选民们更是不满,纷纷打电话给民进党表示抗议,甚至要求阿扁退党。与此同时,台联党还在那里蠢蠢欲动。其实仔细看来,还是阿扁更加老道些。

台湾政治的核心是选举,选举中又以总统选举为重。不管哪一党方针政策的制定,都要把选举考虑进去。而民进党与泛蓝争夺的核心是中间选民。连战一行,从民调上看,还是持赞同态度的居多,如果阿扁极力痛斥连战,喊出典型的绿色口号,等于是把中间半蓝半绿的选民拱手让给泛蓝,所以,阿扁自然不能把自己边缘化,而是要尽可能的向中间靠拢。虽然阿扁此举会导致某些深绿选民的不满,但是这些深绿选民又别无选择:他们在大选中仍然不得不支持民进党。原因很简单,尽管民进党没有他们期待得那么绿,但是比起泛蓝还是要绿一些,如果投票,自然不能不投给民进党。即便是深绿的台联派出候选人参加大选,理性的深绿选民仍然会把选票投给民进党,道理也很清楚:总体上说,深绿只是一小部分选民,即使都投票给台联,台联也并不能当选,而这样反而会减少民进党的得票,从而使泛蓝当选,所以对于深绿选民来说,为了避免最坏的结果(泛蓝当选),还是不得不把票投给民进党,而非他们真心支持的台联。

阿扁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努力向中间趋近,而不像吕秀莲一样仍然在那里糊涂地乱喊,虽然深绿选民恨的牙根痒痒,但却也没有别的选择。

其实民进党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扭曲连战之旅的意义,把他往深蓝那边推,边缘化国民党,以获得中间选民的支持,但是在现在这个信息交换高度发达的社会里,民进党并不具备这样的宣传手段,所以也只能跟进了。

Blog分类: 
Free Tags: 

可怜的阿扁: A Spatial Analysis

马上就“枪击”一周年了,阿扁又遭遇了新的挫折:台独大佬们纷纷退党。不仅退党,他们还大骂阿扁反小人,引用辜宽敏的话:“我真的拿这个人没有办法,昨天他说要制宪,今天又说要修宪,我不晓得明天他又要讲什么。” 呵呵,阿扁可怜啊,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不过这不是阿扁的问题,而是民进党自身的悖论:一个努力想赢得大选的政策导向政党(Policy-Oriented Party)。

从纯技术的角度看,陈水扁的里外不是人其实是在努力把民进党从一个以政策为导向的政党(Policy-Oriented Party)转变为一个以竞选为导向的政党(Office-Oriented Party),如果无法完成这一转变,民进党将逐渐被边缘化,原因如下:

一方面,民进党的台独政策限制了它的政策空间(Policy Space,呵呵,翻译可能不确,所以关键字眼还是注出英语吧^_^),从而限制了它在总的政策空间中的位置(Policy Position),由于这样的限制,它的政策无法朝中间选民(Median Voter)移动,无法最大化它的选票(急统急独的选民是相对少数,不独不统的中间选民是多数,类似normal distribution)。而相比之下国亲联盟却有更大的自由度,可以尽量接近中间选民,获得更高的支持率,取得大选的胜利----更进一步,由于民进党受本身政策空间的限制无法从左侧(假设“独”在一维政策空间中居左,“统”居右)接近中间选民,国亲可以从右侧越过中间选民去接近民进党的政策位置,从而最大化选票。

另一方面,台联等铁杆台独政党是更加纯粹的政策导向政党,他们不奢望在全台大选(总统 & 立委)中获胜,但是却要努力巩固一定份额的选票,这样一来,又拉走了民进党一部分的选票。 如此左右夹击,民进党深陷维谷,而阿扁亦如困兽。如果民进党不放弃他的(台独)政策导向,那它会在以后的选举中逐渐没落----去年年底的立委选举已经初见端倪,一方面国亲紧拉中间选民,一方面台联紧拽急独选民,于是民进党便失去了它的立委第一大党的地位。如果民进党继续它不温不火的台独政策,那下次输掉的可能就不是立委了,这也是扁宋会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民进党意在发出一个信号(signal):不再受政策局限,而更考虑选民的意愿(或者直接的说:大选的结果)。

下面的一个问题便是为什么阿扁去年选举仍能当选。从民进党的选战看,他们虽然受政策的限制,但是对于竞选(campaign)还是钻研很透彻的。且不说3·19枪击案是不是阿扁策划的,这次枪击案的结果便是帮陈水扁勉强赢得了大选,因为这次枪击案的效果实际上和消极竞选(Negative Campaign)的效果一样:通过降低总的投票率(turn-out)来提高自己的相对得票率。这也算不上什么新闻,美国当年的消极竞选比阿扁演得还过分(回忆一下《竞选州长》)。不过近些年稍微好些,但是在最近这次大选,“骂”克里还是小布什获胜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这里面也有风险。但是对于阿扁来说,没有这场枪击闹剧很可能会输掉大选,而闹了以后却未必会输,为什么不闹呢?----呵呵,不好意思还是把枪击当作阿扁策划的了。

枪击虽然救的了总统大选,可是却救不了立委选举,阿扁不得不穷极思变了,于是就有了最近的扁宋会。

Blog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