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eng's blog

清朝的亡国之匾:允执厥中

中和殿紫禁城三大殿之一的中和殿里悬有一匾,上面是乾隆的御笔“允执厥中”四个字。这四个字很有问题,可以说是亡国之言。按照清朝士人的汉学素养,这样的问题该不难看出,但是却没有人提出异议。确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当然,乾隆皇帝题写这四个字的本意肯定是要引用的《古文尚书·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这十六字真言。宋代理学以义理解经,这十六个字就被认为是尧舜心传,以论天理人欲。明清推崇理学,把这四个字挂在中和殿自然也算是情理之中,但是问题是,这四个字宋儒可以说,士人也可以说,但是唯独皇帝不能说,因为皇帝说这四个字,就意味着禅位,也就是亡国。

这其中原因,简单说起来,是因为《古文尚书》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伪书,《大禹谟》更是东拼西凑凑出来的,这十六个字可以分别在不同的古籍里找到原始的模样,譬如这句“允执厥中”,最初的出处大概是《论语·尧曰》: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

这话是尧禅位给舜时说的,所以在中国的史书里,但凡出现“允执其中/允执厥中” ,大多和禅位有关。譬如,汉献帝禅位给魏文帝的册书:

於戏!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天禄永终;君其祗顺大礼,飨兹万国,以肃承天命。

譬如,魏元帝曹奂禅位给晋武帝司马炎的册书:

肆予一人,祗承天序,以敬授尔位,历数实在尔躬。允执其中,天禄永终。

譬如,刘裕矫称的晋安帝禅位遗诏:

其君临晋邦,奉系宗祀,允执其中,燮和天下。阐扬末诰,无废我高祖之景命。

又譬如刘裕的曾孙宋顺帝禅位给萧道成的诏书:

于戏!王其允执厥中,仪刑前式,以副率土之欣望。

还有齐和帝萧宝融禅位给萧衍的诏书,唐哀帝禅位给朱温的诏书等等,不胜枚举。

当然,也可以争论说禅位并不是“允执其中\允执厥中”的必然含义,但是《汉书·董贤传》里的一个故事说的很明白:

闳妻父萧咸,前将军望之子也,久为郡守,病免,为中郎将。兄弟并列,贤父恭慕之,欲与结婚姻。闳为贤弟驸马都尉宽信求咸女为妇,咸惶恐不敢当,私谓闳曰:“董公为大司马,册文言‘允执其中’,此乃尧禅舜之文,非三公故事,长老见者,莫不心惧。此岂家人子所能堪邪!”闳性有知略,闻咸言,心亦悟,乃还报恭,深达咸自谦薄之意。

萧咸因汉哀帝册封董贤为大司马的册文中有“允执其中”这样尧禅舜之文而感到不安,拒绝了董贤父亲为董贤弟弟所求的婚事。这之后,汉哀帝在醉酒时真的说要禅位给他断袖之爱董贤,看来册书的中的行文用典并非无所指。

这个典故也被后世所援引,譬如《宋史·倪思传》:

弥远拜右丞相,陈晦草制用“昆命元龟”语,思叹曰:“董贤为大司马,册文有‘允执厥中’一言,萧咸以为尧禅舜之文,长老见之,莫不心惧。今制词所引,此舜、禹揖逊也。天下有如萧咸者读之,得不大骇乎?”仍上省牍,请贴改麻制。

麻制是唐宋委任宰执大臣的诏命,因为写在白麻纸上,所以称为麻制。倪思看到史弥远拜相的诏命里用到“昆命元龟”四个字,想到了董贤的“允执厥中”,认为皇帝的诏命里出现这四个字是非常不妥的,因为“昆命于元龟”也是禅位之辞。所以倪思上书,请求更改麻制,但是最终却被史弥远罢官。

由此可见,皇帝的诏书中,出现这四个字,按照中国古代的传统习惯,是非常不吉利的。但是乾隆皇帝却把这四个大字悬在了紫禁城的中和殿上。如果古史官来修清史,写到宣统逊位(事实上也算禅位),恐怕要感叹一语成谶了。

Blog分类: 

No Turn!

IMAG0324
和 LD 吃罢晚饭,沿着马路散步。LD 说现在的纽约像上海一样了,我也跟着说,对,像上海一样。LD 问,你去过几次上海?我低头数了数,两次。一次是92年我们厂(“厂”这个概念正在消逝,我们这一代人的矛盾之处在于从思想上讲都算是新自由主义者,但是在感情上却对斯大林主义的过去有着斩不断的回忆。)的几间子弟小学组织夏令营去江浙和普陀山旅行,在上海停留过几日,唯一的印象就只有污水横流的苏州河。苏州河畔有一处党校,我们当年那群小学生就是在党校拼桌子当床凑合的几天;第二次是06年,正好碰上台风麦莎,除了隔过窗子看足了台风以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出门散步。这么说来,我确实也不知道上海的夜晚是怎样的,大概就是像现在纽约的夜晚一样?

LD 提议去吃冰淇凌。我在手机上的 Google Map 里查到了附近有一家叫做 Pink Berry 的 Frozen Yogurt 店,按“图”索“骥”,结果找到的是一间叫做 Red Mango 的 Frozen Yogurt 店,不禁哈哈大笑,这感觉大概像陈友谅到了江东桥才莫名其妙的发现本来是木桥的江东桥却突然变成了石桥一样。

红芒果店里的新鲜水果冻酸奶很诱人,可是因为刚吃过晚饭,又确实吃不下,所以我只好临时扮一下刘伯温,提议说绕着这间红芒果跑步好了,跑到能吃下的时候再去买;

兜了一个大圈子,逛了体育用品店,发现羽毛球拍卖的很便宜,我们觉得以后可以从事这项运动;然后去了梅西,仔细的研究了锅,讨论了小林绿是如何利用一口平底煎锅而彻底到了Watanabe。

总算可以去红芒果了。LD 买了一大杯无花果石榴冻酸奶,作为“临时刘伯温”的我当然能预计到刚吃过川菜又吃冻酸奶 LD 肯定会口渴,所以买了一大杯芒果菠萝 smoothie。果然,还没出店门几步LD 就喊渴,我以“后晓五百年”的姿势递上解渴的 smoothie 。

马路中间辟成了一个小广场,零散的放了桌椅板凳,正好有两把空椅子正对着繁华的街道。坐定了喝着冷饮看着往来的人群,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岔路口,抬起头,左侧的标识向前指示着 “One Way”,而正前方则写着 “No Turn”。

Blog分类: 

Kindle DX 2.5 版升级

Kindle DX 2.5 升级的新闻都已经变为了旧闻,可是传说的自动升级还是没有光顾我的 Kindle DX (US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装了汉化 hack 的缘故。前两天搜索了手动升级程序,但是发现网上可以下载的只有 2.3.2 到 2.5 的程序,而我现在 Kindle 固件的版本是 2.3.3。又等了这几日,总算发现了从 2.3.3 升级到 2.5 的程序。这次亚马逊直接跳过 2.4 的版本号,而发布2.5,足见这次升级的“革命性”,其实也确实如此,这次升级包括:

  1. 支持分类:通过 collection 来整理你的电子书籍——以前 Kindle DX 被诟病最多的缺陷,海量的文献如果不能分类,查找起来太麻烦;
  2. PDF 支持缩放拖动:这项功能那个对于阅读专业期刊实在是帮助很大 —— Kindle DX 总算在竞争对手的压力下,改进对 PDF 的支持了;
  3. 密码保护:——对我用处不大,基本不看秘密读物;
  4. 更多的字体以及更好的清晰度:增加了两款大字体,改善了显示的清晰度;
  5. Facebook 和 Twitter 支持:——用处不大,看书这么私人的事情,为什么要贴在 facebook 上;
  6. Popular Highlights:还是在增强 kindle 的社区功能,对我也没什么太大用处,

升级主要是为了支持分类和PDF。这里是几个升级文件的下载点:

http://www.megaupload.com/?d=QZFOX1Y6
http://www.mediafire.com/?avdrz5jl55m
http://jump.fm/YWHWS
http://rapidshare.com/files/38700238...00057.bin.html
http://hotfile.com/dl/42762475/8d824...00057.bin.html

来源是 mobileread 的这篇帖子。如果曾经汉化过,既得先卸载你的汉化 hack,另外, 2.5 似乎还没有可用的汉化,所以升级以前做好失去汉语的准备。

P.S. 刚才试了一下 PDF 放大的功能,由于缺乏快捷键,觉得使用起来还是受限制。

Blog分类: 

失语症

99_L-2009-3-1-142209发现我的失语症越来越严重了。具体的表现是发音功能正常,但不能说/写出有意义的语言。和维基百科上失语症的定义一样——因为我无法恰当的描述这个状态,只好拷贝了维基的定义。

这种状态大概从三年前我不再教课而是去政策研究所做研究员开始。教课的时候,虽然我的专业方向是数学方法,但是我选择的课程却都是世界历史,因为跟本科生瞎贫古苏美尔人如何发明文字远比向他们解释54张扑克牌依次抽出三张红桃的概率是多少容易,并且这类胡侃的课程也很有助于组织语言、锻炼讲话;但是在那之后,自从开始在研究所一心一意的写程序处理数据以来,讲话的能力大大的降低了,写字也逐渐变得越来越不知所云,不仅是汉语,还有英语。

一段时间,我一直认为我工作的那栋三层的小楼一定掩盖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因为每天不管我来的多晚,开大门的总是我,不管我走的多早,我必须记得锁大门,不然大门很可能就夜不闭户。我有一把可以打开所有办公室门的钥匙,我好奇的打开过所有的门,里面有人的气息和迹象,却从来见不到人。但是晚上工作的太晚不得不在办公室将就一宿的时候,我又总能听到依稀的人语和零落的脚步声。

后来我逐渐明白我这是因为每天没人说话给闷的。知道了原因,对于这栋异常冷清的办公楼也不觉得奇怪了。其实每天还是有一次说话的机会:每天下午五点,来打扫卫生的黑人大叔准时而至,我有机会说一句 Thank you 和一句 Have a good day,以至于我在新奥尔良碰到黑人打劫时,蹦出的唯一一句话也是 Good day ——这可能也是失语症的一个表现,我本来应该很体面的说我没有零钱,或者撒丫子就跑,但是我却很平静的说了句 good day,然后和那人擦肩而过。那个打劫的黑人肯定觉得我没听懂他打劫的意图,但是我却开始怀疑我的智力起来,这不是一个有着正常心智的人的正常反应,尽管结果看起来我的反应也属于 arg max 的集合,达到了分文未损毫发不伤的结果,但这只是偶然。

确实发现,当不会说话的时候,脑子也会变得迟钝,不管是想事情还是做事情。我提着行李走出JFK 机场,买 5 块钱的 Air Train 票出 Air Train 的终点去坐 Long Island Railway。在买Air Tran 票的时候,我考虑了五分钟 “dip your credit card” 倒底只是说插入,还是插入后迅速抽出?

最后用现金买了票,出门禁的时候,把票塞入左手的检票口,但是发现我前面的阻挡并没有自动收起让我出去。我等了一会儿它还是不收,我只好无助的去喊工作人员,人告诉我:“应该插你右边的那个口,你插了左边的,就应该从左边的那个出口出。”我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弄清楚了她话的意思,又费了好一会儿,辨明了左右。自从我左手食指上那颗小肉痣神秘消失后,分辨左右就不得不动脑子了。因为现在不怎么拿笔写字,右手和左手在键盘上几乎彻底平等,因此分辨左右确实要思索一下。

出了 air train 的大门,上了 long island railway 的站台,我又仔细的看了半天的说明,才弄明白我到底是要买 off-peak 还是 peak 的票,我觉得这个应该怪纽约市的公共交通系统,自动售票机里一个判断时间和方向的函数就能解决的问题,非让我这个愚笨的大脑思索判断了许久。

上火车,确定没有坐反方向。

出了 Penn Station,看到两个美国大兵在执勤,我特好奇他们拿得是不是真枪,因为小时候我家门口站岗的解放军叔叔枪匣子里放的是卫生纸。但是人在比较愚笨的时候千万不能太好奇,我盯着大兵哥看的时候,那两人都握紧了枪,本能告诉我还是拖着箱子快走为妙。

大街上看不到红绿灯,我用 common knowledge 的算法判断出我的方向应该是绿灯,但是却差点儿被出租车撞到。

终于安心的走到还在记忆中的 path 站地铁的电梯,我迈着方步款款的最后一个走入电梯,转身,安稳的站好,但是却忘记了摁电梯向下的按钮,惹得一电梯的人怒视我。还好电梯只有上下两层两个按钮,如果它有四个,我估计又要算半天概率,判断哪个是相对最正确的按钮。

又买票,又上地铁,提醒着自己不要上错车,但是突然发现自己忘记了目的地在哪里。

是啊,没有目的地,又怎么能判断那辆车是错车呢?


Blog分类: 

为人性僻耽佳色

Monokai Textmate color theme天天和各种程序的编辑器打交道,有一个恶习,就是苛求编辑器的颜色搭配和字体。譬如用 Lyx 编辑 Tex 文档之前,会不断的去修改它的 preferences 里的各项颜色设定(路径在 "Documents and Settings\Username\Application Data\Lyx"),以便使用习惯的配色。

也是因为配色的缘故,我舍弃了 WinEdt,舍弃了 Tinn-R,舍弃了 Visual Studio 去使用 Sublime Text 编辑 Tex,R,或者是 VB,VC++;也是因为不支持 TT 字体(并且界面太丑),舍弃了 Texnicenter —— 当然,从功能上讲,Sublime Text 并不算强大,譬如对 LaTex 的支持远不如 WinEdt 或者 Texnicenter,以至于编译复杂的 LaTex 文档时 (譬如使用 pstricks package 画图,必须使用 LaTex –> DVIPS->PS2PDF 的时候),就不得不先在 Sublime Text 里面编辑好,然后用 WinEdt 或者 Texnicenter 来编译,因为 Sublime Text 只支持简单的 PDFLatex (顺便感慨一下世界如此之小, Sublime Text 的 LaTex 插件的开发者,竟然是我的微观经济学老师 。)

其实与其说喜欢 Sublime Text,倒不如说喜欢 Monokai 这款颜色搭配(如上图),不仅纯粹从视觉效果上来说,这样的灰底彩色搭配更容易减缓视觉疲劳(现在绝对不用白底黑字,看一个小时以后,眼睛肯定要花),并且这个色彩的名字跟我很有缘分(迷信!),所以在无可替代的时候,譬如 Lyx,譬如 Maple,就只好改这些程序的 style 设定了,好在现在一般的程序都支持客制化。为了方便,特提取了 Monokai 所包含 11 种颜色的 Hex 码如下,方便使用。

要搁在战国,我肯定是那个买椟还珠的郑人:“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翠羽。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

#272822
#49483E
#75715E
#E6DB74
#AE81FF
#F92672
#66D9EF
#A6E22E
#FD971F
#F8F8F2
#F8F8F0

Blog分类: 

HTC HD2 使用手记(四):当刷机刷成了板砖

282643649_15d4108d95 之所以忠诚于 Windows Mobile 系统,很大程度是因为 XDA 的那些神奇的厨师们。如果手机不能自己炒菜(cook),自己刷 Rom,那玩手机的乐趣就减了一半。但是刷 rom 有风险,不小心手机就成板砖,今天就遇到了一次。

手机用 USB 线连电脑,正在刷新 rom 的时候,一不留神,蛋花跳上了桌子,她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踩着猫步施施然的走到电脑屏幕前,举起毛茸茸的前爪,一巴掌摁在我的键盘上,正好摁住电脑的休眠键,电脑进入待机状态,手机的操作系统刚升级了 20%,戛然而止。赶走惹祸的蛋花,重新唤醒电脑,出现 USB 通讯错误,升级程序被中断,提示“恢复”操作:把手机断开,取出电池,然后再把电池放回去,开机,进入三色 boot 屏幕,然后连接电脑,如果顺利,手机将再次被电脑识别,可以重新升级,但是不幸的是,我重新连接电脑后,电脑提出出错:无法识别的 USB 设备。

重复了几次,都无法让电脑识别升级失败的手机,换了电脑,换了USB口,都毫无反应,真成了板砖。虽然以前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但是想到了从 Miscro SD 升级,这样就不用经过电脑了。找了一张没用的 Micro SD 卡(我才发现我竟然有这么多没用的各种储存卡),格式化为 FAT32 (很重要),然后把需要升级的 Rom image 拷贝到 Micro SD 卡的根目录,把*.nbh名字重命名为LEOIMG.nbh,然后把储存卡塞回手机,启动,进入引导界面,选择安装新的 OS,自动开始安装,很快就完成了。板砖又变回了手机。

当然幸运的是这次出错是在升级的过程中(如果足够的幸运,升级即使出错也可以重新直接来过,而不会出现电脑无法识别USB设备错误),所以仍然可以用 Micro SD 卡引导。如果手机砖得更彻底一些,连储存卡安装都不行,那就只能用 MTTY 了,但是这种方法风险很大,运气不好的话,会彻底的伤害手机,所以要慎重。

所以,一根栓猫的绳子,有时候可以挽救一部手机。

Blog分类: 

暗恋桃花源

20088311233256475上周和同学吃饭的时候,才知道一个台湾同学的太太是赖声川的学生,跟着他一起搞过戏剧,所以谈起了《暗恋桃花源》。这一星期里,趁着吃饭的时间,在网上陆陆续续看了几个不同年代排演的这部戏,看的最完整的是1992年电影版,基本上是1986年舞台首映时同样的演员阵容,林青霞的云之凡,金士杰的江滨柳,李立群的老陶,顾宝明的袁老板和丁乃筝的春花,电影版的好处在于,音像清晰,坏处在于没了现场的感觉,并且镜头的切换与缩放,无选择的被剥夺了舞台的全景。不过不管怎样,台湾八九十年代的几个版本都要比21世纪的重拍要好太多,可以说是云泥之别。

没有复杂的场景和背景效果,语言是最重要的部分之一。民国三十五年上海外滩的公园,如果演员的对白是普通话而不是国语,确实会让人觉得不伦不类,特别是背景仍然放着周旋的旧歌,而两个演员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念着普通话里根本不会出现的对白和语气词,像时空错乱的闹剧。

何炅参演的某个版本,那简直是垃圾,以何一百同学的气质,他喜欢上老陶的概率可能要大于喜欢春花,而喻恩泰也不适合演老陶,太瘦弱,哪有渔夫的模样。这让这两人演,倒不如把情节改为袁老板喜欢上了老陶,春花去寻找桃花源,古典的《断臂山》。

所以还是旧版好,以至于最后云之凡与江滨柳在医院相见相别,让人分不出,这是戏中的戏,还是戏,还是原本就是真实。

Blog分类: 

中央日报

_T1

学校订阅了从1928年2月1日创刊以来全部的《中央日报》。从报纸上翻看历史,总有一种现在进行时的感觉,虽然未必是完全准确的历史,但是无意的错误或者刻意的谬误也已经成了历史的一部分。譬如右边截取的《中央日报》第二号(1928年2月2日发行),头版 中國國民黨上海特別市五區十五分部 的祝词里,就把“国民革命”写成了“国命革民”——当然,“国命革民”如果强要解释也能解释的通,“革民”可以释为“天下革民更王”(《宋书》),和国命复指 —— 不过更可能的是,写祝词或者排版的编辑是南方人,min 和 ming 分不大清楚,所以才导致错排,现在看来也挺有趣的。

《中央日报》上不仅有无意的错误,也有刻意的谬误,譬如1932年2月22日的报道《伍豪等二百四十三人宣告退出共產黨,已覺悟共黨必將陷我民族於絕境》。看来当年的“伍豪事件”中,不仅《申报》、《时报》直接刊登了伪造的启示,就连《中央日报》也进行了跟踪报道,试图扩大这件事的影响力。虽然此事在当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但是杜撰这则启示的人恐怕没有想到三十五年后,这则启示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

Blog分类: 

祥瑞赤雀

image

春天这才姗姗来迟。中午在办公室啃赛百味,看到窗户外面树枝上的松鼠眼巴巴的看着我,就到办公室的阳台上,打开窗户把剩下的面包掰成碎块扔给它。不幸的是,有两只知更鸟在空中拦截,一接一个准,松鼠急的上蹿下跳。后来松鼠下地,就把面包朝地上扔,但是这时发现,又出来一种赤红色的鸟,在地上和松鼠抢面包。以前没有留意过这种鸟,大小和麻雀相仿,鲜红似火,顿时想到了古书里提到的一种瑞鸟——赤雀。

据说武王伐纣的时候,在孟津观兵,有火流于王屋,幻化成一只赤雀,是极大的祥瑞,预示了殷亡周兴:

武王渡河,中流,白鱼跃入王舟中,武王俯取以祭。既渡,有火自上复于下,至于王屋,流为乌,其色赤,其声魄云。

——《史记·周本纪》

所以后来曹子建写有《赤雀赞》:

西伯积德,天命攸顾。
赤雀衔书,爰集昌户。
瑞为天使,和气所致。
嗟尔后王,昌期而至。

也是因此,在中国历史上,但凡见到赤雀,都要写入史书;特别是有权臣想要篡位受禅的时候,如果出现赤雀,那将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因为可以比附殷周兴替。只是赤雀在中国不怎么常见,以至于北齐的高洋想强迫东魏孝静帝禅位的时候,他的臣下捉了一只鸟染成红色献给他 (“受禅日,尧难宗染赤雀以献。帝寻知之,亦弗责也。”)

不管怎样,看到这红色的鸟,心里一乐,按照中国传统的解释,应该是说奥巴马要像周代一样兴盛呢?还是说,有权臣伺位,奥巴马要作汉献帝?前天和几个同学吃饭的时候,和他们提到林肯第二次就职演说的时候,太白(金星)昼现,二日争辉(这是真的,当时很多人包括诗人惠特曼都记录了下午一点的时候,金星仍然清晰的出现在空中),按照中国古代对天象的解读,这是很不好的兆头,对人主极为不利(因为天不该有二日),果然林肯就被刺杀了。以此来说明中国古代的天人感应在美国也适用。(当然是开玩笑,几天前在和同行的邮件组讨论中援引过这个例子,因为发现有一位同行笃信周易和谶纬,拿来和她开玩笑的)。

不过现在毕竟和古代不同,现在有 Google,直接 Google “ red bird”,就发现了这种鸟的名字,叫做 Northern Cardinal,北美红雀,是从中西部到东部很常见的一种鸟 —— 奥巴马不用大喜或者大悲了 —— 想到一个 pre-google 时代的笑话,当然这个 pre 的有点早,是在西汉宣帝时期,京兆尹张敞从不知从哪里搞了一只鹖雀(也就是褐马鸡)搁在家里玩,但是一不留神,这只鹖雀飞到了丞相黄霸的府邸,黄霸看到以后大喜,以为是神雀降临,想要报告给皇帝,说这是皇天对于自己政绩的肯定,结果被张敞大笑了一通。

写到这儿,觉得这篇 blog 的标题要改为《从武王伐纣到画眉京兆看 Google 留在中国的重要性》:)

Blog分类: 

Maple 14 上市

image收到 Maple 的电子邮件,Maple 14 上市了,不知道新的版本会有多大的更新,希望很快能就能拿到来测试一下。Maple 是我使用频率最高的数学软件之一,几乎所有的 paper 都是先在 Maple 里演算并且简要写完,然后再在 LaTex 里完工。事实上,写 paper 最 enjoy 的就是在 Maple 中尝试各种新的想法,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真的到了需要把 paper 彻底完成、在 LaTex 里编译出来时,却觉得无比的枯燥,因为最新奇的部分已经结束,而一点点的写 paper 的过程就像吃自己嚼过的馒头 ,毫无新意…… 当然从客观而不是情绪的角度讲,写的部分却是最重要的。

不过 Maple 这样的工具也让人变得越来越笨了,譬如用惯了 dsolve(),结果现在手算解微分方程的水平大大的降低,同样的因为 diff(), int(), limit(),彻底的把常用的微分、积分和极限公式忘到九霄云外; Statistics package 大大简化了涉及随机变量的符号运算,特别是复杂的 conditional probability 和 expectation 的计算,但结果是在某次的 talk 里,我想举一个简单的贝叶斯更新的例子,但是卡在那里半天算不出 conditional on  signal 的 expectation。

呵呵,依赖工具对于人脑来说,不知道是进步还是退步;不过念 Ph.D. 确实会造成 permanent head damage,这点是肯定的。

P.S. Office 2010 RTM 也出来了,从订阅的 MSDN 那里得到了注册码和下载链接。用了几天,最直观的感觉就是比 beta 版更漂亮了,其它的新功能,唯一值得一提的是 OneNote 总算支持数学符号输入了,并且还能作简单计算。

Blog分类: 

Pages