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

吉尔吉斯简史:李陵的土地(4)

在说郅支西走,为祸坚昆之前,大致说说这次匈奴内乱。上次提到地节元年(前69年),由于匈奴前一年在乌孙的惨败,曾经臣服匈奴的部族如坚昆、丁零等纷纷反叛,与乌孙、乌桓等一起围攻匈奴。其实这和匈奴本身的文化水平低下有关--由于没有完善的官僚政治制度和比较先进的文化(包括意识形态、宗教等),匈奴对于这些部族的控制完全是军事的,匈奴强则这些部族臣服,匈奴弱,则这些部族反叛。所以匈奴可以征服这些部落,却无法吸收同化这些部族,相对比的是汉武帝对中国南方几个部族的征服,譬如闽越、东瓯、南越等,真正把这些区域并入中华的不是武力(或者说不仅仅是武力),而是健全的地方行政制度,和中国正统意识形态的影响,再对比一下秦朝,秦朝也征服了这些区域,也设立了郡县,但是秦末这些地方仍然脱离了中央,一则是因为秦朝统治这里时间比较短,很多制度还没有完善和巩固就覆灭了,另一个原因则是秦朝与汉朝相比,在正统意识形态方面的影响不足,与其焚书来钳制思想,不如发展教育来引导思想。

两千多年后,西方一个叫做米国的一捆政治学家和经济学家也认识到,总统所拥有的不仅仅是分配权力(Distributive Power),更重要的是信息权力(Informative Power),也就是power to persuade,在充满不确定的世界里,总统利用他的影响来说服选民他的想法是在为大家考虑以获得支持,这其实是落了我汉家天子在两千多年前的窠臼,当然他们发展了两套完整的formal theory来论证这个问题,扯远了,回到正题:)

其实我们是要说匈奴的分裂。回到地节元年(前69年),匈奴被夹击,苦不堪言,第二年他的单于死去,按照传统,由左贤王接替单于。匈奴政权机构相对简单,分为三个部分:第一是单于庭,直辖匈奴中部,它的那边对着汉朝的代郡(河北蔚县)和云中郡(内蒙托克托县),然后是左贤王庭,辖匈奴的东部,对着汉朝的上谷郡(河北怀来),最后是右贤王庭,在匈奴的西部,对着汉地的上郡(陕西榆林)。匈奴人尚左,所以单于之下便是左贤王地位最高,往往是接替单于的储君。

左贤王接任以后,成为虚闾权渠单于,这个名字比较拗口,暂时称之为虚单于吧。同时按照匈奴的传统,他可以继承前任单于的颛渠阏氏(简称颛阏氏),可是他不是很喜欢这位阏氏,立了新的大阏氏而废黜了这位前单于的颛阏氏。颛阏氏徐娘半老,难耐寂寞,于是便和右贤王私通,猜想也问过想做露水夫妻还是想白头鸳鸯之类的话,右贤王估计也很入巷,于是过了九年,一个机会来了。

按照匈奴的传统,每年正月要小会于单于庭,祭祠。五月要大会龙城(现在的蒙古额鄂尔浑河西侧和硕柴达木湖附近),祭祀祖先、天地、鬼神等。虚单于当政的第九年五月,匈奴的大小贵族又来龙城大会,这时虚单于已经病重,龙城大会之后,可能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正当大小贵族要散去的时候,颛阏氏对他相好的右贤王说,别走远,那个老不死的快要死了。 几天后,单于真的死了,按照规矩,应该召集诸王,商议立新单于的事情,可是在诸王到来之前,颛阏氏利用这个空挡,伙同她的弟弟都隆奇,立右贤王为握衍朐鞮单于(简称握单于),这个显然是坏了规矩,于是一场大祸开始酝酿。

大祸的导火索在日逐王『选贤掸』那里。日逐王的父亲曾经是左贤王,在那时的单于死后应该当新单于的,可是他高风亮节了一下,让给了另一位单于,而那位单于许诺将来会立他的后人为单于。不过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直到“非法”的握单于上台。他自知非法登基,根基不牢所以登基以后便尽杀虚单于的亲信,并且谪贬虚单于的子弟近亲,同时不免对日逐王也有所顾忌,而日逐王与握单于也不很相合,又怕握单于加害,于是举兵降汉,这就是我们前文提到的神爵二年(前60年),匈奴分据西域的日逐王降汉,西域之地尽归汉朝。握单于大怒,杀了日逐王的两个弟弟,一场五单于争立的内乱开始拉起帷幕。

Blog分类: 
Free Tags: 

闲说卫青霍去病:打匈奴的代价与汉武帝的用人

接着霍光说上去,聊聊卫青和霍去病,前阵子《汉武大帝》热播,趁放假灌一下这个话题。呵呵,没有翻案的意思,只是看闲书时的一些胡思乱想。正凑巧刚刚看到有人说汉武帝会用人,譬如卫青,霍去病等等,所以借机说说我的“腹诽”。:)

汉武帝打匈奴,规模最大的一次的是元狩四年,卫青霍去病两路大军北击匈奴,卫青斩首近二万,霍去病歼敌近七万,封狼居胥,登临瀚海,绝对的丰功伟绩。但是就损失而言,这次也是最大的,出塞击敌的官私马匹凡十四万而回来的却不满三万,从此以后,汉朝因为马少,不能再大举出击匈奴了。可是战争本身的伤亡真的有这么大么?李陵率步兵五千人出塞,至浚稽山,先遭遇匈奴三万骑兵,杀敌数千,后单于又召集来八万骑兵围李陵,李陵军以少敌众,且战且退,杀敌近万人之后还有三千余人,后由于有人叛降,最终败没,但是仍有四百多人入塞。浚稽山的位置,可以参照我blog里的地图,虽然没有卫青霍去病奔袭的距离远,但是考虑到李陵统率的是步兵,行进速度不如骑兵,再加上他本身的兵少(前后十一万人围他五千人),所以可以大致和卫青霍去病的损失作个比较,李陵在箭矢将尽前,歼敌近万,损失不到两千,而卫青霍去病漠北之战,歼敌近九万,损失超过十一万,这个损失也太大了。更何况卫霍在兵力上并不吃亏而李陵激战的是自己二十多倍的敌军。

再对比一下李广利第二次出击大宛,出敦煌者六万人,牛十万,马三万,驴、橐驼以万数赍粮,等到打完胜仗回来,人不过万余,马只剩下千余,史书上说,“后行,非乏食,战死不甚多,而将吏贪,不爱卒,侵牟之,以此物故者众。” 损失惨重的原因不是因为战争也不是因为后勤,而是因为将吏不爱士卒。再回到元狩四年的战争, 史书上称霍去病“然少而侍中,贵不省士。其从军,上为遣太官赍数十乘,既还,重车余弃粱肉,而士有饥者。其在塞外,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域蹋鞠也。事多此类”,霍去病与李广利类似,也是一个不爱惜士卒的将军。于是,让人不能不猜想士卒马匹损失除了长途袭远以外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霍去病不体恤部下。再对比一下当时的李广,“广之将兵,乏绝之处,见水,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 可惜李广一直没有机会,最后一次出塞,还因为卫青争功而未能参战,最终愤愧自杀。

霍去病前后立下不少战功,这点自然和他本人的勇猛与指挥得当有关,但是也不能忽视另外一个原因:“诸宿将所将士马兵亦不如骠骑,骠骑所将常选”。霍去病手下是汉王朝军队精锐中的精锐。呵呵,用司马迁的话评价霍去病是兵好运气好。

汉武帝时大行王恢说:“臣闻全代(赵)之时,北有强胡之敌,内连中国之兵,然尚得养老长幼,种树以时,仓廪常实,匈奴不轻侵也。今以陛下之威,海内为一,天下同任,”...“今以中国之盛,万倍之资,遣百分之一以攻匈奴,譬犹以强弩射且溃之痈也。”战国时的赵国一面和其余六国交兵,一面还成功地抵御了匈奴,李牧镇守北边,歼匈奴十万余骑,灭襜襤,破东胡,降林胡,使匈奴不敢进犯。而汉武一朝连续对匈奴用兵,不但没有灭掉匈奴,还差点拖垮了汉家的天下,不能不说汉武帝用人有些失策,一味任用椒房之亲,李广利是一个典型,霍去病卫青好一些,但是胜仗的代价也不小。而一些宿将如李广等却一再被冷落。再对比一下秦始皇的用人:“宰相必起于州部 ,猛将必发于卒伍 。”所以秦才能灭六国,而蒙恬亦能以较小的代价大败匈奴,“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对比汉武帝,所以有此一叹。

Blog分类: 

闲说霍光:阴谋与爱情

三妮的一篇《故剑》,引发了大家几日的讨论,此间又有海日与季开关于人性、爱情、政治和阴谋的辩论,以及莎豆对两性与阴谋爱情的总结,还有娃妲喜和栀子花关于霍光、宣帝与立后纷争的疑问,我这儿也跟着灌灌霍光和宣帝,还有,男人的阴谋。

中国历史上以辅政而得令名的人数不多,比较出名的是周公和霍光;以废立而得令名的就更少了,最出名的是伊尹和霍光。但是伊尹和周公都不大不小的出过一些问题,譬如有史料记载伊尹和后世的王莽司马炎一样是一个篡位谋国的乱臣贼子(《竹书纪年》),而辅政的周公也因为成王的猜疑,逃跑过一次,去了楚国(《史记·鲁周公世家》和《史记·蒙恬传》)。可见权重的大臣与君王的关系多么的难处:要么被君王猜忌,不知哪日就丢了性命,要么现下手为强,废了君王。但是霍光却是个例外,他虽然辅政多年,参与废立,但却始终保持着一个正面形象。这里八卦他一下,没有历史翻案的意思,权当闲聊的话题。

霍光的一生有不少可疑的地方,第一桩便是他受命辅政。汉武帝托孤四人:霍光,金日磾,桑弘羊 和上官桀。这四个人的选择确实有些奇怪,既然是委托辅政的,按照常理应该找熟于政事的大臣,参照后世的辅政大臣, 譬如刘备委托的诸葛亮,顺治委托的索尼等,咸丰委托的肃顺等,都是对国事很精通的人,而汉武帝选的人,除了桑弘羊,都是身边的近臣,而非社稷之臣。

以霍光为例,之前他并没有过多的参与政事,不过是武第身边供驱使的近臣,引一段《汉书·霍光传》:“光为奉车都尉、光禄大夫,出则奉车,入侍左右,出入禁闼二十余年,小心谨慎,未尝有过,甚见亲信。” 单凭这个就把社稷托付给霍光,有些轻率了吧。金日磾是一个外国人,匈奴休屠王的太子,他老爸先是和昆(浑)邪王相约降汉,后来又后悔了,被昆邪王杀了,“日磾以父不降见杀,与母阏氏、弟伦俱没入官,输黄门养马,时年十四矣。” 后来因为长得比较帅,汉武帝非常喜欢,就赐了官,成了武帝的近臣。(《汉书·金日磾传》)。至于上官桀,他是霍光的亲家。朝中再无人,也不至于选这几个人来托孤吧?这些人大多是近臣,所以他们就是伪造了托孤的诏书,恐怕也没人知道吧?事实上,当时就有人这么说了,武帝身边一个侍奉他的人说:”皇帝病重和驾崩的时候我常在左右,从来没有听说过这道诏书,这不过是‘群兒自相贵耳’。”(《汉书·霍光传》)照理说,出现了这样的“流言”,霍光应该有所澄清才对,可是霍光却去切责那个人的父亲,而那人的父亲只好杀死了自己的儿子。这是其一。

其二,同时和霍光辅政的另外三个人,除了金日磾死得早外,另外两个人都被霍光以谋反的罪名杀了,上官桀父子的罪名实些,桑弘羊有些可惜了,不过这样的做法,与后世的鳌拜何其相似,此后,霍光大权独揽。此事也让人生疑。

其三,废昌邑王刘贺。这又是霍光被称颂的一件事。废昌邑王的诏书上说昌邑王在二十七天里做了一千一百二十七件不该做的事情,呵呵,奇怪这是怎么数出来的。先不说这个,说正题,霍光废刘贺是因为刘贺无道,可是在处斩刘贺的随从官吏的时候,这些人却大喊:“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汉书·霍光传》:出死,号呼市中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不禁让人疑窦丛生:霍光废刘贺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失败的一方会喊出“当断不断”的话来,莫非... 此疑之三也。

其四,宣帝的来历。宣帝的来历是这样的:武帝的太子谋反,不过很快就被平叛,太子的妻妾子女都被杀死或是被杀,可是据说此时太子还有一个后人(就是后来的宣帝),被系在狱中,后元二年(武帝死的那一年),一个会望气的人说:长安城内狱中有天子气。于是武帝就下令处死长安狱中所有的囚犯,不管他们是轻罪还是重罪。而这是有一个叫做丙吉的人把宣帝保护起来,再后来就被霍光发现,在昌邑王后被立为君。可是这里面也有不少疑问,太子的事情之后不久,武帝就后悔了,凡是参与谋害的太子的人全部都被杀了,无德无能的田千秋也因为上书为太子申诉冤屈,被提升为了丞相,同时“上怜太子无辜,乃作思子宫,为归来望思之台于湖。天下闻而悲之。”,而此时太子的孙子宣帝居然还在被关在监牢里,怎么可能?如果宣帝真的是太子的后人,此时就应该赦免了啊。还有下令杀死长安所有的囚徒一事,也觉得太离奇,历朝历代也少有这样做的。所以宣帝的来历很可疑,但是却对霍光很有利,再立一个如昌邑王一般有着众多谋臣的诸侯王风险不小,不如立个平民吧...

其实最让人生疑的是,这些事情(譬如有人说伪诏,还有昌邑王随从喊的当断不断)《汉书》都有记载,难道班固也觉察到了异样所以才...

呵呵,只是闲说,姑且看之:)

Blog分类: 

试析李广难封

试 析 李 广 难 封
  
   ——从李广、李陵的悲剧分析汉武帝选用武官的法则
  
作者不详

   引 言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一句话。李广骁勇善战,与匈奴人交手七十余次,却未能封侯,叫人惋惜。他的孙子李陵,率五千步兵对抗匈奴十一万甲骑,杀敌万余,坚持十多天却无人援救,最终全军覆没,更令人为之扼腕。祖孙二人的悲剧并非巧合,有其必然的根源。本文旨在揭示像李广李陵那样的豪杰在封建时代不得重用的原因。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