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陵

吾自寐言 · 丈夫一取单于耳

  • Posted on: 5 April 2010
  • By: kzeng

Blog 的名字:寱语 两个字拆开了,是 “寐自言吾”,转着圈念是 “吾自寐言”。正好是“寱语”两字的解释。“吾自言” 三个字,让人想到张宾的那句话:

吾自言智算鉴识不后子房,但不遇高祖耳。

——《晋书·张宾载记》

这也算得上史书里掷地有声的几句话了,事实上也证明:“机不虚发,算无遗策,成勒之基业,皆宾之勋也。”

“寐言“也有一个出处,也在晋代,也出自一位姓张的大政治家,他的名字是张华,他的《情诗》五首中有一句:

寐言增长叹,凄然心独悲。

写的是离别。

四个字杂糅在一起,是不是很有獭祭鱼式的感觉?为了模仿西崑体,大概还需要一个更晦涩的典故来阐释“吾自寐言”这四个字,譬如:

单于遮其后,乘隅下垒石,士卒多死,不得行。昏后,陵便衣独步出营,止左右:“毋随,丈夫一取单于耳!”

——《资治通鉴·汉纪十三》

单单看李陵这句“丈夫一取单于耳”,绝对不亚于张宾的“吾自言”云云,可惜这句话不过是一句“寐言”,一句梦话,甚至有些让人诧异,为什么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唯一的合理猜测只能假设李陵是一位绝世的武林高手,能像神雕大侠杨过杀蒙哥一样独取单于。当然这样的假设也是寐言,因为李陵出去逛了一趟之后,一无所获的回来,大息曰:“兵败,死矣!” 李陵的这句话大概是“吾自寐言”最好的脚注。

这只是一种阐释,王侯将相,成王败寇,太俗套,换一种,我们可以认为它的出处是《诗经·卫风·考槃》:

考槃
考槃在澗,碩人之寬,獨寐寤言,永矢弗諼。
考槃在阿,碩人之薖,獨寐寤歌,永矢弗過。
考槃在陸,碩人之軸,獨寐寤宿,永矢弗告。

獨寐寤言,永矢弗諼。牢记的是什么呢?这就不是作郑笺的人能知道的了。

Blog分类: 

闲说卫青霍去病:打匈奴的代价与汉武帝的用人

  • Posted on: 21 March 2005
  • By: kzeng

接着霍光说上去,聊聊卫青和霍去病,前阵子《汉武大帝》热播,趁放假灌一下这个话题。呵呵,没有翻案的意思,只是看闲书时的一些胡思乱想。正凑巧刚刚看到有人说汉武帝会用人,譬如卫青,霍去病等等,所以借机说说我的“腹诽”。:)

汉武帝打匈奴,规模最大的一次的是元狩四年,卫青霍去病两路大军北击匈奴,卫青斩首近二万,霍去病歼敌近七万,封狼居胥,登临瀚海,绝对的丰功伟绩。但是就损失而言,这次也是最大的,出塞击敌的官私马匹凡十四万而回来的却不满三万,从此以后,汉朝因为马少,不能再大举出击匈奴了。可是战争本身的伤亡真的有这么大么?李陵率步兵五千人出塞,至浚稽山,先遭遇匈奴三万骑兵,杀敌数千,后单于又召集来八万骑兵围李陵,李陵军以少敌众,且战且退,杀敌近万人之后还有三千余人,后由于有人叛降,最终败没,但是仍有四百多人入塞。浚稽山的位置,可以参照我blog里的地图,虽然没有卫青霍去病奔袭的距离远,但是考虑到李陵统率的是步兵,行进速度不如骑兵,再加上他本身的兵少(前后十一万人围他五千人),所以可以大致和卫青霍去病的损失作个比较,李陵在箭矢将尽前,歼敌近万,损失不到两千,而卫青霍去病漠北之战,歼敌近九万,损失超过十一万,这个损失也太大了。更何况卫霍在兵力上并不吃亏而李陵激战的是自己二十多倍的敌军。

再对比一下李广利第二次出击大宛,出敦煌者六万人,牛十万,马三万,驴、橐驼以万数赍粮,等到打完胜仗回来,人不过万余,马只剩下千余,史书上说,“后行,非乏食,战死不甚多,而将吏贪,不爱卒,侵牟之,以此物故者众。” 损失惨重的原因不是因为战争也不是因为后勤,而是因为将吏不爱士卒。再回到元狩四年的战争, 史书上称霍去病“然少而侍中,贵不省士。其从军,上为遣太官赍数十乘,既还,重车余弃粱肉,而士有饥者。其在塞外,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域蹋鞠也。事多此类”,霍去病与李广利类似,也是一个不爱惜士卒的将军。于是,让人不能不猜想士卒马匹损失除了长途袭远以外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霍去病不体恤部下。再对比一下当时的李广,“广之将兵,乏绝之处,见水,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 可惜李广一直没有机会,最后一次出塞,还因为卫青争功而未能参战,最终愤愧自杀。

霍去病前后立下不少战功,这点自然和他本人的勇猛与指挥得当有关,但是也不能忽视另外一个原因:“诸宿将所将士马兵亦不如骠骑,骠骑所将常选”。霍去病手下是汉王朝军队精锐中的精锐。呵呵,用司马迁的话评价霍去病是兵好运气好。

汉武帝时大行王恢说:“臣闻全代(赵)之时,北有强胡之敌,内连中国之兵,然尚得养老长幼,种树以时,仓廪常实,匈奴不轻侵也。今以陛下之威,海内为一,天下同任,”...“今以中国之盛,万倍之资,遣百分之一以攻匈奴,譬犹以强弩射且溃之痈也。”战国时的赵国一面和其余六国交兵,一面还成功地抵御了匈奴,李牧镇守北边,歼匈奴十万余骑,灭襜襤,破东胡,降林胡,使匈奴不敢进犯。而汉武一朝连续对匈奴用兵,不但没有灭掉匈奴,还差点拖垮了汉家的天下,不能不说汉武帝用人有些失策,一味任用椒房之亲,李广利是一个典型,霍去病卫青好一些,但是胜仗的代价也不小。而一些宿将如李广等却一再被冷落。再对比一下秦始皇的用人:“宰相必起于州部 ,猛将必发于卒伍 。”所以秦才能灭六国,而蒙恬亦能以较小的代价大败匈奴,“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对比汉武帝,所以有此一叹。

Blog分类: 

试析李广难封

试 析 李 广 难 封
  
   ——从李广、李陵的悲剧分析汉武帝选用武官的法则
  
作者不详

   引 言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一句话。李广骁勇善战,与匈奴人交手七十余次,却未能封侯,叫人惋惜。他的孙子李陵,率五千步兵对抗匈奴十一万甲骑,杀敌万余,坚持十多天却无人援救,最终全军覆没,更令人为之扼腕。祖孙二人的悲剧并非巧合,有其必然的根源。本文旨在揭示像李广李陵那样的豪杰在封建时代不得重用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