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gram

随机调戏

从小到大马虎的毛病似乎从来没有改正过,不管读什么东西读两眼瞅个大概就再耐不下心去仔细看了,所有有些地方当时瞅错了,却把错误的印象一直留在心里,并且按照认知心理学的说法,人都会有意把这些错误的印象理性化。

当初上随机过程课时,讲到 martingale ,教科书上有几个 section 的选读内容,讨论一些更普遍的 martingale,其中提到,如果一个随机序列 {X_n} 是针对另一个随机序列 {Y_n} 的 martingale,那么 {Y_n} 被称作 filtration (过滤)。 当时草草了看了几眼,就把这个 filtration 看成 flirtation (调戏)了,当时还在想数学家也这么有想象力,用 flirtation 来形容两个随机数列之间的关系。就这么记住了这个 flirtation,也没有多想。

直到最近写 paper 用到一些关于随机增长模型的东西,再次碰到这个 filtration,这才蓦然发现,这个词不是调戏,是过滤,狂汗。。。

还好平时用到这个词的机会不多,否则,如果是当着学生的面,或者在专业年会上当着众人侃侃而谈两个随机数列的调戏,那就郁闷死了。

不过有趣的是 filtration 正好是 flirtation 的 anagram (看过《达·芬奇的密码》的同学应该比较熟悉,就是那个 O, Draconian devil! Oh, lame saint!),也难怪看错:)

Blog分类: 
Free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