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得到了Sobel 和 Takahashi的那篇文章

作为上一个问题的注解。不过现在还没有时间看,等忙过了这两天的再说。同时在Jstor上搜索了引用这篇文章的文章,和经济相关的引用有48篇,和政治相关的只有2篇。虽然Jstor的数据库比较陈旧但是这至少说明这个东西在政治学里还很有搞头,努力攒出一篇像样的东西。另外感谢mitbbs的waiting英雄,不过可能他看不到我的致谢啦:P

AttachmentSize
PDF icon Multistage Model of Bargaining.pdf1.81 MB
Blog分类: 

The General Framework

Basically, I identifies four core problems of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origin/formation of II, persistence of II, effects of II, and design of II.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Stage 1: A collection of ideas

I just listed a collection of ideas here. They are preliminary. Some of them may survive the further investigation and are incorporated into the research in next stage.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Rubinstein Bargaining Model的变形和在国际关系上的运用

今天在课上想到的一个问题。

考虑一个简单的Rubinstein Bargainning Model: John和Mary分一块饼,两人交替提出瓜分方案。假设他们的discount factor 相同,都等于 d. 如果John是第一个提出瓜分方案的(first proposer),那么最后我们可以算出 (1/(1+d),d/(1+d))是一个唯一的subgame perfect equlibrium outcome的payoff。

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个bargaining model稍微改一下,假设如果John提出一个proposal,Mary可以选择接受或是拒绝,如果Mary拒绝,那么仍然由John继续提出新的proposal,Mary再次选择接受和拒绝,如此下去,我们仍然假定两人的discount factor相同,都是d,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存不存在subgame perfect equilibrium?如果存在,那么相关的payoff是多少?

上课的时候问老师了这个问题,他说(1,0)会是一个subgame perfect equilibrium的payoff. 但是后来证明应该不是,总之这个问题他没有给出一个比较令人信服的答案。或许需要自己看看文献吧,找找看,刚才在mitbbs上发帖询问了一下,不知道会不会有答案。

其实这个问题在政治学特别是国际关系学上有很大用处,它比较了the power of raising proposal 和 the power of veto的大小。如果按照老师给的答案,那么联合国安理会的veto power意义就大大折扣了,因为veto power并不能对proposal-raising power产生任何影响--如果(1,0)是一个S.P.N.E的话。

进而,这里牵扯到一个关于consensus的问题,如果veto power没有意义,consensus也就没有意义了。还是要再想想,希望能把这个问题解决。

Blog分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