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

黄石纪游(5):被困山城、神秘的印第安人、马鹿肉

又是一大早,从 Cody 飞车到 Billings 赶飞机,早上六点出发,一路绝尘飞驰,远处的隐隐群山,近处的茫茫草场,一切沐浴在清晨微凉的日光里,目不暇给。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到了 Billings 时间尚早,很快的过了安检,在候机厅等了两个小时上飞机,开始打盹,直到被喇叭吵醒,让大家下飞机,低头就着窗户一看,飞机在原地没动 ——飞机的轮胎爆了,而 Billings 太小,没有备用的零件,所以航班取消(不会又是。。。吧^_^),只能坐第二天一大早的航班了。航空公司给了旅馆的代金券,只能在 Billings 再待一天了。

到了旅馆,住第十四层,在电梯里发现这家旅馆居然没有第十三层(从此处是无凭据的猜测:难道是因为这里民风保守,深受基督教的影响才没有第十三层的?因为印象里芝加哥、纽约、旧金山等地的高层旅馆都是有第十三层的。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乡间的路边有很多 Obama Stimulus Plan 的宣传标语,而这样的宣传在东部和 Midwest 也是看不到的,似乎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了怀俄明和蒙大拿的保守,同时08年大选这里也是共和党的坚定支持者,昨天在怀俄明的 Cody 看牛仔竞技的时候,解说人也不断拿 Obama 开玩笑,并且大骂李安的《断背山》,说他侮辱牛仔——猜测结束)。不管怎样,没有十三层,那么我们的第十四层其实就是十三层了,大魔王的另外一个显圣?

叫了 Room Service,饱餐一顿,倒头便睡,知道傍晚才起来,想四处走走,空荡荡的街道,寂寥无人,连车也少见,走了一个  block,看到一处小公园,树立着本地在各次战争中阵亡者的名单,在俺们 Evanston 市中心也有一个类似的公园,不同的是这里除了一战、二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外,还有美西战争的阵亡者名单,果然是西部啊!穿过街道,来到一处像翅膀一样横跨在十字路口的建筑(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类似一个棚子样的东西),看了介绍才知道是 Skypoint,一处可以聚会的公共场所,翅膀样的东西打开就是一个巨大的可以避风雨的顶棚。这时,突然空荡荡的街道不知道从那里蹦出来了一个印第安人。

他的名字叫做 Eagle Spirit,他拿着一副很奇怪的很抽象的画,耐心向我们解释了画里各种图形的含义,然后就把画送给了我们,并且给了我们一张手写的注释。这幅画画于2004年,其实画的挺不错的,主旨是宣扬和平,友爱以及信仰(呵呵,again,Faith)。当我和 LD 正在仔细观看这幅画的时候,那个印第安人“倏”的一下就不见了,很奇怪(又是八公的大魔王?)。

走回旅馆,惦记着顶层饭店里的 Elk (加拿大马鹿)和 Bafullo (其实就是 American Bison,美洲野牛) ,这两样动物在黄石公园很常见,看到时就下意识的咽口水,想尝尝味道如何(邪恶的人类啊,不过奇怪的是,看到别的动物譬如我家蛋花,就没有这种食欲),但是前几天奔波辛劳,到了住地,基本上饭馆都已经关门了,所以虽然听说有卖这些野味的地方,但是却无缘一尝(对于我和LD两只馋猫来说,这是一件多么让人不能释怀的事情啊!)

马鹿肉虽然是 well done 的,但是仍然有些腥,比牛肉要嫩一些;相比之下,野牛肉就粗糙了很多,并且很坚实,味道还算鲜美,这个“鲜”应该是新鲜的鲜,第一次吃马鹿肉和野牛肉。

饭店不收税(蒙大拿没有消费税,这点儿很赞),旅客也稀少,所以是个闲坐聊天的好地方,靠着窗,我们的旅馆大约是整个城市( Billings 是蒙大拿州最大的城市)最高的建筑,所以一切街市景色尽收眼底,感觉很像80年代中国中部的小城,有着蜿蜒的铁路和疲倦的货车。

希望明天飞行顺利!

Blog分类: 

十九年来最后一次期末考试!

今天考完了期末,如果没有什么变故,这是读书十九年来最后一次期末考试了:)作为最后一次考试,自然会有些不同。首先,原定下午七点考试,因为教室被别人先占了而不得不推迟。一大群人站在大厅里兴奋的祈祷,希望没有其他空闲的教室,这样就可以取消考试了,可惜不知道从那里冒出个老头儿给我们找到了一间教室。于是只好希望考试不要太难,毕竟是最后一次了,君子善始善终。拿到考卷,两个小时的考试只有两道题,一看不是很难,窃喜。但是又不敢动笔,想到了郁闷的期中考试,全班的平均成绩只有40/120(充分体现了牛教授的不同),犹豫许久,奋笔疾书,这时候,另外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火警居然响了!

大喇叭的广播大喊让大家有秩序地走出大楼,不要乘坐电梯,不要拥挤,大家再次兴奋的傻眼了,没有办法,只好退出教室,有人建议把考试带回家做,未果。一群人走出大楼,在夏夜的微风中看着消防车呼啸而来,其间一直在听一个土耳其女生讲述她家里的大蚊子,一个有巴掌那么大,黑压压的爬满了天花板,听得人毛骨耸人。和这个女生一起选了一年的课,她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一会儿绘声绘色的描述她陈旧的公寓的电梯是多么的可怕,经常在十几楼做Random Walk;一会儿又神采飞扬的讲述她在UIUC是怎么差一点儿被龙卷风卷跑的,呵呵,像是《一千零一夜》的主人公:)

不一会儿,消防车便走了,原来是虚惊一场,大家又鱼贯而入,完成考了一半的期末考试。考试心情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散,大家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做完了题目,一看表,快要晚上10点了,就这样告别了最后一次考试。

不管考得如何,庆祝必不可少。MM一直等着我9点一起去吃饭,可惜考完已经10点了,穿过市区,匆匆忙忙的跑到一家叫做“大江南北”的饭店,想在那里吃火锅,可惜推门而入的时候被告知已经打烊。只好逛到“强记”吃广东菜,点了三大盘牛柳,石斑和田鸡后,突然想吃云吞,MM煞有介事的告诉我广东人小气,云吞都是用小杯子卖的,于是我要了一“杯”云吞,她要了一“杯”粟米鸡丝粥,可是端上来一看,那个“杯子”居然比海碗还大!Sigh,可见广东人很大方。

两个人,桌子上却摆了五大盘(碗)的食物,对比周围秀气的食客,有些窘,不过丝毫不影响大嚼大咽,捧着斗大的海碗一边吃云吞一边啃田鸡的感觉,挺像绿林好汉的:)

呵呵,fare well, my last final!

Blog分类: 
Free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