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车记

  • Posted on: 23 May 2011
  • By: kzeng

IMG_6577

和 LD  在和煦的阳光中沿着哈德逊河步行了 29 里去吃拉面之后,决定还是需要买辆车。

作为托马斯·霍布斯的信徒,我们坚信 Scientia potentia est (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的最早的书面表达来自于霍布斯的 De Homine ,翻译成英语就是 Concerning Man,但是通常却被认为出自弗兰西斯·培根)。

所以——

信息经济学告诉我们,因为 hidden information, 买旧车的风险多多(当然这也是 common sense,所以 Akerlof 的这篇 paper 最初被 AER 和 RES 因为过于 trivial 而据掉),所以决定买新车;

固定收益金融学告诉我们,贷款会有利率风险,贪婪的银行通常会多收取一个 call option 的钱来对冲 prepayment risk, 同时也会收取高于 risk-free rate 的 premium 来对冲 default risk (尽管我们不会 default, 但是就像我们不知道旧车会不是 lemon 一样,借贷者也不确定我们是不是 lemon,当然 credit score 可以部分的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决定不贷款一次付清;

下一个问题就是车了,对于选什么车没有任何的头绪,所以不得不依赖(不可完全信赖)的专家意见,看了(主观)认为比较可靠的 Consumer Reports 的 2011 年新车推荐, family sedan 这类推荐的是 2011 Nissan Altima,再加之我们上一辆车就是 Altima,开了很多年,从来没有出过太大的问题,也很喜欢,所以就决定买 Altima。

选好颜色,银色或者红色,添加了几乎所有可以添加的 package: convenience , convenience plus, 2.5 SL , premium audio, etc, Nissan 的网站给了建议零售价,大约 $28k,这则信息告诉了我们价格的上限,然后查 truecar.com 得到实际价格的 distribution ,再查了 NY 州和 NJ 州的消费税,开始向附近的 dealer 询问价格。 重点是 truecar 上资源公布价格的 dealer —— 这又是一个信息经济学的问题,如果 dealer 能够提供低价,它肯定有 incentive 公布它的低价,否则它不会把自己的价格作为 public information 公开,所以这是一个 seperating equilibrium。当然问题是 dealer 是否会 honor 它的 commitment, 所以这点 truecar 作的还不错,它把所有的 price quote 都作为 contract —— 至于 contract 是否能被执行,这就是一个更宏观的政治经济学问题了,买辆车大约不用考虑这个层面上的问题,好吧,在美国,我们 assume 大部分的 contract 都可以执行。

拿到价钱,比建议零售价自然要低很多,然后就是去试驾和讲价钱了。就试驾而言,我们也开了七八年车了,一点点儿经验还是有的,至于讨价还价 —— 好吧,我本科学外交,我博士研究 bargaining theory,对付一个小小的 dealer 。。。结果。。。结果被 dealer 秒杀了 –_-# 。对于实际的 bargain,LD都比我强很多,最终 dealer 只肯再便宜 $700,然后就不为所动。

Rational 的讲,这个价钱已经在我们预期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所以成交,于是耗时1.5 小时就买了这辆车。

本来第二天已经租好了车,因为打算去 Atalantic City 过周末,正好有了自己的车,退掉了租车,一来一回就算是长途试驾了,感觉很不错,终于又可以像以前一样自由了:)

唯一的遗憾是开车15分钟就能吃到的拉面,不如步行3个小时吃到的好吃,由此可见,步行 29 里是好吃拉面的必要调料。。。

Blog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