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

国庆·十年前

昨晚看了阅兵,一些同行们从阅兵中看出了焦虑或者荒诞,对于我而言,没有这么深刻的想法,其实就是过节,就是热闹。田舍翁多收十斛麦,还想热闹高兴一下,何况一个国家。小时候每年元宵节,工厂如果效益好,就会扎很多花灯,如昼的花海从一个厂区连接到另一个厂区;如果效益不好,冷冷清清,街上也不见很多行人。就是这么简单。该热闹的时候为什么不热闹?

想起十年前,建国五十周年,和同学们十一晚上去天安门广场跳集体舞。为了准备,大半个暑假都在校园里练习,很快乐,也很高兴,十一晚上热热闹闹的和几乎北京所有高校的大学生一起在广场上自由的跳舞狂欢(开始是有秩序的,后来就随意了),对着街角的分贝测试仪大声呼喊看数字,比新年夜纽约时代广场看大苹果有意思多了。。。可惜的只是十年一晃而过,时间过得太快。

Blog分类: 
Free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